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申请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5-04   点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原因
  梁月嘴甜,虽然她也不喜欢郑姐事多,可是她明白,郑姐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比骆姐当年的位置还稳当。因为郑姐代表了常经理。
  梁月和郑姐一直都是客客气气,郑姐要是穿件新衣服,她马上赞叹这衣服买的好,时尚了大方了,如果郑姐做了发型,总是打听哪里做的,做的真好,她也要去。总之,她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奉承郑姐的,所以郑姐一般会给梁月几分面子,有些牢骚会和她讲。
  郑姐说,她老公有个亲戚的孩子,是学设计的,想来公司,可是常经理讲,已经有两个设计了,不少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希望
  所以郑姐希望何晴走了,那个孩子,就能来了。
  梁月心里盘算,常经理不愿意增加人手,就等于增加费用,另外可能,不想让表姐夫的亲戚家的孩子来,这么转弯了亲戚,轻不得重不得,不好管,而且是新人,能力自然不好和何晴比,但工资不能太低,太低了大家脸上无光,以常经理的个性,肯定不愿意让那孩子过来,才用人头说事。郑姐也就信了。
  梁月就轻声细语的劝郑姐,何晴过几个月就休息了,到时候过来一样的。郑姐叹气,也只好如此。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面子
  郑姐这个人愿意帮人,一看老公的亲戚为了工作犯难,她就打了包票,到她的公司,说是自家人开的,一句话的事,可是这一句话难讲呀,常经理说自己是小公司,养不起闲人,而且会影响公司的氛围,郑姐无奈,对着老公有些低眉顺眼的。老公说她,你以后不要这样,办不到的事,不要多话。
  郑姐在家里失了面子,到了公司,看着何晴生气,她看不到何晴的工作,只看到何晴不用去销售现场。
  何晴本来也想,再做一个月就算了,她不是为了钱,主要是家里没人,在家里闷得慌,在这里有人聊天说话,一天好打发。可是看了郑姐的样子,她反而有了斗志,她还就不走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纠纷
  何晴有时候去医院检查,会请假,公司的规定是一天之内的,和主管说一声,写个假条就好,但是本月请假合计超过三天的,再请假要常经理批准,后来常经理把这个权限给了郑姐,主要是郑姐想管事,可是这样的小公司,没什么事可管。
  何晴去的那家医院离公司不远,许晴是来了公司,几个小时的请假,郑姐就会把时间累积成天,这个月,超过了三天,郑姐就批评请晴,你已经超过了三天,后两次的请假,应该由我批准,未事先和我讲,就是旷工。这个帽子不小,许晴就解释,自己没注意已经超过了三天,她补了假条,结果郑姐扣了双倍的工资,公司的规定就是旷工,扣双倍的工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不爽
  何晴到不介意那点钱,就是感觉太没面子,她找常经理解释,总过超了四个小时,就按旷工处理,这也太刻薄了吧,她不介意钱,可是公司的人员加班都没有加班费,她上个月还加了好几天班呢。
  常经理解释规定就是规定,否则就没了公信力,希望何晴理解配合。
  何晴挺失望,打电话和同学牢骚,同学说,你也快休息了,何必生气呢,何晴说,我咽不下这口气,太丢面子。以后我再也不回公司了,同学是学法律的,她灵机一动,你既然如此,不如劳动仲裁好了,你们公司违规的现象不少,一告一个准。反正你也不打算干了。按目前这样,你辞职后,也得不到补偿,你们那上一天给一天的工资,产假期间也没工资,这可是违法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收集
  同学指点何晴,收集这方面的证据,证明自己是公司的员工,这个不难,公司也走形式签订了劳动合同,只是没有给上保险。还有工资条什么了,骆姐写工资条的时候,上面没有公司的名称,也没有盖章,到了郑姐为了显示正规,她在上面加盖了公司的财务章。
  何晴收集了资料,交给了同学,同学告诉了她仲裁的程序。
  何晴脸色如常的正常上班,她仲裁的要求是给员工上保险,还有她产假期间的待遇。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仲裁
  何晴提交的资料里有公司的各种证件的复印件,比如营业执照复印件呀,法人的身份证呀,这都是她趁着郑姐不在办公室没锁门的时候,进去复印好的。还留了公司的座机和常经理的手机。
  常经理接到电话,真心不愿意遇上这样的事,他跑了一趟,找了个熟人,人家劝他和解吧,如果闹大了,事情会很麻烦,如果和何晴私下和解,何晴撤诉,否则影响公司的形象,全公司的人知道了有样学样。
  郑姐知道了,把何晴骂了一顿,何晴当即表示决不和解,还发动公司的员工,一起和她仲裁,保护自己的权益。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批评
  常经理和小丁商议,小丁说,郑姐的态度太过尖锐,容易激化矛盾,现在何晴正常上班,这个时间,激化矛盾没什么好处,而且员工心里,是站在何晴这边的。
  常经理挥手叫来郑姐,和她讲了,不要和何晴在冲突了,目前还是要和解,不能真的仲裁,郑姐不服气,哪有这样的员工,拿着工资,还给公司找麻烦,做人不好这样的。小丁心想,人家拿工资是因为付出劳动了,又不是凭空拿的工资。但是表面上,还要细心的解释,真要仲裁,公司是要输的。
  常经理有些不耐烦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姐,你不要节外生枝了,我让小丁做何晴的工作,争取和解。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说服
  小丁接受了说服的工作,和何晴聊,你不过是争口气,没必要真的仲裁,也伤和气,不如这样,常经理答应给你六个月的工资,你看呢,不要和郑姐较真的,毕竟和常经理相处的不错,何必呢。
  何晴问过同学,她这样的情形,人家也是会调解的,如果调解不成再仲裁,也是让公司出钱,何晴想了想,她一个月工资二千,六个月是一万二,她咬咬牙,我要一年的工资。
  何晴心里明白,如此一来,拿了钱就走人,以后也别想回公司的,既然如此,不必客气,她说,你和常经理讲,我要一年的工资,也不过份,产假期间的工资本来就应该给,那就是六个月,而且如果真的补缴保费,公司也要出钱,这个数算是合理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惊讶
  何晴的行为刷新了小丁的世界观,小丁心想,厉害。
  小丁看了看何晴,原来不知道她做事如此坚定。
  何晴说,小丁,不要以为我多么不讲理,这些本来都是公司应该给的,我原来的公司也没有这些,后来员工仲裁,公司才给上的,这是我们的权益,现在是你争取就有,不争取就没有。如果相处的好,我也不好意思闹,既然郑姐这样,我也不必客气,现在把事情闹到了这一步,也不会是常经理心中的好员工了,既然如此,不必客气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规劝
  小丁说,圈子这么小,这个行业的好多公司都这样,你不怕传开了,影响你以后找工作,何晴笑笑,我生了孩子,自己带一段日子,估计再找工作,一两后了,到时候的事再说,也许那时候,好多公司都给员工上保险了。再说,常经理也不一定会四处传扬,这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大不了,我换个行业好了,我是设计,也不一定非在广告公司工作,去个企业也好,人家保险正规的地方,不介意。
  小丁想想,也罢了,何晴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付钱
  小丁本以为公司会考虑一段日子,然而常经理马上痛快的找了个律师朋友弄了个和解书,写了一份协议,证明公司一次性支付了何晴产假期间的工资,另外以现金形式支付了何晴在公司几年的保险费用,双方达成满意。何晴自愿离职。
  何晴要公司出具了相关的离职证明手续,拿了钱走人。
  小丁有些感悟,
  常经理和郑姐说,以后不要和员工这样冲突,此事也有郑姐的责任,因小失大,通常来说,大家相处不错,一切心照不宣就是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生气
  郑姐很生气,在开会的时候,说没见过何晴这样的人,学会敲诈了。
  小丁想说什么,梁月踢了一下小丁,示意她不要多事,毕竟大家还要在公司工作。
  梁月说,何晴这事办得吧,有理无情。
  小丁点头,是呀,何晴要不是有理,常经理为什么痛快的付了一年的工资,花了二万多,快速解决此事。
  小丁也考虑到了保险的问题,她婉转的提过,常经理不接话,小丁就不好多事了。
  郑姐到是说过一次,不如按最低工资标准,给员工上养老保险,常经理说考虑考虑,结果又没信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离职
  何晴走了,到是给小丁上了一课,她感觉,是不是自己太老实,向梅的创业,何晴的仲裁,她们的行为,放在经理眼里,都是背叛的行动,可是一个开了公司,据说做的不错,也接了几个项目,另一个拿了钱,如果何晴不仲裁,她产假期间,就没有任何收入,现在人家拿了二万多,在家一年,不用担心经济,到底怎样是对,怎样是错。而对于公司来讲,公司也没太大的损失,依然发展着。可是向梅和何晴,实打实的得了益处。
  何晴和李冰感叹,李冰说,你们公司人不多,到真出人物,各顶各的能折腾,到是厉害。说起来,到是骆姐挺省事,守着财务,也没给你们经理出难题。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礼物
  何晴送了小丁和梁月礼物,说,公司是公司,咱们是咱们,一晃咱们认识五六年了,都是朋友,我这么做,不是和谁过不去,开始是争口气,郑姐就是为了安插自己的亲戚,找事撵我走,难道我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滚蛋吗,那就是好员工了吗。后来我是发现,这就是我的权益,我跑仲裁,开了不少眼界,像我这样的事多了,不过常经理还行,主动和解了事,也有的公司,老板就是不合解,大家耗时间。
  小丁明白,常经理这个人要面子,还要公司形象,所以才不想小题大做,仲裁之后也要赔钱,还不如如此省事,常经理是个聪明人,不愿意浪费时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恼火
  常经理其实挺恼火,表面上不显,心里一盘算,何晴第二次回来,就是过渡,她原来的公司呆不下去了,找别家吧,她打算要孩子,不如自己这里知根底,公司的工作量不大,分明就是过桥呢,过就过吧,可还来这一出,让自己吃了个哑巴亏,无处可讲,而且影响极坏,现在公司和销售中心的员工都知道,他真担心,别人有样学样。
  常经理不仲裁,是他的朋友劝他,算了吧,对方是个孕妇,先就得了同情分,你折腾下去,大家同情弱势群体,最后该出的钱,一分不少出,还浪费时间,牵扯精力,名声还不好,声名还是要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打听
  小丁去销售中心的时候,中午文静拉着小丁吃饭,她问小丁何晴离职的详情,小丁有些警觉,推说不知道详情,文静说,你还隐瞒什么,大家都晓得了,说常经理赔了一大笔钱,才算了事。杨经理都讲,想不到何晴一个文弱的女人,这样折腾,真让我们开了眼界,公司也是的,这时候辞退她做什么,场面上做的好,谁会惹事。仲裁也是劳神劳力的。
  小丁叹息一声,谁说不是呀,郑姐的脾气。
  文静点头,常经理吧,还是和和气气,大家不好意思和他翻脸,不过那个郑姐,有时候真让人无语,就说我们的考勤吧,卡的那叫一个严格,迟到三次,扣半天工资,我们这种工作,下午哪天不加班,客户在,不能撵人吧,早上还要说迟到,不过几分钟的事。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迟到
  小丁明白,文静虽然是策划,可是有时候客户多的时候,她要帮忙接接电话,驻场策划都是如此,晚下班到是经常的。小丁转移话题,你到是可以正点下班。文静摇头,算了吧,我在销售部的地盘上,总要给杨经理面子,如果下班的时候,没有什么客户,我走人也就好了,要是客户多,销售员都在接待,我不好走的。我做过销售,这里面的事,我不是不懂。也要顾全大局,而且常经理经常在这,而且上午不来,都是下午过来,当了他的面,怎么好走人。
  小丁点头,心想,你加班就加班吧,你的提成,和我一样,你等于是这个策划方面的主管了,费点心吧,脸上还是同情的样子。都一样,公司也有时候,突然一个电话就要加班,找个数据呀,查个资料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担子
  既然公司是代理了,那么需要统计相关的报表和数据,一是做为给销售员结算提成的依据,二是和开发商要对账,郑姐头大了,第一个月,就弄不出提成的数据,还是小丁让杨经理过来帮着一起弄,她跟着复核,才算做完了。常经理挺生气,他没想着拖延销售员的提成,这样拖了两天,好似他故意的。他对郑姐发脾气,郑姐也委屈,她讲,我来的时候,你没让我弄这个,财务那,我现在弄通了。可是这个都是用的表格,我用电脑一般,表格更是弄不来,我不弄这个,你让别人弄吧。
  常经理发脾气,你就不能学习一下吗。
  郑姐摇头,这个弄得头晕,我的血压都高了,我不弄这个,你再喊,我就找你妈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对策
  常经理傻眼,他有些无语,他现在明白,用亲戚不都是好处。
  何晴走了,那个设计的岗位空了出来,郑姐要求自己的亲戚来,常经理心想,你一个亲戚,就无奈了,你那个亲戚,还是算了,他说,你要理解我,财务必须用亲戚,可是别的岗位,我公司没几个人,亲戚套亲戚,我问你,我怎么管理。别的员工怎么看。如果你要他来,可以,但是我丑话讲前面,工资,比别人低,活比别人干得多,而且所有规章制度必须遵守,该扣钱就扣钱,他的工资核算我盯紧了,不要让员工讲什么闲话,你考虑清楚了。我是公司第一,不会为了任何人,影响公司的形象。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面试
  郑姐还是让亲戚来了,和常经理沟通一下。
  小伙子到也干净利索,说话挺有礼貌,常经理印象不差,不过他还是强调了一下,我也算是你的长辈,把话说前面,我这个人对亲戚更严格,所以制度亲戚必须遵守,该罚款就罚,不会客气。你想好了,考虑清楚再来。然后说了工资,明显低于市场行情。小伙子想了一下,自己再别处吧,工资高点,可是那里的设计人多,自己没什么机会自己设计。进步太慢,钱少就少吧,制度吧,在哪里都要遵守,一样的。他马上保证,一定会珍惜这个机会,好好工作。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交待
  常经理找来小丁,你把贺小辉介绍给大家,他是新来的设计,有半年工作经验,和黄敏说一声,好好带带他,反正设计就两人,她要是不指点他,工作就自己完成吧。
  小丁心领神会,私下和黄敏说,看现在的样子,他主要先接何晴的工作,那是报社的稿子,你还是教教他吧,反正水木的项目你负责就好,要不然,工作量都是你的,他是经理的亲戚,你和他搞好关系,也没坏处。这小伙子,看着还懂事。
  黄敏点头,她在公司一年多了,挺适应这的工作,老板不在公司,就一个郑姐,不过黄敏还算敷衍她,二人相处不错。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报表
  常经理在考虑报表的事,让谁负责,要细心要认真。
  本来想过再招一个人,可是不可能招个人,只管报表吧,那太轻松了。
  让杨经理负责吧,肯定不行,和开发商对帐,他可以去,但数据不能由他的报表一方决定,需要另有一个人做报表,和他的核对一致,而且销售部的提成,不能让销售部单独核算。这不符合牵制原则。
  他想了半天,看见了李小丁,眼前一亮,交给李小丁,做为策划主管,李小丁掌握销售数据也是应该的。
  他和李小丁沟通,李小丁本想满口答应,可是突然间想到了李冰的话,不要经理派什么工作,马上同意,要考虑一下。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条件
  小丁边想边讲,我听杨经理讲过,做报表也很花时间,而且都是急活,我这工作量不小,就是现在也要经常加班,您是知道的。
  小丁考虑下,是不是让梁月弄,她跑媒介,咱们现在的报社稿子明显的少了,公司的业务方向在转移,她的工作量不大。常经理马上否定,梁月那我考虑过,她不忙的时候,去销售中心帮忙。她个性外向,不愿意做这类细致的工作。小丁心想,谁愿意呀,我也不乐意。
  小丁低头,据我所知,这类工作,都是策划总监的工作。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副职
  常经理想,这李小丁也学坏了,做事先讲条件。
  总监就总监。
  常经理说,这样吧,你先做副总监,都有个过程。
  小丁说,那我的工资和提成,总要有改变吧。
  常经理皱眉,工资不动,提成我给你加一个点。
  等你成了正职,再调整工资。
  小丁想想,就这样吧,经理开了口,自己还要在这儿干,不能一口拒绝,提成加一个点,没增加多少,全当是个面子。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抱怨
  小丁和梁月讲了,梁月说,常经理真会算计,不会都算计员工了吧,现在,一周两天让我去销售中心,没稿子发的时候,我成了销售部的秘书,接一大通电话,安排销售员接待客户,一去那,就要加班,没个正常下班。要这样,我还不如转行做销售呢,我也谈成了一个客户。
  小丁点头,我感觉行,你口才好,形象气质不错,不比销售员差,你到真可以和经理讲讲。梁月说,那我的发稿怎么办,小丁看看周围无人,我看现在发稿量特低,估计这一块业务,经理不考虑了,你早晚要转销售。不如现在转,现在销售部缺人。至于目前,让贺小辉,去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申请
  梁月写了调岗位申请,说是热爱销售工作。
  常经理到是感觉这样不错,目前销售却是忙不过来。
  他问梁月,你去了,谁去报社,梁月说,现在发稿子不多,我带带贺小辉吧,他们设计也不忙,他只管报社的做稿,我不忙,他也不会忙。
  常经理马上明白了,梁月是考虑好了,她也许看出来了,以后公司的报社发稿会越来越少,与其被支使着干这干那,不如现在主动去销售中心。
  他想想,让贺小辉去也好。反正他在公司工作量也不饱和。
  
  审核编辑: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调停

下一篇: 《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正常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