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张朵朵求职记—再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2-01   点击:

张朵朵求职记---不靠谱
张朵朵问小伙子公司的情况,小伙子好似发现说多了,就不说了,张朵朵想这个公司
自己肯定不考虑了,也不用客气了,就说,你来这时间不长吧,小伙子点头又摇头,张朵朵
一看这个情况,就非常礼貌的感谢小伙子,说耽误他的时间了,顺便夸赞小伙子态度友好。
张朵朵起身告辞,小伙子到是极礼貌的送她出来,二人走到电梯边,等电梯的时候,小伙子看
了看四下无人,才说,你挺厉害的,真是做人力的,一眼看出我不是,张朵朵也低声说,
你们要是能按时发工资,产品还行,你就在这干,要是开支都不正常,你还是走吧。小伙子愣了一下
,这时候电梯来了,二人挥手再见。

张朵朵求职记—夜线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张朵朵接了个电话,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还以为是推销的电话,
没想到一接通了,却是那个面试的小伙子,小伙子态度极诚恳,张姐,实在不好意思,
我想来想去,还是打扰一下。
小伙子说他今年刚毕业,来这个公司三月了,工资一直不给,用种种理由,公司一直在招人,
说是推销一种新食品,无公害绿色环保,价格极贵,他的销售不怎么样,今天是人力刚辞职了,
让他来面试。听了张朵朵的话,他感觉公司不靠谱,他说,我面试的人里,您是最专业的。我是不是该离开了。
张朵朵想了想说,你见过公司产品的检验合格证吗,小伙子说,只有一个复印件,张朵朵马上说,
离开吧,也别指望工资了,你也知道,产品销不出去,哪里有钱,走吧。

张朵朵求职记—好人
和小伙子聊了半个多小时,小伙子说明天去公司收拾东西,他问张朵朵,姐,你的简历,
是放在公司,还是我给你处理了。张朵朵想想,对小伙子说,你给我处理了吧。不放在你那了。
免得他们在找我。既然如此,你也别和公司闹翻,你是外地的,就说回家一趟。张朵朵
建议他,收拾好东西,离开公司后,给公司一个关系不错的主管请个事假,就说家里有急事,
走人。
张朵朵的建议是小伙子再找工作,既然是销售,是好找的,一定要在写字楼办公的,
起码能看见规模,不要找这种居民楼的。
小伙子连声道谢,二人挂断电话,互加了QQ。
张朵朵有些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好管闲事,真是太无聊了吗。她心的话,
小伙子卖保险,都有底薪,比这都强。

张朵朵求职记—烦恼
张朵朵在QQ上转悠,看了看没有好友在线,想要下线的时候,看到了宋玲的头像突然亮了,
马上给宋玲玲发过去一朵玫瑰花,宋玲回复了一个笑脸。张朵朵把今天的奇葩事件说了,宋玲一直沉默,张朵朵
奇怪,这时候电话响了,一看是宋玲的电话,马上接起。
宋玲说,你真大胆,那个居民楼面试,你也敢进去,真是好险,以后这种办公地点不靠谱的
可别进去,你算是走运了,也不怕遇见传销的。
张朵朵想想有些后怕,幸而那个小伙子人老实,没什么忽悠的水准,让自己看出问题了。
张朵朵叹口气,找工作就不易,还要防着骗子。

张朵朵求职记—副总
第二天上午,张朵朵意外的接到副总的电话,副总到是问张朵朵求职怎样了。
张朵朵输人不输面,说正面试着,还在选择。副总叹了口气,你是一生气跑了,你的工作,
都甩给我了,丁美华不愿意面试,也面试不了,总和人吵架,都成了笑话。张朵朵暗爽。可是
想想自己,更惨。才面试一个地方,还是不靠谱,忍不住叹了口气。副总说,
我在网上看见你的简历了。找工作不容易,你不要太心急,一定要找到合适的单位。张朵朵表示
感谢。

这个副总人不错,只是有些软弱,惹不起丁美华,有时候会迁怒于别人,在丁美华面前,
总是一副是、是、是的样子,以前张朵朵挺看不起他,可是想想,人家有家有业,孩子上小学,
上有父母,还有房贷,哪里能一怒就走人。像自己和丁美华吵一回,到是痛快了,可现在呢。


张朵朵求职记—回家
看看日历今天是周末,上周没回去,这周必须回去,要不然母亲的电话,准来指责她,心里没家。
她知道母亲是心疼她,想回家给她改善改善,只是好心没好话,说出来的都像刀子一样。
她叹了口气,打起精神,去了超市,给母亲买了些吃的。有她爱喝的芝麻糊。
张朵朵不太愿意回家,是因为弟弟结了婚,和父母住在一起,虽然院子大,
十来间房子,张朵朵的屋子始终是张朵朵的,可是看弟妹的脸色,总是不爽。弟妹马小英,
总是以关心的口吻询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然后就帮她介绍,那些四十来岁,离了婚的,有孩子的。
张朵朵自然不喜,可又不能不见,只好推说工作忙。马小英还劝她,要注意年纪,不能不当回事。
那个工作挣不了几个钱,再影响了婚姻大事。



张朵朵求职记—关怀
这次张朵朵是三周才回来,马小英的态度到是友好,其实马小英对张朵朵这个大姑子没什么
恶感,虽然张朵朵没结婚,可不在家常住,几个星期回来住一天,每回都带东西,有时候还送她条围巾,
送副手套,不是什么贵东西,不过也是份心意。上次马小英生日,张朵朵包了个二百元的红包,说让马小英
自己挑吧,还夸赞马小英眼光好,有品味。
更妙在张朵朵知趣,从不和婆婆说三道四,不提她的事,几年结婚,没有孩子,张朵朵从没开过口,
婆婆说的时候,张朵朵说,他们年轻呢,先玩几年,也正常,年轻人都这样。
马小英聪明,看了一眼张朵朵,就感觉张朵朵有心事,不像以前回来,张朵朵和母亲打了招呼,放下东西,
就到厨房帮着马小英做饭。马小英问她,你怎么了,好像有心事。张朵朵几乎要说离职的事,后来一想,
这是弟妹,不是妹妹。就说,没事,单位有点事,不太痛快。

张朵朵求职记—争吵
母亲给张朵朵炖了鸡,马小英没什么兴趣,她在折腾减肥,都不碰肉类,对鸡肉也没什么兴趣,她知道
婆婆疼大姑子,本来也正常,她回娘家,母亲也是这样。
张朵朵有些沉默,母亲问她怎么了,张朵朵发现自己表现的不好,她不想让家里着急,母亲帮不上忙,
就说,没事,昨晚没睡好,一会儿早点睡。母亲才放心,又唠叨她,不会照顾自己,年纪这么大了,
也不赶紧找个对象,让家里着急,顺便看了一眼马小英又说,结婚太晚了,还要不要孩子,都是事。马小英马上
明白,婆婆在指桑骂槐。就冷笑说,是呀,一结婚马上要孩子,可不能晚了,要不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多受气。
母亲火了,谁给你气受了,你们结婚四年了,你都三十三了,你不急呀。还闹什么减肥,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

张朵朵求职记—不欢
马小英马上放下碗,不吃了,她现在学聪明了,不和婆婆当面争吵,那样邻居会以为她不尊重老人,她不高兴了,
就起身走了, 这次也一样,她放下碗,也拉走了看戏的老公,她最恼的就是,每次和婆婆冲突,自己的丈夫,就在
一边看笑话。
马小英走了,母亲更生气了,追出了厨房,还说不得了,一句话不中听,就转身走人,好大的架子,张朵朵有些烦闷,还是
起身把母亲拉进来,妈,算了,别吵了,她不和你吵,你还想怎样,真闹腾起来,让人笑话。
母亲叹了口气,眼泪落了下来,我这是什么命,女儿老大不嫁,儿子结了婚没孩子,人家左手一个孙子,
右手一个孙女,我呢,什么都没有。
张朵朵求职记—安慰
母亲一折腾,张朵朵只好,吃不成饭了,她收拾了厨房,又劝母亲几句,不要钻牛角尖,有些事急不来,总为
这个生气,将来有了孙子,身体坏了,谁给带。
母亲看张朵朵不吃饭了,有些心疼,你吃吧,我给你热热,朵朵摇头,不用了,我吃了不少。饱了。她把母亲劝回了
房间,打开了电视,让母亲看电视,轻声劝导母亲,妈,不是我说你,不要和小英冲突了,有些事,你和张刚刚说,让他做小英的工作,
你老这样,算怎么回事。
母亲一听刚刚的名字,更是烦,你弟弟,那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你看刚才,他可帮我一句了。


张朵朵求职记—家务
张朵朵有些头疼,她明白刚刚太不作为,可是也明白,夹心饼干不好当,刚刚娇惯,长大了,也有些任性,
马小英也是老小,也是家里惯着的,还好的是,二人感情不错,张朵朵劝母亲,妈,你想想,他要是为你说话,那
他和小英的日子怎么过,有些事,没有事非标准,他们不急要孩子,不一定是小英一个人的决定,你还是应该和刚刚沟通。
不要直接针对儿媳妇。自己的孩子说什么都行,人家小英,毕竟不是你闺女。
张朵朵的母亲谢敏,是个要强的人,本来儿子女儿都是大学生,挺让她骄傲,可是后来看,张朵朵的工作一般,
刚刚的工作到好,可是娶了个在她眼中,配不上儿子的儿媳妇,她就有些灰心。原来想着有个孙子,就看孩子,
不管年轻人的事,可是好几年了,儿子媳妇一直没动静,她舍不得说儿子,才借题发挥,可惜小英从不给面子。她自然
伤心。


张朵朵求职记—劝说
张朵朵知道这事不是一句话的事,自己也管不了,就劝母亲,妈,你们总在一起住, 这样不好,我的意思是,有事
还是和刚刚说, 不要直接对着马小英了,沟通不了,还伤感情,如果他们烦了,出去住,你可要有思想准备。谢敏一愣,
她有些犹豫,她可舍不得儿子。就叹了口气,这时代,父母要向孩子低头。张朵朵说,不是低头,家和万事兴,您常说的。
本来吗,要不要孩子是两口子的事,你老说小英干什么,这就不公平。
谢敏看看张朵朵,你也不省心,老大不小了,不好好找对象,折腾什么,你看咱们周边,有几个你这样的,你也让我烦。
张朵朵看母亲的怒火转移了,就松了口气,她到不在意母亲说什么,反正说吧说吧,她不上心。
这时候电话响了,她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有些奇怪,接了起来,居然是面试的电话,她有些奇怪,通常来说,人力的电话,都是上
班时间拨打,这是人力的规则之一。要考虑对方的时间。现在是周末,而且早过了下班时间。

张朵朵求职记—邀请
对方到是很客气,先表示抱歉,然后说,他们公司有一个新项目上马,时间紧,所以人力要加班安排面试,他看了张朵朵的简历,
很感兴趣,问张朵朵能不能明天一早面试,张朵朵本来要答应,可是想到上次那个不靠谱的面试,就推说自己明天上午有约了,对方有些
着急,一直约下午,张朵朵问清了办公地点,到是在本市一家知名的写字楼,她答应下午四点。
张朵朵把时间后延,一则是考虑明天上午时间太紧,二则是想打听一下这家公司。
谢敏正打量着她,一挂电话,母亲就问,你怎么了,再换工作。张朵朵马上说,这不是骑马找马吗,我们那钱太少,那个丁美华,
成天找我们的事。日子不好过。
谢敏说,找工作可以,找到了才能辞职,不能冲动任性。张朵朵马上点头。

张朵朵求职记—再战
通过打听,这家公司据说口碑还行,不过熟人说,他们的总部在市区,工厂在郊区,到是有班车接送。
面试安排在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面试的是人力资源的副经理,很专业,人至中年,但精神挺好,对人和气,
简单聊了会儿,对方对张朵朵的经验很满意,最后说,原来工厂的招聘是由总部负责,可是现在车间流动人多,
工厂有意见,希望在那里设置人力部,张朵朵有些惊讶,可是工厂位置太偏,面试的人员,不一定愿意去。
对方微笑,是呀,不过车间的普工,都是郊区人,到是没什么。张朵朵明白了, 说是招聘主管,招聘组就一人。
就是一个招聘专员。对方说了薪酬,到是很好,估计是考虑了工作地点在郊区。张朵朵有些犹豫,对方强调,我们有班车,
很方便的,而且管午饭。就是每周只能休一天。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张朵朵求职记---不专业

下一篇: 《 张朵朵求职记—邮件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