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雪水和雨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5-05   点击:


  
  雅致到了极处,就是妙玉吧,给贾母喝的茶是旧年的雨水,给黛玉宝钗宝玉是雪水,还嗔怪黛玉品不出这其间的区别,是个大俗人。
  妙玉的心,在雨水和雪水之间有了区分,而红尘于她,槛内槛外也有了无奈。
  那一回是妙玉的正面出场,之前的妙玉是清高而孤寂的影子,她的身世,和黛玉最似,一个尘缘内,一个尘缘外,都有些不由自主,黛玉要的是一家人团聚,可是父母不在了,妙玉还带发修行,她并不想出家,都是为了生存,一个客居,一个修行。
  妙玉的心,有些高处不胜寒,她是洁到了头,反而有些作茧自缚,失了空灵,少了质朴,却满身的清雅,如冰雪中的红梅,花容月貌,可是错了季节,无蜂无蝶,不过是白雪相随。
  那一天,她说黛玉是大俗人,却不知黛玉就是要俗,俗世的情缘,俗世的爱人,这才是黛玉还泪的本身,她还泪而来,一腔深情,就是一个俗,安之若俗。
  妙玉在一杯茶里,照见了她的孤独,天大地大,何人是知己。
  无人懂得,她终是寂寞。
  那一次红梅花开,宝玉来寻梅,她欣然相赠,那一刻,她替梅花欢喜,有宝玉的懂得。
  后来又送了姑娘们梅花,有一点喜悦,她也愿意分享。
  雨水易得,雪水难存,这两者之间,都是水,差别太大。
  妙玉的心,不只是玲珑,还是幽微。
  她终是小姑娘,不喜欢刘姥姥碰了她的杯子,就直说不要了,小厮提了水,只能放门外,不能进来,红尘之气,她最恼了。
  雅致就是如此的远离吗。
  她的心终有些乱了,红尘之事,有什么能作主,不过是寄居栊翠庵罢了,刘姥姥还有个乡下的家,一家人团聚,还在为着儿孙奔一个幸福生活。而她,只能和红梅一样,在白雪中明丽。
  那一杯茶,是雨水,是雪水,她分得清,也不过是伤感。
  雨落了,雪化了,红尘的缘,终是散了。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妙玉虽好,终究太孤清了些。黛玉的可爱之处,是清却又能安于红尘,就如她把慧能禅师的偈说的头头是道,可依然向往着美丽的爱情。雪水雨水还在,然终是不见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