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呵,云(四)

作者:一尘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03-14   点击:


  豆蔻年华老鸹啼,痴人说梦缚鲲鲵。风云突变山河颤,掉肉蜕皮月蟾西。合作化热潮中,最始料不及的是1956年底,刚满十七岁的你,竟懵懵懂懂做了婆家儿媳,尚未成年便充当壮劳力。“一大二公”,人民公社的罡风,卷着你随娘家祖母去到红星缝纫社,日夜赶做供给制的社员衣。缝纫社散了,迫你返回祖居地,一年四季,一天四晌沐浴在三面红旗的光辉里。抗旱担水,磨破了肩;推水车跃进,跑疼了足;深翻改土、种试验田,放卫星,大兵团,搭帐篷,住工地;“七老一挖”大积肥,灶前床头掘东西,突击队里挖坑泥……
  亦文亦武,大批判,赛台,吹破牛皮呼口号,操起锨把练刺杀,一切行动军事化。摧残身心的大食堂,起初年余还好些,以后常常饿肚皮。此时二三百人的生产队里,唯一你添了闺女,不只吃不上鸡蛋,就是稀饭也不足。常是春剜野菜,夏捞水草,秋冬薯叶拌糠麸皮。散了食堂,撤了大伙,铁锅都砸烂炼了钢铁,连个做饭的家什也没有,用脸盆煮东西吃。延耽到苦受苦熬三年困难时期,吃槐芽野菜,严重的营养不良,脸浮肿,没血色,腿浮肿,足浮肿,一按一个坑。
  有一年麦后,夏粮分配,一家五六口人,只分了23.5斤小麦。家用的五升笆斗还没盛满呢!以至邻居从兰考孙庄娶来的新媳妇抱怨:“混蛋王富生(轴承厂工人),你叫拨户口,拨户口,户口拨来了,我的儿呀,分一丁点儿麦,这一年可是叫咋过?!”你,娘家婆家一个村,农业生产不景气,又没法去娘亲打牙祭,只好在这兔子不拉屎的穷堤窝窝苦熬苦撑。别的人家有的去皖南、豫南、湖北等地要大饭,而你上有老、下有小,怎么也离不开这个穷家。为免于饿死,常年瓜代菜。青黄不接时,拿出早年家织的白布、花格子布,两次三番地求你娘家爹爹带到安徽换些薯干或粮食。籴统销粮因你有在外教书却挣不了几个钱的小丈夫,队里不照顾缺粮款,为筹籴粮钱,你卖了你和婆母的部分嫁妆,甚至箱柜上的铜配件。那时,家家吃统销,你常常是头顶星星去粮站,披着月亮归,有时排了一天队,粮食籴不回。
  然而,残酷的岁月,蹇舛的流年,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剥蚀着你操心劳力、持家养女的信念,就在你和婆母扳着指头估算你过门从未晤面的公公(曾伪县征收处当差、解放后任村会计员隐瞒复播面积)劳动改造期满能够回来操持时,却在1961年秋霖病逝。阴雨霏霏,电报催回你的丈夫时,你已替夫披麻戴孝,扛幡摔盆送进了坟。
  倒了持家靠山,融化了操家冰山,却添了“宅院属绝户地”流言。你却不信这个邪,在婆母串掇下,带着干粮、几块钱与粮票,和邻家媳妇合荣,步行七八十里,到睢州董店扎针热灸治不孕一个疗程。后来,连连添丁,虽粉碎了流言,却没少受抚养孩子苦痛与磨折。当时,只要生产队一敲钟,你就撇下正奶着的孩子去上工。人在田里干,孩子系心弦。风送孩子的哭声,你二里地外能分辨出是否自己的孩子在闹腾。那些年,靠工分吃饭,你一个女人家,尽管跟男劳力干一样的活,却同工不同酬。工分做不够,缺粮款在全队数一数二。因缺粮,养猪养不成,你养长毛兔,也没能致富。妇女队长高秀兰,看你拖儿带女挺作难,就把她家养不了的小山羊,送给你一只,让你和小女捎带着养。山羊生了羊羔,你卖了换奶绵羊羔。绵羊长大,既剪羊毛又下绵羊羔,几年间,倒也贴补了家用的不足。
  至于吃的,主食仍是红薯与薯干。每年秋季分配,前期早秋按工分,每次分不了几十斤。后期按人头分,净用夏红薯找平补足。你和小姑子、小女儿,只好大篮子扛,小篮子㧟,小土车推。星月满天才弄到家里来。草草吃了夜饭,就连夜赶推切红薯片。你和小姑子推呀切呀,小女儿一篮一篮往外㧟,摊摆凉嗮,常常干到多半夜。初冬的冷风薄霜,手足冻得像猫咬一样也没啥怨言。赶上好天,三五日干透了,筢子搂,扫帚扫,袋子装,被单兜,扛回家,卷起围箔囤起来,就是举家一年的口粮。摊阴天雨雪,经旬半月晒不干,且生了霉斑,像灰猫老鼠皮一样,即便这样也舍不得糟蹋,总比合大伙时喝大锅稀菜汤挨饿强。
  最令人怜悯的是,村庄闭塞,生产落后,别的村已基本半机械化了,你所住的村庄却连家用机器打面的也没有。为了打面,你拉着架子车,到石楼,去北门,往王巧峦,赴半截楼、王尚庙、郑庄寨,王园子,方圆十里、八里,凡是有磨面机的地方,几乎你都去过。打面如果没有伴儿,你拉着车子过沙窝,拉不动,过不去。只好坐在沙土窝旁等盼过路人,讲好话请人家搭把手,帮忙推推车。一去就是多半天,饿着肚子拉回家,再做饭,扒拉几口又下田。时间长了,打面的人熟悉了,只要你一到地方,也往往提前给你打,让你早回家。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呵,云-----

下一篇: 《 墙角数寂寞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建国后那么多年了,老百姓却依然忍饥挨饿,岂是一个“天灾”可以搪塞过去的。但是依然有很多人在怀着无比憧憬的心情缅怀那样的岁月,让人无语。要说女汉子,那时候的女人,恐怕绝大多数都被逼成了真正的女汉子,唯有如此,才能生存下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千千

    问好。

    2018-03-15

    回复

    • 一尘

      @千千 谢谢临屏,欢迎指导。

      2018-03-15

      回复

  • 落叶半床

    从前的日子的确很苦。应该还没有完吧?

    2018-03-15

    回复

    • 一尘

      @落叶半床 是的,因为老眼昏花,重新打字费劲啊,还有五、六节呢

      2018-03-15

      回复

  • 渭雨轻尘

    问好一尘老师。这样的文章,让现下浮躁的人们看看,应该很有益处。

    2018-03-14

    回复

    • 一尘

      @渭雨轻尘 殷谢渭雨轻尘老师耐心一阅,泼墨点评--  
        此文本是2007年11月份一点儿即兴回忆性旧作,也不想公开。而今面对新时代,翻出来嗮嗮,以便后人看看过去,想想现在,对热衷的家国梦圆多少有点儿启悟,也算心安啦。

      2018-03-1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