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迎春探春姐妹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2-05   点击:

  贾府的小姐里,元春进了宫,她的年纪应该比迎春和探春大七八岁,所以接触不会太多。
  惜春年纪小,而且惜春是宁府的小姐,亲缘关系要远些,迎春探春是堂姐妹。宁府要多么混乱,贾母才把惜春抱到了荣府,放在自己身边,贾珍都养大了儿子蓉哥,贾母都不放心让他照顾妹子惜春。
  迎春探春的年纪比较接近,相差不会超过两岁,两个人都是庶出,一个没了娘,一个母亲经常对外宣告探春是她的女儿,提醒人们别忘了探春庶出的身份。
  庶女自然比不得嫡女,不过在贾府这个界线还淡些,元春入了宫,惜春年纪小,二小姐三小姐都不跟着嫡母,而是跟着贾母,这种感觉要轻松些。
  贾府里姑娘们的待遇是一样的,服饰月例都是一样的,从书里看,邢夫人还是插手了迎春房里的人事安排,大丫环司棋就是陪房王善保家的外孙女,一是安排了美差,大丫环是副小姐,将来陪了小姐出阁,也是心腹。另一半算是安放了一双眼睛,有什么事,嫡母能知道。
  探春的丫环应该和赵姨娘没什么关系,只是提到跟贾环上学的是赵姨娘的兄弟。
  王夫人对探春是淡淡的,凤姐说都是赵姨娘闹的,本来吗,赵姨娘三天两头提醒一下探春的身份,王夫人对了情敌的女儿,如何有兴致优待。
  邢夫人对迎春是不管不顾,只是如果出了问题,就跑来兴师问罪,说迎春管束无方,丢了面子。
  总之这两个女孩子,都没有得到母爱。
  在最初以宝黛为主的笔墨里,迎春探春更像是影子,周瑞家的送宫花时,她们命丫环收了,起身道谢。
  后来贾母嫌人多,只留了双玉,把三个孙女安置到了王夫人房子旁边。不知贾母这两位亲孙女,会不会有点失落。
  惜春本不是贾母的亲孙女,可是迎春探春是呀。黛玉是外孙女,在那个时代,孙女的关系要近于外孙女,她们比不得宝玉,也比不得外孙女。
  规矩礼仪教导出来的孩子是不能有情绪的。所以她们是服从命令听指挥。
  但从全书看,迎春探春和来贾府做客的宝钗黛玉湘云关系都一般,都有些距离。摆宴的时候,贾母身边永远坐的是双玉湘云宝琴,春字辈的小姐们,都在旁边,小姑娘心里会不会有些酸意。
  有也好没有也罢,都不能表现出来,言语不能说,行动不能有。
  迎春探春的父亲更像是摆设,嫡母更像是身份,疼爱她们的祖母眼中只有双玉,这两位姑娘的地位,是有些尴尬。

  迎春探春姐妹花——不能做主的婚事

  因为贾母在世,赦政兄弟没有分家,所以迎春探春都是国公府的小姐,元春封妃她们身上有了一层光环,是娘娘的妹妹。
  这样的身份,低嫁是不可能的,可是高嫁吧,二人都是庶女,凤姐和平儿说过,有人挑嫡庶,可知当时的风气如此。
  若有个生母为着操心也好,可惜,二人一个没了生母,一个生平只能添乱,嫡母一个不管事,另一个不多事。
  如果说黛玉为无人作主发愁,二春也一样的有这个悲凉。
  迎春的婚事,是全书中最糟糕的婚事,她不是香菱,香菱是拐子发卖的,只为了钱。她不是丫环们,身份低微,任主子决定,所以香菱命运坎坷,而彩霞被逼婚旺儿之子。而迎春明明是千金小姐,丫环仆人一大堆,读书识字养大的小姐,居然被丈夫骂是五千两银子准折卖了的,这价钱,到是比拐子卖香菱高多了。
  迎春的婚事,一开始就透着不祥,贾母不多管,贾政知道不好,表态被拒。贾政这个人道学了些,不过他要是说这个人不好,估计极是不堪。作叔叔的肯开口,算是不错了,奈何贾政这个娘娘的父亲,在家族里没什么话语权。他阻止贾珍在秦氏后事上不要用薛家提供的板材,贾珍不听。他在侄女的婚事上发言,兄长不理。可怜的贾政,这个二老爷,在家族里没什么地位。
  而且娶亲的日子定得很急,通常大家族小姐出嫁,都是有一段时间准备,也是女家显得尊贵,可是贾赦忙忙的把她嫁了,一开始就透露着唐突。
  结果自然是最悲惨的。
  最软弱随和的姑娘,相遇了中山狼,哪里有出路,一半是命运,一半是性格,连反抗都不敢,生生是性格误人,也是家族害人。
  奇在姑娘受了委屈,明明是门当户对出阁,如何女家竟无一人敢发声,王夫人瞒着,邢夫人不理论。
  好似是尤氏秦氏高嫁豪门的姿态,令人无语,莫非贾府已经有了没落的迹象。
  探春也是棋子,只不过好棋子要多包装一下,她被贾母安排见了南安太妃,这是信号吧,太妃不会凭白无故,非要见贾家的小姐。
  南安太妃也许是为了用探春拉拢手下,也许是为了和亲,总之这枚棋子在家族的命运上有了用处。
  远嫁的结局,表面好些,躲开了贾家的没落,可是三千里之外的地方,生死不过凭她罢了。她的命运完全是赌,赌对方给她一个生存空间。
  探春的判词,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贾府不平安,三小姐能平安吗。

  迎春探春姐妹花——我为你出头

  迎春个性软弱,必不能管理下人,所以常被奶母欺负,这些事,府里的人都知道,可是无人插手。主要是奶母和小姐的关系特别,不是一般的仆人,关乎小姐的脸面。
  奶母为了赌博当了迎春的累丝金凤,这个金凤是小姐们都有的,是聚会时佩戴的,应该是比较贵重的首饰。
  迎春全不介意,她是真不在意这些,身外的东西,随它去吧,她想要清静的日子,不与人争,能让能让。
  这可能和迎春没有母亲,嫡母冷漠父亲不慈有关,她的世界里一直缺少别人的关怀,她不似探春,探春有自己的志向,要让人尊重让人看得起,迎春对这些是无所谓的。
  丫环绣桔和奶嫂讨要小姐的金凤,不想奶嫂却逼迫小姐为她出事的婆婆讨情,还说她们贴补了岫烟,岫烟的一两银让邢夫人拿出去给了父母,这些人捞得少了,就开始抱怨。看起来这位不是邢夫人安插的人,而且有些瞧不起邢家贫寒。
  丫头婆子吵成一团,迎春不能辖制,干脆不理论,自己看书去了,众人前来看望迎春,别人都不当回事,只有探春恼了,让丫环找平儿前来,这是把私事公办了。
  探春是最重规矩的,主是主仆是仆,见不得迎春这里没有上下尊卑,一团混乱,她知道二姐姐的脾气,若是她不插手,估计那个金凤就要不回来了。让太太等人瞧见了,失了迎春的体面。
  探春把事情交与平儿办理,平儿自然要把金凤找回来交差,平儿当然不会小题大做处理迎春的奶嫂,但这次事件是一个警告,探春用实际行动敲打一下奶母一家,不要欺负二姐姐过份。
  而迎春到不介意,既没感谢妹子的出头,凤回来了就佩戴。不回来就算了。
  但我们相信,如果再遇见这样的事,探春还会替迎春出头料理,她就是不能让仆人们都欺负到二姐姐头上。

  迎春探春姐妹花——你的悲伤我无能为力

  迎春从孙家回来,哭诉在孙家的委屈,姑娘们无不落泪。
  这个木头一样的姑娘,针扎一下不知道疼的姑娘,这一次却能喊疼了,实在是境遇太过悲惨。
  写香菱受金桂的欺负是明写,写孙绍祖欺负迎春是借迎春的转述,让迎春自己发出,不信自己的命这样苦的抗议。她还有个娘家哭泣,香菱是没家的,所以连哭诉的人和地方都没有。
  一行说,一行哭的呜呜咽咽,连王夫人并众姊妹无不落泪(自然也有探春)。王夫人只得用言语解劝说:"已是遇见了这不晓事的人,可怎么样呢。想当日你叔叔也曾劝过大老爷,不叫作这门亲的。大老爷执意不听,一心情愿,到底作不好了。我的儿,这也是你的命。"(王夫人是真的信命罢,所以开口就是一句你的命,那一句遇见了不晓事的人,可怎么样呢,就是认命的论,感觉她的态度就遇上什么就认了什么,如果是这样了,凤姐也不必害尤二姐了,凤姐认命让二姐生下贾琏的儿子好了).
  迎春哭道:"我不信我的命就这么不好!从小儿没了娘,幸而过婶子这边过了几年心净日子,如今偏又是这么个结果(此处为全书中迎春第一次抗议,这是一个弱者的,顺应命运的人的抗议)!"王夫人一面劝解,一面问他随意要在那里安歇。迎春道:"乍乍的离了姊妹们,只是眠思梦想。二则还记挂着我的屋子,还得在园里旧房子里住得三五天,死也甘心了。不知下次还可能得住不得住了呢(迎春发出了抗议的声音,可惜无人为她做主,她自己是没有反抗的勇气和能力,所以现在是心如死灰了)!"王夫人忙劝道:"快休乱说。不过年轻的夫妻们,闲牙斗齿,亦是万万人之常事,何必说这丧话。"仍命人忙忙的收拾紫菱洲房屋,命姊妹们陪伴着解释,又吩咐宝玉:"不许在老太太跟前走漏一些风声,倘或老太太知道了这些事,都是你说的。"宝玉唯唯的听命。(贾府中疼爱孙女的只是贾母罢了,现在王夫人不许人告诉贾母,是堵死了迎春向贾母哭诉的机会。)王夫人说了这话,迎春还能如何,这个婶娘本来看着还慈和,她现在都只是说些安慰的话,都没说回明贾母,让爷们们出面料理此事。迎春终不是王夫人的孩子,这件事可大可小,本来吗,贾政反对的亲事,贾赦一力做成,如果现在王夫人插手此事,等于是打脸贾赦识人不明,会影响两房的关系。
  迎春是夕仍在旧馆安歇。众姊妹等更加亲热异常(半是可怜半是无奈,共中钗玉都是亲戚不好说什么,惜春年纪小,只有探春,原和迎春走得近,又是血缘关系最近的姐妹,估计是她安慰的最多)。一连住了三日,才往邢夫人那边去。先辞过贾母及王夫人(她是见了贾母的,可惜贾母并没有过问她的事,对于贾母来说,既然当初都不过问她的婚事,如今问也无益),然后与众姊妹分别,更皆悲伤不舍。(这些姐妹们,待她是最真诚的,没有算计没有功利)。
  迎春走了,探春这一次无可奈何,这不是在贾府,她不能调兵遣将的帮助二姐姐讨回金凤,这一次长辈们不出头,她一个隔房妹子,是无力插手的。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刘姥姥没夸赞的双玉

下一篇: 《 接新娘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贾母疼不疼她的孙女呢,这么一说好像是不疼,她们的生活,她们的婚事,她们过的好不好,好像跟贾母没多少关系一样。迎春探春之间必定亲密,亲密也不代表可以解决问题,其实她们的结局很大程度上是社会造成的,这也是作者所批判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