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桃花太浅—拒绝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1-29   点击:


  桃花太浅—认真
  去那天张云芳先把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她还是叹息,打扮不出来了,年轻的时候,她也是美人,
  一根大辫子,一双大眼睛,追她的人也很多。一眨眼,都成了老太太。她换了一身素色的衣服,
  自己描了眉,抹了些润唇膏。
  张云芳还拿了绝笔,有些条件好的,她需要抄下来。杨大妈到是平时的装束,精精神神的,杨
  大妈最近心绪好些了,对于马可的婚事,她算是认了,她说,不认怎么办,儿子总是儿子,大人
  都是向孩子低头,说了这话,又补一句,可惜我们不是小宋,大家都知道小宋的事迹,小宋的儿子大学
  毕业要留在外地,小宋一封病危的电报发过去。儿子慌张赶回,到了家,小宋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定要
  儿子回来,最后儿子低了头。
  
  桃花太浅—羡慕
  张云芳叹了口气,各人各命,小宋就是命好,别人家孩子,都折腾,你看李明,多听话,现在
  按时上下班,谈的女朋友也是小宋同事的孩子,一切都在小宋掌握之中,小宋的口头语,我的儿子,
  我说了算,别以为翅膀硬了,就折腾,折腾不出我手心。
  张云芳看了看杨大妈,二人都有些羡慕小宋,可惜自己没小宋的折腾劲,真做不出来那事。
  说谁谁到,小宋正在小区里散步,看见她们,就走来打招呼,做为楼长,她挺称职,经常转悠,遇见
  陌生人进小区,都会遇见小宋的盘问,大家感觉这样挺好,有个管理员,多放心。小宋也喜欢这个
  工作,她感觉有主人翁的精神,要不然退休了多没趣,现在她天天感觉特充实。
  张云芳不想提相亲角的事,就说和杨大妈出去逛逛,杨大妈马上明白了,就说,是呀,出去活动活动。
  
  桃花太浅—知道
  她们走远了,小宋一撇嘴,谁不知道你们去相亲角呀,我小宋什么不知道。
  小宋接下来摇头,她挺同情张云芳,那么要强一个老太太,事事比别人强,就孩子的婚事
  难住了她,她看张云芳这两年明显显老。可是张云芳到相亲角,有什么用呢。夏莲的事人尽皆知,不会马上
  找人,小菊有男朋友,春兰那一天还说,要悦悦上了中学再说。
  当妈都是瞎操心。
  小宋感叹,幸而自己家李明老实听话,算是让自己镇压住了,要不然现在在外地不回来了,
  过几年领回来个不知所谓的姑娘就说是她儿媳妇,那才要跳楼呢。
  小宋不能忍耐的是,事情失控,好坏她不介意,她介意的是,不在她掌握之中。
  
  桃花太浅—世界
  原来那么多人为孩子的事操心。
  在相亲角,张云芳看到好多和她一样的老头头老太太,把自家孩子的情况写在一张单页纸上,
  然后交给管理员,管理员张贴起来。
  他们都拿了笔认真的抄写别人家孩子的情况,有的当场聊一聊。
  张云芳犹豫了,写谁的情况呢,春兰为了悦悦,她现在不考虑,而且她的条件差了些。
  怎么写,职业卖煎饼。婚姻状况,离异。后来还是写了夏莲的情况,某公司的销售主管,未婚,
  容貌美丽收入稳定。学历大专。
  杨大妈也知道夏莲的事,春兰都和她讲了,还说了她找黄明远讲理的事,杨大妈很佩服春兰,
  平素无事的时候,不声不语,有事的时候,有主意。
  桃花太浅—沟通
  有个老太太看了夏莲的情况,马上过来和张云芳沟通,他有个儿子,也是做销售的,叫吴飞。
  可是一细说,不合适了,吴飞才二十五,张云芳不考虑男孩子小的,一个小谢已经让她烦心。
  她不解,你儿子才二十五,就这么急,那个老太太马上说,你不知道,这时候一晃就过,你现在看
  二十五,一转眼就三十。我哥家的闺女就是,原来不急现在三十了。
  张云芳马上有同感,是呀,我是奇怪,一年一年的太快了。
  老太太说她的侄女,哪都好,人也漂亮,在工厂做统计,工作不错,可是就没合适的,杨大妈说,
  工厂不是小青年多吗,好找。老太太马上反驳,哪呀,也不好找,本厂的都不找本厂的。
  后来才知道,她们厂是纺织厂,女工多。
  
  
  桃花太浅—散心
  大半天转下来,抄了几个电话,和几个老太太聊了会儿,张云芳的心情好多了,原来以为自家愁,
  现在看起来,这情况挺多。
  夏莲莫名接了几个电话,都是老太太的声音,问她的婚事,有什么要求,夏莲是销售,怕是客户,
  所以态度挺好,可是越听越奇怪,怎么像是征婚。
  夏莲不好在电话里反问,想了想,是不是母亲在搞怪。
  她给家里打电话,是小菊接的,小菊知道母亲去相亲角的事,就说,估计是。妈到相亲角了,可能留了
  你电话,你态度好些,都是操心儿女婚事的老太太,都不易。
  夏莲哈哈大笑,她的复原速度,比大家想的快,小菊很佩服她,以为她会难过一段日子,没想到,不过半个月,
  夏莲就恢复了正常。夏莲说,别人再好,好不过自己,对自己好,才是真的。
  不过夏莲现在没什么心情谈恋爱,她对感情有些失望。这几年谈的不少,成的没有。她一直
  反思,哪里的问题,结论是自己没问题,就是姻缘不到。
  桃花太浅—沟通
  夏莲和母亲说,你不要到处留我的电话,搞的我天天接电话,像什么话,我们领导都有意见了,
  张云芳说,我就留了几张单页,可能人家看你条件好,愿意打听打听。
  夏莲心里一暖,母亲眼里,自已居然是条件好的,她说,妈,你不用太急,这个事讲缘份。
  不是谈的多,就成的快。
  以前干涉夏莲的事,她会发脾气,说家里事多,现在到是没有发脾气,她并不知道春兰的事,明远
  最后说了句,你家人都厉害,她有些怀疑家里人找了明远,但没想到是春兰,春兰吵架从来都输给她,她以
  为是母亲,想想李素芬能打上门来,凭什么她家人,就不能找上门。
  桃花太浅—认命
  夏莲信了命,有人打电话来,就客客气气聊几句,说说自己的要求,她现在听了母亲的话,
  既然是相亲,先问条件,条件合适的再讲别的。
  接了一个月电话,真心讲,没合适的,不是年纪不合适,就是条件不合适,好不易见了个
  商场主任,一聊,还是离了婚,但没孩子,夏莲想想,自己还是不想找离婚的。就婉转的拒绝。
  商场主任到是对夏莲印象好,感觉她爽直活泼,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说如果夏莲有一天对他有好感,
  可以联络他。
  主任还是有风度的,虽然事情没成,还是特意在花店买了捧红玫瑰,送了夏莲,说祝夏莲心想事成,
  捧着玫瑰,夏莲还是有些欢喜,这个人情商不低,怎么会离婚。
  桃花太浅—玫瑰
  夏莲带着玫瑰回家,自然得了家人的围观,她只好解释说,这是友情,不关爱情的事。
  春兰问了问主任的事,说这人到是有礼貌,小菊奇怪,这个人挺聪明挺会来事,怎么离的婚。
  张云芳说谁知道,电话里不说清,说了离婚,就不去了,夏莲讲,人家妈妈,也许不愿意说呢,
  毕竟离婚是一件伤感的事。
  提到伤感二字,她有些惆怅,黄明远快结婚了吧。
  现在提到黄明远这三个字,她不那么受刺激了,只是有些忧伤。现在的夏莲,明朗之外,
  多了些忧伤。
  
  
  桃花太浅—老吴
  吴师傅的儿子病了,春兰帮着送到了医院,是急性阑尾炎,要住院几天。
  吴师傅一个人忙来忙去,春兰就从家里煮了小米粥给送过去,她只是想着帮把手,
  谁没个困难的时候呀,这是应该的。
  吴师傅的儿子小珂今年才五岁,一双大眼睛总是怯怯的看人,挺懂事,
  可是很内向。春兰想到悦悦这么大的时候,最是闹腾最是活泼,有些怜惜这个孩子。
  吴师傅叹气,两年前他们夫妻离婚后,小珂就内向了,以前也爱跑爱跳,
  春兰说,孩子病好了,还是送托儿所吧,和小朋友们接触多了,可能会好些。
  总跟着奶奶,和外人接触少,性格容易内向。
  吴师傅点头,原来小珂去过托儿所,只是他太老实,总让小朋友欺负,奶奶心疼他,
  就经常不去。春兰想想,我问问杨大妈,她有个外甥女,在启明托儿所,
  那的老师挺好,看能不能去那。
  
  桃花太浅—启明
  小珂病好后,去了启明托儿所,春兰特意托了杨大妈的外甥女小娟多注意,
  小娟挺喜欢小珂,说这孩子懂事好管。一定会照顾好他。
  小珂果然性格好多了,也和孩子们玩耍了,吴师傅非常感激,请春兰吃饭,
  春兰说,咱们别客气,到是买些礼品谢谢杨大妈。
  二人一起去看杨大妈,杨大妈坚决不收东西,说这是一句话的事,不用这么客气,
  也不是什么大事,吴师傅坚持,才留下了东西。
  杨大妈注意到吴师傅看春兰的眼神,满满的喜爱。杨大妈心中一动。
  
  桃花太浅—挑明
  杨大妈感觉春兰和吴师傅不合适,她感觉委屈春兰。就和张云芳说了,
  提了之后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太多事,可是她是看着春兰长大的。她不想等
  春兰和吴师傅感情深了,再考虑条件合适不合适。
  张云芳一听这条件,马上恼了,可是一想,八字没一撇,她要是嚷了出来,
  反而不好。她去学校附近观察了一下吴师傅,人到是和气,给人修车子,态度也好,
  看着到是老实人,可是想想,他有个儿子,又是这工作,张云芳不想春兰以后
  日子过得艰难。心里打定主意,不能让春兰和吴师傅继续往来。
  张云芳心事重重的回了家,也没心思做饭,还是小菊看了出来,问她怎么了,
  她和小菊提了,小菊知道母亲替大姐操心。就说,要不然现在天气冷了,和大姐商量
  一下,让她去我们那吧。
  桃花太浅—犹豫
  春兰一回家,就发现母亲在等她,她奇怪,张云芳说,你坐下来,咱们谈谈。
  春兰安静的看着母亲。
  张云芳说,咱们之前说好的,天冷了,就不摆摊了,早上太冷,你现在年轻不感觉,
  以后上了岁数,腿会受寒。
  春兰其实也感觉到了现在早上太冷,一直那么站着,腿是不舒服。她有些犹豫。
  张云芳说,你要听话,你天天那么早出门,妈心疼,你全当为我想想。
  小菊一边帮腔,是呀大姐,你去我们那吧,不太累。
  
  桃花太浅—入职
  春兰的脾气不是太固执,她想了想,过一个月,孩子们放寒假了,生意肯定受
  影响,算了,还是去宾馆吧。毕竟那里收入稳定。也不用这么吃苦。她不怕吃苦,
  可是母亲和妹妹一片好心。
  春兰和吴师傅打了个招呼,吴师傅到是蛮高兴的,去宾馆吧,毕竟在室内干活,
  大早上的卖煎饼,太受罪了。身体吃不消,二人留了电话。
  春兰去上班了,小菊事先和保洁组打了个招呼,组长到是挺关照的,后来发现
  春兰干活卖力,人也老实,到是挺高兴。
  春兰很快适应了,比卖煎饼舒服多了,她们是两班倒,也还行。
  
  桃花太浅—放心
  张云芳放心了,这下子,春兰和吴师傅没什么接触的机会了,时间长了,
  也就没事了。
  春兰在家里没提过吴师傅,她并不知道母亲的心思,杨大妈看春兰去宾馆了,
  也非常高兴,她说,在外面摆摊风吹日晒的,看着让人心疼,这样好。春兰能感觉出来,
  杨大妈对她是真好。
  吴师傅有些失落,不过他想,他和春兰总是熟人了,有事打个电话,
  谁生日的时候,一块吃顿饭总行,先这样,往来着吧。小珂太小,他也没想马上成家。
  张云芳有一次车子坏了,特意到吴师傅那里修车子,聊了几句,发现吴师傅性格不错,
  虽然混得不好,可是笑口常开,对人也有礼貌,她也有些感叹,要是这孩子工作好些,到是不错。
  
  
  桃花太浅—得意
  张云芳得意自己化解了一场危机,没让春兰的事,成了现实,要是那样,才头疼。
  只是这种得意,只能和杨大妈提提。杨大妈也说,吴师傅那个人到是不错,那的老住户了,
  邻居都说,是个好人,对人挺好,谁家有事,都帮把手,就是条件差了些,小珂太小,
  他的收入也不保障。
  张云芳也点头赞叹,人是不错,修过一次车子,到是和气,技术也不错,收费也公道,比拐角那个
  便宜多了,到是实在人,看上去挺老实。就是条件差了些,儿子太小,收入不稳定。
  张云芳想到相亲角看看,杨大妈摇头,你还是问问春兰吧,她表面脾气好,心里有主意,她没那个
  想法,会生气的。
  张云芳叹了口气,刚才的得意少了些,你说这孩子都是债,什么时候操不完的心,还要看人家的
  想法,要不然还不高兴,这当妈的,都欠了她们的。
  
  桃花太浅—拒绝
  一提相亲角的事,夏莲先大笑起来,她接了一大堆电话,后来她干脆向他们推销房子,
  到真有来看房子的,也许是看人。
  现在听说给大姐找,她还是大笑,张云芳瞪了她一眼,夏莲才收敛些,她说,妈,电话公示出来,
  人人都打电话,太烦了,好多条件不合适的,也打着电话。
  张云芳说,总是个选择的机会,万一有合适的呢,这里都是老人给孩子写的,都是为孩子操心。
  春兰看夏莲的表情,忙说,妈,我想再过两年,悦悦上了中学再说,现在真不考虑。
  张云芳想到杨大妈的话,春兰是有主意,而且她没有夏莲的快速复原能力,看看夏莲,现在
  根本没受明远的影响,还是原来的乐天派性格。
  
  桃花太浅—目标
  张云芳马上对夏莲说,你不要太闹腾,人家打电话是一片诚心,你态度好些,如果真有合适的,
  不要错过,不要太闹腾。对人要真诚。
  夏莲马上反问,我怎么不真诚了,我特真诚,我告诉他们我的工作,让他们现场考察,多真诚。
  而且我跟他们说了,介绍成了客户,分他们提成,给他们一个挣钱的机会,你别说,还真有个销售二手房的
  ,真来了几次,还真介绍了一笔业务。
  张云芳马上问,那个中介员,人怎么样,多大了,有房没有,能干不。
  夏莲愣住了,她说了一句话,母亲有一大堆话,她看看春兰,马上说,你还是说大姐的事吧,我忙去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桃花太浅—失意

下一篇: 《 桃花太浅—世故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