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桃花太浅---商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1-27   点击:


桃花太浅----失望
黄科长是个性子平和的人,当了一辈子科长,也还知足,意难平是他的夫人,他有些内疚,幸而他夫人
对他还算客气,虽然这客气里也有些失望的成份。
明远长大后,明显的把希望放在了儿子身上,黄科长有些轻松了。可是他发现,明远的官运,不如他。
上班十来年了,还是个普通老师。他看的出来,妻子的失望。

这几年妻子三天两头跑婚介,开的条件是,女方是公务员,还要是干部家庭出身,明远有一次和父亲说,
母亲有些意想天开。他不过是个普通老师,这样的条件,在婚姻市场上,就是一般。
为了不打击妻子的梦想,黄科长一直沉默。

桃花太浅----事发
明远和夏莲重逢后,就进入了热恋阶段,和婚介说,他有女朋友了,不用给他介绍了。婚介到高兴,
因为明远是VIP客户,是包成的,可条件太高。现在明远有了女朋友,他们松了口气。
这一天明远的母亲,到婚介来聊天,顺便督促一下,才知道了真相。马上大怒,幸而是在外边,
她一直自称是官太太,保持了礼貌,怒气冲冲的走了。婚介的人,马上给明远打了电话。他们说,看你妈
很生气。
明远正和夏莲逛公园,听了这个消息,不得不结束了游园活动,夏莲有些担忧,明远说,放心,我能应付。
事实上明远急匆匆的离开,就让夏莲不放心,想起当年的旧事,夏莲叹了口气,该来的总会来。


桃花太浅----质问
明远还先一步到了家,母亲一进家门,他就迎上来,讨好的说,妈,我有件事,和你说。
母亲看着他,冷冷的说,说吧,说说你那个女朋友,我正想知道。
明远说,是一个销售,收入不错,家里父母都退休了。
母亲突然大笑起来,吓了明远一跳,笑完了,她上前拿起杯子向地上摔去,幸而黄家铺着地毯,
杯子完好无事,明远上前拾起杯子,有些害怕,也有些生气。
明远向父亲看去,黄科长,不得不咳嗽了一声,示意妻子冷静,他说,今天是星期天,家家都有人,
我们都是一个单位的,要讲些面子。
这句话果然好使,科长夫人,不得不考虑到尊严,是呀,她吵闹起来,让大家知道儿子找了个销售,
那不是太丢人。

桃花太浅----命令
科长夫人低低的声音说,黄明远,我命令你,终止这场恋爱,继续去婚介。
明远没有想像中那样低头称是,他抬起来,声音很低,但很坚决,妈妈,我已经三十多了,听了您的话
在婚介找了十年,我累了,我喜欢我的女朋友,我们有感情,不分手,而且,过一段日子我们会考虑结婚。
明远看着母亲张口结舌的样子,有些害怕,有些得意,突然间发现自己高大起来,从小到大,他没有这样和母亲
说过话,他一直以为他不敢,现在发现,说了出来,天也没塌。
他就那样看着母亲,好像母亲突然渺小起来,是呀,母亲也快六十了,比以前瘦小了,头发也白了不少。
皱纹也不少,她就是一个老太太。





桃花太浅---体面
科长夫人终于受不了,大哭起来。
黄科长捂了耳朵,他知道劝不了,也不会劝人,他打开了电视,让电视的声音大些,好盖过妻子的声音。
黄科长心情不爽,可是他在家里,一向不发言,妻子全权作主,既然妻子无计可施,他自然没有办法,他去
了阳台。
黄科长其实明白,妻子的想法不现实,之前的娇娇到是符合条件,可是和明远处不来,看的出来,明远不快乐。
现在这个女朋友,明远肯为了她和母亲开战,可知是有感情的。黄科长不打算发表意见。
科长夫人哭了半天,发现丈夫不见了,儿子到是坐在沙发上,只是拿了毛巾,递给她,没有妥协的意思。
她终于发现,她管不了这个儿子了。可是她不甘心失败。这关乎明远的一生,娶妻子是大事,还有下一代的问题。
哪怕对方只是公务员,不是干部家庭也好呀。

桃花太浅---询问
科长夫人平静了些,擦了擦脸,终于说,你给我倒杯水,她喝了水,气息平和些。明远,妈妈是为你好,
是为了你的前途,或者都是为了你的孩子。明远有些惊讶,他没结婚呢,哪里就考虑到了孩子。
科长夫人说,你不要不以为然,母亲对孩子的影响很大,你找个好媳妇,素质高,对孩子也是有好处的,
这是现实问题。
明远终于弄懂了,有些无奈,但他温和的说,我找的女朋友,也是大学生,素质不低。
科长夫人叹了口气,不过是个销售,这是什么工作,不靠谱呀。
明远想了想,妈妈,你尊重我好吗,我按你的要求做了,十年了,没有成效,不想折腾了,我想找个爱我的
人,好好过日子,我同学的孩子都上托儿所了。



桃花太浅---绝食
科长夫人的劝导失败,明远不告诉母亲女朋友的情况,并且说,不许母亲干涉,如果母亲闹腾,他马上和对方结婚。
科长夫人决定绝食。
明远叹了口气,他给单位打电话,请了三天假,说照顾生病的母亲。
母亲不吃饭,他也不吃,黄科长还坚持上班,把饭带回来,如果娘俩不吃,他就倒掉,他不发言,不说话。这时候,他发
现沉默是金。

科长夫人饿了一天,终于受不了,胃里烧得难受,看儿子,也难受,终于放弃了。这时候到是问计于老公。黄科长说,
你这样没用,儿子铁了心,不能来硬的。你以前不是让女方放手。现在可以旧计重施。
科长夫人眼前一亮,马上开始吃饭,黄明远松了口气,他明白母亲是换了方法,他不怕,他为了爱情,感到自己有无穷
的力量。

桃花太浅---保密
黄明远下定决心,保护夏莲,不能让夏莲再次被母亲攻击。
可是这样以来,他和夏莲见面就难了,母亲现在天天送他上下班,他只好在单位打电话给夏莲,
夏莲到是理解他,表示理解,他们想的办法是,中途明远出来,然后下班时再返回单位。这样几次,
幸而科室的人同情明远,给予了配合。
可是还是让母亲撞见了,明远只好说,单位让他出去办事。
母亲半信半疑的表情,让明远警觉,他只好先安份几天,不见夏莲。
还好能天天通电话,电话是母亲不能控制的,明远用单位的电话,和夏莲聊天,这是唯一的通道。


桃花太浅---谈心
夏莲天天按点回家,到让家里人议论,怀疑她和明远的事有了波折。小菊奉命打探消息。
夏莲也是一肚子心事无处说,彩虹结了婚,不比从前,没时间听她说心事。
小菊来关心,夏莲就说了,为了怕黄明远的母亲闹腾,他们现在是保密阶段。小菊失笑,你们
想发展,总要结婚吧,这样躲着有什么用。
夏莲也苦恼,这不是办法,可是明远说,想拖到他们放寒假在摊牌,现在折腾出来,影响他工作。
小菊想了想,离放假还有两个半月,她叹息一声,姐,你有得折腾了,现在是躲着,将来是战斗,你何必呢。
夏莲马上火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的姐弟恋,家里不同意,不一样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小菊是个聪明人,
马上说,好的好的,我不说你,我们都自求多福。


桃花太浅---灰心
赶走了小菊,夏莲并不轻松。
她明白,现在是把矛盾推后,可是依然存在,不过这次明远信心十足,愿意和她并肩,她就欢喜。
小菊向家里人汇报了情况,张云芳想,这样也好,先过两月轻省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吧,她管不了女儿,
明远的母亲也管不了明远,想到这,她有些好笑。那个泼妇一样的女人,也一样让儿子折腾。活该。
张大江原来怕媳妇和夏莲争吵,没想到张云芳听了就说,好吧,以后再说,张大江到是松了口气,这几年
家里为了孩子们的婚事,一直波折不断,他都怕了。


桃花太浅---下岗
春兰下岗了,不过没和父母说,她想想,他们也没办法,不如不让他们操心了。
她和工友商量,工友骆大姐说去学校附近卖烤香肠,她有机器,让春兰和她一起去。
春兰想想,她师傅有个做煎饼的三轮车,一直闲着,她会做,而且手艺不错,她想了想,
就点头答应。
春兰推说,现在上早班,就天天五点多起来,到师傅那里,推出车子,面和鸡蛋都放在师傅那里。
生意还不错,忙到上午十点多就差不多了。然后中午的时候,有些学生来买,到了下午两点后,就没生意了。
春兰再回来,说是下班了。



桃花太浅---劳累
以前在车间,毕竟比卖煎饼果子轻闲,这几天下来,春兰明显的感到累,
不过她精神挺好,这样的收入,比原来要高不少。
春兰做事稳当,她不提这事,也没人发现,她想这样挺好,不让家里人操心。
有一天杨大妈从那个学校经过,意外的看见了春兰,春兰佩戴着口罩帽子,本来不好认,
可是杨大妈和春兰太熟悉,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她有些惊讶。
杨大妈没有打扰春兰做生意,远远的看着,人都散了,她才走过去,春兰一抬头,看见
是杨大妈,有些尴尬,杨大妈笑笑说,自食其力没什么不好。
春兰这才好受些,她叹了口气,我们单位下岗了,我不想家里人担忧,没和她们说。
杨大妈感叹说,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又能吃苦。也别太累了,身体要紧。
春兰感激的笑笑,杨大妈说,你放心,我不和你家人提。
杨大妈走了,此后杨大妈有时间就过来帮忙,主要是帮着收钱找钱,这样春兰轻松不少。

桃花太浅---透风
杨大妈不是个事多的人,既然春兰要瞒着家里,是孩子一片好心,不想家人着急。
杨大妈就不提这事。
可是这个学校离小区不太远,有孩子在这读书,有家长接送的,小宋就遇见了春兰。
她可沉不住气,告诉了张云芳。
张云芳不相信。
还和小宋争吵了几句,还是张大江劝住了她,你去看看不就行了,小宋无缘无故的
也不会编这个谎言。这有什么好处。
张云芳深一脚浅一脚的到了学校门口,正看见了杨大妈和春兰说说笑笑的卖煎饼。
她的脸白了。

桃花太浅---真相
张云芳站在春兰面前,春兰叫了一声妈,有些不知所措,杨大妈看张云芳的表情,忙
把她拉到了一边,这个时候,生意最好,你可别影响春兰。
杨大妈把春兰的事说了,张云芳看了看女儿,又是心疼又是恼火,杨大妈劝她,孩子多不容易
,她有事自己担着,怕家里人着急,自己天天受累,还要装着上班。下午还在外面转悠,到了四点
多才敢回家,多不容易,你就别说她了。
张云芳擦掉眼中的泪,笑笑,是呀,我孩子不错,能吃苦,能受累,还懂得照顾我们的心情,
我不生气。
杨大妈看张云芳平静了,这才松了口气,她知道春兰口拙,说不出心事,幸而张云芳通情达理。
张云芳走到春兰面前,卖完了早点回家,别太累了。
春兰感激的点点头。





桃花太浅---商议
张云芳召开了家庭会议,讨论春兰的事,她不愿意春兰天天卖煎饼,感觉太累,也有些丢面子。
夏莲说,我们销售中心招一个打扫卫生的,要不让春兰去。张云芳想想,这个工作没那么累,毕竟在销售
部里,她同意。小菊沉默,她想了想,你们销售中心不稳定,我和单位说说,让她去我们那里打扫卫生吧,
那还长期些。
众人同意。
小菊那里有酒店,她是总公司派去和酒店对接的人员,有时候酒店缺人,她还要帮忙,和那的关系不错。
她想着春兰的年纪,又没学历,安排别的工作不好说,先打扫卫生,然后和客房部经理搞好关系,
以后调个别的岗位。
春兰回了家,大家说了这个安排,春兰皱眉,她说我想想吧。我其实挺喜欢卖煎饼,还有原来的同事
在一起,互相照应,收入也高,你们那打扫卫生的收入太低。我想存钱,将来能帮帮悦悦。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桃花太浅----日子

下一篇: 《 桃花太浅—不欢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