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申请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4-24   点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总结
  候宁的离开,小丁到没多少遗憾,总共相处几个月,人家结婚,还花了二百块钱,梁月说,她到挺聪明,结婚后才讲离职的事,而且已经找好了工作,要是先说离职,估计没人随份子,你到是可惜了那二百。小丁也有这感觉,只是苦笑,也叹惜人情如水。
  可是想想本来也是,有些人情,就是因为彼此是同事,才存在,不是了,哪里还有人情。
  她叹了口气,你说咱们公司的人员流动怎么这么快,咱俩到成了元老。梁月也有些感叹。
  梁月说,你想吧,有些人就是过渡一下,有些人因为薪酬,各种原因吧,本来没有上保险,所以员工离职,也不会真的履行半个月的交接期。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忙碌
  这一阵子有个新客户的提案,本来和候宁各有分工,候宁写产品定位那一块,现在交接了小丁发现,候宁估计是早就知道要走,所以根本没写什么,只是从网上找了几个户型放在那里,小丁有些头疼,她对这一块没有候宁把握的好,常经理这几天在应付另一个客户,只是开会的时候讲了一下他的思路,让小丁自己解决,小丁只好硬了头皮上。
  幸而师兄帮了忙,那块地,师兄挺了解,他们做过附近一个楼盘的市场调查,人家原来也是广告系高材生,帮小丁出了出主意,又找了个原来的同学,专门写楼盘定位的,电话里指导了一下,那位同行人挺好,给小丁发了几个方案,都是同类产品的,让小丁自己取舍,看哪些合用。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钻研
  李小丁真下了功夫,钻研方案如何写,师兄接她下班。她说要加班,这位买了饭端上来,吃了饭,陪着小丁加班,公司里无人,小丁就让他帮着写方案,二人弄好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师兄送小丁回家。
  应该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小丁的方案让常经理惊了一下,没想到李小丁上路子这么快,虽然有些地方稍嫌啰嗦了些,但应该说水平不比候宁差。这个提案,得到了客户的欣赏。
  常经理到是舍得表扬,在会议上肯定了李小丁的进步,让她继续努力,一个策划,必须能独立写方案,才算是出师。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要求
  梁月说,小丁你看,常经理夸赞了你,他那个人不轻易表扬人,其实你的水平不比候宁差,你应该和常经理要求,不要招什么主管了,你做这个主管。小丁吓一跳,我的经验这么少,行吗。梁月恨铁不成钢,你以为候宁来咱们公司的时候,经验多吗,不过是她胆子大罢了。你不争取,别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这是主管呀。
  骆姐也鼓励小丁,她宁可让小丁做主管,招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对于她们公司来讲,招新人好招,工资说的过去,主管的工资比市场低不少,所以招聘有难度。
  小丁有些动心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商议
  小丁和师兄商议,她虽然对师兄仍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师兄这一段日子在她身边晃悠,又和她看李怡,又忙乎李佳的事,又帮她写方案,她还是挺感动,她想,如果不提恋爱,只做普通朋友,师兄还是蛮好的。可是又一想,凭什么呀,人家师兄的付出,可不是为了找个普通朋友。
  师兄也说,当主管吧,你的水平是有些差距,不过在你们这样的公司,你接触的会议和客户并不少,在这一点是够了,我看你们那的主管不好招,水平高的,钱要的多,水平差的,你们常经理还挺挑,要不然,你不急于表态,过几天招不上来人,你再毛遂自荐。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机会
  事实上师兄所言不差,来了几个面试的,有个水平不错的,人家要的工资,比候宁的高一倍,骆姐到是不隐瞒,直接和常经理提了,常经理摇头,有些人,不考虑现实。小丁想,谁知道谁的话是现实。不过在这个公司,自然常经理代表了现实,只是在市场上,就另讲了。
  又面试了一周,没有合适的,到是骆姐提议,把小丁提上来,另找一个刚毕业的,做策划助理,常经理开始不同意,说小丁毕业时间短,骆姐讲,她最近那两个方案客户都通过了,也要看到她的水平在进步。
  常经理在犹豫,李小丁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而且很多方案都是他一点一点修改过来的,小丁更像是他的学生,他当然也愿意提李小丁。可是总感觉李小丁身上少些做主管的气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副职
  常经理最后决定,主管不招了,找一个策划助理吧,只是李小丁的职务不是主管,是副主管,李小丁挺惊讶,没听过还有副主管的,有个副经理差不多,不过副就副吧。常经理说,小丁需要进步,这是一种肯定,希望她早日达到主管的标准。
  因为是副的,小丁的待遇没有改变,小丁有些失落,她想,哪怕是一百,也是个肯定呀。
  不过,小丁想,好处是,上面没有人管自己了,直接对经理,总比通过候宁指挥要好的多,直接接触经理的好处是,你能明白经理对一件事的把握和观念。有利于自己写方案的定位。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助理
  想想会有一个助理,小丁自然是兴奋的。
  助理到是好招,骆姐干脆做个人情,两个小姑娘都行,骆姐让小丁自己主持复试,自己决定。
  两个小姑娘是同班同学,关系挺好,她们俩直说,能不能都招进来,她们愿意一起工作,而且公司要发展,多一个人才储备也好。
  小丁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了常总,常总和她们聊了聊,最后都录用了,不过沈小宁做策划助理,贺惠做了梁月的助理,最近媒介部的工作量大。两个小姑娘挺满意,本来小宁喜欢做文字工作,而贺惠更喜欢和人打交道。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防范
  梁月是这次招聘的受益者,她现在进进出出也有了助理,贺惠嘴甜人也勤快,梁姐梁姐的叫着,而且挺有眼力,梁月开始挺高兴,后来就皱眉了。小丁奇怪,你怎么不高兴了呀,现在多好,不用你一个人跑来跑去,有人做伴去发稿多好呀。
  梁月想说什么,看看周边,没说话,只是笑笑。中午吃饭的时候,她才说,什么呀,我不知道常经理怎么想的,他一向抠门,不愿意多招人,招个人就是一笔费用,可是这次,我没申请招人,他就安排了贺惠,开始我挺高兴,可是后来,发现贺惠随身带个本子,一直在记工作流程,还有那些业务员的名字,联系方式,客户名称。小丁说,这也正常呀,这是人家认真工作呀。梁月摇头,不是那么回事,咱们这样的公司不养闲人,我们这根本不忙,我一个人忙的过来,我怎么感觉,常经理是想让贺惠替代我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劝解
  李小丁不那么想,她安慰梁月,不可能,你这工作,情商要高,不只是一个工作流程的问题,还要协调一些问题,不是三两天能学来的,哪一行都有明面的知识,也有暗里的技巧,那是经验堆积出来的,不是照猫画虎学来的,你不用担心,你的情商在那里。不是一个毕业生能学来的。
  梁月安慰些,不过常经理一项不管我这的工作,不一定感觉有难度,她叹了口气,我的工资可是比贺惠高多了。
  李小丁也有些怀疑,但还是安慰梁月,也可能常经理是被人员流动弄怕了,所以预先安排一个人,免得有人离职,他没准备。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如此
  梁月点点头,也可能,我最想让孙健流动,也奇怪了,他就不走,天天看他那张脸,好似我欠了他八百块钱似的。
  李小丁一笑,他就那样,不过你主要和黄敏对接,不用理他,让他狂去吧,现在都是常经理指挥他,让常经理欣赏他吧。
  说到了黄敏,梁月说,我真想何晴了,黄敏吧,水平也还行,可速度比不上何姐,不过好在黄敏态度还好。
  李小丁悄声说,何姐怎么样,还好吧。
  梁月摇头,她那个介绍她去的同学离职了,她有些后悔。那两个经理经常同时指挥她,她挺郁闷的,有时候挨批评挺莫名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调整
  事实证明,常经理果然另有打算。
  业务部一直空缺,他招聘了几次业务人员,都不理想,要么是招不到人,要么是要价太高,来了也没什么成绩,让让烦恼。他后来想,干脆让媒介部不忙的时候,跑跑业务,不定什么任务指标,只是让他们送些宣传资料,他会培训一下他们基础的业务技巧。
  他给梁月和贺惠开会,不知道为什么,也让李小丁和沈小宁参加了,说是多了解了解没坏处。
  李小丁没多想,她虽然没有接受李佳和李冰的劝告做销售,到是对业务本身没什么意见,听听也好。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不悦
  常经理到是认真的培训了两小时,讲了些最基础的业务员知识,如何打电话,如何发现客户,如何上门,如何介绍自己公司的业务,如何写业务日志,如何分析客户有没有需求。
  他给梁月和贺惠的任务是,一周找到七个客户,送七套宣传资料。
  他走了,梁月的脸拉了下来,她明显的不高兴,也没有和贺惠讨论,看看表,到了下班时间,就收拾东西回家了。
  贺惠到是认真的看笔记,然后打开电话黄页,找那些厂家,把一些号码记在本子上。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愤怒
  小丁一离开公司,就收到梁月的电话。
  梁月约她逛街,小丁知道这是梁月的习惯,心里有事,就爱逛街。
  小丁知道她不愿意跑业务,心里想,如果是自己,也会不高兴。
  小丁见了梁月,果然梁月说,没想到是这样,招不到业务员,让我们跑。小丁劝她,也没任务,你当出门散心了。梁月瞪小丁,哪里那么轻便,你以为跑业务是好事,被人拒之门外多的是。小丁说,你就送资料,留下名片,如果他们客气就聊几句,不客气就走人。反正我感觉常经理也不一定指望,你们有业绩。只是没业务员,他心里不踏实。
  小丁又说,我听李冰讲,客户对小姑娘还客气些,不至于太冷脸,你们找大公司,大公司的人员素质高,可能好些。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打算
  梁月说,我考虑过了,先跑跑,不过不能这样,我和骆姐明天讲,总要给我们办张月票卡吧,以前公司不给报销公交费,那是我的专职,现在让我们去客户那里,总要给张公交卡吧。而且现在天气这么试,总要给些防暑补助吧。
  小丁想想,对,你写个业务经费申请。
  梁月眼前一亮,小丁你帮我写。
  小丁说,咱俩别逛了,找个快餐店吧,边吃边写。
  二人在快餐店里,写了业务经费申请。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申请
  其实说是申请,两个老实的小姑娘,也只是写了公交卡,还有防暑费,防暑费她们的申请额度是一人二百,梁月感觉不多。
  第二天,梁月把事情和骆姐说了,骆姐看了看,这个申请费用表,就是都批了也超不过五百,就说,应该没问题。她和常经理去讲了,结果,常经理不高兴,没干活呢,就想着费用。骆姐说,公交卡是正当的要求,也没多少钱。这大热天的,总是买水吧。常经理皱眉,把防暑费改成了一人一百。
  梁月看了真心无语,招一个业务员,就是什么业务跑不成,就送资料,一个月底薪也要一千呢。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埋怨
  贺惠到是挺高兴,有公交卡了,而且还有一百块钱补助,梁月看看她,感觉没什么共同语言,她想了想,两个人一起跑没什么意思,而且任务太重,干脆分工吧,反正她也不是业务员,没什么可带别人的经验,她说,贺惠,我们分一下工,别说我欺负你,七个单子,我跑四个,你跑三个。这样我们的工作量都轻松些。
  梁月很聪明,她和报社的业务员关系不错,有些业务员会告诉一些消息,比如哪些单位在这里设立了广告部,也许投放广告,也许不投放。但这样总比看黄页效果好些。
  梁月发现贺惠也跟着自己学,私下里对小丁说,这都是我的人脉,这贺惠也抢。小丁心想,那是公司的人脉,可是没敢说。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