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满天星---奖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3-26   点击:


  满天星--生病
  那一天夜里,程宗扬还没回来,唐清突然进了姐姐的房间,唐笛正在灯下看一本画册,唐清进来后,马上掩上门,姐姐,帮我个忙,我必须去荣华医院。
  唐笛看了看妹妹焦急的面孔,她想问的话,还是咽了下去,程宗扬说过,唐清和李波让办的事,可以帮忙,但不能冒险,不能多问,全当是姐妹间的帮忙,问清了就尴尬了。
  唐笛想了想,这个时候,半夜了,去哪里,总要有个理由,唐清说,带二郎过去,他这几天胃口一直不好,就说现在有点发热。
  唐笛点头,她起身换好衣服,让贺妈抱过二郎来,幸而石头在桐园,让他开车去吧,可惜不是程宗扬的车,不过,这一带的巡警都认得桐园的车牌。
  
  满天星--哭闹
  二郎不比姐姐,原本睡眠就不好,这一折腾他就醒了,就一直在呜呜的哭,唐笛有些心疼,贺妈一直在哄着他,他还好些,似睡不睡,似乎不太舒服。
  快到荣华医院的路口,车被拦了下来,说是前面戒严,今晚不能过去,到解除了戒严才行。
  唐清走下车,非常气愤的说,你眼瞎了吗,这是桐园的车,二郎病了,必须去医院看病,孩子有个好歹,你负得起责吗,她可是彭家的干孙子。
  那个小队长,看看车牌照,这时候石头下了车,上前一个大耳光,不长眼的东西。
  小队长认得石头,马上同意放行。
  
  满天星--冲突
  这时候向南听见动静走了过来,他看见石头,到是客气的点点头,不好意思,今晚这个路段戒严,谁也不能通过,石头说,二少爷病了,必须去医院,小孩子身体弱,耽误不得。
  这时候,车中的二郎大哭起来。
  向南皱眉,他说,这样吧,我检查一下,如果没事,我在放行。
  他里外看了看,尤其是后备箱,然后犹豫起来,他到不是怀疑程家会怎么样,可是这是个难得的刁难的机会。
  石头有些不耐烦,走上前,轻声说,彭夫人一直喜欢二郎,他可是彭夫人的干孙子,你不想给方主任惹事吧。
  满天星--放行
  向南还是放行了,他对彭先生还是有三分畏惧。
  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唐笛抱着孩子进客厅,隐约看见,唐清打开了后备箱,里面出来的人,居然是说去外的李波。
  唐笛愣了一下,马上进了客厅。
  二郎折腾这一夜,第二天真的发热了。
  程宗扬有些不高兴,不得不请假,彭先生问怎么了,程宗扬不得不说,这孩子一直娇气,不如姐姐。
  姚黄到是亲自过来一趟,贺妈趁机说,小孩子身体弱,耽误不得,要不是向队长拦着车检查了老半天,也不会如此。姚黄皱眉,向南太过份了
  
  满天星-冷落
  过了几天是姚黄的生日,唐笛没带二郎去,说是还有些发热。
  方可仁到是送了重礼,可是方梅发现,姚黄身边坐的是唐笛,和别人介绍,也说是自己的干女儿,对方梅的态度,不冷不热的,安排位置时,居然隔了好几个人。
  唐笛对方梅的态度,随了姚黄,她本不喜欢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看不惯她那嚣张的样子,正好乐得跟着姚黄,躲开了方梅。
  尤其是唐笛听说,方可仁最近枪杀了不少人,民怨很大,而方梅的表弟向南,是一个帮凶。
  宴会散的时候,众人离去,姚黄也只留了唐笛,方梅脸色不好。
  
  满天星-较真
  方眉回家大发脾气,近几年,她何曾受这气,正好方可仁不在家,她问向南,方可仁去哪了,向南吱唔了一下,说是在百乐门跳舞,方眉冷笑,看上哪个小美人。向南只好说,黄玫瑰。
  方眉进了房间,重新装扮一番,带了一个面具,到了百乐门,向南劝她不听,只好跟了去,怕表姐生事。果然方眉和许多人跳舞,她舞姿依然如旧,方可仁感觉有些熟悉,看见向南,知道是方眉,只好上前,哄了她回去。方眉大发脾气,怎么,黄玫瑰呢,方眉让向南找黄玫瑰的麻烦,向南警告了舞厅的老板,不许黄玫瑰再来了。他没敢闹大,主要是怕开罪方可仁,他现在的风光,靠的是方可仁。
  满天星-出气
  方眉说,她要出口气,方可仁以为是为了黄玫瑰,后来才知道是针对唐笛,他有些烦,唐笛深居简出相夫教子,和你有什么过节。
  方眉说,你是没瞧见,在彭园,你那干妈,把她拉在身边,一口一个我们家唐笛,那叫一个亲,那唐笛居然也理会我。她哪里比我漂亮。
  方可仁只好讲,她早就是干妈的干女儿,情份不比别人,你不要生事了,你那些太太团,她从不介入,没抢你风头,你不要生事了。
  方眉新用的一个负责梳头的女子叫桃子,梳了一手好发髻。
  方眉看老公不为他出气,看他走了,对桃子说,你给我表弟打个电话。
  满天星-生事
  桃子给向南打了电话,又转身到花园里搞花,方眉喜欢牡丹花,所以方家养了不少,只是不太好养,一年能开花的不多,这几天,正好有几朵开了。桃子摘了牡丹花,和花匠聊了聊花。然后轻声说了几句,花匠点点头。
  当夜,程宗扬就知道了方眉让向南找唐笛的麻烦,他看了看石头,这方眉脑子进水了,唐笛如何得罪她了,石头说,那个女人是个疯子。
  程宗扬想想,这几天太太先不要出门了。
  石头诧异,我们还躲着他不成,我不信向南敢生事。
  满天星-营救
  李波敲门进来,程宗扬让石头出去。李波面色有些差,他说有一个他很尊敬的人,出了些事,希望大哥能帮忙把人营救出来,马上送走。人在向南手里。
  程宗扬想到施勇的情报,他随即了然,那个人我听说,向南看得很紧,没放在处里,藏身处不好查,李波递上一纸条,上面有一个地址。
  程宗扬想到向南最近风头,又看了看纸上地址,他沉吟了一下,你要我怎么配合。李波上前,轻声耳语了几句,程宗扬听完了,皱了下眉头,这等于是他要铲除了向南。
  他食指轻敲着桌面,有些犹豫,这件事,要机密要严谨,他不能动用这边的人,必须另外找人,可是阿昌手里的人手,没那么多。
  满天星-火并
  唐笛这几天一直在桐园。
  那天夜里,程宗扬和李波一起出门了,说是有些事,她和唐清都没过问。
  回来的时候,天快亮了,唐笛还在客厅,看见程宗扬一个人回来,李波呢,程宗扬说,他送一个朋友出门,过几天回来。
  唐笛这才放下以来。
  第二天报纸上有条新闻,说是帮派火拚,伤亡严重,还炸毁了一个仓库。
  而内情是仓库是向南的一个据点,他在火拚中被人打死。
  方可仁隐瞒了这件事,是因为仓库里有不少烟土,他怕引起彭先生的注意,彭先生警告过他,不许碰这个了。
  满天星-暗线
  彭先生还是注意了这件事,行动队长向南说是死于暗杀,彭先生皱眉,可仁,他是你的行动队长,让人暗杀了,你居然毫无头绪,是不是哪天你的脑袋搬家了,你也不知道原因。
  方可仁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可能是他太嚣张了,不知得罪了哪方。看对方的武器,到是精良。
  彭先生冷笑,嚣张,你也知道他嚣张,比你呢。
  方可仁不语。
  彭先生想了想,看看一旁的程宗扬,你也悠闲了几年,就办个学校,管管彭园,是不是太轻松了。
  我的秘书处,你负责吧。所有的情报工作,以后统一归你负责。
  满天星-敲打
  彭先生看看方可仁,我听说,向南还打算,给你二弟妹一点教训,好在他没了,要不然,唐笛都不能出门了。
  方可仁抬头,不可能,我没听说,彭先生摇头,那回去问问你夫人。
  方可仁看了眼程宗扬,马上说,老二,此事我决不知情,没有这事。
  程宗扬笑笑,你我兄弟,生死之交,我信过大哥,大哥就是冲我开枪,我也不会还击。
  方可仁回到方宅,看见方眉正在化妆,你要出去,方眉说,我去姨妈那里看看,毕竟向南没了,我要表示一下。
  方可仁问她,是不是你让向南针对唐笛,方眉一愣,是有那么一说,还没来得及动手。
  
  满天星-警告
  方可仁摔了方梅的一只镯子。
  你昏了头,今天彭先生拿这事敲打我,你知不知道这事多严重,唐笛是干妈的干女儿,如果她有什么事,干妈都不会罢休,我和宗扬是结义兄弟,你让我以后怎么混。
  方眉说,不是也没动手吗。
  方可仁冷笑,你醒醒吧,你真动了手,我估计,第二天,你就没命了,你真以为程宗扬吃素的,今天彭先生就让他接管了所有的情报系统。
  方眉不以为然,情报系统有什么了不起,哪有行动队厉害。
  方可仁拍了拍头,我真想撞墙,情报系统的厉害是,你都不知道方家有多少人是彭先生安插的,有多少人是重庆安插的,有多少人是日本人安插的,可是我保证,程宗扬一清二楚。
  
  满天星-不信
  方眉不可置信,怎么会,这不是我们家的人吗,怎么成了别人安插的人,我们给他们发的月钱,怎么会。方可仁冷笑,你不会那么天真吧,我坐的什么位子,有多少仇人,有多少人对我不放心,怎么会没人盯着,你以为彭先生和日本人,真的那么放心我。不过是看我有用,先用着,你不要给我四处生事,我和老二,还有些旧情份,你别给磨光了,我指望他将来关键时刻,帮我一把,也许就能留我一条命。
  方眉不可置信,她的思维里,没有这些弯弯绕,她半信半疑惑,凭什么程宗扬就能帮到你,现在你比他权力大,你比他官大。
  方可仁叹了口气,看了看方眉依然美丽的面孔,想起师母的那句话,那个女人帮不了你什么,你还是该找个读书人,起码不会那么嚣张。
  满天星-----盘算
  方可仁是有些惊恐,他仔细调查了向南的死因,有些奇怪,向南这个人闹腾是闹腾,可是非常的惜命,而且他中枪的位置,是近距离开枪,是从背后打的,而他的背后,只有墙,只有一种可能,最后致命的一枪,是他的手下。
  虽然向南正面挨了好几枪,有两枪还是打中心脏,可是方可仁断定,那是后来补的枪。最关键的是背后那一枪。
  方可仁明白了,是有人在向南身边安插了人,而这个人还是向南相信的人。
  方可仁查向南的手下,死了七七八八,余下的人里,都有极厚的背景,而且也没什么问题,看不出和向南有什么仇怨。
  
  满天星---叙旧
  方可仁约程宗扬喝酒叙旧,婉转的替方眉赔礼,只说方眉任性不懂事,若有冒犯的地方,让程宗扬多担待,他送了程宗扬极厚的礼,程宗扬若无其事,恍然不知的样子,大哥客气了,大嫂若是有意见,直接说,宗扬不会介意,赔礼谈不到,你我兄弟,太见外了。
  程宗扬本想不收礼,可是担心方可仁不踏实,干脆痛快收下,转手给了李波,他知道李波用钱,只说是唐笛对书店的投资,李波还是吓了一跳,这投资能开十家书店了。
  方可仁几次叮咛方眉不可生事,方眉虽然心里不服气,只是没了向南,她也没人好指挥。只好罢手。
  满天星---换人
  方可仁需要马上补上行动队长的人选,没想到,彭先生安排了人。
  吴队长到是个笑面虎,对方可仁极为尊重,而且先托人给方眉送了不少礼,别的罢子,有一只镯子入了方眉的眼,她想起来,这只镯子和姚黄送给唐笛的那一只很像,而且水头更好些,她非常得意,她决定找一个机会佩戴出去,扫扫唐笛的面子。
  方眉拿了镯子,问桃子,这镯子配我吗,桃子认真的看了看,太配了,衬得您的手腕皮肤更白。
  方眉说,我看见唐笛戴过一个,和这个差不多,不过我这个更好些,回头我佩戴上,刹刹她的威风。
  方可仁给桃子加了工资,让她哄着太太些,不要没事惹事,桃子就笑着说,夫人的东西,件件都是好的,夫人漂亮,佩戴什么都好。只是这个最好还是不带,倒显着和唐笛学是的。不如带个饰样新的,显得能领导着时尚。这些东西,值钱是值钱,终归是老了些,在大上海,还是要出新才时髦。
  满天星---虚荣
  方眉想了想,你说的也有道理,唐笛总是穿素色的旗袍,服饰和我没法比,洋装多漂亮,尤其是晚礼服,我从没见她穿过,想必是身材一般。
  桃子继续恭维方眉,是呀,你的身材,全上海也找不出几个,要不然方主任那么离不开您,最近都不去百乐门了。事实上方可仁不去百乐门,是为了安全考虑。
  向南死了,方眉好多消息都滞后了,现在这个吴队长到是个明白人,懂得送礼,她到是和吴队长讲过,如果方可仁去什么不该去的地方,要告诉她一声,不会亏待了她,吴队长马上答应,可是转身就把黄玫瑰给方可仁送了过来。现在黄玫瑰住在高级公寓里,费用是吴队长支付的。
  
  满天星---防范
  方可仁的确喜欢黄玫瑰,有时候就住在黄玫瑰那里,到是程宗扬听说了,劝了他几句,一是方眉厉害,若是知道了会生事,二是不安全,还是谨慎些好。
  方可仁表面上大大咧咧,可也怕死,权衡了半天,想和方眉商议,能不能把黄玫瑰接到家里,当然了太太是方眉,黄玫瑰明义上作个管家就好。
  方眉大怒,把家里的东西砸了不少,还打上门,把黄玫瑰的脸挠花了,黄玫瑰也不示弱,二人打做一团,桃子假意拉架,偷偷的给方可仁打了电话。
  方可仁到的时候,不少人看笑话,也有小报的记者。
  彭先生看了报纸,把方可仁叫去大骂一通,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满天星---寻死
  方眉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方可仁又狠不下心来对她,只好送走了黄玫瑰,让吴队长大为失望,他原来的想法,若是黄玫瑰能收服了方可仁,对他到是大大的好。
  处理家事,让方可仁放松了对行动队的管辖,到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吴队长,已经调换了行动队大批的人,不出三个月,吴队长已经稳定了行动队。
  方可仁大为光火,可是不好发作,吴队长既然是彭先生安排的人,自然不能明着难为他。
  方可仁要寻吴的麻烦,发现吴像个泥鳅,不好寻刺,而且吴舍得花钱,舍得送礼,连彭先生秘书处的小干事,每月都送着津贴。
  满天星---架空
  方可仁有了被架空的感觉,他这里有个风吹草动,彭先生就知情了。他开始怀疑和程宗扬有关,后来一查,程宗扬虽然管理了情报系统,可是并没有密切的上报,他一直是四平八稳,还是原来的风格,对一切知情,可是报不报,全在他的掌控之中,程宗扬并没有针对他的地方,他安心了些。
  彭先生也发现了,他如果调查什么事,程宗扬马上有答案,一问必知,可是他不问的,程宗扬并不汇报。
  彭先生和姚黄说,宗扬的能力是过得去,只是太敷衍。
  而且彭先生发现,程宗扬整顿情报系统后,市面上买卖情报的事情少了不少,应该说有些秘密真能成为秘密,程宗扬只是处理了几个情报贩子,对于提供情报的人,也没有过份追查,只是调岗调离。
  满天星---奖励
  因为情报买卖不那么猖獗了,日本人到是夸赞了彭先生,彭先生到是安心了些。
  彭先生对程宗扬是有些恼有些赞叹,他心里明白,他选的路,程并不满意,如果不是他们的关系特殊,程宗扬估计早跑了。
  有一次下棋,他含蓄的问程宗扬,你是不是不喜欢现在的位置,程宗扬心领神会,他说,世事如棋,我不是棋手。
  然后程宗扬放下棋子,看了看棋盘,不过,我会做好棋子的本份。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满天星--低调

下一篇: 《 满天星--察觉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