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宝钗的冷与热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4-29   点击:


  宝钗是一个矛盾体,作者写她,不似黛玉和湘云,黛玉是清雅出尘,湘云爽利明朗,都是少女的心智和处世姿态,而宝钗不同,宝钗是复杂的,她有着成人的心智,也有着少女的深情。
  一出场就交代了宝钗生病,需要服用冷香丸才能压制先天的热毒,这就表明了宝钗有热的一面,也有冷的一面。热是天生,冷是后天的压制。
  热是人的本性吗,而冷呢,是一个人安身立命向现实低头的必须。
  年少的宝钗,也有过黛玉的天真时光,薛家未中落时,她和姐妹们偷看闲书,那时的她,也有着浪漫的情怀,不知世事的天真。
  后来父亲没了,哥哥惹事生非,母亲良善,薛家的生意让人哄骗了不少,那时候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让她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也许从那时,她明白了风刀霜剑,世间事,不是用热情就能解决的,还要冷静冷淡冷漠,冷到了极处,才能安身立命。
  所以书里的宝钗,有体贴岫烟的善意,为湘云请客的大方,为安抚黛玉的温情,也有面对金钏之死的诛心之言,也有滴翠亭在小红面前嫁祸黛玉的凉薄。
  还有因宝玉一句姐姐像杨妃的冷笑,也有讽刺双玉负荆请罪的尖刻。
  宝钗是那种,你不触犯她的利益,她是最善解人意的长姐,是最肯应候别人的大家闺秀,遇见麻烦的时候,她本能的自保,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泰然。大观园夜抄,第二天就搬走了,把湘云托给了李纨。
  宝钗未必会破坏双玉的情缘,她不会为了宝玉生生死死,但不妨碍她开个玩笑把黛玉许给哥哥,好扫清金玉良缘的绊脚石。
  所以她不会主动针对双玉,但也不会为双玉情缘争取什么,世事无常,她更懂得人生的顺其自然。热到了尽头是冷,一切随缘。
  处处说礼的薛宝钗
  全书中李纨出身于书香门第国子监祭酒,而且是贾母任命的负责管姑娘们规矩,教姑娘针线的辅导员,可是她并没有指责过哪个姑娘的礼仪。一直在教管礼仪的反而是宝钗。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大家又吃又喝行酒令取乐,黛玉误说了《西厢记》《牡丹亭》上的话,宝钗听见了,马上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力,当时就看了黛玉一眼,黛玉没注意。
  这说明宝钗看过这两本书,而且深记于心,否则不会别人一说,她就知道出处。
  事后她找了个机会,和黛玉谈心,明示看闲杂书不好,她的态度诚恳,也说了自己小时候也看过,后来大人不让看了,怕移了性情。宝钗姿态很低,又是一片好心,黛玉虽然不认为那些书不好,但也明白,从礼教来说,那些书悄悄看了也罢了,说出来的确不好,影响大家小姐形象。至此,钗玉的关系拉近了一步。
  到了出灯迷的时候,宝琴也用了这两本书的内容,宝钗又来指责,这一次黛玉探春李纨都认为无妨,因为戏本里说书的都有,如果刻意避讳,反而显得矫情。
  这就是当时的一个奇特现象,明明不许人当正经书看,可是却通过戏曲故事,说书故事,和签文来广泛传播,读书不读书的都晓得了,明明家喻户晓的事,却偏偏不能说看过这类的书,自然是假到了极处,假作真时真亦假。
  而宝钗一个皇商的女儿,却表现的比那些书香门第的小姐们还严谨,终是刻意表现。这另外说明了,宝钗是受影响最深的女子,而且她其实还是没有底气,看李纨侃侃而谈,全不在意,还举例关公的庙宇极多,贵在诚心。
  宝钗的三次热毒
  宝姐姐通常是稳重平和的,比大人还冷静。
  但天生体内一股热毒,时不时会发作。
  第一次发作是金钏跳井事件,袭人听了想起素日同气之情,忍不住泪下,这里面我们看到的袭人还是感性的,袭人也想奉承太太,可是她还是想到了金钏的可怜可叹。
  宝钗不同,宝钗素日与金钏也是常见的,做为太太的第一大丫环,宝钗还给人家衣服穿,可知没少往来。到了太太那里,宝钗完全是站在姨母的角度分析问题,若说是失足落水,还可理解,说如果是真的投井,就是个糊涂人,这话有些过份了。若非十分为难委屈,一个妙龄女子岂会投了井。
  后来又说不过多赏银子,王夫人提到衣服,宝钗马上说自己的衣服合适,也就是说,并非是宝钗主动给衣服,是王夫人心里不安,她是给姨娘解围。
  宝钗在这个场景里明知王夫人内疚,此事自然是金钏委屈了,可还是左一个糊涂人又一个不为可惜。
  第二次发作是借扇机带双敲,先是宝玉说她似杨妃,她大怒,自己没个好哥哥,后来小丫环找扇子,她又说,:"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此话还是讽刺宝玉。
  后来又说看戏,借负荆请罪讽刺双玉,果然,宝玉林黛玉二人心里有病,听了这话早把脸羞红了。
  宝钗一张口,就让双玉无言。
  第三次就是滴翠亭事件了。
  她自己偷听,偷听这个词用在这里合适,她可不是听了一句半句,听了故事全貌。发现人家手帕订情,她感到此事不妥,本来吗,私下里的话,自然是私事,自然不宜公开,她判断出是小红,感觉这个丫头刁钻古怪,怕让小红撞见了她,与自己无趣。
  要是怕无趣,就别偷听,听了一句就走开,又有好奇心,又怕担责任,就生生在小红面前说,她刚来,好似看见黛玉在这里。
  她走了,小红担心黛玉听见了,黛玉心细,怕黛玉刻薄人。
  小红再不怀疑宝钗,这里面,宝钗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也许不是针对黛玉,但明哲保身,却把可能的麻烦推给黛玉。
  这三次热毒发作,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宝钗,不是温情脉脉,完全是世俗中人。懂得讨好姨母,懂得打击别人,懂得保全自己。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宝玉的心腹

下一篇: 《 贾母和长房的矛盾——偏心惹的祸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她是一个世俗中人,有着世俗人的冷漠、温暖与精明,只是针对不同人她用不同面具罢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