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贾赦的结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2-28   点击:

  贾赦的逆袭

  贾赦作为长子,袭了职,其实算是得天独厚了,相比于贾政,他是幸运不少。可是后来事情发生了变化,他没得意太久。
  不知道年轻时期的贾赦犯过什么错误,他另院居住,贾政到和母亲住在荣府里,这是比较奇特的现象,这种状态不太正常,贾赦才是袭职的大老爷呀。贾母明显的偏心贾政这一房,家务交给了王夫人管理,为了平衡才把凤姐弄过来当家,可是儿大不由爹,贾琏也有了自己的小算盘,并不是处处以贾赦这边的利益为上。
  后来元春封妃,贾政这一房有了扬眉吐气的理由,身份不同,贾赦靠了家族袭职,人家贾政靠了女儿荣光。
  贾母又明显的宠爱着贾政的儿子宝玉,宠成了凤凰。
  贾赦被冷落久了,本不当回事,可是有一个问题,他要关注,那就是贾母的私房。这是贾母可以私自处理的。
  贾母有多少私房,他不知道,贾母能给长房多少,不清楚,这令贾赦抓狂。贾赦花钱也是无度的,为了娶个嫣红花了八百两银子。他也是在意钱的。为了五千两银子,卖了迎春,那贾母宠大的家私,他自然惦记得心疼。
  他不能明着打听,只能曲线靠近。
  他把目光盯向了鸳鸯,贾母的大秘,掌握着贾母的私房钱,这才是鸳鸯的价值。
  鸳鸯已经不年轻了,而且并不是最美丽的丫环,丫环中第一美丽的是晴雯,从书中对鸳鸯的描写,不过是中上之姿,这样的丫环在贾府中一抓一大把,贾赦如果为色,根本不会考虑她。
  可鸳鸯是贾母的心腹,对贾母的财务了如指掌,这就是鸳鸯的份量了。
  所以贾大老爷开出了条件,纳鸳鸯为姨娘,这是诱惑也是许诺吧,只有鸳鸯成了大房的人,才会心向大房,而贾赦能许的就是姨娘的身份。半个主子半个仆人的身份。
  不能说贾大老爷好色糊涂,算计母亲上他清楚的很。
  他从一开始就明白,贾母不会同意,才会让邢夫人先找鸳鸯,他们打的是曲线迎娶,鸳鸯肯了,贾母不好不给。
  为了达成目标,派出了邢夫人,这可是正头夫人为媒,何等的重视。
  邢夫人想拉上凤姐,不想凤姐精明,不想得罪贾母,还是找机会溜了。邢夫人不得不亲自做媒人,说得恳切,进门做姨娘,有了孩子和邢夫人比肩膀,诱惑一条条,可惜,她和贾大老爷都不了解鸳鸯的性子和为人。
  结果是难堪的,鸳鸯拒婚。
  贾母支持了鸳鸯。
  但是我们发现,贾赦还是尽了全力,他找了鸳鸯的兄长,找了贾琏,想调鸳鸯的父亲上京,而且还让鸳鸯的哥哥传话,说鸳鸯估计是看上了年轻的少爷贾宝玉和贾琏,这等于是警告了鸳鸯。鸳鸯自然要表态,等于不能考虑贾琏和宝玉,不考虑宝玉,鸳鸯就不可能支持贾政这一房了。
  也许精明的贾赦一开始就没考虑过让贾琏纳鸳鸯,如果他为贾琏出头向贾母提议让鸳鸯做二房,年纪相称,可是这父子并不同心,他并不想让贾琏得了贾母的家私,要给也是给他,至于到了他手中,能有多少给贾琏就另说了。贾赦自己要挥霍,而且他还有个儿子。
  贾母虽然驳回了,可是也和邢夫人说,让贾赦另买人,多少钱她出,这等于是贾母的一种妥协,贾母不能说贾赦娶妾有错,娶妾无错,不过是贾母要鸳鸯留下来罢了。
  贾赦虽然失败了,也通过这件事,把她对母亲的试探表明了。母子关系到底是怎样的,贾赦也明白了。
  
  贾赦的叫板

  贾赦和贾母的矛盾有一个过程,开始是私下不满,后来是蠢蠢欲动,再后来是谋算,到了中秋夜宴是公开叫板。
  贾赦是长子,袭了职,有一定的权力,别院随心所欲的生活,终于过烦了,开始惹事生非,先是借贾雨村的手,抢夺了石呆子的扇子,作威作福。又让贾琏频繁往来平安州,不知在折腾什么。无利不起早,能让贾赦紧张的事,不是得利就是弄权。
  在家里,他不再沉默,开始生事。
  中秋夜宴,贾母兴致本来极好,对于贾母来说,已经是过一个节少一个节了,想要抓住最好的快乐时光,也是人的常情。
  贾赦却出来搅局。
  先是讲了个天下母亲偏心小儿子的笑话,惹得贾母不快,还不肯罢休。
  接下来贾环出来作,贾赦马上跳出来说,贾环的好,他明知道贾母厌恶贾环欣赏宝玉,然后还说,贾环能世袭。也不知道他是糊涂了,还是故意讽刺贾政这一房没有世袭的资格,他的位子不传给贾琏吗,就是到了贾政这里,还有长孙还有嫡出的宝玉,如何与贾环相干。分明是故意调唆生事不安好心。
  贾政这一房人丁比贾赦要兴旺,贾政有两女三子一孙。贾珠没了,可是人家有儿子呀。
  贾母这岁数了,自然不愿意忍耐这个混帐儿子,幸而家大业大,素日不理论,现在干脆打发他们出去吧,眼不见为净。
  贾赦自然不开心,称扭了脚,连邢夫人一起叫走了,媳妇都不让留下来应景了。不过贾母到称心,那夫妻俩都不孝顺,走了也好。
  这个场景里的贾赦,已经揭去了面纱,暴露了母子的矛盾。
  分明是撕破脸的节奏。
  
  贾赦的绝情

  贾赦做的最混帐的事就是拿迎春抵了五千两银子。
  迎春的命运最悲剧的就是婚事,父亲做主,嫁了孙家,贾政劝阻,贾赦不听。
  贾赦和孙家那五千两银子的纠葛,成了迎春不幸命运的导火索。贾赦使了孙家五千两银子,估计是孙家求他帮忙,他收了钱,事没办成,也不想退钱,干脆嫁女儿,把事糊弄过去。
  孙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正常来说,五千两银子聘一个国公府的千金,着实花费不算多。
  可孙家不这么想,感觉这是两回事,而且开始孙家同意娶亲,是因为考虑到成了姻亲,也许能沾光,又或者,迎春的陪嫁应该不少于五千两。而事实上,贾赦是不会给迎春配备大批嫁妆的。
  凤姐和贾琏纷争时,就非常硬气的提到自己的嫁妆如何的丰厚,可以现拿出来比比。
  迎春出阁,嫁得非常急,这说明,双方都不当回事,只是应付了事。
  嫁得急,嫁妆潦草,也就有理由。
  贾赦为人,最是凉薄,算计母亲的家财,还有情可原,挑拨贾政这一房的嫡庶矛盾,可算是兄弟相争。可是算计自己的女儿,简直比薛蟠不如,薛蟠对妹子宝钗还是真的照看呵护。
  贾赦明知道孙绍祖为人,不是好相与的,深知迎春软弱,合府都晓得二小姐是针扎不知道疼的木头,这样一个软弱的性格,嫁给孙家,那真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
  贾赦恼了贾琏,一顿棒打,要利用女儿,就嫁人换钱。
  这样一个决情的父亲,才是迎春悲剧的源头。
  迎春叹息为何自己的命那般苦,一半是因了她的性格,一半是因了她的父亲。

  贾赦——兄弟情无

  贾赦一身的老爷病,花天酒地娶小老婆,算计母亲的财产,当然贾母的钱,也有他一份。拿女儿抵银子,棒打儿子,这个人身上,有着一种不把规则当规则的傲慢。
  贾政则相反,贾政是重视读书的一类人,他不是假正经,是真的把那些规则融入到骨子里。贾政有极强的危机感,贾赦醉生梦死搞内部斗争的时候,贾政已经感到了贾府的外部危机。
  兄弟二人有些冰炭不同炉,所以互不欣赏,当然贾政对兄长还是尊重的,贾赦因了母亲的偏心,对这个兄弟久有不满。
  前几十回,兄弟俩还能保持表面的客气与礼仪。到了快八十回,基本上贾赦已经不给兄弟面子了。
  先是在中秋宴上大赞贾环的,还说贾环有世袭的前程,贾政忙拦了这话,说哪里论到这了。估计贾政是真心希望,自已这一房能有袭职的可能,但是他知道那不现实,这个想法,只一闪而过,他不肯承认,贾赦的话,估计让他恼。如果贾赦的话成为现实,那要过几关,第一长房没有袭职的资格,第二贾政这一房宝玉被剥夺了继承人的资格,这要经历多大的变故呀。贾赦不负责任的冷嘲热讽,大有挑起家庭不和的意味。
  贾赦这一房相对好些,长子贾琏已经成家立业,能在外做事了,贾琮那个庶子,还年幼,不到和贾琏纷争的年纪,可是贾政这里不同,宝玉和贾环的年纪比较接近,具备一争的条件。
  后来是迎春的婚事,贾赦贪人家五千两银子,和孙家联姻,贾政知道不好,孙家的人品不堪,他是劝阻了几次,不是一次,是几次,可知孙家为人了。可是贾赦根本不给贾政面子,根本不听。
  儿女联姻本是大事,在这件大事上,贾赦不考虑贾政的意见,而袭职原是大事,在这件事上,贾赦又信口开河,点燃贾环的非份之念。
  应该说贾赦这时候,对贾政这个兄弟也没什么兄弟情份了,他是巴不得兄弟家里一团乱呢。

  贾赦——只有一个兵

  在贾府的内部斗争里,他其实只有邢夫人这一个兵。
  母亲对他很是厌恶,他的算计嘴脸一暴露,和贾母的关系更差。贾母在迎春的婚事上,之所之沉默,一部分原因是对迎春并不疼爱,迎春的个性不讨贾母的喜欢,贾母孙男娣女一大堆,自然说是尖子谁招人爱,迎春被淹没了。另一个原因也与贾赦的母子关系紧张,贾母不想扩大矛盾,这才息事宁人,多一事不如省一事。
  贾琏虽然是贾赦的儿子,但父子并不是利益共同体,贾琏成了家,自有自己的立场,这也就是鸳鸯拒婚事件中,为什么凤姐两口子并不相助,只是做了观众的原因,他们有自己的利益。
  贾琏已经捐了同知,女儿都有了,贾赦还会拿棒子打他,就是因为他看清了贾琏另有自己的小算盘,父子不同心,这才恼了。
  这时候贾赦也已经意识到了,在贾府里,能为他冲锋当枪手的只有邢夫人了。
  邢夫人没有娘家背景,在府中没有儿女,说起来没有底气,为了自保,只好依附贾赦,得罪了大老爷了,若是被休,处境就惨了。邢夫人深知自己的处境,才会对贾赦的命令执行到位。连给丈夫纳妾都乐于当媒人。让贾母说她贤惠太过了,不知规劝丈夫,当时的邢夫人也满脸通红,其实也明白此事不妥,只是因了自己处境,不得不当这个打手。
  贾母责问邢夫人,他逼着你杀人你也去,估计邢夫人真会去。邢夫人的荣华安稳,都寄在贾赦身上,他们是一荣俱荣的关系。
  看邢大舅来投亲,连房舍也无,日常花费,还要邢岫烟那一两月钱支撑,邢夫人的娘家何等落魄,不仅不能相助于她,还要拖累了她。
  在这样的情况下,贾赦就成了邢夫人身份的保证,她自然会和贾赦站在一条线,得罪婆婆就得罪吧。
  贾母说邢夫人在她面前就是应个景,到是实情。
  
  贾赦——穷途末路

  表面上看迎春在孙家是遇了不晓事的人,才会倍受欺凌,可是这里面其实反映了一个现实,贾赦的境遇不怎么样。
  迎春是国公府的千金小姐,怎么会在新婚,就受到丈夫的刁难,拿五千两银子做由头,伤害于她,只有一种可能,孙绍祖想通过联姻达成的目标失败了,他此时已经看清了贾府的真实处境,他是知道欺负迎春也没事,也会如此本肆无忌惮。
  迎春是能回门的,回府后自然会哭诉在孙家的情形,这一层孙绍祖是知道的,可是人家照样不给迎春面子,通常来说,官家联姻,不是为了性格模样,是为了背后的娘家势力,就是孙家明白了贾府已经失势,才会如此对待迎春,那打的不是迎春的脸,是贾赦的面子。
  贾母说贾赦官也不好好做,只知道在家里和小老婆喝酒,这是母亲对儿子的评价,可知贾赦的工作状态了。后来为了几把扇子,和贾雨村一起狼狈为奸,把石呆子弄得坑家败业,连贾琏这个当儿子都发出了恶语,感觉这不是什么本事。
  一个人的行为让儿子和母亲都不齿,可知贾赦是什么形象了,这还是自家的人含蓄表达。
  贾赦把女儿急急嫁到孙家,也许是为了五千两银子,也许是为了联姻,给自己加些助力。
  孙绍祖毕竟还是指挥之职,是有公职的。
  联姻自来都是为了联盟,孙家开始同意的痛快,估计是为了荣府的牌子,元妃的娘家。后来应该是发觉了,那只是空架子,才会翻脸比翻书快。
  孙绍祖对待迎春的态度,决不是因为五千两银子,如果贾府现在大权在握,别说五千两,一万两他也不会发声。
  迎春回门,哭诉情由,王夫人把事情推到命运上,还不许宝玉多事告诉贾母,而邢夫人根本不问,这充分的说明了,王夫人也清楚贾府的真实情形,根本没能力为迎春出头。
  看看凤姐和贾琏争吵时,提起娘家提起陪嫁,贾琏马上无语,凤姐在贾府说一不二,占了贾琏的上风,贾琏为什么不敢生事,一则是贾琏性格比凤姐软弱,二则是王家势大,贾琏不敢,所以尤二姐的事,他明明知道凤姐害了二姐,只敢私下发发牢骚,当面一字不敢提。
  孙绍祖不是天外来客,他也在官场里,但凡贾赦有点油水,他也不敢公开为难迎春,实在是贾赦到了穷途末路!

  贾赦的结局

  贾赦的结局,在高公笔下,还算留了命,先是流放,后来回府中养病,算是一个相对不错的结局。
  但如果看曹公的伏笔,他未必有如此幸运。
  首先是他曾命贾琏频繁往来平安州,从书里看贾赦的职务是闲差,他的行为肯定不是正常公务。还因此说贾琏办事得力,赏了丫环秋桐。
  其次就是石呆子的扇子,如果闹出来了,贾雨村一定会推到贾赦身上,这也是一桩罪过。
  把女儿嫁到孙家,他也不大可能完全是为了五千两银子,也有联盟之意,可惜,看孙绍祖对迎春的态度,并不会站在他这一边。
  贾府的倒台,肯定与政敌陷害有关,忠顺王就是一个潜在的敌人,如果有机会参贾府一把,人家是肯定不会手软。
  贾府不是没有问题的,作为袭职的大老爷,肯定也有言行不当的地方。
  贾赦如果犯事,自然不会流放那么简单,以他的身体状况,估计也经不起牢狱的折腾,贾赦病死是自然的。
  迎春是死在出嫁一年之后,估计贾府出问题也就是迎春出阁一年,就是贾府出了事,孙绍祖才会加重对迎春的逼迫和伤害,迎春才会年轻轻的死了。
  迎春不是刚烈的性子,通常情况下,她是能忍耐的,只有走到绝境才会活不下去。
  贾赦死了女儿,家在被抄,贾琏也会入狱,尤二姐的事总会暴露出来,国孝家孝中娶亲,总是贾琏的一个问题,这个案子,当年在凤姐的折腾下,张华是告状了。原有旧案。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贾府那些被撵出去的姑娘们

下一篇: 《 被环境扭曲了的孩子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不管是做官还是做人,贾赦可谓都是做绝了吧。与家人之间种种的矛盾这也是败的根源之一。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