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离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4-12   点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坚持
  小关坚持着,他有些眷恋厂里的那间宿舍,离开厂子有些不舍,他坚持,吴文英眼珠一转,甜甜的笑了,好,我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不过,我要和你一起去你那,看看你生活的地方,感谢他们照顾你。小关听着挺舒服。
  到了那里,吴文英事先买了些水果,给小谢,表示了一下谢意,小关感觉有面子,小谢只是客气了一下,吴文英离开后,小谢说,吴文英挺有心机。小关奇怪,小谢说,人家是来亮明身份来了,告诉你身边的人,你是她的男朋友了。你真的要离开厂子吗,我感觉你有些冲动,咱们厂子还行,毕竟收入稳定,你跑到那个服装店,你喜欢做生意吗。那是吴家的事业。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三思
  小关是有些不确定,可是想想,如果在厂子里会遇见李佳,看见李佳还是让人不舒服,有些内疚,有些烦,还是算了吧,毕竟答应了吴文英,还是走吧,他说,我想过了,和李佳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不好意思,小谢讲,你能不能和厂子里办成停薪留职,有个退路。小关犹豫了一下摇头,以我和厂子的关系,难办,就是办了,难不成我将来还回来不成。
  小谢叹了口气,哥们你办事太利落,没想到这么快。
  小关办了手续,走了。
  李佳感觉这样挺好,眼不见心不伤,一切都过去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离家
  李佳回了家,看见李怡在家里,旁边有个行李箱,原来她和婆家闹了矛盾,把小双送回养母那里,她到这里住两天。
  原来婆婆找人算的是女孩子,要李怡流产,李怡不同意,这才有了矛盾,李怡干脆离开了婆家,这回她不低头。李佳给她打气,就是,这样折腾你的身体吃不消。已经五个月了,不能折腾了,于小惠心里感伤,表面上不能流露出来,只是说,在这住吧,想住多久就多久,这是你的家。
  李怡的情绪还算平静,她说,放心吧,我老公支持我,我婆婆会妥协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平静
  遇了这样的事,李怡到是没有任何怨天尤人的样子,而且很淡定,李佳心里感叹,这个妹子,看着软弱,遇了事,到是不怨不恼,平平静静的。
  相对于李怡的事,李佳想想,自己的事到是小事了,不就是散了个见异思迁的男朋友吗,而李怡的压力其实挺大,她那个老公,和她感情不错,但是个妈宝男,什么是都听母亲的,一直以来工资卡都在母亲手里,请个客,还要和母亲要钱,李佳当时就不喜欢这个妹夫,但是李怡说他人好,心好,老实。李佳当时和母亲说,好了半天,和李怡有什么关系。可是李怡的性格,看似温和,却是自己的事自己做主。而且李家和她的关系有些微妙。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大怒
  
  大怒的是李冰,她认为这是什么事,简单岂有些理,她说,二姐,不是我说你,都是你性格软弱,那个老太婆才说出让你流产的话,不是她的女儿不心疼呀,五个月了,说这种话,这也能说出口,把你当什么人了,这事不能妥协,谈不通不回去。其实你们两套房子,何必非和他们住一起,也没帮你带小双,你图什么。
  李冰出言不逊,于小惠难得的没说什么,李怡叹口气,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说是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美美的,小双她也不是一点不管,只要我在家,她就不管了。
  李冰的建议,这一次把事情谈妥,搬出来住,他们的工资自己掌握,幸而现在老公的工资卡在李怡手里,要不然更被动,小丁却讲,还是看二姐夫的态度,工资卡可以挂失在重新办理,李佳和李冰脸色一变,马上让李怡拿出卡,她们去取钱。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结果
  结果让小丁说中了,那张卡已经成了废卡,李佳回来后李怡讲了,李怡的脸色变了,她给老公打电话,那边吱吱唔唔的,李怡难得的口气坚硬,你把新卡给我送来,否则我们离婚,她放下电话,脸色还是平静。但整个人,好似变了。
  李小丁想想,才走过去,握住二姐的手,二姐,别担心,姨妈会照顾好小双的,二姐夫不会不管小双的,看他对小双挺好的。李怡感激的笑笑,放心,我想过了,现在这个情形,这孩子我要生下来,如果你姐夫还是那个样子,我们就离婚,我去找工作,自己养大两个孩子。小丁一愣,心想,一个人养俩孩子,谈何容易,就算姨妈能照顾小双,肚子里这个,谁管,当然是自己的妈了,这样也好吧,母亲总感觉亏欠了李怡。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质问
  李佳和李冰在阳台上嘀咕了半天,最后她们俩商谈的结果是明天下午,去找李怡的老公向远,和他谈了个结果出来,把工资卡带回来,但李佳估计工资卡很可能落到了老太婆手里,但可以让向远再办一张卡,就说那张丢失了。
  李怡很平静,该干什么干什么,吃了饭,去楼下散步了,回来后,早早的洗脸休息了,其余的人,都有些愁云惨雾的样子,李小丁有些担忧,于小惠有些发愁,李佳和李冰斗志昂扬。李大海一根一根的抽闷烟,李佳忍不住了,爸爸,你不要在客厅抽烟了,这屋子太呛,对孕妇不好,李大海这才灭了烟,去了阳台。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未果
  李佳和李冰回来的时候,表情一般,她们骂了向远一顿,向远解释了一下,然后说,工资卡在他妈哪里,老太太这两天血压高,他不敢让母亲着急,不过他把平日搬的私房钱拿了出来,让她们交给李怡,有四千块钱,李佳的脸色好些,感觉向远,也算有良心,李冰皱眉,向远,你是个男人,不只是你母亲的儿子,也是丈夫,也是父亲,小双是你的女儿,你不要对不起她,孩子开始有记忆力,你想想,你在孩子心中是个什么形象。你不能只顾你妈,你妈还有你爸爸照顾,我姐怎么办,小双怎么办,他们也是你的亲人。
  向远的表情有些沉痛,唉声叹气的,李冰气不打一处来,要发脾气,李佳拦了她,摇头,李佳想,李怡现在这个情况,离婚不是什么好的方法,不能激怒向远,这个人不坏,就是软弱,只能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李佳态度温和些,向远,我知道你孝顺,可也要有个度吧,你妈是长辈,你岳母和我妈也是长辈,她们一样的着急,都是母亲,你也要替别人想想。最可怜的是孩子,你想想小双,她多可怜。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坚持
  李怡收了钱,拿出来两千交给于小惠,这是我的伙食费,于小惠还给她,自己家,交什么伙食费,你收好,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管你口饭,我还管得起。李佳也劝她,你不要想这个了,这是小事,大事是,你要想好主意,不要妥协。向远那,我建议你打电话,和他好好说说,不要生气,他这个人还有良心,但不坚定。不要让他被他妈拉过去了,离婚不是什么好办法。
  李怡微笑,谢谢姐姐,你放心,我一会儿和他联络,其实这两年我对他也有失望,这次看看吧,如果他真的软弱到这份,我不会妥协,我们的缘份就尽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等待
  李怡是个话不多的人,她后来肯定和向远联系过,可是什么结果她不提,大家也没好意思问,她很平静,有时候帮着于小惠做做家务,出门转转,她的情绪不错,饭量也好,有时候听听音乐,看看画报,一点看不出焦虑的样了,李小丁都服了,她的李佳说,我服了二姐,换了我,早疯了,这什么事呀,一个女人怀了孕,却面对这样的婆婆和老公,不仅得不到照顾和体贴,还要一个人撑着。
  李佳看着妹妹,叹了口气,什么事没有,以后结婚,要看清婆婆是什么人,这样的人家,开始就不要考虑,简直是灾难。什么年代了,遇见这样的人和事。李小丁点点头,对,这么说,你和小关分手,也是好事,那个婆婆也不是省事的。李佳张张嘴,又闭上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静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姐妹也平静下来,李冰开始为二姐的孩子,购买小衣服,李佳也是,李小丁负责陪着李怡散步聊天,她们俩一项聊得来,李怡喜欢小丁的温和,小丁佩服二姐的大气冷静。她私下和母亲说,我要是有二姐的性格就好了,你看这么大的事,二姐都不急不怒的,没见她掉泪,没见她骂人,多好呀,向家真是不知惜福,哪里找这样的人。
  遇上这样的事,于小惠心疼闺女,有时候愁得睡不好,可是看到李怡平静温和的样子,到让人安心了,她后来想,自己不能不如闺女,闺女沉往气,自己也要沉住气,自己身体好,还能帮李怡领孩子,她也做了决定,如果李怡离婚,这老二,她帮着领大。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转机
  
  一个月后向远才出现。
  他说来接李怡回去,于小惠问她,这是你妈的意思,向远点头,我妈想通了,女孩子就女孩子,她认了。李佳冷笑,心不甘情不愿,怎么工资卡还在你妈手里,你老婆和两个孩子,将来都看你妈的眼色活着吗。向远为难,我妈也是她们的奶奶,不会委屈她们的。李冰说不一定吧,你妈对孙子和孙女的态度不一样,这说不准,而且算个卦,就让儿媳妇打胎,这种事都有。你说呢,这样吧,你和你妈讲,工资卡在李怡手里才行,这是底限,不同意我二姐不回去。我们李家不是好欺负的,我们不惹别人,也不能让人随意呼来喝去。
  向远为难,李怡到是说话轻声细语,问了公婆身体好,又说,让妈多注意休息,身体要紧,然后才说,我家人说的对,也是我的意思,你是我丈夫,你的钱,应该我管,婆婆一直管着公公的钱,我觉得她管得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学习
  李冰补刀,这也是向你妈这个长辈学习。
  李佳看看向远,李冰的话好刻薄,她只好沉默,李小丁感觉有些过了,就说,姐夫,你想想,这事都怕对比,阿姨理直气壮的做,还不许别人学习呀。
  向远本来口拙,现在更不知道说什么,他本以为李怡个性柔和,肯定会马上收拾东西,跟他回去,他是打了包票的,现在看来,无功而返。
  于小惠和向远一起出来,她是有些话要和向远讲,于小惠一向和气,向远还愿意和这个岳母相处,于小惠说,你也是做了父母的人,心里也要有孩子,去看看小双吧,孩子怪可怜的。向远心里一酸,他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妈不对,可是那是我妈,我说几句,她就血压高,我也没办法,其实这段日子,我妈身体确实不好,我也不敢刺激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讨论
  李小丁并不乐观,她说,这样做,会不会激化矛盾,向远其实两头受气,也挺可怜。李冰马上打断她的话,你个小丫头懂什么,你不想想,不趁现在把事情搞定,以后孩子出世了,难道买个奶粉也要老太婆出钱,这日子怎么过,你替二姐想过吗。
  李小丁有些生气,李冰,你才比我大几岁呀,我成小丫头了,你太过份了,我当然是为二姐想,可是向远就不是那种硬气的人,你让他跑来跑去,他烦了,不管了怎么办,难道真让二姐把孩子生在娘家呀,那她婆婆更有话讲了。
  李佳反常的沉默,她不像李冰那么激烈,也不似小丁那样前怕狼后怕虎的,于小惠进门,看看她们几个,好了,没多大的事,生在娘家,就生在娘家,无所谓,走一步看一步,不用想那么多。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向家
  向远看了小双,才回来,他心里有些内疚,两月不见小双,小姑娘又长大了些,抱着他不放手,他走的时候,小双才哇的哭了,哭得向远心里挺不忍,他想,于小惠讲得对,他也是为人父母了,自己的孩子受委屈,自己怎么能不管。
  向远进了家门,一个人不说话,向远的母亲一看,就知道儿子在李家吃瘪了,讽刺他,怎么,你媳妇现在连你的面子都不给了。向远没好气的说,那当然,她现在成了母亲,只管她的孩子受不受委屈,哪有功夫管我。
  向母一愣,你的意思是我让你的孩子受委屈了。
  向远想,今天把话说开吧。
  向远点头,是呀,就说吧,对门的李阿姨给她孙女做了多少小衣服,从单衣到棉袄,从鸡蛋糕到包饺子,妈,你给小双做什么了。你觉得小双和别的孩子比,有没有受委屈。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生气
  向远的妈妈张敏,火更大了,何着你认为我不疼爱孙女,养大了你,就对得起你,还要养大你女儿,才算是对,是吗,你吃我的喝我的,还挑剔我。向远马上说,妈,我们并不想住在家里,这样吧,我们出去住,不用你操心,这成了吧。
  张敏一时语塞,马上换了面孔,大哭起来,一面哭一面诉委屈,养大了孩子,一言不和就离家,哪里有父母的立足之地,向远无语,妈,怎么都是你有理,我在家住,你说我吃你的喝你的,我离开家,你说我离家出走,你到是说,怎么合你的心了。
  向刚发现儿子今天有所不同,心里挺高兴,他妻管严了一辈子,张敏对他喝来喝去,他习惯了,为了家庭他忍了。可是儿子反抗,还让他有些兴奋,他拧了毛巾,递给妻子,假意劝说,向远,不要这样和你妈讲话,有没有礼貌。他轻描淡写的用了礼貌这个字皮。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帮手
  向刚给儿子使眼色,向远马上明白,父亲站在自己这一边,于是他也委屈了,我闺女都快不认识我了,我的委屈找谁,妈,我想开了,我怎么做,你都不满意,这样吧,我不能不管孩子,我去丈母家看孩子,这总行吗,说完他要进屋子收拾东西,张敏,这才慌了,不行,你把小双接回来。向远摇头,不行,闺女回来,她妈呢。
  向远又加一句,我今天去,李家人表态了,要是我没个态度,她们宁肯支持李怡离婚,两个孩子她们都要,她们都能养大,我可和你讲,我是不离婚的,两孩子,一个才三岁,一个没出生,我不放心,要是离了婚,李怡再找一个,我闺女管别人叫爸爸,我不愿意,到时候,她们长大了,都不认识我。这我可不干。
  向刚也说,人家好好的一个家,这二胎也是你要的,不能听人说是孙女,就不让留,现在这个月份,是不可能了,两孙女就两孙女吧,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让李怡回来,把向远的工资卡让李怡拿着吧,不能什么都找你要钱,人家管两孩子呢。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妥协
  张敏一个人哭,看那父子俩,都不说话,知道这一次,可能站不了上风。
  她回屋,从抽屉里拿出向远的工资卡,回了客厅,扔给儿子,拿吧拿吧,我和你讲,我还不是怕你们乱花钱,既然你不知好歹,和外人一起欺负我,我就不管了。向远拿过卡,妈,李怡不是外人,小双是您的亲孙女,哪里是外人,凭心而讲,李怡花过什么钱,花钱也是花给孩子和我,你说,人家李怡和我结婚四年多,买过什么。
  张敏张张口,的确说不了什么,李怡是没买什么,衣服都是结婚前的,化妆品都和她用的一样,都是最便宜的,人家做家务,对她说话没高声过,就是离家出走,也是拿包走人,没和她吵一句,说她血压高,不能刺激她。向刚提过一句,现在这个时候,都没李怡这么懂事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接人
  向远怕夜长梦多,和厂子里请了假,第二天又出现在李家,李小丁李冰上班去了,只有李佳和于小惠李怡在。
  向远交出工资卡,他表态,我一定负起责任,不让李怡和孩子委屈。
  李怡松了口气,李佳犹豫,要不要就这么回去,于小惠也在考虑,可是李怡起身,妈,大姐,我们回去吧,于小惠叹了口气,不能现在走,吃了午饭吧,她对李佳说,你去超市给向家二老买些东西,不能空手回去,这是李怡的礼数。向远有些脸红,他今天是空手来的,忙说,不用了不用了,家里不缺,于小惠摇头,李佳起身,向远马上站起来,我和大姐一块去。
  向远还算机灵,给李家也买了些东西,李佳结帐的时候,他抢先把帐结了。李佳想这个人还没脑子进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离开
  李小丁回来的时候,发现李怡不在,李佳上夜班去了,于小惠告诉她,李怡回去了。李小丁说,向家妥协了,于小惠点头,李小丁感叹,原来争取是有可能的。
  于小惠说,争取也累呀,你可要睁大眼睛,向家这种人家,还是不能嫁,太吃亏,看看你二姐,衣服还是四年前的,我让李佳给她买了几件,太委屈。
  李小丁想,什么事都能扯上我。上面有李佳李冰,好似她俩都不会吃亏,其实李佳吃小关的亏,也不轻,几年下来,小关结婚了,新娘不是李佳。而且厂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事,多尴尬,也亏得李佳不介意,一切如常,她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能和同事谈恋爱,和师兄算不算呢。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