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桃花太浅—不欢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1-28   点击:


桃花太浅—坚持
春兰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大,还有些哑,在外面做煎饼,不能多喝水,去洗手间
到很远的一个超市,需要让别人给看摊,所以春兰尽量不喝水。辛苦是辛苦,风吹日晒。
现在遇见的熟人越来越多,开始她不好意思,可是同事说,有什么呀,我们靠劳动吃饭,有什么。
自己抬起头,没人小看你。春兰现在也适应了。
如果是一个月前,春兰会接受家里人的意见,现在生意做开了,收入比原来高不少。
春兰感觉有奔头了,她想为悦悦存钱。悦悦虽然不由她抚养,可是她的孩子,她是一个母亲。
她为了悦悦,不在意别人笑话,不怕吃苦。
一个母亲的心,张云芳能理解,夏莲在小菊的提案否了她的之后,就不再坚持,她心里还想着
明远的事。根本不在家里。小菊有些犹豫,她到不介意面子不面子,小谢成天推销,也是辛苦,有时候
让人赶出来。


桃花太浅—面子
真正爱面的是张云芳,她能理解女儿,可是她有她的想法,如果春兰在宾馆上班,不管
干什么,说出去好听,好找对象,如果说摆摊的。她感觉影响春兰再婚。她皱眉,
终于还是说,春兰呀,学校是有寒暑假的,当然你到时候,可以找别的地方,
但肯定不像现在收入好,你不要只看现在。宾馆的活,按时开支,比较保险,也没那么辛苦。
你才干了三月,你看看你的皮肤,比以前差不少,这样老的快。
张云芳的态度明显,张大江也说,是呀,你妈是为你心疼,你为悦悦,你妈为你。都是为了孩子。
悦悦的爸爸条件好,悦悦不差这两钱。
父母表态了,春兰说,这样吧,我现在干得挺好,我再干两月,到了冬天,
再考虑行吗。



桃花太浅—让步
女儿坚持,张云芳不得不让步。
在这个家里,她其实最头疼是春兰,她不像老二老三和你争吵,你还能发脾气,还能动手,
春兰打小都是和气的,听话的,就是意见不一致,比如现在,她说再干两月,你不好一点不通融。
张大江给媳妇使眼色,现在天气好,生意好做。两月后天气冷了,尤其是早上。而且学校如果放寒假,
生意会受影响,那时候再说话,比现在好使。

张云芳郁闷,她是恨不得春兰明天就不干了,她被邻居议论的烦了,可是杨大妈说的对,孩子大了,
要尊重她们,春兰是个懂事的孩子,不要伤她的心。你说你丢面子,可是春兰都不介意,孩子的脸,难道
不是脸面。




桃花太浅—现状
张云芳只好罢手,不过她再三强调,春兰,现在天气好,你折腾就折腾吧,不过话说回来了,
过几个月天冷了,学校放寒假就算了。你去小菊那上班,那是三班倒,到时候你偶尔摆个
摊也行。但不能长期。
春兰点点头。
春兰不想和母亲争,她想着母亲的话也有道理,再说吧。
事情过了明路,春兰把车推回了家,可以晚起半小时,下午也能早些回来,她感觉轻松了。
在小区里遇见熟人,她大大方方的和人打招呼,人们到不好说什么了。
杨大妈有时候过去帮忙,春兰不好意思,杨大妈说没事,她不愿意和邻居扯闲话,还不如到这来。
张云芳拉不下脸,她只是让春兰回了家,不要干家务了,累了一天,但不愿意去摊位那。



桃花太浅—梦想
小菊报了美术班,她打小爱画画,那时候家里没钱,学美术的费用比较高。现在她捡起了
爱好,不是上课就是写生,往笔墨颜料上投了不少钱。小谢到是支持她,小谢也喜欢美术。
干脆他也报了班。
张云芳摇头,这是什么爱好,还成名成家不成,小菊说,妈,这是艺术,提高品位,您不懂。
这不当吃,可是我高兴。张云芳叹气,你高兴的价钱不低。一点不存钱,你将来怎么过日子。
你那个小谢,又没房子,你不现实点吗。小菊皱眉。
夏莲到是支持妹妹,她说,妈,你不要这样,小菊就轻松这几年,真成了家,哪有这个时间,
现在你不让她松快,她这辈子什么时候松快。
春兰拉走了母亲,轻声说,小菊打小就喜欢,这是她的梦。


桃花太浅—菊花
小菊人如其名,喜欢菊花,天天往公园跑,有时候往郊外,说是写生。她画的菊花,到是
有模有样,老师喜欢。小菊说,我想好了,我以后专门画菊,研究菊花的画法。
张云芳不说话,她不懂这些,一个快三十的大姑娘,不想着挣钱结婚,只是天天画菊花。她摇头。
和杨大妈抱怨,杨大妈到笑了,你家三孩子,就是老三有主意,有爱好,你随她吧。她的工作不错,人也漂亮。
不发愁。
张云芳想想也是,小菊学历最高,人又机灵,和单位的领导处得也好,年年春节上领导家拜年,
既然小菊混得好,画画就画吧,反正,小菊有饭吃。



桃花太浅—小房
小菊把家里的小房收拾了一番,里面那些东西,卖得卖扔得扔,让张云芳心疼,
小菊说,她要弄个画室,当然那里太潮太暗,不好作画,可以放些资料什么的,所以那些旧物
必须清理了。
家里地方小,小菊常去公园写生,日子是忙碌极了。
三个孩子,个个都有事做,挺开心的。张云芳心里却藏着个雷,她知道黄明远的母亲,早晚要上场。
她憋足了劲准备大干一场。她恨夏莲做事没谱,更恨黄明远的母亲管不住儿子,又招惹夏莲干什么。那个
长得和小白脸似的黄明远,怎么还没结婚,也是怪了。



桃花太浅—上场
黄明远的母亲,果然没让张云芳太失望,她还是跟踪儿子,看见了和明远在一起的夏莲,
当即快晕了,怎么是那个张夏莲,模样一般工作一般,脾气还挺大,那个家,就是小市民。天呀,
她几乎疯了。
黄明远的母亲李素芬,终于不在以科长夫人自居了,因为黄科长办了内退,还差两年,不过单位
让他内退了,他在那个位置,影响新人进步。
这对李素芬是个打击,可是这是现实,黄科长聪明,天天往外跑,去公园下棋,去钓鱼,他知道
媳妇的心病,可不在家里让她数落。

桃花太浅—上门
那一天下午,天气有些阴,李素芬敲响了张家的门。
李素芬的想法是先礼后兵,如果张家识趣,那一切好说,如果不识趣,那就不客气了。
张云芳正在洗那朵桃花,时间不短了上面灰尘不少,今天下午家里没人,她一个人无事。就找点事干。
听见敲门,她有些奇怪,来她家的人不多,小宋是一个,小宋这两天感冒,杨大妈是一个,杨大妈参加什么
合唱团。
她放下手中的假花,口里喊着稍等,擦干净了手,开了门。
几年不见,她们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桃花太浅—讽刺
张云芳没有请李素芬进门,她说,怎么,科长夫人,走错地了吧。我们这里不是处长家。
李素芬皱眉,明显的听出了讽刺的意味,她冷笑,科长也是长。
张云芳拉下脸,有事就说,我家不欢迎。
李素芬一看这态度,马上高声说,好呀,我也不想进,一句话,让你女儿离我儿子远些,
别挡了我儿子的前程。
张云芳不示弱,什么前程,驸马的前程,靠女人的前程,上班十多年了,还是一个普通
老师,没你家老黄混得开。
李素芬的脸红了,张云芳的话如刀子一样。
张云芳继续说,让你儿子离我闺女远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不是省事的。我管不了我女儿,
有本事,你管你儿子。怕你也管不了,管得了,就不用来这了。

桃花太浅—警告
李素芬大怒,拿镜子照照你闺女的脸,什么模样,我家明远多帅。张云芳点头,是呀,你儿子帅,
当个小白脸,挺称职。

李素芬发现张云芳比几年前更能说,怎么都是她有理。
李素芬不得不鼓足士气,你不要不讲理,张口小白脸,闭口小白脸,不要讲话这么难听。
张云芳接话,当然不客气,我要打到你家门,你会客气吗,你儿子和我闺女谈恋爱,一个未婚,一个
没嫁,正正当当的。你反对找你儿子讲,和我说不着,和我没关系。我告诉你,
你看不起我家,我也瞧不上你家。就一个儿子,将来养老都是他的事。我家三个闺女,不比你差。
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你出现在我家门口,你家的地址我晓得,要是你再来,我去你们那个高档小区,
让大家评评理,一个当妈的管不了儿子,找人家闺女的事,算什么本事。



桃花太浅—血压
李素芬不知道怎么出得小区。回了家血压就高了。
黄明远买了降压药,李素芬说,明远呀,你不要和夏莲在一起,我就是让她妈气得。
黄明远大惊,你又上张家了,你怎么这样。
黄科长也摇头叹气,说媳妇,上次就吃了亏,你还敢去,你哪里是人家的对手,人家多少人。
而且黄科长继续分析,她是要有样学样,也来咱家闹腾,咱们丢不起这个人。
李素芬没有从家人那里得到同情和理解,反而被父子二人埋怨,更头痛了。


桃花太浅—气愤
李素芬气病了,而张云芳也非常恼火,她实在想不通,怎么张家这么可欺负吗,
几年后,同一件事,李素芬居然还敢打上门,真是不要脸,她有些后悔,刚才太过客气,
应该拿扫帚把她打出去,让她下次,不敢再来。她嗓门大,刚才那番争吵,估计邻居有人
听见了。她知道,张家又成小区的焦点人物。
张云芳气得在屋子里转圈,偏生有事的时候,家里一个人没有,平素张大江呀,小菊呀
都可能在家里,就今天下午,小菊继续画她的菊花了,张大江找人下棋去了。就她一个人,
面对一个泼妇。她不得不吃了降压药,才感觉舒服些。一想到小区的人故意好心问她,
那个女人是谁呀,你们家亲戚呀,张云芳就恼火。


桃花太浅—诉说
张云芳突然想到了夏莲,冤有头债有主,当事人夏莲消遥自在,这如何能成。她拨打了夏
莲的手机,夏莲一看是母亲的电话,忙到销售中心外面接听,她知道母亲找她,不会是什么捎个菜的事。
那些事,她会让春兰去办,也不会是讨论家里的事,她会找小菊。打她的电话,一定是质问。
果然电话里传来张云芳的声音,有些发抖,看来张云芳气得不轻,黄明远的妈,刚才打上门来,
让我们管束你的事,你干的好事,气死你妈得了。你给我滚回来。
张云芳不听夏莲的答复,挂断了电话。夏莲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有些茫然,黄明远的妈,
居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她有些生气有些内疚,她给明远打电话。
明远正在家里,看见夏莲的来电,就知道什么事,他到阳台上接听,一直道歉,说自己的
妈妈也病了,他过几天去张家道歉。



桃花太浅—会议
夏莲请了假,提前回家。
夏莲在路上给小菊打电话,说了事情,让小菊赶快回来,帮着她安抚母亲,小菊匆匆收拾了画具,
心里怦怦的,夏莲的事,总是那么热闹,让人眼花缭乱。
到家的时候,全家人都在客厅,客厅不大,五个人坐下来,真有些拥挤。夏莲低了头,可又不服气,
自己不过是谈个恋爱,有什么错。她抬起头,正和母亲的视线相撞,张云芳的眼中冒火。夏莲
不得不低了头。
张云芳要求夏莲分手,夏莲马上激烈反对,妈已经这样的,不能低头,好像我们怕她是的。
只是明远的母亲一个人闹,明远和黄叔叔都反对,她闹不起来,明远说过几天来我们家道歉。
张云芳马上说,打住,我不见那个小白脸,你没听他妈的话多难听,好似你高攀他们家似的。


桃花太浅—不欢
张云芳让大家发言,张大江沉默,老婆和闺女哪个都不惹,他说,这事我不参与了。
他转身走了。
春兰张张口,也沉默了。
最后还是小菊说,妈,已经这样了,我们也没必要急于做决定,黄明远是独子,他们家不一
定谁说了算,如果明远真来道歉,说明他根本不听他妈的,我们怕什么。
张云芳摇头,这件事我根本不同意,不只是因为他妈,而是黄明远什么事都立不起来,
他管不了他妈,两次让他妈上门闹,我们的面子呢,我们的尊严呢。她用到尊严这两个字,
到是让大家愣了一下,这词不像是张云芳的词汇。
小菊看了看母亲,春兰倒了杯水,让母亲先休息一下。
夏莲说,妈,我不同意和明远分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如果明远坚持,我就坚持,他放弃,
我就放弃。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桃花太浅---商议

下一篇: 《 桃花太浅—失意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