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满天星-——断线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3-29   点击:


  满天星--纠葛
  石头注意到了阿昌,只是阿昌溜得太快。石头都不能确定,阿昌和程宗扬有过接触,只是他奇怪,来客的名单严格的控制,而且有专人在门口检查,程宗扬一是低调,二是谨慎,他也怕有人闹事。
  阿昌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不如男装出现,装作服务员就好了,自己是扮女人扮习惯了,思维受了限制,他和程宗扬说了许蓉的事,二人另约了时间见面,程宗扬把小沈找来,让他寸步不离新郎,程宗扬明白,许蓉只要当天不出现在李波面前,以后就不会是问题,他相信李波的婚事,是请示了的,许蓉是有组织的人,她不可能任性行事。
  
  满天星--监视
  石头遍寻不见阿昌,那个女人象迷一样,为什么突然出现,他能肯定的是,他和程宗扬不是情人关系,石头跟了程宗扬多年,程的心里眼中只有唐笛,哪怕是大明星大美人,程宗扬看都不看,就是方眉,也算是美女了,彭先生当时还注意的打量了几眼,程宗眼抬了抬眼皮,目光收回的比彭先生都快。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程的情人,出现在唐清的婚事上,为何而来,目的是什么,他心中困惑,他叮咛自己,如果下次再见到这个女人,一定要上前,和她聊几句,只要有机会靠近,他相信他能找到一些线索。他不是好奇,职责所在,一则他要保护程宗扬的安全,二则,他也要监视他。
  
  满天星--建议
  婚礼结束后,程宗扬松了口气,他按时到了和阿昌约定的地点,和唐笛说是,要加班。
  阿昌手里有许蓉的照片,和许蓉现在落角点,他问程宗扬,要不要警告一下,程宗扬摇头,顺其自然吧,不要多事。今天她没出现,如果她出现,也许会有意外,她既然只是远远的看着,我相信她的上级,会有安排。李波应该不知道她的存在,他以为她不在了。
  阿昌反问,如果许蓉后悔了呢,今天在现场,肯定不是她一个人,如果她有机会单独出来,找李波怎么办。
  程宗扬有些头痛,他不长于处理这类问题,轻不得重不得,他不能对许蓉出手,虽然这极容易,可是他不能,他看的出李波对许蓉的深情,深情永远值得人尊重。而且许蓉也是无辜。
  
  满天星--暗示
  阿昌看着程宗扬犹豫,就知道一遇上感情,程宗扬就全无那份凌厉和果决,他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许蓉不能出现,如果他出现了,对李波对唐清都不好,会影响你这些年在李波身上花的心血。
  程宗扬看着阿昌,终于说,这样吧,不要动许蓉,你把那些照片,想把法给七叔,让七叔决定吧,我相信,他们现在更希望李波是我妹夫这个身份,肯定会安排许蓉离开,许蓉的一切行动,只能是她的上级安排的,不能是我们安排的,我不希望李波有任何遗憾。
  阿昌摇头,你始终是心软。
  程宗扬说,你记住,李波是我的家人,我不希望他受伤害,许蓉有事,李波不会安心。
  
  满天星--照片
  七叔看着许蓉下船的照片,许蓉在唐清婚礼上出现的照片,他愣了一下,叹了口气,程宗扬还真是小看了你。
  七叔把照片给叶子看,叶子就是那个接许蓉下船的年轻人,他叹了口气,我们还是让她做了些化妆,没想到,还真是不应该让她来。
  七叔叹了口气,她早来一周,我还可以改变决定,现在不行了,李波和唐清的婚事,登报那天起,就不能改变了。否则会激怒程宗扬,唐家丢不起这个人。唐清也是我们的同志,一样要保护她。
  叶子说,现在怎么办,程宗扬把照片给我们,就是要我们做决定,我们不能装糊涂,我们这个地方,也要马上更换。
  七叔艰难的说,我和许蓉谈吧,明天安排她离开。
  
  满天星-——离开
  七叔没有提程宗扬,他只说工作需要,有新的任务,让许蓉去重庆。
  许蓉叹了口气,这么快就让我走吗,能不能让我见他一面,我们只说几句话,七叔摇头,许蓉,你记住,出了这个门,你是安慧,不是许蓉,一个月前,我和李波说,你牺牲了,他才同意和唐清结婚,现在他是唐清的丈夫,他们是真夫妻,唐清是我们的同志,也是你的战友,你明白吗,如果你出现,肯定会影响他们的感情。而我们要借助唐清的身份,这是不能出问题的。
  许蓉紧紧咬住嘴唇,眼中泪光闪动,我和他,无缘了吗。
  七叔点头,从目前来讲是这样的。
  满天星-——错过
  许蓉第二天离开了,李波从头至尾,都不知道,她曾经就出现在他的婚礼上,他新婚的第三天,她离开了上海。
  许蓉上船的照片,程宗扬看后烧掉了,他想,李波不是我不告诉你,是造化弄人。你的知情权,不在我手中。
  李波也学过几年画,他在书店里,画过许蓉的一幅素描,怕人认出来,只画了背影,只是背影,也能看出是一个美丽的年轻的女子,浅黄色旗袍,乌黑的长发,还有那朵丁香花,在她的肩头。
  李波喜欢丁香,因为许蓉喜欢。
  满天星-——丁香
  李波想种两棵丁香树,唐清马上响应,她让贺妈帮着找两株,到是唐笛说,我到彭园找找看,他们的花匠什么花都能弄到,桐园的花木少了些。李波明白,程宗扬是出于安全考虑,他有些怪自己任性,真的把桐园当家了吗,这不是,这里也是一个战场,程宗扬非敌非友,他帮过他,帮过盈盈,甚至为了帮他营救一个领导,击毙了行动队长向南。可是他和他,不是同志。
  李波有些出神,程宗扬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在愣神,还是二郎拉了拉他的手,二郎长高了,李波回过神来,忙笑笑,姐夫,他现在也改口叫姐夫。
  程宗扬看着李波,他记得许蓉的资料上有一句,许蓉小名叫丁香。
  程宗扬拍拍他的肩膀,你还挺多愁善感,丁香空结雨中愁,已经不容易了,不要徒生烦恼了。
  
  满天星-——惊醒
  李波突然间清醒过来,是呀,这个环境里,他不允许自己有一瞬间的糊涂,丁香,许蓉的小名叫丁香,她那时,就让他这么喊她,他太大意了。许蓉的情况,程宗扬肯定知道,他不说他沉默,可不等于他乐意自己在桐园思念丁香。
  李波对唐清笑笑,算了,我就是一说,我哪里有时候弄呀。唐清不解,那花挺好养活的,咱们学校那两株,也没见人照料呀,你喜欢,我可以帮你养着。唐清语笑嫣然,一派天真。
  李波突然间有些内疚,她什么都不知道,自己这样对唐清不公平。如果不是自己,唐清可以在天津,教书,平平静静过一辈子。是为了自己,她才到了这里。
  
  满天星-——突然
  方可仁抓了小沈,小沈一年前通过程宗扬到了行动队,他的理由是,在彭园做一个护卫,太没钱挣,都知道行动队是最有油水的地方,程宗扬当时就有些奇怪,小沈不像是一个贪财的人,可是小沈说,他谈了个女朋友,想要结婚,方可仁就和吴队长说了声,调了进去。
  吴队长给程宗扬打电话,我真没想怎么着,我也怀疑过小沈,顶多想敲打几句,让他走人了事,不知道谁露了风,方主任知道了,把人带走了。
  程宗扬放下电话,还有些不相信,小沈会是共党。他的姑母可是彭园的沈姐呀,这怎么会。
  满天星-——试探
  程宗扬故意在家里的饭桌上和唐笛提了两句,还感叹了一下,沈姐的侄子,大哥是不是弄错了。唐笛皱眉,你那个大哥,看似糊涂,不过心不糊涂,要是没凭据,他不会动手的,那等于扫了干妈的面子,沈姐跟着干妈几十年了,是金府的老人了,算是陪嫁丫环跟过去的。
  唐清说,彭太太姓金呀。
  唐笛看了眼李波,才说,是呀,她算是满清贵族吧,多罗格格一类的。
  程宗扬不动声色的注意着李波,提到小沈的背景时,李波的表情,真的不知情,只是说到最后,他明显有些紧张。吃了饭,李波说是去书店看看。
  
  满天星-——观察
  程宗扬想,如果李波知情,是转移还是营救,那他算是打了招呼。
  李波半夜回来的,看的出来,他挺累的。
  李波和唐清说,小沈,不是咱们这条线的,不过七叔还是让我们注意些,你最近除了学校,不要去别处了,唐清说,既然和我们无关,小沈那个级别,不会知道我们的事,李波摇头,可是小沈的上线,我们是必须要派人通知的,可是通知的那个人失踪了,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发信号。
  唐清想了想,不会是小沈叛变了,李波叹了口气,也不一定,也可能另有原因。
  
  满天星-——断线
  程宗扬明白,他不能好奇,不能打听小沈的事,这个人是他介绍到吴队长那里的人,幸而小沈是彭园出去的,他还能推脱。可是他还是想知道,小沈真正的身份。
  程宗扬想了想,不要找吴队长了,他给施勇打了个电话,让他打听一下小沈的情形,只说是受人之托。施勇到是知道小沈出自彭园,不疑有他。
  半小时后施勇打来电话,据他的消息,小沈昨夜趁人不注意,撞墙自杀了。
  程宗扬愣了一下,叹息一声,看不出他是这样的人。施勇也说,是呀,本来也不好打听,幸而他们那个安全屋的看守,是我的线人。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满天星--察觉

下一篇: 《 满天星-——调开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