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迎春的命运——对三从四德的讽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3-27   点击:

  
  二小姐最优雅的场景,就是在花阴下用花针穿茉莉花,那样优雅娴静,风轻轻的吹着,花香绕指,周边的热闹繁华与她无关,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若岁月静好,她愿意这样一生,不要荣华不要富贵,只要平顺。
  她是贾赦的女儿,贾赦袭了荣国公的职务,是一等将军,惜春不过是三等将军贾珍的妹子,贾探春的父亲职务是员外郎,说起来迎春的身份是最高的。
  只是在贾母那里,以家族亲缘而论,三春的起居待遇是一样的,所以看不出差别。
  虽然说是庶出的小姐,不过贾赦没有嫡出的千金,所以庶出不庶出,作为独女,她还是没有鲜明的对比。
  大家闺秀的出身,读书识礼,在贾母这里过了几年轻省日子,她是标准的大家淑女。黛玉初见迎春的印象是,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其实就是亲和力强,温良无害。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还没机会夫死从子,就被丈夫逼死了。
  作者笔下的迎春,绝对的遵从礼教,就是一桩五千两银子的买卖婚姻,她也顺从的嫁了。
  素日对人宽和,奶母偷了她的首饰去当,她装作不知,不予追究。姐妹们做,她不擅长,也不感觉无趣,灯迷没让元春取中,没了赏赐,也不计较,这样的性子,多让人喜爱。
  不怨不怒,不争不吵,只求无事顺当,这是最低的要求了。
  可是这样一个温婉的女儿,别说夫家的态度了,就是娘家,都不当她回事。邢夫人指责她管理不了奶母,丢了长房的人,宝玉说她不会做,不一定非参加社的活动,宝钗说她有气的死人,下人说她是木头、仆人在她的卧房大吵。
  做闺阁娇女的时候,她都没有得到尊重与善待,长辈的眼光不在她身上停留,亲祖母不让她见南安太妃,连个面子都不给了,嫡母除了批评就是冷漠。亲哥哥亲嫂子不闻不问,自己的奶母偷她首饰,还是过节时必带的姑娘们都有的贵重首饰。
  即使是这样,她也是平和的,安然处之。
  可温婉的结果是什么,父亲用她换了五千两银子,那边花钱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买进来,这边转手拿她换钱,吃准了她不喊疼,一切遵从的性子。她连惜春和嫂子开吵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得了婆家的虐待,娘家的态度,王夫人轻描淡写小夫妻吵架是正常的,不许宝玉告诉贾母,那边嫡母不闻不问,都没把她的生死幸福当回事。她只有继续认命了。
  一年后,她死了。
  这就是三从四德的结果。
  
  审核编辑:开心彩虹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考证《玉历宝钞》成书年代

下一篇: 《 考尾生守信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开心彩虹: 在封建社会又有几个女子有机会有能力为自己不公的命运抗争呢?迎春不过是男权社会中众多可悲的女子之一罢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开心彩虹

    太过遵从礼德,不懂拒绝,不懂抗争,自然被人任意欺负。

    2018-03-2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