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现代诗 > 新诗

冷叙述(组诗)

作者:冷吟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13-12-06   点击:

专栏作家:冷吟
 

冷吟,本名徐勤举,山东新泰人。先后在《诗刊》《星星》《诗林》《诗潮》《绿风》《扬子江》《散文诗》《诗歌月刊》《中国诗歌》《中国诗人》《上海诗人》《儿童文学》《北京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黄河文学》《鸭绿江》《青海湖》《草原》《杂文选刊》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等800余首(篇)。部分被《青年文摘》等刊物转载。著有诗集两部。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诗歌学会副会长,泰安市文联首批签约作家。

点击进入冷吟个人文集

《乡村教堂》

离我居住的地方不足二百米
有一座尖顶的基督教堂
每到周末
便有许多村民怀着虔诚的心情走进去
然后带着快乐的表情走出来
那模样 好像真的见到了上帝

教堂的执事我认得——
一个面色黄白的干巴老头
我们就住在同一条街上
他和他胖胖的老伴多年经营水泥
我经常在上班的路上遇见他
嘿嘿
就凭他屁股底下那辆破自行车
我怎么看他都不像上帝身边的人

《孤单》

夕阳像一只红色的蛋
从白天屁股后面一下子落下去了
刚刚睡醒的路灯
陆续抽出了内心的匕首
夜晚 这张巨大的键盘
被无数手指敲击着
发出奇怪的声响
你忽然觉得六楼窗前的自己
其实一直就是那么孤单
像一只鸟从来不曾爱。也不曾恨

《一只会写的老鼠》

白天是一个很深的洞。你费了好大的劲
刚从里面爬出来。天就黑了

月亮手中的棉纱是多么轻柔呵。你的心
跟着软了一下。你收起所有的冷
用小小的牙齿细细咀嚼高处的文字
你感到苹果的香气在舌尖儿盛开

窸窸窣窣。你走过魏晋的草原。大唐的
翰林院。在攀上宋代的回廊时
你不幸被一句情刺伤了灵魂
从此你知道世间还有一种美酒叫做缠绵

你开始破坏。制造。你把一个个汉字
变成一枚枚钉子钉进自己的骨头
你快乐地舔着皮毛上的鲜血
你听到一种笑声如刀子爱上头顶的帆

你的目光很浅。大概只有一寸左右
所以你看不清过去。也看不清未来
但你的思想却如万丈深渊
让那些无知的猫们望而却步。心惊胆战

《黑夜里,有多少人是和我一样》

懵懵懂懂地
你就被扔到了床上
耳边的话语
还是温的

躺在黑乎乎的丛林里
你开始数数
数绵羊和水饺
但无论怎么努力
你是再也睡不着了
如同爱一个人爱到一半
就再也爱不动了

《和一只苍蝇同行》

一只苍蝇默默坐在我前边的位子上
不飞。也不说话。像右边那个
年轻处子。偶尔用手背揉揉大眼睛
歪着头阅读窗外变幻的风景
它是和我一起从徂阳站上来的
不同的是它没带钱。也没买票
(却可以和我同样享受旅途的快乐)
汽车以100公里的时速行驶着
我想如果一路顺风
两个半小时后它也会和我一起下车
继而各奔东西。在省会济南
它不用托人就轻易弄到了城市户口
然后它会爱上另一(N)只苍蝇
和它(们)生许多雷同的后代
(它的后代肯定也是城市户口)
它们多么民主多么自由多么和谐
城管管不着联防也抓不住
没有就业压力也没有种族歧视
它们在计生官员的眼皮底下
肆无忌惮地舞蹈。恋爱。交媾
疯狂复制自己的后代
一个城市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一个国家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一个体制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当然如果由于某种原因它没有下车
那就只能在下午五点
准时和我一起原路返回乡下
我为它设计的一切也就变成了虚构

《送葬的队伍》

又有一个人走了
又有一个人吻别了尘世的鲜花
即将以出生的方式
回到安静而辽阔的大地之家

乐声渐近——
哭声渐远——

或许不久之后
躺在盒子里的那个人
就会是我。是你。是他
是我们中间的某一个
作为生命。我们
会在不知不觉中转变了角色
而那支送葬的队伍
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更换了面孔

《玻璃后面的人》

闲着没事儿
你就经常站在窗前
看青云路上那些东奔西走的人
他们有的开车。有的骑车
有的是一匹野马
有的是一只蜗牛
他们行进的速度似与天气无关
也与你的心情无关
他们每天准时出现在这条路上
仿佛就是为了完成某种
仪式。有时候
他们中极小的一部分
会拐进院子。上楼。办事
使劲扔下几句狠话
然后带着满足或沮丧离去
倘运气好
你兴许还能看到一两个花枝招展的女郎
斑斓地飞来飞去
让你抽出一丝春天的悸动
但更多的时候
他们只是各怀各的心事
各走各的路。谁也不认识谁
谁也不和谁打招呼
更不会想到
自己生命中的某个截面
会被六楼玻璃后面的一双眼睛
短暂地收藏

《半夜鸡叫》

说真的
我很佩服他那群妻子
他每天用单调的唱法
准时把她们从梦里揪出来
她们从不烦。也不恼
甚至没有半点反对的意思
依然还那么温温顺顺的
如果换成我
半夜里无缘无故坐起来打几个鸣
肯定会被老婆
一脚踹下床去
我那位可爱的邻居
也肯定会在第二天一大早
提着刀找上门来

《世界末日》

今天是2012年12月21日。玛雅人
预言的世界末日。晚饭之后
我快步走在初雪的路上
天空还是昨日的天空
树木还是昨日的树木
车辆。行人。路灯。依然
保持昨日的模样。带着无端的微笑
我从青云路左拐
远远看到电视塔像个圣诞老人
站在东周路上。高大。孤独
没有半点节日的表情
沿着冰封的人行道。我继续前行
蓦地发现路边有一对人影
男的昂首挺立。女的骑在摩托车上
女的说:“上来吧……”
男的说:“不上!”
女的继续说:“上来吧……”
男的继续说:“不上!”
不知怎的我就背后一冷:
世界末日真的来了。而远处的社区里
忽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下雨了》

雨把自己下在楼顶
雨把自己下在树梢
雨把自己下在窗前
雨把自己下在马路旁边那个披着塑料布的乞丐身上

几声争吵像散乱的钉子
穿过厚厚的雨帘
钉在这个上午空旷的额头
  审核编辑:一碗凉茶   精华:一碗凉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剑雨飞花

下一篇: 《 阳光与下午(外一首)

编者按:
往期编辑   一碗凉茶:
这一组诗歌诗意饱满,形象生动,具有现代诗歌浓郁的生活气息。由于诗歌较长,所以只选其中一首评论。《一只会写诗的老鼠》写的是献身于文学的人,这样的人以爱为怀为文为骨,他们可能不谙世事,却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我完善与满足。前两节是写他们的生活规律像老鼠那样昼伏夜出,最后一节说他的目光浅,只有一寸,是说他的目光只关注到手上的书卷,而看不到身体外部的世界。这样一来,他们可能会不太适应世俗社会,但思想上却异常的强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