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讲清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4-28   点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机会
  小丁是个简单的人,她以为这一切都是正常的工作流程,本来吗,向梅的提案水平不错了,公司自然要培养别的员工。
  小丁挺高兴,后面的几个提案,都是她讲的。
  果然她的水平有了提升,常经理公开场合表扬了小丁几次。
  小丁认为,这是她在公司里,最轻松的一段日子,方案有向梅和她一起写,二人还能讨论,只要是方案方面的事,向梅态度非常好,小丁认为向梅才是最好的策划主管,她把向梅当成了偶像,她想,我要是能成为和她一样的人多好。
  可是她看看向梅的举止言行,就叹了口气,那么优雅的女子,真是太少见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感觉
  时间长了,小丁感觉,常经理对她,到比对向梅器重,这是让她奇怪的,有时候,会议上她和向梅的意见有分歧,常经理几次都支持了小丁,小丁开始挺高兴,可是她是个冷静的人,她感觉到奇怪,有些观点,其时和对错无关,常经理的身份,完全没必要表态,他的表态,其实对向梅不公平,好在向梅就事论事,到不多说什么,气氛还不错,只是一种热闹。到是孙健有一次说,李小丁,到底是常经理教的你,有时候,他就是向着你。
  李小丁马上说,没有呀,不过是讨论方案罢了,有什么偏向的,都是为了方案好,经理是客户至上,一切以客户利益为重,向梅也点头,对呀,客户的意见最重要。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友好
  李小丁和向梅相处的不错,向梅会打扮,有时候会指点小丁如何配衣服,她做头发的时候,还带了小丁同去,最后还让理发师给小丁剪了头发,小丁感觉不错,好似显得秀气了些。小丁付款的时候,向梅已经结了帐,她有会员卡,里面有充值。小丁要给她钱,向梅说,你客气什么,我是老会员了,你们剪发要六十多,不值,我这打了五折还多呢。你请我吃饭不就行了。小丁满口答应,可是请吃饭的时候,向梅选了兰州拉面,说是特喜欢这口味,一结帐才花了十几块钱,小丁说,太便宜了。向梅一笑,吃得好就行了,干吗管多少钱。
  小丁喜欢向梅,感觉人家才是优雅的代言人。
  小丁的新发型到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先是李佳点头,不错,显得洋气不少,不像以前那么学生气。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夸赞
  第二个夸赞的是骆姐,她点头,你是应该打扮一下,老大不小了,是结婚的年纪了,不能不讲究,你看人家向梅,那才是舍得花钱,你知道她用的韩国化妆品,一个面霜就要好几百,是显得皮肤白,哪有黑的,都是抹出来的,你要讲究一下。要不然和向梅出去,向个丫环似的。
  小丁惊讶,像个丫环似的,哪挨哪,不过小丁没敢反驳骆姐,她对骆姐一向客气,知道骆姐地位特别,而且骆姐是女人,不能得罪女人,到不似常经理,常经理这个人,说过就忘记,可以放心的和他意见相反。
  常经理的注意力在业务上,业务第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结婚
  李佳的婚期到了,李仪特意来了一趟,说是那天到不了,给孩子打防预针,她家的情况挺特别,本来她想找工作,结果有人返聘她婆婆,人家上班去了,和李仪讲,你老公的工资卡你花吧,我再每月给你两千块钱,你就先别上班了,管着两孩子吧。李仪无奈。
  李仪出手大方,给李佳两千块钱,李冰一看,马上说,手里拿着你老公的工资卡,就是不一样,李佳说,你别回去交不了帐,李仪笑笑,我老公不问支出,一月零花二百,别的不管。
  李仪来去匆匆。李冰一看李仪这样,也拿了二千,这到让小丁为难了。论感情吧,她和李佳一起长大,可是她没这么多钱。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借钱
  李小丁一想,她再少也要一千吧,最后还是找母亲借钱,于小惠不以为然,不必这样,你给二百都行,李佳不计较。小丁摇头,李仪和李冰都是两千。于小惠说,她们俩吧,可能是感觉,和李佳的关系,又是姐妹又是亲戚的,和你不同。小丁不说话,于小惠只好妥协,给你五百吧。
  李小丁凑了一千,给了李佳,李佳回头,又还了回来,你挣多少钱,我不知道!你不必学她们俩,那俩一个成家了,李冰比你挣钱多,小丁说,这是我的心意。李佳叹了口气,你的心意我知道,你还是买几件衣服吧,总是那几件,你那个师兄还不错,也不介意你不打扮。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安排
  李小丁和师兄提这事,师兄说,你给你大姐买件东西也成,小丁想了想,干脆买成了戒指,给了李佳,李佳看看妹妹,终于收下了。
  李佳结婚没提什么要求,婚宴李家只要了两桌子,主要是王老师家的亲戚朋友,李佳形象气质不错,人也落落大方,王家的人到是赞叹,新娘子好,李家人一看都是本份人。王老师家感觉有面子,尤其是王老师的母亲,挺满意,感觉李佳还算朴实,结婚仪式上都是听了王家的安排。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旅行
  王老师到是大方,他说,他放假了和李佳出去玩一趟,李佳一想干脆到时候再休婚假,于是第二天又去上班了。
  王老师心满意足,他学校有个新来的老师,家是外地的,不过家里条件不错,能在本地购房,他问李佳,要不要介绍给李小丁,李佳想,李小丁那个师兄人不错,自己的事跑前跑后没少忙,干脆介绍给李冰吧,虽然那个人比李冰小两岁,不过李冰人会打扮,也显得年轻,性格开朗热情,到不显大。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介绍
  李佳说了老师的条件,于小惠感觉可以,李冰有些别扭,感觉对方小,有些不踏实,李佳说,你先见见,这工作多好。
  见面的地点是咖啡厅,二人第一次见面,双方感觉到是一致,都感觉对方条件尚可,属于可谈可不谈的那一类。
  李冰感觉对方谈吐气质不错,就是有些孩子气,对方江老师感觉李冰到是不显大,看上去和自己年纪差不多,而且衣饰光鲜亮丽,人也明朗大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交往
  这种情况下,都有些不甘心说放手,就这样交往吧。
  李佳是想大力促成,她心想,因为苏苏的原因,李冰不好回养父母那里,在自家吧,李冰明显的有些客气,她也交了五百块钱生活费,但经常买东西,家里的米面都是李冰买的,还经常给父母买东西,对李小丁也挺客气。明显的是把自己当外人。如果她成了家,就会好些。
  李冰是不缺钱,养母感觉委屈了她,每月贴补她一千块钱,李冰开始不要,养母就感伤起来,李冰只好收下了。她现在周六日回去看看,给养父母做顿饭,带些礼物,她比苏苏嘴甜,养父明显的更偏向她,只是对苏苏有些内疚。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朋友
  李冰也知道养父母操心她的婚事,他们到处找人张落,尤其是李佳结婚后,更是焦虑。李冰一看他们介绍的人,还不如江老师呢,那些人条件好,就是学历低。
  相比之下,到是江老师好些,起码谈吐让他顺眼。
  就这样,李冰和江老师,算是不远不近不冷不热的往来着,有时候李冰想要分手的时候,江老师又会捧了玫瑰会出现,弄得李冰又感觉;江老师挺好。
  李冰的态度,有些含糊,她知道自己的年纪不小了,再拖下去,就过了三十,因此对江老师有些迁就。
  相形之下李小丁还算是沉得住气。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会面
  苏苏约李冰喝茶,李冰有些奇怪,她们没什么私下往来,有时候在家里碰上了,李冰客气的打个招呼,然后就走了,她和苏苏之间,有种天然的无奈。
  可是李冰为了养母不好拒绝,她知道养母的为难,和养父的感情一直非常好,不想因为苏苏伤了感情。
  李冰对苏苏完全是一种敷衍的态度。
  想想,就是苏苏改变了她的生活,开始是恼,后来也想,因为苏苏,才会回到李家,享受到了另一种亲情。一种夹杂着内疚和迁就的感情,这也是她明白了养父的心态。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微笑
  苏苏永远是光鲜亮丽的示人,手指是染着黑色的指甲油,从审美而论,李冰不喜欢,不过这两年流行,李冰的想法是,黑色的指甲到是醒目,人们看到这双手,最先被吸引的是黑指甲,她摇头,这种感觉太不美妙。
  苏苏大方的点了茶点,都是极美味的小点心,她招呼李冰不客气,李冰一想,客气什么,里面也有养父的钱,她大口的吃着,苏苏笑了,怎么在李家,你吃不饱吗,李冰不动气,在销售中心练就的,客户如何刁难,自己不能生气,一气就失了分寸。她职业化的微笑,我不节食,什么时候,都这吃相,不优雅,见笑了。
  苏苏看李冰的样子,你挺厉害,我怎么胡说,你都不生气,怎么练成的。李冰说,工作呀,我们经理说了,微笑是我们的表情,平静是我们的底气,生气是我们的大忌,反正生气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多累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年纪
  苏苏点头,难怪我爸爸讲,你比我懂事,是的,起码你比我虚伪。
  李冰还是微笑着,在社会上时间长了,就没资格真性情了,我挺羡慕你,真的,原生态,挺好。
  苏苏叹了口气,我不希望成为你的样子。
  李冰看的出来,她夹枪带棒的话里,有着深深的无奈。
  不想和她生气,只好说,你怎么了,不开心吗,如果你开心,恐怕不会有心情调侃我。
  苏苏说,你比我还大,怎么没人说你是剩女,不要挑了吗。
  李冰还是微笑,说的人多了,日子是我的,不是别人的。
  苏苏终于说,我就知道,本来吗,你的年纪比我大,怎么会没人说呢,你知道吗,我都要和那个技术员谈婚了,可是她妈妈,事太多。真让人烦。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劝慰
  苏苏口中技术员的母亲,更小气更抠门,人家的水电都要节约,家里条件不错吧,可是什么都是十几年前的东西。那个窗帘的颜色洗得都没色了。
  本来技术员有两套房子,二人结婚,另住就好了,可是他妈妈就是不同意,怕儿子被欺负,苏苏什么家务不会做,脾气还不小,其实技术员的母亲,不喜欢苏苏,一见面,就被苏苏的飞机头震了,然后看见苏苏的黑色指甲,就撇了嘴,一脸的嫌弃,要不是技术员坚持,那老太太早把苏苏轰了出门。
  苏苏说,你说长辈们是不是都不喜欢我这样的。李冰只好说,看表面,你是不招人喜欢,不过接触久了,还行吧。你有你的好处,要不然技术员,为什么喜欢你。估计他是喜欢你的真性情你的轻松,他那个样太绷着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对策
  苏苏问计,我吧,是真想结婚了,年纪到了,若换前几年,我才不受这气,早一走了之,还怕没人要吗,可是现在吧,我是想妥协了,技术员挺好,什么都迁就我,我也感觉,他人老实,脾气好,能容忍我。家里条件不错,压力不大。
  李冰心想,你结婚了到好,省得我爸妈受你的气。
  李冰耐心的说,结婚和恋爱不一样,妥协是正常的。你花点心思,讨好一下未来婆婆,哄得她同意你们单住,还不是你说了算,现在该低头就要低头,这是策略。
  苏苏说,怎么哄。
  李冰看看她的装束,把那个黑指甲换成自然色吧,要抹也是红色一类的,这颜色,估计老年人不喜欢,服装,稍微正式一些。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香水
  李冰又闻见了浓重的香水味,香水也太浓,换个淡点吧。你把你的改变告诉技术员,让他和你站一队,知道你的付出,在他家人面前为你争取,然后坚持要求单住。给你婆婆买些东西,是她喜欢的,问问技术员,他妈妈的爱好。
  苏苏叹了口气,改变这么多呀,李冰一笑,都是外在的,好说,换形不换神,怕什么,回了你家,你想怎样就怎样,不过人前,总要给技术员点面子吧。
  苏苏若有所思,是不是当人家媳妇,都要这样,我都不想结婚了。
  李冰站起来,不想结婚,就等着人指指点点吧,而且少了个长期饭票。
  苏苏看李冰要走,忙说,你急什么,急着约会呀。
  李冰只好坐下,小姑奶奶,我没你那么闲呀,我是请了两小时假出来的,我们这个月没完成任务,休假一律取消,你当我日子好过。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听劝
  分手的时候,苏苏到是说,李冰,你这个人不错,不计仇,对我说的话,也是好话。谢了。
  李冰不以为然,你还算是个明白人,技术员到是个过日子的,既然你喜欢,就抓紧吧。苏苏说,你后悔不,李冰摇头,我不喜欢,什么都听他妈的,自己没什么主意。苏苏却笑了,谁说人家没主意,要是听他妈的,早和我分手了。
  李冰心中一动,是呀,这个人,也是有主见的,并不是什么都听母亲的,明知母亲的喜好,不喜欢苏苏这一款,可是领了进家。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让步
  过了几天,苏苏来电话,一听声音就是欢喜的。
  她说,我听了你的劝,适当的调整了一下,和他讲,我都是为了他才让步,让他劝劝他妈妈,不要太固执。他果然站我这边,和他妈闹绝食,老太太现在到是让步了,同意我们单过,说不管他的死活了。
  苏苏的声音是喜悦的。
  李冰说,那就祝福你了。抓紧时间装修新房吧。
  李冰想,父母都是妥协的一方,都是付出的一方妥协。
  李冰羡慕苏苏,一个一个都那么快要结婚了。李佳已经结了婚,苏苏也快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宽容
  因了苏苏的事,李冰决定抓紧和江老师的事。
  没想到江老师一连几天电话打不通,李冰又不好找姐夫询问,显得多没面子。
  李冰干脆下班的时候,去了学校门口,远远看见江老师走了出来,一个女人迎了上去,二人亲密的样子。李冰大怒,本想给江老师点面子,最后还是火气上头冲了过去,她冲上去,故意拉了江老师的手,然后一脸甜蜜的笑着,这是谁呀,也不给我介绍一下。
  江老师吓了一跳,对面的女人,也娇声说,她是哪个。李冰微笑,我是他女朋友,他们学校王老师介绍的,已经来往一段日子了,我们可是奔着结婚去的。
  江老师的脸白了,他极力挣脱李冰的手,李冰却死死的握着,江老师看看周边,我们去对面的咖啡馆谈了。李冰笑笑,好呀,你的话,我总要听的,你是我男朋友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旧人
  在咖啡馆坐定,李冰一直拉着江老师的手,江老师已经放弃挣脱了。
  李冰微笑着看着对面的女人,看样子和江老师年纪差不多,江老师说,她是我前女友,那个女人点点头,我们是同学,感情很深的,因为误会分手,现在误会解除了。
  李冰还是镇定自若,好呀,没有误会,还是同学,只是同学。
  江老师有些头痛,李冰,我现在正在犹豫,我对她,还是有感情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新人
  李冰狠狠的瞪了一眼江老师,什么感情,同学感情,过去之情,和现在没关系,我才是你的现在。你别以为,我好欺负,我告诉你,你要是惹火了我,我找你们教导主任,说你一脚踩两船,你别以为我惹。
  江老师的脸白了,李冰不要这样好不好,大家有事好商量。
  李冰冷笑,你要是想和我分手,也应该先和我谈好了,再找你的前女友吧,你对我没个交待,就旧情复燃了,当我是空气吗,我不来找你,你还不露面,把我当傻子吗。你太欺负人了。
  李冰眼睛一眨,眼泪掉了下来。她拿了纸巾,抽泣起来,到让江老师大为不忍心了。李冰又讲,我对你一片真情,想着托付终身,可你呢,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你以为还能回到过去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纠缠
  李冰其实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角色,好像真的为了江老师怎样似的,她只是恼,她好不容易勉强看上一个人,凭什么冒出来一个人,和她争夺,她不要输,不要。咖啡店里的气氛不错,有浓浓的咖啡香,可此刻闻起来,却让人有些感叹。
  江老师,没见过这样的李冰,他本来是倾向前女友的,不知为什么,这样的李冰,反而让他有些喜欢,象辣椒的感觉,鲜明热烈,好似特别的在意他,他有些虚荣的感觉。
  李冰说完了这些又转向前女友,冷冷的说,你不知道什么叫过去吗,过去就是过去,泼出去的水收的回来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过去
  前女友到有些小鸟儿依人的感觉,此时有些震惊,但并不想放手,可是看到坐在一边的二人,明明感觉人家才是一对,她突然泪下,看着江老师,阿江,你昨天不是这么讲的,你说李冰只是别人介绍给你的,年纪到了,你不能不相亲,否则人家以为有毛病,你只是无奈,你对她,也只是敷衍,对我才是真心,我是你的初恋。
  江老师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前女友,这时候心情大好,什么时候,他成了男主角,被两个女人如此在意,他有些飘飘然,一边的李冰狠狠的掐了他一下,他吃痛的喊了出来,前女友不哭了看着他,他有些不知所措,这种感觉不错,可是他只能选其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选择
  江老师看了看二人,有些拿不定主意,李冰根本不容他乱想,紧紧的挽着他的手,想什么呀,你们已经翻篇了,好不好,不要想从前了,如果有缘早在一起了,你是什么,随意让人今天扔了,明天捡回去吗,给自己一点面子好不好。
  江老师心中一动,是呀,前女友当初分手的时候,列举了他那么多的缺点,今儿何幸,也有机会,让她尝尝被人放弃的滋味,他说,是呀,我们过去了,前女友大惊,上前拉了他的手,他不等回答,已经被李冰抢先一步,对前女友说,听见了,他自己说的你们过去,别拉着别人的未婚夫,在这丢人现眼。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胜利
  前女友还要说什么,李冰想起李佳的前男友小关,就是被一个老乡扯走了,想想当时的李佳何等伤心,她怒从心头起,站起来,端好了杯子,对前女友说,我数三个数,你还在这里闹腾,我就不客气了,她满脸的杀气,前女友有些怕了,李冰冷笑,抢别人的东西,没有好下场,你再不走,我就动手了。
  前女友委屈的看着江老师,你也不帮我吗,江老师此时心意坚定,站在李冰一边,对我们结束了,不要再找我了,我们没关系。
  李冰笑笑,听见了吗,你们没关系,你在找他,我们就有关系了,我不会让你好过。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落荒
  前女友一步三回头的走了,李冰这才平静些,把咖啡一口吞了下去。
  李冰看看江老师,行呀,江老师,桃花不少呀,挺有女人缘,江老师忙说,不是我找她的,是她缠了我。我真的没有意思。李冰冷笑,你关手机干什么,怕我找到你呀。
  李冰起身,你把帐结了。转身要走,江老师拉住李冰,你干什么去呀,李冰笑笑,优雅的说,我干什么,我离渣男越远越好,你以为我是你那不长眼的前女友,会看上你。
  江老师的脸白了,你什么意思。
  李冰冷笑,你就配,一个都得不到。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出气
  李冰心头有火,不想回家,干脆打电话,把苏苏叫了出来,她想了想,找小丁不合适,李佳是新婚,而且这些事和姐妹们讲不合适,干脆找苏苏吧,这个便宜妹妹。
  苏苏来了,看李冰的表情,谁欺负你了,说出来,我给你教训她,李冰听了这话,突然就乐了出来,你给我出气,什么时候,我们这么好了,苏苏讲,对呀,你也是我姐呀,我虽然不叫,可是我爸爸讲了,你就是我姐,我要认我爸爸,就得认你这个姐姐,你也不错呀。
  苏苏坐下来,不过,你也不是省油的灯,还好,人孝顺,要不然,我也不是你对手,你是为了爸爸,才对我客气三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同仇
  李冰说了江老师的事,苏苏大为赞叹,好,就这样,先骂走贱人,再撵走渣男,好,我佩服,洒脱!
  李冰听了大为欢喜,引为知己,二人要了啤酒,开始推杯换盏,然后李冰问苏苏如何了,苏苏笑了,你看我的指甲,上面已经没有了黑色的指甲油,我也适当的调整了一下,收获大大的。我们开始装修房子,婚期三个月后,到时候你给我当扮娘吧,李冰摇头,你缺心眼呀,我和技术员还相过亲呢,只几面,那也是相亲。苏苏哈哈大笑,你看他不上,要是看上了,也没我的事,我放心,你眼高呢,才不稀罕他呢。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古板
  李冰的事,李佳知道了,跑来质问妹妹,你也是,我听小王讲了,江老师既然选了你,你作什么,还和他分手,骂他是渣男,人都有一瞬间的糊涂,不要那么清高好不好了,江老师算不错了。
  李冰说,好什么,就是一个渣男,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潘安在世呀。
  李佳摇头,你不要这样拈不清份量,你找个老师,算是不错了,你以为你有多吃香,你二十九了好不好,转眼就三十,是自家人,我才这样讲你,为你好的,不要太挑了,人无完人,这个人算不错了。被你骂得没还口,要是碰上不讲理的,还不骂你,你撵走了人家的前女友,又不和他好,这不是拆台吗。
  李冰冷笑,我就是拆台,他这样的人,就配被两个女人甩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劝说
  李佳好笑,我知道你眼里不揉沙子,才这样说,可是你以为,人家就找不到好的,去个婚介,分分钟有比你漂亮的好不好。你以为你是仙女。他们学校还有个新来的老师,对他放电呢,只是那个人个子矮了些,他不喜欢。
  李冰烦躁的说,他是他我是我,我不考虑他的,我看了他就生气,当时我就勉强考虑他的,也是想着自己年纪大了,想要找个人结婚,我那时更多的考虑,他的经济条件,现在想想,我不喜欢他这样的人。
  李佳摇头,你不要太早下结论,我当时对小王也不太满意,后来相处发现,小王挺好的,你不要这样武断好不好。
  李冰看见李小丁,忙说,好了大姐,我的事你不要管了,和王姐夫说一声,让他费心了。你还是管小丁吧,说完了李冰拿包走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恼怒
  李佳有些恼怒,这个李冰,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任性,都是姑母惯的,别看她打扮的时尚,可是年纪就是年纪,那一看就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哪有那份水灵。她转向李小丁,你说是不是。李小丁不好说什么,她和李冰的相处,好于李佳。李冰虽然是三姐,可是从不摆姐姐的架子,买化妆品都是两份,李冰有一个好处,她不对别人的事评头论足,有时候,她看小丁的衣服不顺眼,也只是皱眉。所以小丁比较愿意和李冰相处。
  李小丁想了想,可能她是生气吧,还在气头上,遇上这事,都会生气,那也是江老师选了前女友呢,所以想想就气人,江老师是有些靠不住,前女友找他不是他的错,可是他在那里摇摆就是他的问题了。
  李佳一愣,到也有理,若是换了自己,也会生气。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不对
  李佳看了看李小丁,这小丫头好像长大了些,一想她也二十五了,就说小丁呀,你也不小了,现在妈看着你和李冰,肯定有压力,你也好好考虑了。李小丁有些烦,师兄老在我身边晃,弄得人家都以为我们快结婚,我是有男友的人,谁给我介绍,我去婚介转了一圈,他们居然说我二十五,年纪太大了,气死人。
  李佳面容严肃,你和师兄往来好几年了,你要是没意思,早该赶他走,这么不冷不热的算怎么回事,你这不是耽误人家吗,他比你大三岁呢,人家都二十八了,这是你不对。李小丁张口结舌,我早和他讲过,我们不合适,他不听,说他会给我时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反思
  李佳说,人家都以为你们是一对,这是你的问题吧,拖泥带水,要是真不合适,就斩钉截铁,你这算什么,玩暧昧吗,李小丁,不是别人误会你,是你自己误会自己,起码你并不讨厌他,他为人行事,也没大的毛病,你不要和李冰似的矫情,人家的一时动摇,谁也不是谈一个就结婚的。
  李佳用了暧昧这个词汇,让李小丁大为不爽,一时生气,我的事不用你管,一结婚跟个老大妈似的。就不能管点别的,说完了,转身也走了。李佳更火了,跑去找母亲,你说,她们一个一个的,不知好歹,李冰我不管,可是妈,小丁的事,要管,那个师兄人不错,我接触过几句,细致踏实人也本份,而且社交能力不错,配小丁足矣了。最重要的是,李佳强调,我们小丁不是什么天仙国色,模样就是一般人,家务做得不怎么样,又不是那种活泼外向的人,并不招人,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她也是二十五了,这个年纪一晃就三十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担忧
  于小惠本来不太担忧,可让李佳一提,也是,李小丁二十五了,李冰都二十八了,这不都是奔三十吗,总不能再拖到李佳的年纪,她其实不担忧李佳,李佳打小有主意,人也机灵,可是李小丁不同,这孩子老实,也不大和人往来,一放假就宅在家里,这样最容易成剩女,公司也小,几个人,不可能发展办公室恋情,这样可是不成。
  于小惠点头,你说的对,我回头劝劝她们,可是你也要说话注意点,什么叫暧昧,这个词不好,你妹妹没那个手腕和心计。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谈话
  于小惠说到做到,吃了晚饭,开了家庭会议,李大海列席。
  于小惠一本正经,非常严肃,你们俩不要生你大姐的气,她说话不中听,可是有道理,也是为了你们好,时间不等人,我不希望,你们步她的后尘,弄到过了三十在结婚,要有合适可要抓紧,不要以为自己还小,有一个算一个都不小了,李小丁你看看,这几年,你们同学多少结婚的,你参加了多少别人的婚礼,有点紧迫感好不好,别以为自己是老小,年纪就小,你出了门,可不小了。
  李小丁低头,她可以和李佳顶嘴,可是不能和母亲犟,她承认母亲的话有道理,可是这是缘份的事,她能如何。不过她还是点头,表示配合。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心事
  姐妹俩被母亲教训一通,都没了看电视的心情,李冰知道,母亲对自己比较客气,没有像说小丁那样直接,可是明摆着,她比小丁还大呀,她同学基本上都结婚了,她的危机感比小丁还重好不好,说小丁就是敲打她,这个道理她明白。
  二人躺在床上,开始都在想心事,小丁耐不住了,翻身坐起来,有些烦躁的说,不长大多好,长大了烦事真多。李冰说是呀,我也喜欢小时候,多快乐呀,顶多为不能穿新衣服烦,可是有块糖吃就开心了。
  小丁叹了口气,她想着,真的要和师兄划清界线吗,不在往来吗,可是师兄没什么错呀,这一年对自己非常好,有时候也挺感动,就因为有师兄在,同事们才不会说她是老姑娘,脾气古怪,以为她只是不想马上结婚。要是赶走了师兄,那说的话,也好不到哪里。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安慰
  李冰不是多愁善感的脾气,她马上换了语气,好了小丁,不要受别人的影响,日子是我们自己的,总要自己舒服才对,能将就也好,就是我不能将就,我现在看见江老师就厌烦,所以不可能妥协,我知道大姐来是为了什么,她是为我好,她吃够了晚婚的苦,不想我也如此,可是人和人不同,我不能将就,要不然也不会现在在这里。
  不过,李冰还是说小丁,你和你师兄的关系一直不错,他那个人性格好,也不是无可取之处,这么些年相处下来,也是有感情的,你到是认真考虑一下,有发展的可能就发展,要是你不能接受人家,还是说明白,不要这样,现在这样,的确不好。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考虑
  小丁点点头,是呀,不能总是现在这样,事实上她不考虑,师兄也会考虑吧,他二十八了,家里的压力,肯定比自己大。
  事实上小丁是没的考虑,她不知道如何决定,她不想接受师兄,可是说分手,又有些舍不得,可能真的有感情了,可是她又明白,师兄不是她喜欢的那一类型,她认真的想,我喜欢什么样的人呢,反正不是师兄,他没让自己心跳加速过,小丁叹了口气,可是自己喜欢的人,要是永远不出现怎么办。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摊牌
  小丁约了师兄,她想,干脆就把心里话讲出来,和师兄说明白,让他自己决定吧。
  小丁说的实诚,我没怎么谈过恋爱,你也挺好的,我的感觉吧,你应该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没有书上写恋爱那种感觉,太过平淡,我不想耽误你,你年纪不小了,要不然,你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师兄循循善诱的说,李小丁,我知道你的情况,可是你想想,恋爱和婚姻是两回事,而且书上写的那些,有真有假,可能你一辈子也遇不上那种感觉,难道你就单身吗,日子不是那样过的。你要为婚姻考虑,我们是合适的。我知道你年纪小,感情不成熟,我理解,可是你也要给我机会,毕竟你没有遇见你所谓的爱情,我也是补充人选吧。
  小丁困惑的说,那这样也不成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约定
  师兄说,你看这样好不,有些小姑娘就是让书给欺骗了,把不存在的感情,当成了现实,尤其是你这样的,生活环境太单纯,最容易上当。你看这样行吗,一年的时间,一年后,如果你没有遇见你所谓的爱情,年纪也不小了,我们结婚好不好。如果你必须结婚,与其找个陌生的不知根底的人,不如选我,起码你和我在一起,比较轻松自在对吧。
  李小丁想反驳,也找不到合适的话,好似也有道理,如果那种爱情,真的是虚幻的,那她要为了一个虚幻,孤独终老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讲清
  李小丁点头,好吧,你的话有道理,我接受。不过你要想清楚了,你比我大,到时候,我真的遇见了合适的人,你不要怪我,我现在可是讲清了。
  师兄点头,我知道自己做什么,人和人是讲缘份的,我相信我们有缘。
  李小丁轻松下来,这么复杂沉重的话题,还是早点结束的好,她不喜欢这个话题,她只是奇怪,爱情真的存在吗。
  可能存在吧,母亲说,李佳当年对小关就是真的昏了头的爱情,明明小关除了长得好,年纪又小,根本不合适,谁劝都不听,最后是小关另找了别人,这才罢了。
  
  审核编辑: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