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凤姐和秦钟——面子情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2-10   点击:

  凤姐和秦钟——面子情
  凤姐和秦钟的交集有两次,一次明写,一次暗写。
  明写那回,是秦钟的正出,第一次出场。气氛极好,凤姐来东府和尤氏秦氏打牌,其实也是两府女主子的一种聚会,接近关系,有一定的联络成份。
  凤姐还是愿意来这里的,在荣府,上面两重婆婆,她不过是个孙媳妇,哪里能任意挥洒,和贾母玩牌,她只能输,到了宁府不同,是尤氏和秦氏哄了她开心。她出身比那两位高,自然有心理优势。
  秦氏把自家兄弟介绍给凤姐宝玉,重点是宝玉,秦氏虽然是宁府的长孙媳妇,可是并没有多少权力,她的兄弟,还没有在贾府附学,这次宝玉会秦钟,给了秦钟进入贾府附学的机会。
  说着,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腼腆含糊,慢向凤姐作揖问好。(秦氏姐弟都是生得极好,人物出众)。
  凤姐喜的先推宝玉,笑道:"比下去了!"便探身一把携了这孩子的手,就命他身傍坐了,慢慢的问他:几岁了,读什么书,弟兄几个,学名唤什么。(凤姐何等热情,这热情里,有秦钟招人喜爱,也有为了秦氏的缘故,凤姐和秦氏是闺蜜,这一半是给秦氏面子)。
  秦钟一一答应了。早有凤姐的丫鬟媳妇们见凤姐初会秦钟,并未备得表礼来,遂忙过那边去告诉平儿。平儿知道凤姐与秦氏厚密,虽是小后生家,亦不可太俭,遂自作主意,拿了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交付与来人送过去。凤姐犹笑说太简薄等语。(平儿就是凤姐的总钥匙,最知凤姐的心意,那一句厚密形容凤姐与秦氏的友情,也算深刻了)。
  应该说凤姐对秦钟是非常热情的,只是这热情里,并不单单为了秦钟,多还是常见的对孩子好,是因了他家大人。
  等到第二次就是暗写了。秦氏出殡,宝玉和秦钟关系密切,总在一起,凤姐单拉了宝玉来,让宝玉和她一起坐车,其实宝玉并不愿意来,他有了秦钟这个伙伴,路上有人聊天解闷。可是风姐唤他,不能不来。
  凤姐何等精明之人,自然知道宝玉和秦钟在一起,可是凤姐没有让秦钟同来,此时秦氏已经不在了,凤姐自然不用给秦氏面子了,所以就令秦钟一个人骑马吧。
  凤姐这个人,热情的时候似火,冷漠的时候如冰。
  当日言笑拉了秦钟的手,如今,没了秦氏,就只把宝玉唤来,可知人情冷暖。
  
  
  凤姐和赵姨娘——压制你没商量
  凤姐本来和赵姨娘没什么交集,赵姨娘是她姑父的姨娘,虽然说是半主半仆的地位,可毕竟是长辈的姨娘。
  可是从一开场,我们就看见凤姐对赵姨娘明晃晃的打压,赵姨娘在房间里教训贾环上高台盘,找宝钗去玩。赵姨娘的确不会教育孩子,这种教育方式难怪贾环不成器。凤姐隔了窗子听见了,马上教训赵姨娘。
  便隔窗说道:"大正月又怎么了?环兄弟小孩子家,一半点儿错了,你只教导他,说这些淡话作什么!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环兄弟,出来,跟我顽去。"贾环素日怕凤姐比怕王夫人更甚,听见叫他,忙唯唯的出来。赵姨娘也不敢则声。(从这段话看,凤姐对赵姨娘半点面子不给,那一句与你什么相干,完全是否定了赵姨娘作为生母对贾环的管理权,当然了那时的规则如此,贾环是主子,赵姨娘是半个主子,所以半个主子的母亲,没有资格管束主子的儿子)。
  凤姐在贾环面前扫赵姨娘的面子,估计是赵姨娘最恼的,可是不敢则声,贾环也唯唯出来。
  后来贾环用灯油烫了宝玉的脸,凤姐又说赵姨娘不教管贾环,害赵姨娘被王夫人骂了一场。
  有一个场景,众人聊天,赵姨娘来了,众人问好,只有凤姐和黛玉聊天,根本不搭理赵姨娘。
  从这里可以看出,凤姐是不正眼瞧赵姨娘的。别人因赵姨娘生了探春和贾环,另眼相看,多少看孩子的面子,独凤姐特别。
  凤姐对赵姨娘的轻视和打压,也许最早是为了捍卫姑母的权力,王夫人厌恶赵姨娘肯定的,但故作贤良不好理论,凤姐就为姑母出气。
  后来是赵姨娘行事不入人眼,上窜下跳让凤姐看不起,凤姐这个人,喜欢聪明能干知趣的人,可惜,赵姨娘没有这些优点。
  正室对姨娘这个群体是万分仇恨的,可是对于贾琏的姨娘,凤姐还装样子,一副贤惠模样,到对了长辈的姨娘,吆五喝六的不给面子。
  赵姨娘自然也仇恨凤姐,和马道婆联手害凤姐宝玉失败后,也息了念头,后来到没再动手。
  见了平儿客气的很,左一个你奶奶好,右一个去看望,完全是一副吓怕了的感觉。
  看来凤姐对赵姨娘的压制是成功的。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面子情也看出凤姐是个人精。对于姨娘,作正室的肯定是不甘心姨娘夺了男人的心再夺了家族的权啊,本就是对立面啊。那个社会造成姨娘的地位低啊,甘愿当姨娘还想出头当然是多数人的想法。所以我佩服鸳鸯这样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