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李美丽嫁人记—委屈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2-15   点击:


  李美丽嫁人记—妥协
  李美丽是被母亲唠叨妥协的,想想年龄,她听从了母亲的建议,和江康再接触一下,可是她可不想上赶着,如果对方对她有好感,为什么让她主动,别人有傲气,她也有尊严。沈丽娟一直劝她,不要计较谁主动,结婚才重要,还现身说法,她就是主动型的,看着好就追,不必假装矜持。
  李美丽有些奇怪,沈丽娟为什么如此热情,而拿自己说事,她印象里的沈丽娟有些虚荣,很要面子的。当初可对小区的人,说是她老公追的她。
  不过,李美丽估计,沈丽娟现在说的是真话,沈丽娟的确一种精神,看上什么,就直接要。
  母亲不只一次,让她像沈丽娟学习,说沈丽娟这样在社会上吃的开,假含蓄没出路。李美丽想,我不是假含蓄呀,我是真的没瞧上江康。
  李美丽嫁人记—无声
  一周里,江康没和李美丽联络,李美丽想,这样也好,他不约会,责任不在我,我能和家里交差了。
  孙慧一直劝女儿主动些,李美丽摇头,不可能。
  谢敏周日过来吃饭,她主要是因为,李静的学习班在附近,正好看了公婆,也省了事,要是中午回家,下午还有课,李静休息不好,通常这时候,家里比较和气。谢敏话不多,李静要午休,所以大家比较消停。李美丽喜欢这段清静时光,真盼着李静天天来,她和李静的关系不错。
  李美丽嫁人记—相约
  就在李美丽已经忘记了江康的时候,一个月后,江康的电话来了,他说,想见一面,这一段日子在外地出差。李美丽冷笑,什么出差,出差影响你打电话吗,不过,她的态度还算客气,江康约公园,李美丽拒绝了,李美丽想,这两天刮大风,吹得人发丝狂舞,在公园喝什么风。她约了咖啡馆。
  李美丽提前到了,为的是补补妆,她化不化妆还是有区别的,这也是她不想在公园的原因之一。修好了妆容,李美丽才选了位子坐好,过了十几钟,江康才来了,说这个地方选得不太好,没有停车的地方,还要停在附近的超市。他一直在唠叨,李美丽听得有些牙疼,不过为了装淑女,一直微笑。
  江康继续教育美丽,和人约会,要替人想,对方有车,要考虑对方如何停车,李美丽心头火起,还是微笑点头。她实在不想和这个人讲什么道理。不过是跑到超市停个车,就如此不满意。李美丽为江康点了咖啡,江康说,地点是你选的,你要付费。李美丽还是微笑着,点头。
  李美丽嫁人记—离婚
  江康对美丽的态度非常满意,然后说,你在室内看着比上次漂亮了,估计是妆化得好,李美丽不能一直点头,脖子有点累,就笑笑,化妆是对你的尊重。
  江康挺高兴。
  李美丽想了想,干脆问点实际的,于是说,你的条件这么好,怎么现在还没结婚吗。
  江康说,我结过一次婚,女方太能花钱,就分了。那是两年前的事,不过我们没孩子。没负担,等于没结婚。
  李美丽愣住了,可恶的沈丽娟,没提这个,有没有负担,和结没结婚,是两个问题,不能混淆。对于李美丽来说,是有人介绍过离婚的,但人家提在前头,哪有这样的。
  
  李美丽嫁人记—再见
  李美丽有些出神,接下来专心喝咖啡,最后结帐的时候,李美丽主动付了钱,江康挺高兴,李美丽走到门边,淡淡的说,江先生,我感觉我们不合适,算了吧,在江康吃惊的表情里,李美丽优雅的转身。
  李美丽给沈丽娟打电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江康结过婚。
  沈丽娟不以为然,又没孩子。有什么关系。
  李美丽想想,和她说不清,况且是自己乐意见面的,就挂了电话。
  美丽一进家门,孙慧就说,结过婚也没什么大不了,没孩子。美丽一想,肯定是沈丽娟和母亲通过话。美丽心里奇怪,沈丽娟热情过头。
  李美丽嫁人记—讲理
  美丽一心烦忧,看母亲这态度,要是不说个明白,估计也是麻烦,李美丽先放下书包,喝了杯茶,今天外面风太大,嗓子干。她看着客厅里自由游动的金鱼,有些羡慕,她叹了口气,妈,你说,人还不如鱼自由。
  孙慧对女儿这种不合时宜的话,不以为然,她皱眉,有话说话,别整个虚的。李美丽叹了口气,妈,你没有一点情怀,孙慧说,那不叫情怀,叫抽风。
  美丽只好严肃的说,好吧,我不抽风,我说一下这件事。第一沈丽娟有问题,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热心,也许是她老公派给她的任务,她才想到了我,却隐瞒了离婚这事。我不是不见离婚的,但不能瞒着我吧。
  第二,美丽说了今天咖啡馆的事,对方如何抱怨停车,如何让她付款。妈,你说这个人,又小气又事多,怎么过。你知道我的脾气,我今天不吵,是因为他是一个陌生人,吵不着,可我不是那性子。
  李美丽嫁人记—差劲
  孙慧没讲话,到是李江河说,这个人太小气,没风度,咖啡自己喝了,还让女的付钱,差劲。孙慧也不喜欢这个人的行事,现在看李江河表态了,她犹豫了一下,只好罢了。
  孙慧叹口气,合适怎么就这么难,这个人工作不错,学历不错,这办事是差了些。
  李美丽算是过关了,知道父母不会在这件事上纠缠了。
  电话响了,居然是江康打来的。
  江康说,我一直想不通,你为什么和我分手,我哪些不如你,你太没自知之明了,我找个比你强的,分分钟的事。李美丽火起,但还是平静的说,对,我就是看你条件太好了,自知高攀不上呀,你还是秒秒种的找别人吧,别在我这浪费时间。
  李江河听见了,走过来拿过电话,对江康说,臭小子,不许找我女儿麻烦,再胡说八道,我揍你。
  李美丽嫁人记—欢呼
  江康一听这话,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
  李美丽冲父亲伸了大拇指,对,爸爸,你真是好样的。
  孙慧也摇头,这小伙子素质太差,分手了还整个,真以为自己是明星呀。
  这个电话断了,沈丽娟的电话来了。沈丽娟一直抱怨,你怎么这么挑呀,一点小事就分手,李美丽冷笑,分什么手,我就没和他好过,见两面,就叫谈呀,用词有问题。
  沈丽娟被震住了,她说,好吧,我看你挑个什么劲,老姑娘,李美丽反到不生气了,我愿意,你管不着,没人请你多管闲事。
  李美丽嫁人记—庆祝
  放下电话,李美丽有些恼火。孙慧反而劝她,不要生气了,沈丽娟也是好心。李美丽摇头,好心个屁,她才没那么好心,我们没那交情。
  李美丽有些气堵,反而是李江河说,多大点事,至于吗,那种混帐不谈更好,庆祝一下,你点个外卖,我出钱。
  李美丽欢呼。孙慧说,你就惯吧,你这个孩子,要不是惯的,能嫁不出去!
  李江河说,惯就惯,惯自家孩子,谁也管不着。
  
  李美丽嫁人记—见面
  谢敏下班后专程过来一趟,居然也是作媒,他们学校的教导处主任有一个侄子,家是外地的,大学生,在一家公司跑业务收入还行,年纪和李美丽同岁。这个条件,孙慧感觉还好,毕竟没结过婚。她就答应了,李美丽不说话,这是大嫂介绍的,不好不给面子。
  李美丽要了对方的电话号码,主动打了过去,对方到真是业务员,有销售员的专业素质,态度和气,主动约了第二天在咖啡馆见面,李美丽想,这个还识趣,没弄到公园里吹风。她是不要吹了,吹得头疼。
  第二天下午,李美丽提前到了,她的习惯是守时,宁可自己等别人,也不愿意迟到,到了咖啡馆,先补妆,看看皮肤,真有些干,回家做个补水面膜。一到三十,这皮肤护理真是问题。她叹了口气,有一种年华如逝水的感觉。
  吴刚准时到了,还一直道歉,不好意思,晚了,李美丽笑笑,没晚,是我早到了。
  李美丽嫁人记—良好
  应该说二人还算投机,聊得不错,吴刚人大方,点了不少小点心,还带了一束玫瑰花。李美丽有些惊讶,一般来说,第一面很少有送花的。吴刚说,不管怎样,都占用了你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这是最宝贵的东西,尤其是小姑娘的时间。他挺能说,会调节气氛。二人聊得不错,
  分手时,吴刚主动结帐,还打了车送李美丽回去,李美丽挺高兴,有些小公主的感觉,回了家,脸上有笑容,孙慧看了说,看来不错,李美丽点头,这人不错,挺大方,你看,这是他给的玫瑰花。李美丽心想,这个靠谱些,看对方对她的印象如何了。
  第二天,接到吴刚的电话,说是买了电影票,不知她有没有时间。李美丽心中欢喜,一口答应了。
  李美丽嫁人记—爽约
  结果爽约的是李美丽,有一个广告稿子临时发稿,李美丽从报社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她当时匆匆的给吴刚打了电话,说了情况。吴刚说他理解。
  在报社门口意外的看见吴刚,吴刚走过来,你们工作真不易,走,咱们喝粥去,我看了看附近有一家粥店,还不错。
  李美丽恍然如梦!
  这一晚上是愉快的,二人喝了粥,吴刚送李美丽回家,到了小区附近,吴刚还说,你们小区位置真好,交通方便。二人挥手告别,吴刚还特意的说,早些休息。
  
  李美丽嫁人记—状态
  李美丽算是进入了恋爱状态,和吴刚几乎天天见面,有时候加班,吴刚就过来送她,公司的人都说这小伙子,模样一般,但还精神,有眼色,会说话,是个机灵人。吴刚每次不空手,给李美丽带些小姑娘喜欢的小玩具,小零食。
  李美丽挺高兴。
  她想着和母亲说说,让母亲见见,来家不好,不如去外面的饭店,孙慧也想瞧瞧,就答应了。
  一见面,孙慧上下打量了一下,应该说人还算精神,也有礼貌,孙慧比较满意,大家吃的是炒菜,都是孙慧点的,孙慧看小伙子还沉得住气,不管点贵的便宜的,都是从从容容的。
  
  李美丽嫁人记—询问
  接下来孙慧问了问吴刚家里的情况,越问心里越凉,这孩子还有两个上学的弟弟,他是老大,每月的工资还要寄回去一部分。孙慧打量吴刚的穿戴,不是名牌,可是质地不错,一看不是地摊货,也是商场的衣服,就问他,你一个月收入够花吗。吴刚笑笑,阿姨,我收入还行,我是业务员,有时候周转不开,就用信用卡,我办了几张,能互相周转一下。孙慧眉头皱了起来,这孩子没什么积蓄,在本地也没房,看来也别指望他家里赞助,他不管家里,就算好的了。
  孙慧的表情有了变化,吴刚是业务员,察颜观色是他的强项,他心里一沉,但明白不能说假话,毕竟媒人是谢敏,他的情况谢敏知道一些。
  他有些犹豫,不知道叔叔有没有把家里的情况和谢敏说的那么清楚,可是又一想,现在说了假话,以后也麻烦,他是业务员,可不想把生活和工作混为一谈,作业务有时候要包装一下,有些话夸大其词。可是,在婚恋上,他不想那样,不想太累。
  李美丽嫁人记—犹豫
  三人离开的时候,李美丽才感觉了母亲态度的变化,原来母亲来时,很兴奋,可现在她突然太安静了。母女二人往回走,选的饭店,离李家极近。全当散步了。在路上,孙慧不说话。
  到了家,李美丽沉不住气了,她本也不是有城府的人,现在,就直接开口了,妈,你怎么了。孙慧瞪女儿一眼,李江河也一脸关切,孙慧说,我怎么了,你说呢,你大嫂也是糊涂,你打电话让她来,我问她。
  李美丽只好给谢敏打电话,说,有点事,请她过来一下。李美丽对谢敏还是感谢的,所以态度很客气。可是谢敏已经接到了吴刚的电话,她多少明白了。她事先不知道吴刚还要照看家里,她只知道吴家的村子比较偏,收入一般,村里的人都出来打工。
  
  李美丽嫁人记—解释
  谢敏来之前,李美丽已经弄明白了母亲的顾虑,李江河到是公平的说,你不要和谢敏发脾气,那是儿媳妇,不是闺女,这事乐意就谈,不愿意就算,人家是媒人,也是好心,你和她闹,以后谁还管美丽的事,本来姑嫂关系就敏感。
  谢敏在路上沉思,如何答复,后来她想明白了,实话实话,她是好意,如果不是看李美丽对李静真心疼爱,她才不管呢,李美丽收入一般,可是每年给李静的压岁钱都是上千,和老二李明洋差不多,就冲这些,她才愿意多这个事。李美丽模样一般工作一般,家境也一般,其实这样的人,最不好找,容易高不成低不就。她叹了口气,在小区的商店里,买了些点心什么的,算是一种婉转的表态。
  
  李美丽嫁人记—质问
  经了李美丽和李江河的劝说,孙慧的火气小了些,可是她是个七情上面的人,表情和平时不一样,语气也有些生硬。她直接问,吴刚的家里情况,你知道吗。谢敏只好说,我知道的不多,我们主任说,家里条件一般,村里没什么地,不是平原,所以村里的人都出来打工,吴刚是在本地上的大学,人到是能干聪明,也肯吃苦,收入还行。
  孙慧叹了口气,我不是怪你,谢敏你是好心,关心李美丽,我们都知道,只是这个条件差了些,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吴刚没什么积蓄,虽说上班七八年了,还靠信用卡周转,有什么存款,家里还要他寄钱。这日子怎么过,先不说买房子,就是日常的生活,都不好保证。
  谢敏忙说,那两个兄弟,老二快大学毕业了,老三明年考大学,其实他可以少管些了。老二现在基本不用管了,老三上了大学,也能节假日打打工,以后会好些。
  
  李美丽嫁人记—摇头
  孙慧摇头,老二明年毕业,只能照管自己,老三的学费,看样子,还是由他负担,那就是四年,这太不合适。我知道吴刚这孩子孝顺,有责任感,不过我们都知道,一个家里靠一个人惯了,什么事都找他,我不想我女儿以后,照看一大家子人。她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么能干。
  李美丽听了这话,脸色白了,她想反对,可是看到父亲的眼神,只好放弃了,她心里明白,母亲的话有道理,她有个同事就是这情况,公公婆婆家的事,就是她家的事,弄得她不厌其烦,夫妻两个吵架,都是因为婆婆家的事。影响了他们的生活,现在她一直后悔,可是有了孩子,也只好将就了。李美丽有些忧伤了。
  
  李美丽嫁人记—谢敏
  谢敏听这话,有些明白了。
  她想了想,妈,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毕竟这孩子人不错,别的事,都是眼前的,日后会好的。
  李江河也有些犹豫,毕竟李美丽年纪在这,如果样样都好的人,哪里找,这个人既然李美丽愿意,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孙慧却态度坚定,不行,现在分手,还好说,再拖下去,有了感情,太伤人,我对吴刚没意见,只是咱家的条件,你知道,谢敏,你说,咱们能帮他们什么。他们困难了,咱们帮不了,这不是焦心吗。
  谢敏本想再替吴刚争取一下,可是看婆婆的态度,她再坚持,好像坑小姑子一样。谢敏的犹豫,孙慧看在眼中,有些烦躁,谢敏,你是明白人,如果我家是这条件,你考虑吗,将心比心。
  谢敏的脸色变了,李美丽此时到是敏感起来,马上说,妈,别这么说,又对谢敏说,嫂子,我妈是着急,你别多心。
  
  李美丽嫁人记—委屈
  谢敏表面上还撑得住,礼貌的告辞,答应和吴刚回复,李美丽有些焦急,可是她明白,母亲的话有道理,她现在也没到和家里抗争的地步,她对吴刚有好感,但是,她明白,日子就是日子,她有些矛盾,她没开口,谢敏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谢敏一回家,就大哭起来,这次事办得里外不是人,李海洋奇怪,谁惹你了,谢敏说,你妈。
  半天谢敏才说清楚,李海洋想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口,他叹了口气,你不要委屈了,我妈是被美丽愁得,这几年,美丽的婚事成了她的心病,她本来不太挑了,说什么条件都行,可是真到了事上,还是不可能不考虑,这样吧,你别生气了,妈,那么大岁数了,你和她计较什么,先想想如何和吴刚说,还有你们主任呢,这才是重点。主任可是你领导,这事你办得唐突了,不应该管这事,到不是美丽这,而是你领导那。
  李美丽嫁人记—说词
  谢敏一想,对呀。
  主任那还是个问题,当然要先安抚吴刚,她想了想,和李海洋商量,我怎么和吴刚说,如果说动了吴刚,让吴刚在他叔叔那里帮着解释,主任那个人讲理,不难相处,要不,我也不会管这事。
  夫妻二人商议了半天,最后决定实话实说,这不是说李家势利,主要是条件在那。当然也要讲讲李美丽的情况,说说李美丽的缺点。
  谢敏给吴刚打电话,只好先讲美丽的条件,美丽工作不稳定,收入低,花销还大,老小吗,家里娇惯,父母还要支援她,成个一月光族,没什么打算,不会过日子,最后又讲,感觉他们俩不合适,李美丽不是持家过日子的人,吴家的长嫂,她做不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李美丽嫁人记—规劝

下一篇: 《 李美丽嫁人记— 见面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