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桃花太浅—失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1-28   点击:

桃花太浅—而散
张云芳还想说服夏莲,可是夏莲站起身来,她现在学聪明了,她看了出来,张云芳脸色不好,
如果她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可能会有麻烦,她诚恳的说,妈,给我们一个机会好吗,明远本人没什么
错,您想想,他家的条件,他的学历和工作,我放开了他,到哪找这么好的人,我些年,见的人,
没有比他条件好的,就是彩虹的老公,在我心里也不如他,明远是老师呀。夏莲有个老师情结,
她一直想当老师,没当上,就想着找个老师。这点大家都知道。
张云芳一直语塞,她承认,抛开李素芬,黄明远的条件是好,家里住的三室一厅的房子,而且
人家学校还有团购房,明远本人是个老师,长得一表人材,脾气是有些温吞水,好处是夏莲不会受委屈
,婆婆不怎么样,不过现在谁家的妈,能管了儿子。不在一起住就成了。她有些犹豫了,如果她硬性
反对,的确找不出明远本人的错误,而且以后,的确不好找一个比明远条件好的。
但是只要一想到和李素芬作亲家,她就有晕倒的感觉,那个女人,让张家在小区里成了两次笑话。


桃花太浅—搁置
春兰及时拉走了母亲,说母亲多休息,免得头疼。张云芳一时无奈,只好下了台阶。小菊忙让二姐也离开。
夏莲有些庆幸,这一姐一妹到是帮了忙。当然她看的出来,春兰其时不赞成她的态度。
小菊不想再管这事,她自己和小谢的事,也是母亲的心病,干脆,她转身离开了家,她在小区里转悠,不想
遇见了宋阿姨,母亲称呼她小宋,可是小菊当然要叫阿姨,宋是楼长,对楼里的事,都知道。她悄悄的问。
那个女人又来闹了。小菊后悔出来了。
小菊不好说什么,只好说,我不太清楚,好像吧。我刚回来,我妈有些高血压,正休息,小菊是暗示宋阿姨
不要打听,尤其是不要和母亲提。母亲最要面子,可是现在的情况,面子都丢了。
宋阿姨到是听话听音,马上说,我晓得,你妈肯定气坏了,那个女人真不讲理,我不和你妈提,你放心。

桃花太浅—无聊
小菊不想转悠了,怕人询问。
她回了家,还是画画吧,一画解千愁,现在只要进入绘画的世界,小菊就忘记一切烦恼。
夏莲在听音乐,她心绪乱,可是想想,最坏的事情,不过如此,李素芬已经闹了一回,看样子
没讨到便宜,黄家父子不支持她,她估计不会再闹。她相信母亲的战斗力,也不是省事的。
那么接下来呢,如何进展,总要往前推进,她必须鼓励黄明远,坚持下去。这次不能再撤退了。
她相信黄明远只要坚持,他们一定会胜利,想到这里,她给明远发了短信,一句话,明远,我支持你。
我们一定会胜利。




桃花太浅—同心
黄明远收到短信,心里舒服多了,夏莲多好,这姑娘太可爱了,没有兴师问罪,还鼓励他,他马上回复,
相信我。
夏莲高兴了。
她满心的话要和人分享,看看小菊在画画,她叹了口气,这个妹妹,现在到像是和菊花恋爱,一心都在画上。
她出了门,看见春兰在厨房给母亲炖梨水,她想想,有些惭愧,走过去帮忙。春兰看见她,没说话,在这个家里,
她们俩几乎不沟通。反正还有个小菊,夏莲主动说,姐,谢谢你了。
春兰想说什么,又不说了,只要她一干涉夏莲,夏莲就说,你自己混得那么差,有什么资格说别人,这一句
话,让春兰没了词,她的确没什么成功的地方,婚姻是失败的,工作是下岗的,孩子跟着别人,如果不是父母
体谅她,她要是租房子,都养活不了自己。她不能和夏莲比,夏莲的收入,养活自己没问题。
春兰摇摇头,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吧,妈,有我照看,你不要过去了,她看见你,肯定
生气。




桃花太浅—黄家
李素芬发现,她的话没人听,黄科长内退后,在家里话更少,经常出门,明远是采取冷战,
进来出去不说话,现在干脆明着约会夏莲。而且告诉母亲,不许在闹腾,否则他住到学校。
李素芬心里骂呀,明远的房子,还是家里出的钱,现在人家有房有女朋友,闹僵了,
一走了之,李素芬是无计可施,她想找夏莲,可是晓得没用,夏莲最像张云芳,比张云芳还厉害。
找也白找,而且夏莲不计面子,敢哭敢闹。
她不懂,她养大的儿子,为什么和她不一条心,她是为了他,她太知道婚姻的意义,她就是找了
黄科长,才让姐妹们羡慕,让家里人都敬着她,如果明远找了夏莲,真是降了身份。以后和张家做亲家,
李素芬真想晕过去。




桃花太浅—焦躁
如果说年轻人都是乐观的兴奋的,为这场爱情之战而奋斗,两家的父亲都不约而同的旁观,母亲们,
却都是焦虑的,不安的,她们一致认为,自己的孩子吃亏。张云芳认为黄明远软弱天真,被那个家庭娇惯
的不识人间烟火,哪里能与夏莲比。销售员夏莲现在成了销售主管,还有机会升销售经理,在张云芳眼睛里,
夏莲是能干的,让人安心的,虽然夏莲和她吵架和她生气,但那是夏莲聪明能干的表现。
而李素芬却认为,儿子鬼迷心窍了,被一个模样一般家庭一般性格不好的女孩子,弄昏了头,哪一天
一觉醒来,会大呼上当。夏莲的俗气,哪里配得上他天天喝咖啡的儿子。一想到张云芳的泼辣,就感觉
儿子进了火坑。她不肯低头,却管不了儿子,她想了想,还是见见夏莲。

桃花太浅—谈判
李素芬带了一张两万的存折,她想,这够可以补偿夏莲的爱情损失费了。
她约了咖啡店,想让这里的气氛让谈话友好些,她领教了张云芳,不想和夏莲大打出手了。
夏莲如约而来。她事先告诉了黄明远,但让明远相信,一定保持冷静,保持礼貌,不冲突,明远这才安心。
明远就是相信夏莲的话,夏莲的强势,让他有安全感。
夏莲特意去美容店做了美容,也修剪了短发,她的短发烫成了深红色,显得洋气。
她安静的坐在李素芬面前,李素芬还是愣了一下,凭心而论,这姑娘比几年前倒显得
时尚大方了。
夏莲静静的等李素芬开口,她明白,她不能示弱,不能动怒,必须冷静。


桃花太浅—平静
李素芬耐心的说了自家的儿子优点,也强调了黄家选媳妇的标准,最后一句话,
夏莲不合适,家庭不合适,职业不合适,教养不合适,一句话,每一根头发丝都不合适。
请夏莲不要影响明远的幸福,不要以为现在的明远爱她,那是一时的,不是长期的,明远
和夏莲不是一类人。明远是高雅的优秀的,夏莲恰恰相反,是世俗的,粗俗的。
李素芬不说一个脏字,保持她的优雅,夏莲也耐心的听着,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
李素芬说完了,夏莲微笑着,用销售课上学来的礼仪,轻声细语的说,阿姨,我理解
您,在我眼中,明远也是如此的出众和优秀,这一点我和您是有共识的。至于我
我感觉我很好,配得上明远,我们是分是和,我听明远一句话,他今天说分手,明天我就
不认识他,可是您不能替他决定,既然明远那么优秀,我相信,他做的决定,也是正确。
谢谢您的咖啡,我的话讲完了。我听明远的。
夏莲盈盈起身,微笑着和李素芬告别,然后出了咖啡馆,李素芬愣在当场。这个小姑娘,真的
不一样了,她从头至尾的表现,无可挑剔。



桃花太浅—挫败
夏莲一口一个听明远的,让李素芬倒胃口。可是又挑不出毛病。
夏莲打电话告诉了明远,谈话的内容,明远说,夏莲你真厉害,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
夏莲说,明远,我听你的,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李素芬回了家,有些无力的感觉,夏莲比原来更可恶,她圆滑了,她更精明了,
她不和你冲突,却让你大败而归。
黄明远严肃的和母亲说,妈,你去了张家,见了夏莲,你现在明白,世界不围着你转,你决定不了
别人的决定,不是几年前了,张家让你气坏了,现在夏莲不会放弃,你也不要打扰张家了。会让人小看您。
您是我的母亲,不是别人的母亲,人家没义务和你客气。你再折腾,就会自取其辱。


桃花太浅—落泪
李素芬终于无声的哭了。
她的泪水让明远有一瞬间的不忍,可是这几年,他的爱情之路并不顺利,一直是让女方挑剔。
母亲找的那些女孩子,工作好家庭好,个个都是挑剔他,他严重的感到了自卑,在夏莲这里,
他找到了自信,夏莲永远说,明远你是最优秀的,你的决定是我的决定。夏莲,才是他的女朋友。
她欣赏他她懂他。比母亲都欣赏他。
明远也叹了口气,最后母子双双落泪,明远是软弱的,这一次却是固执的。



桃花太浅—娇娇
就在李素芬灰心的时候,娇娇出现了。
娇娇和明远分手后,没有找到合适的,现在想想,明远的模样帅气,人也没脾气,到是合适的。
娇娇知道,黄家更喜欢她的人是李素芬,于是她买了东西,来看李素芬。
李素芬大喜过望,亲热的拉着娇娇的手,嘘寒问暖亲热异常。看到李素芬的态度,娇娇心里放心了。
李素芬说,娇娇,阿姨最喜欢你,你可比明远现在那个女朋友夏莲强多了,我们明远,就是因为
你伤心了,才和夏莲往来。
娇娇心里一动,明远有女朋友了,李素芬忙讲,没事的,我让明远和她分手,他们往来不久,
我不喜欢夏莲。
娇娇在黄家等明远回来,李素芬谎称有病,明远赶来,看见了娇娇,有些惊讶。李素芬忙说,
我病了,幸而娇娇来了,你要谢谢娇娇照看我。


桃花太浅—犹豫
明远有一瞬间的犹豫,娇娇比夏莲年轻美丽,而且各方面条件都优异于夏莲。曾经他真的想
和娇娇结婚。现在娇娇重新出现,他不是一点感觉没有,可是眼前出现夏莲的影子,
他马上坚定了。
明远说,娇娇你好,我现在有女朋友了。她叫夏莲。
娇娇笑笑,明远,你们没结婚吧,那我就有权追求你,谁让我喜欢你。
明远愣住了,以前的娇娇太高傲,让他不喜,可现在的娇娇,反而说喜欢他,要追求他,他有些欣喜。




桃花太浅—旧情
娇娇上前拉住明远的手,明远,你总要绅士风度吧,送我回家吧。
黄明远不得不送娇娇回家,但他把手拿了出来,他感觉这样不好,他们已经分手,
他现在有女朋友夏莲。
一路上娇娇巧笑嫣然,讲着一些有趣的笑话,黄明远有些茫然,感觉这个场景
有些莫名。
到了家,娇娇说,明远谢谢你。你一直就是你,我喜欢的明远,明远真有些不懂,几个
月不见,为什么娇娇态度大转变。难道分手,让她感到了自己的优秀。
一个人往回走,明远有些惆怅,夏莲娇娇,这两个女孩子,各有各的好,感情上偏向夏莲,
可是母亲的话也有道理,你找了娇娇,以后省多少事,以后你们的孩子入学是重点小学,
你的工作,娇娇的母亲也能说上话。


桃花太浅—动摇
一连几天娇娇都主动找明远,李素芬欢迎她,她就在黄家等着,明远只要回家,就能看见她,
又不得不送她回家,一来二去,就有了联络。
夏莲这几天正忙,没注意到明远的变化。
一周后,夏莲突然发现,明远已经三天没出现了,这不合常情,前几天,
李素芬就是闹得最厉害的时候,黄明远也是天天和她见面。
她有些奇怪,也有些不安,李素芬应该不能影响明远的决定,难道有什么意外。
她到了明远的学校,人家说,他提前下班了。
夏莲没有打电话,她到了黄家,在楼下看见了娇娇和明远,二人说说笑笑。她站在他的面前。
明远有些惭愧。娇娇大方的上前,我是明远的未婚妻,你是。
夏莲笑笑,我是她的女朋友,几年前就是,现在也是。

桃花太浅—决定
娇娇明白了这就是夏莲,看来黄家隐瞒了什么,她不是和明远刚认识。
娇娇看向明远,明远哥,你说话呀,我是你的未婚妻。
明远看着夏莲,不知道说什么,他说不出拒绝的话,可是他想到,选择了娇娇,
家里欢喜,他的前程也有了指望,可是他再一次对不起夏莲。他没有勇气,放开娇娇,
如果没有娇娇,他可以接受夏莲,毕竟夏莲真心对他,可是有了娇娇,他不能忽略这个机会。
骨子里,他是爱自己的。
他低头,夏莲对不起。
夏莲什么都明白了,她算到了一切,她不怕家人反对,不怕李素芬吵闹,只是没想到
黄明远会这个样子。为什么,为了娇娇的条件,就如李素芬说的。条件胜于一切。
夏莲走上前,照着明远的脸狠狠的打了一耳光。明远,几年前,我不怪你,现在
,我发现,你真是你母亲的好儿子。我瞧不起你。




桃花太浅—霹雳
夏莲喝得半醉才回来,还好是半醉,因为张云芳打小教育她们,女孩子不能在外面
喝醉,会很危险,夏莲虽然成天和母亲争吵,但母亲的话,还是管了作用。纵然心情
郁闷,也还是没敢太多喝,拎着没喝完的啤酒,推开了家门,当然也是一身酒气。
小菊上夜班没在家,春兰听见动静走了出来,一看夏莲的样子,马上问,你和明远闹
意见了。夏莲一把抱住春兰,大姐,谁说你笨呀,你看你多聪明,我们不是闹意见,我们
再没意见了。
春兰直觉不好,她也不看好明远,但她知道黄明远是夏莲的初恋,她是夏莲的一个梦,
虽然黄家各种不靠谱,可是于夏莲来说,就是天堂。她有些心疼妹妹,这时候,张云芳出来了,
她上前来推开春兰,两手扶住夏莲,问她,他和你分手了,为什么。
夏莲大笑,为什么,因为另一个女人,年轻漂亮条件好,叫什么娇娇。黄明远就是一个混蛋。
大混蛋。


桃花太浅—大怒
张云芳一直盼着夏莲和明远分手,可不是这样的分手,她当即大怒,他敢甩我女儿,
他是什么东西,一个小白脸,除了长得像个人,哪里好。
张云芳的火气感染了夏莲,夏莲也骂到,他哪里也不好,哪里也不好,可是我为什么
忘不了他。不过现在,我不会再想他的,这辈子不理他的。
张云芳还说什么,春兰忙过来,妈,算了吧,让夏莲睡会儿吧,现在说什么也没有。
反正黄明远不是人。
张云芳想想也是,夏莲像个醉鬼,说什么有用。她叹了口气,这夏莲太不争气,
自己喝醉干什么,去黄家闹,只许李素芬来这呀。
夏莲睡了。春兰走到客厅,看张云芳在客厅走动,她轻声说,我爸爸没醒。张云芳
烦躁的说,你爸爸最聪明,知道管不了的事,就装死。
张春兰不好跟着母亲抱怨父亲,就劝母亲,妈,你别烦了,她们分手正好,反正
我们都不看好,夏莲是要伤心一段日子,不过长痛不如短痛,这样也好,省得日后麻烦。



桃花太浅—质问
第二天上午春兰照常卖煎饼,十点多之后,人就少了,她把车放在附近的一个小院子里。
这里的吴师傅在附近修车,他们一来二去的熟悉了,都是下岗工人,有共同语言,吴师傅吃煎饼
春兰不收钱,说是吴师傅有时候帮她修三轮车,就互相抵了。吴家住一楼,小房也挨得近,
有时候春兰的车子,就放他家。

春兰脱了外面的大围裙,拿出随身带来的大书包,去附近的麦当劳换了衣服,洗了脸,
然后到了黄明远的学校,一个电话,把黄明远叫了出来,春兰在电话里说,黄明远我在你们学校外面,
我不想影响你工作,如果你不出来,我就进去。
黄明远有些惊讶,他印象里夏莲的大姐,是说话都不敢大声,最是那种温柔的女子。
没想到现在春兰的声音宏亮,语气坚定,他想过张家会来人,没想到是她。

桃花太浅—当面
春兰约了黄明远在茶馆,她点了茉莉花茶,然后对黄明远说,你欠夏莲的太多,你母亲
到我们家闹腾了几次,全院里,都知道你们的事,你转身就另寻新欢了,你对夏莲应该有个交待。
你想找个条件好的,我可以理解,可是你这一次做的太过份了。没这么欺负人的,夏莲非常伤心,
我希望你和夏莲谈谈,让夏莲看清你是什么样的人,把你的心事和她说明白,让她知道,
你是一个懦夫,一个软弱的人,一个想借着女人往上爬的人。这不丢人,你必须说真话,我希望夏莲
认清你,不对你有幻想。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黄明远的脸一阵白一阵红,他没想到,张春兰的话如此犀利,他低声说,那样我太没面子,
张春兰冷笑,你要面子,别人的面子呢,你们家不要以为我们好欺负,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我告诉你,
三天之内,你和夏莲说明白,让他看清真实的你,你是她的初恋,她对你一直有幻想。如果你做不到
,三天之后,我们在你们校长室见。
春兰起身,黄明远,我告诉你,我就是一个卖煎饼的,我什么也不怕,你要是不信,我先找你
校长,再找教育系统,我就不信,那时候,你才是丢人,你如果让夏莲不再伤心,不再对你有幻想,
这事就结束。





桃花太浅—惊魂
黄明远第一次发现女人太可怕, 这个一直轻声细语,让他不注意的张春兰,比他的母亲
可厉害多了,人家直接一见封喉。他的工作不是一般的工作,他可不想离职,他想一辈子在学校。
他必须注意影响。
黄明远回了家,和母亲说了张春兰的话,李素芬冷笑,张家的人,还真厉害,黄科长却说,
这事是明远不占理,人家闹腾也对,还是先礼后兵,如果直接找校长,你怎么办。我看张春兰是讲
理的,她只是不想让夏莲对你有幻想。这样也好。如果夏莲还对你有想法,以后也是麻烦,你不如
和她说明白,让她知道你们不合适,死了心。
明远点点头,这是自己把自己搞臭。
李素芬想了想,拿出那个存折,给了黄明远,这是补偿吧。你给了张云芳,告诉她,此事就算
两清了。



桃花太浅—丢人
黄明远去了张家,张云芳对明远自然没好脸,拿了盆水,泼了明远身上,明远马上没了风度。
明远也知道自己理亏,只是说,这是我的补偿,他放下存折,转身走了。
张云芳打开存折,是两万,她冷笑,她本想撕了,可又一想,李素芬两次上门折腾,让张家
蒙受了名誉损失, 应该赔偿他们名誉损失。
接下来黄明远要面对夏莲,他鼓足勇气,站在夏莲面前。夏莲还是冷静的,第二天照常上班了,
虽然情绪不好,没精打彩,可是她知道,她是小老百姓,没资格要死要活,吃饭要紧。
看见黄明远,她上前,有些奇怪,你来干什么。当时是午饭时间,黄明远说,我来说明白我是一个
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黄明远怎么讲了,反正夏莲看着黄明远离开后,心里突然轻松了。这个黄明远,不是大学时代
那个,不是,她肯定。现在的黄明远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根本不是那个在舞台上弹吉它的黄明远,那个
黄明远已经死了。





桃花太浅—失意
夏莲虽然还伤心,可是比以前好多了,她现在对黄明远没想法了。回了家,也不喝酒了,前几天
她都是喝得半醉,才能入睡,现在她能睡着了。
黄明远后来给张家打过电话,找春兰,他和春兰讲,我和夏莲讲了,她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想法。
张云芳奇怪,你和他讲什么了。春兰笑笑,我让他和夏莲请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对婚姻有什么期望。
不让夏莲对他有幻想。如果他做不到,我去找校长,找教育局。
张云芳和小菊都惊讶的看着春兰,像不认识了,以前的春兰,在生人面前,都不敢讲话,可现在
春兰自信大方,而且理直气壮,有了主意。
小菊马上说,大姐你真棒,我本来也想着要教训一下黄明远,可是不知道怎么办,你真行。
张云芳若有所思的看着大女儿,春兰不一样了,如果离婚前的春兰是这样的,也不会那么吃亏。



桃花太浅—菊花
小菊一直沉浸在菊花世界里,对二姐的事过问的少,心里有些欠意,就说请大家吃饭,
她的一幅画得了奖,有二百块奖金。钱不多,但是个肯定,她心情特别好。
张云芳心里嘀咕,二百元,都不够买颜料的,这个爱好,太赔本。她刚要张口,张大江瞪
她一眼,让她别扫兴。
张云芳只好闭嘴。
小菊知道母亲的想法,她笑笑,不以为然,拉了全家人去吃烤鸭,二百块钱当然不够,
她又贴了一百。
夏莲心情好些了,到是建议妹妹,找个名师,好好学学,虽然不指望成名成家,可是既然
喜欢了就要下功夫,张云芳一直摇头,又是一个不会过日子的。真愁人。
春兰也支持,她发现悦悦喜欢绘画,就鼓励悦悦去少年宫学习,悦悦很高兴,她和小姨的
爱好一样,看了小姨的菊花,她还说,将来要和小姨比一比。





桃花太浅—正常
张家的日子算是恢复了正常,张云芳依然发愁,感觉算卦的说的挺好,三个闺女桃花运太浅。
她叹了口气。
夏莲的事,有一阵子,她都妥协了,夏莲喜欢明远,如痴如醉的,成就成了吧,她都准备接受李
素芬了,结果还是鸡飞蛋打。伤心的反而是夏莲,那个娇娇,好死不死冒了出来,到让黄明远捡个
便宜,让女儿伤心。她最疼夏莲,虽然嘴上没好话,可心里替夏莲委屈。她家夏莲,不是天香国色,可是
青春时尚,又会打扮,走大街上还是有回头率的,可现在。
张云芳也经常跑婚介了,可是去了几次,感觉他们说的天花乱坠的,有些不可靠。杨大妈和她说
公园有个相亲角,都是老年人为孩子找的,到是可以过去,杨大妈愿意陪着去。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桃花太浅—不欢

下一篇: 《 桃花太浅—拒绝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