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桃花太浅—世故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1-31   点击:


  
  桃花太浅—怀疑
  最初张云芳安心了,春兰去了宾馆,和吴师傅接触自然少了。
  可是后来张云芳发现,春兰四点下班,回家时却六点多了,有一次问春兰,她到大大方方的说,
  去和吴师傅聊了会儿。
  后来春兰还给小珂做过罩衣,以前悦悦的罩衣都是她做,她手巧,一脚缝纫机的事,
  现在给小珂做,也是顺手,张云芳故意问,给谁的,春兰就说,小珂的。春兰这时候,还是出于
  帮忙。张云芳看她回答得坦然,也没敢多问,怕春兰本来没想法,却让她说的有了心思。她
  现在到是确定,春兰只是和吴师傅谈得来。
  张云芳不好在家里和孩子们提,她怕让春兰反而有了感觉,只好和杨大妈念叨,杨大妈说,
  我看着春兰没想法,就是帮忙的意思,要是说多了,反而不好。可是张云芳担忧的是,两个人
  总是往来,有感情了怎么办。
  桃花太浅—试探
  张云芳希望杨大妈帮着拭探一下春兰。杨大妈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杨大妈和春兰有时候在小区里遇见,就会聊一会儿,春兰有时候做了包子什么的,也主动给
  杨大妈送去。这一天做了饺子,张云芳到是主动说,你给杨大妈送去,她一个人吃饭经常
  凑活。
  春兰一进门,杨大门脸上有了笑容,现在她这个家,来的人少,以前马可在的时候,他的朋友
  多,现在马可在外面住,朋友们也不上门了。
  杨大妈正在看马可的照片,一张比一张帅气。春兰也跟着夸赞了几句,杨大妈放下相册,
  帅气有什么,整天不回家。
  杨大妈吃着饺子,和春兰聊着天,故意问起,我那天看见你和吴师傅在一起,聊得挺好。春兰点头,
  是呀,我们年纪差不多,经历也一样,所以有的说,我说些傻话,他也不笑话我。
  杨大妈故意问,吴师傅没想再找吗。春兰说,孩子太小,他怕孩子委屈,要求对方必须喜欢小珂。
  吴师傅是一个好人。
  桃花太浅—答复
  杨大妈和张云芳说,目前看,他们就是聊得来。好像没有那个意思,吴师傅也是先顾孩子。
  张云芳放心些,可仍然怕日久生情,杨大妈劝她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没法提,一提反而麻烦,春兰没那个
  意思,她就是感觉和吴师傅有的聊。杨大妈说,春兰性格内向,朋友不多,她原来的同事,现在往来不多,
  就和吴师傅能说几句,也怪可怜的。
  张云芳明白,这三个孩子,是各玩各的,小菊迷着绘画,夏莲忙着谈恋爱,她们姐妹三,很少在一起,
  偶然去一起烫个发,或者逛个街,平素性格不同,爱好不同,的确不怎么聊天,而且聊不到一起。
  她只好说,算了,顺其自然吧,不过真让人不放心,他们聊得来了,将来春兰想找对象了,最先想的肯定是吴师傅。
  只要她乐意,那个吴师傅肯定愿意。
  
  
  桃花太浅—小谢
  小谢本来和小菊关系挺好,小菊虽然比他大三岁,可是文静大方,在单位里也是美人,大家都说
  他有福气。小菊是本地人,有家有朋友,将来还能照看他。他也挺乐意。
  可是他父母托了一个远方亲戚,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叫郑小娟,郑小娟比小谢小一岁,到是青春活泼,
  她一眼相中了小谢,小谢最初去相亲,是给家人面子,家里人不同意小菊,说是属相不和。
  见了几次面,小谢想找个理由分手,他和媒人讲,感觉谈不来,没想到郑小娟当天就跑到他单位,问
  她有什么地方不好,怎么谈不来,而且还委屈的掉了眼泪,小谢有些不忍心,一来二去,两人来往一个多月。
  小娟到是天真爽朗,对小谢不错,还拉小谢去她家吃炸酱面,小娟的父母,也喜欢这小伙子形象气质不错。到不
  介意是外地的,她家是独生女,想找个外地的,将来多照应自家。
  
  桃花太浅—发现
  没有不透风的墙,小菊听到了风声,有人故意在公开场合说给她听,人家是好意,怕她吃亏。小谢的
  领导也说过小谢,不要脚踩两只船,小谢现在为难的是,父母喜欢小娟,他不敢直接分手。他一犹豫,小菊
  听到了消息。
  小菊质问他怎么回事,小谢吱吱唔唔的说了实情,小菊很生气,我们好了两年了,你怎么能这样,你父母反对,
  你告诉我,如果你对我有意见,你直说,你现在算怎么回事,这不是脚踩两只船吗。
  小菊现在发现小谢的问题了,这个人没决断,犹豫的性子,真让人烦,二人感情不错,她不想分手,可是
  不能接受这种局面,算怎么回事,小菊说,你好好想想,我给你一周的时间,你要么和我分手,要么和她分手。
  如果你做不了决定,我们分手。
  小菊走了,看着她的身影走远,小谢流下了眼泪。他有些心痛,可是他发现,他不能面对父母,
  他受不了他们的哭诉和着急。他知道父母为了他上学,吃了不少苦,父亲那些年一直在建筑工地打工。
  桃花太浅—伤心
  小菊把事情和夏莲说了,夏莲的态度不一样,夏莲说,你怎么这样,你应该争取小谢呀,你们有感情。
  你现在这样,很可能小谢顺水推舟选了那个姑娘。小菊说,我想过了,他家人反对,他这个人软弱,不一定
  坚持的住,只要他家人拖着不让他结婚,我怎么办。
  夏莲一拍妹妹的头,谁怕谁呀,你不就大三岁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三十多的女人照样挑挑拣拣的,怎么了。
  你说他软弱,你也一样,一点风吹草动,就考虑要不要分手,不坚定。小菊叹了口气,我要是你就好了,
  我有很多的顾忌,我虽然一直坚持着,可是心里也挺累,主要是小谢的性格不成熟,有些孩子气,原来感觉可爱,
  现在感觉挺累。
  夏莲还想说什么,还是算了,毕竟不是当事人,那个小谢吧,长得不错,挺可爱,一张娃娃脸,挺招人喜欢,
  而且爱笑,一看到是个阳光青年。可性格却是不大好,有些像明远,都是拖泥带水型的,这种性格,挺让人累。
  
  桃花太浅—分手
  一周后,小谢还是没有答案,他不想和小菊分手,可是也没勇气和父母作战。小菊苦笑,
  我明白了,祝你幸福,她转身走了。
  小谢面对着郑小娟,会叫错小菊的名字,小娟很愤怒,问小菊是谁,小谢忙说,以前的女朋友,
  小娟有些吃醋,我可是现在的,不许叫错了。
  小谢苦笑。小谢发现,在单位里,小菊开始回避他,而且人家小菊开始见领导安排的相亲对象,
  条件个个比他好,
  桃花太浅—生活
  小菊和母亲提了一句,和小谢分手了,张云芳马上高兴起来,她说太好了,
  这话一说出口,感觉不太对,小菊有些生气,夏莲摇头,妈,你也太明显了。
  张云芳不示弱,怎么了,这和我没关系,又不是我拆散的,你们没缘份,怪谁。
  夏莲摇头,妈,你还真行,一个缘份,解决一切,是,我和黄明远没缘,小菊和小谢没缘。
  都和你的心。
  张云芳说,你们以为我真的希望你们一个一个分手呀,其实明远那个,我后来是妥协了,是你们
  自己没缘份,小谢我感觉他年纪小,可我也没有大反对呀,我也没硬逼着小菊相亲呀,我也没找小谢呀,
  我就是感受不稳妥。
  张云芳看了眼春兰,心里的话,我还怕你真和吴师傅在一起呢,我不也什么没说,我这个当妈的不易,
  你们哪懂呀。
  
  桃花太浅—喜事
  杨大妈的儿子马可订了婚期,杨大妈的态度不喜不怒的,终于还是妥协了,住女方家。
  杨大妈没表态,她说,你大了,你的事,我说了也不听,我也不管了,你心里有你妈,就常回来
  看看,没有我也没办法。马可马上表态,妈,住哪里,我都是您儿子,放心,我经常回来。
  婚礼很隆重,在本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办的,让夏莲说,比张彩虹那个还喜庆还热闹,马可的岳家
  真有钱。难怪马可这么妥协,女方到也花容月貌没的挑。
  那天杨大妈应酬得体,态度大方,对儿媳妇也很和气,可是张云芳看的出来,杨大妈不高兴。她的眼中
  没有笑意。
  张云芳特意陪着杨大妈,一直到最后,两个人一块回小区,杨大妈说回家休息,张云芳想想,就说,
  我一会让春兰给你送饭,你一个人也别做了。
  
  桃花太浅—烧香
  杨大妈礼貌道谢,她说,真的是远亲不如近邻,现在是儿子也不如,我儿子都没给我做过饭。
  杨大妈进了门,门轻轻的合上了,张云芳的眼泪掉了下来,她奇怪,自己怎么了,为什么难过呀。
  杨大妈也不应该难过呀,今天是儿子结婚,她应该高兴呀。张云芳摇头,自己的情绪不对,应该高兴呀。
  虽然每参加一次婚礼,都会受刺激,会让人追问,她家三个姑娘,可是她也会高兴,这就是喜事,她朴素
  的理念里,别人的喜事也是喜事。
  张云芳进门,春兰今天是早班,正在做饭,她到是没打听马可的婚礼,她知道母亲,通常参加了婚礼,
  都会失落几天,她就更加沉默了。她感觉她没给母亲带来什么荣光,光让她跟着操心受气了。她有些惭愧,就特意做了
  母亲爱吃的菜,张云芳有些无力的说,你做好了粥,给杨大妈送去,把咱们自己腌的鸡蛋拿过去,杨大妈爱吃。
  春兰回来了,她说,杨大妈说明天去烧香,问张云芳去吗,张云芳本来不想去,可想到杨大妈的话,
  还是答应了。
  桃花太浅—祈福
  张云芳是为三个孩子求的婚事,希望她们早点嫁个合适的人,她也省心,她不怕干活,就怕操心。现在
  年纪大了,想到孩子的事,真是烦心。她感觉,这两年明显显老,体力不如前几年。几个孩子还年轻,
  不知道家庭的意义,可是想到了春兰,她家春兰没错,这是什么命呀。
  杨大妈活动了活动,气色好些了,精神比昨天好,她劝云芳,各有各的生活,放开些,孩子们有她们的日子
  过,咱们也不能成天围着她们转,还是多参加社区活动,养好身体,就是替她们减负。张云芳点头,杨大妈这么想。
  她到放心了。昨天的杨大妈,明显的有些消沉,今天真好,杨大妈是一个通透的人。多读书就是好。
  
  桃花太浅—表白
  吴师傅病了发烧,张春兰请来了医生,给输了液,她说吴师傅,你也是,一个人撑着,随便吃药哪行。
  你还是和母亲住在一起吧。吴师傅摇头,我妈那有些偏,不方便出摊,我这离学校近,中学生都是骑自行车,
  这生意好。
  春兰想想也是,就说,下次可别这样了,有病早点看,健康第一。
  春兰回家给吴师傅做饭,然后送了过来,她一连送了三天,吴师傅身体好了,才不送了,张云芳心里
  不满意,可是忍耐着不提。
  吴师傅说,春兰,你是个好人,我真的非常感谢你,在我心里,你真美,春兰愣住了,她明白了,吴师傅的
  意思。
  
  桃花太浅—上班
  这座城市,桥东是工业区,钢厂化肥厂药厂,都在一个区域,有时候往那个区域一看
  ,就看见烟筒冒着黑烟,到了冬天,雾霾成了常事。今天春兰一出门,就发现,雾霾很严重,只能看清几步内。
  她叹了口气,捂了围巾,出来的太早,小区没什么人,上早班就是这样,天不亮就要出来。
  她恍惚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吴师傅,她有些奇怪,你有事。
  吴师傅声音宏亮,天太早,我怕你一个上早班不安全,我送送你,春兰本能的想拒绝,
  她不想领别人的人情,天下的人情,哪有不还的,她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人家
  大早晨的都到了眼前,把人撵回去,她做不出来,只好说,没事,路不远,街上扫大街的人不少,
  吴师傅只是笑。
  他们一起骑车前行,因为雾霾太严重,到也没有过多的交谈,半小时后,到了春兰的单位,
  吴师傅叮咛一句,一会儿记得吃早饭,就转身走了。春兰看着吴师傅的背影,心里有些感动。
  
  桃花太浅—考虑
  春兰现在明白吴师傅的心意,不过吴师傅说的含蓄,春兰乐得不回复。她有些矛盾,
  吴师傅是个好人,和她很像,这是杨大妈的话,不过杨大妈说,一家子都是老实人,
  容易让外人欺负,到不是最好的组合。她当时还惊讶,现在想想,杨大妈到是火眼金睛,
  她在想,杨大妈有这一问,会不会母亲早有感觉,还好母亲没有说过什么。
  春兰忙了一早上,吃饭的时候,轻闲下来,她们单位早上管饭,这也算是福利一种,
  她一面吃,一面想着吴师傅的事,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吴师傅会不会吃早饭,她叹了口气,
  应该叮咛他也吃早饭,那个人,就知道干活,不想着关心自己。他出摊早,说是早上上班也有
  修自行车的。
  桃花太浅—劝告
  梅大姐是春兰的组长,快五十了,头发有白的,不过她不染发,说那都是化学东西,
  白就白吧,她性格挺好,人也爽利。看的出来,挺喜欢这个工作,她说,她是农村来的,
  主要是陪孩子,她闺女大学毕业在这上班,一个人租房子,她不放心,就跟了过来,母女有个照应。
  这份活,还是托了熟人才进来的,她在这干了三年了,因为能干,能吃苦,提成了组长。
  梅大姐看春兰有心事,就过来问她怎么了,她挺喜欢春兰,城里人,能干这活的不多,
  也干不长,看的出来,春兰到是踏实,而且干活不怕脏不怕累,梅大姐没少帮春兰,到不是看
  小菊的面子。
  梅大姐常和春兰说家里的事,春兰感觉亲切,也就说了吴师傅的事,梅大姐摇头,不合适,
  他的负担太重。
  
  桃花太浅—世故
  梅大姐说不是咱世故,我是苦过的,一个人拉扯闺女上大学不容易,早先还去新疆摘过棉花,
  一个女人带孩子我知道不容易,你既然没带着孩子,可以找个条件好点的,我估计你家里人
  不会乐意。你妹妹心气挺高,我瞧着,她还想把你弄到后勤上去,餐厅可能要调整,也许你有机会
  过去。
  梅大姐的话,让春兰回到了现实,吴师傅的踏实肯干,待人热诚,的确让春兰有温暖的感觉,
  可是现实在这里,家人不会乐意,小菊一直想给她找个好工作,让她过得舒服些。母亲提过几次相亲的事,
  杨大妈也给介绍过条件好的。她明白她们为她好。她想了想,不考虑这事了,她既然说过,
  要悦悦上中学再考虑,那就两年后再说。
  桃花太浅—讲明
  春兰是个行动派的人,既然想好了,就决定和吴师傅说好,只做好朋友,自己两年之内不考虑这事,
  为了悦悦,她答应过悦悦,不能不算数。
  吴师傅到没有失望的表情,他笑笑,我理解,这样挺好,以孩子为重。你年纪不大,两年后,也好找。
  吴师傅又说,咱们就是好朋友,有事互相帮个忙,这样多轻松。
  春兰点点头,对,我们是好朋友。
  春兰走了,吴师傅有些失落,到是一个常修车子的谷阿姨说,小伙子,别灰心,那姑娘也没拒绝你,
  她是犹豫,如果没好感,不会这态度,你有希望。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桃花太浅—拒绝

下一篇: 《 张朵朵求职记----冲动是魔鬼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