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同学爱情---喝酒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1-08   点击:


  同学爱情---暗恼
  苏磊心中大恼,只是表面上仍然平静,他还是微笑着走上前,拉了沈红的手,对谷雨微笑,好似他和沈红一直情投意合,没有争吵,沈红有些受用,她把这理解为丈夫对她的认错和低头,谷雨也轻松了,看苏磊这样子,肯定是能哄得沈红高兴。沈红不过是发发小姐脾气,也不会真的和丈夫生气。
  谷雨回了家,吴刚出来,用眼色询问,谷雨微笑,没事了,刚才在门口遇见苏磊,人家俩又和和美美了。吴刚点头,这样才好,吵什么呢,好好的日子,不少吃穿的。
  在吴刚眼中,有吃有穿,不为钱发愁,是多么美好幸福的日子,如果能天天喝二两酒,那就更美了。当然这些话,他只和妻子说两句,他和苏磊说过一次,苏磊像看外星人一样,说他,这什么时代了,你的境界这么低,只要吃饭呀。太低级了需求。
  苏磊的话太直白,让吴刚有些下不来台,他就是这质朴的需求,因为这个需求,有时候还达不到。
  同学爱情---平静
  吴刚和谷雨到不怎么争吵,二人开过一次家庭会议,关于资金的合理安排,各人的工资,有多少拿出来,供家用。然后个人留下的,照顾自己的家人,需要对方支持,如果对方有能力就支持,不能勉强。
  他们都明白,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经济,这个达成了协议,余下的事,到反而没有力气再争了。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都放到了一边,反而是有些凑合了事。
  两个人都明白,自己的实力,比不得对门,所以到有些同甘共苦的意味,多了些战友的意味,遇事还能商量。吴刚不善言词,谷雨做事比较柔和。
  看看表,已经十点多了,二人洗漱休息。
  这一天又过去了。
  在床上,谷雨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她在数着发工资的日子。
  
  同学爱情---敷衍
  对门这会儿,正在喝红酒。
  沈红现在心情好多了,苏磊心中不悦,但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安抚沈红,说沈红懂事贤惠,夸赞的和朵花一样。沈红心情大好,拉着丈夫品红酒。苏磊对这些情调挺拿手,还找了蜡烛出来,可惜少了玫瑰花。
  屋里放着音乐,舒缓轻柔,大灯关了,自然有些浪漫的气氛。屋里铺着地毯,这是沈红的主意,就是为了能跳舞。
  二人翩翩起舞。
  谷雨睡不着,看吴刚已经打了呼噜,就起身到阳台上吹吹风,他们的阳台没有封闭,晚风吹过来了对门的音乐声,谷雨有些失神。
  她喜欢音乐,只是没人知道,她有几盘世界名曲,会一个人偷偷的听,她不想让人家知道,她居然喜欢古典音乐。
  
  同学爱情----音乐
  谷雨好像听着,又好像没听,就那么一个人静静的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门的音乐声停了,没有了光线。
  谷雨起身回到房间,心情格外的平静。
  她心里回味着乐曲声,对门的生活,多幸福呀。
  谷雨并知道,她回了房间,苏磊却跑到了阳台上抽烟,他们在时间上刚巧错开。
  沈红折腾累了,这一天,哭闹了又浪漫了一把,沈红感觉挺充实,可是苏磊却感觉累。
  苏磊是那种永远喜笑颜开的人,没有人看懂他的心事,他就那么笑着,好似心情永远明媚。
  他现在发现,沈红变了,不是从前的样子,那时候沈红小鸟依人,现在的沈红,有时候争吵起来有些歇斯底里。他对她,越来越没有影响力了。
  沈红居然以他的恩人自居,好似他沾了她的大便宜,不是她追的他吗,怎么成了他沾光。
  他不懂,不愿意懂,他只是感觉心累。
  
  同学爱情----恩爱
  第二天早上,两家人在楼道里相遇,苏磊要先送沈红去上班,秀秀恩爱。谷雨和吴刚出了门,到是一前一后,没有并排走,全无苏磊和沈红的你浓我浓。
  到了车棚,吴刚骑车带着谷雨,苏磊开车送沈红,两家人分手。
  吴刚看着汽车驶出了小区,谷雨催他,快点吧,别迟到了。
  吴刚马上加快速度,不能迟到,还有全勤奖。
  夫妻二人提前五分钟到了厂子,在厂子门口,二人分手,这一天,就各忙各的去了,一个在车间,一个在行政。都有的忙。
  苏磊迟到了,在沈红的单位,耽误的时间久了些,沈红非要苏磊送她到办公室,展览一下她的老公。
  苏磊只好优雅的配合。
  
  同学爱情----闲话
  苏磊离开妻子的单位,往自己的单位开车,这时候是上班的高峰,遇上了堵车,他到单位的时候,已经晚了半个小时。他到不介意,全勤是不可能了,这个月已经迟到了七八回,只要不赶上科长查勤就没什么事。
  可惜今天运气不太好,平时并不早来的科长,正点到了,搬把椅子,坐在科室门口,也只有苏磊迟到了。别人都按点到了。科长拿着报纸,正认真的看着。看见苏磊,还打了个招呼,来了。
  苏磊马上说,对不起科长,路上堵车。
  科长站起来,开车的反而迟到,那开车干吗。
  科长走了,回他的办公室了,他在隔壁办公,今天是特意来看考勤的。
  苏磊有些无奈,他去卫生间接开水,他们的小锅炉在卫生间的外面,他一面接开水,听见本科室的大杨和老刘说,瞧着吧,科长这是等苏磊呢,苏磊傲气,仗着有关系,不把科长的规矩放在眼睛里,科长早恼了。老刘说,苏磊就是有些大而化之,到不是有心。
  同学爱情---科长
  苏磊马上离开了卫生间,不想撞见同事,那太尴尬。
  他没有回办公室,反正他已经迟到了,科长也已经看见了,或者说是堵到他了。他走出办公楼,在厂区里转悠。
  这个时间厂区没什么人,都在各自的办公区域里,他有些无聊,有些郁闷。
  他的生活其实挺顺的,大家都这么说,毕业就业结婚成家,都是按步就班,一切表面都很理想,工作是技术科,媳妇是同学,家里条件好,人家都说有他有福气。
  让他说,就是科长瞧不顺眼他。
  他恍惚听闻,当时他们回科里有一个指标,科长看上的是吴刚,可是当时沈家找了人,而苏磊的条件,硬件也符合,科长没有理由,只好不再干涉。当然他在技术科是有些混日子,可大家都这样。
  转悠了半小时,苏磊还是回了技术科。
  科长正在他们的办公室和老刘说什么,看见苏磊,科长皱眉,但还是转过脸,和老刘继续说,你们还是要安排两个人去车间看看,改进一下工艺。
  同学爱情---老刘
  科长走了,老刘和苏磊打个招呼,他是老资格的技术员,水平不错,和科长是一同进厂的,老刘闷头干活,不是当官的料,也没那个心思。人很随和,对苏磊算是比较关照了。
  苏磊说,要安排人去车间吗。
  老刘点头,一车间总反映他们的机床使用有问题,好似是电路的毛病。
  苏磊在犹豫,他要不要去车间转转,在科室里,喝茶看报纸,这日子消遥是消遥,可是天天看科长的冷脸,也不是滋味。
  老刘和大杨商量,让谁去,科长不大管这些事,都是交给老刘,通常来说,大家都明白,这是科长的意思,都会配合,而且也不是难事,解决不了,再安排别人去就是了。谁都不当回事。
  老刘心里的意思是,他和大杨,必须有一个带队,他们的技术还说得过去,如果安排的人水平太差,怕车间主任不高兴,感觉不受重视。现在车间对他们意见挺大,认为他们纸上谈兵,不联系实际。
  大杨最近不想去,他儿子中考,他想一下班就回家,去了车间就不好说了,他有些为难。老刘一想,马上说,我去吧,这你盯着点,他再看众人,他还要带个人呢,大家都不反对,也不积极,都低了头看报喝茶,点上谁算谁吧。
  同学爱情---主动
  苏磊已经摸透了这些人的心态,其实和他差不多,只不过比他资历老,心思滑,会做事,他说,我去吧。我也多学些东西。
  大家有些惊讶,这不是苏磊的作风呀,他一惯的圆滑,凡事不出头,对人笑脸相迎,可是对工作,却是一推二六五,仗着年纪小,嘻嘻一乐,大家都不得不让着点,今天真是怪了。
  老刘也有些意味,本心来说,他并不想带苏磊,苏磊的技术真一般,可是苏磊开了口,他马上说,好的好的。咱们今天下午就过去,你有个准备。工作服还有吧。苏磊说,有,在柜子里。
  老刘和大杨对望了一眼,大杨也不解。
  
  同学爱情---车间
  好久没进车间了,苏磊有些恍然的感觉,好似和吴刚进车间实习,是几十年前的事,其时想想,那是三年前的事。他有些感叹。车间的机器的声音震耳欲聋,他有些烦躁,可是他主动来的,总不能转身走吧。看老刘到是平平静静的,和车间的主任聊着机器的事,然后拿了图纸,到机床那里,和带班师傅聊去了。
  苏磊集中精神,跟在老刘身后,认真的听老刘询问机器运转的事,他还能听得懂,毕竟他是这个专业的,这几年有些散漫,但车间的报告,他都看了,他听是听懂了,不过,他没有解决方案,老刘也不指望他,也没想着一天解决,搬了把椅子,对操作工说,你干你的,我们观察观察。
  苏磊有些无语,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技术科呢,反正这个时候,科长通常不在,大家就是吹牛聊天侃大山,一直到下班铃声响起,这一天就结束了,现在呢,他看看表,才三点,离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
  
  同学爱情---聊天
  老刘拍拍苏磊,让他也搬了椅子,坐下来听听机器的声音,可能会有感觉。苏磊只好照办,其实,他认为效果不大,机器正常运转的声音是什么,他并不清楚,可是来了就安之吧。
  苏磊做了个认真倾听的姿态。
  老刘点点头,不管怎样,今天的苏磊,态度还是好的。
  老刘对苏磊没什么不满意或者满意,都是同事,他不较真,他从不介意哪个同事少干活,哪个同事奉承领导,他只做好自己的事。所以他的心情到是平静,他只是盼望着早点退休,只是他刚五十,还有十年,他知道还早着呢。
  对于新人,他到是多了些耐心,愿意和他们聊聊,看他们年轻的脸,有些羡慕,曾经他也年轻过。
  老刘主动和苏磊介绍一些机器运转的知识,说些技巧,苏磊难得的听了进去。感觉这里面学问真不少,自己以前是太轻视了。
  这一下午,没什么进展,到了点,车间主任过来说,明天再说吧,也不急这一天,他们是二十四小时运转,可是技术科的人,如果不是来支援加班的,通常到点就走。
  
  
  同学爱情---喝酒
  苏磊和老刘出了车间,老刘回技术科换衣服,苏磊突然不想换了,和老刘打个招呼,往厂门外走。
  新工作服穿在身上,苏磊感觉不错,坐了一下午,也没弄上什么油污。
  他在门口看见吴刚,吴刚已经换了工作服,看见他有些奇怪,苏磊一向讲究穿戴,居然穿着工作服。
  吴刚主动打招呼,你去车间了呀。
  苏磊笑笑,突然间有些骄傲,好像今天过得不一样,和在技术科喝茶的每一天不一样。
  他没去开车,拉了吴刚去喝酒,说请客,吴刚有些犹豫,他想喝酒,可是喝苏磊的,有些没面子。苏磊推了他一下,是兄弟别那么多事,是我心里闷,找个人诉苦。
  有了这个理由吴刚心里平衡了,自己是陪人聊天,那是另一回事。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学爱情---诉苦

下一篇: 《 同学爱情-----疑惑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