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葫芦案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12-25   点击:


  薛蟠与冯公子争抢香菱,打死了冯公子,作者是回目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事情的起因原简单,拐子把香菱卖给了两家,为的是银钱,领人的时候各不相让,若有一方妥协,拿钱走人,也罢了。因不相让,起了纷争,都感觉自己有理,付了钱就要人。所以冲突起来,有了人命。
  一直奇怪,拐子不是善类,所以才会拐人卖人,敢人卖两家,为何不拿了钱就走人,或者约定领人的时间错开,如何让两个买主遇见了,这是典型的穿帮行为,他既然做此行生意,当知其中关窍,这一次却失了手,他被打了个半死,反而是冯公子丧命。
  薛家仗着人多势大,打死了冯公子,拽走了香菱,然后带着一家老小上京投亲了。
  这事情搁在何时,都是冯公子冤枉呀,他先付的钱,人应该是他的,他本是礼遇香菱,才要三天后进门,若当时领人,断不会有些事。
  冯公子也是固执的人,本是当地乡绅,自然是本地人,难道不知薛公子的恶名吗,遇了这样的人,还要讲理,自然是无理可讲,只有送命的份。
  可怜冯公子因此无命。
  薛蟠一出场就是个恶霸形象,为了一个丫环,就打死一个青年公子,而且人家的理论还是自为有钱,没有摆不平的。
  事实证明,他一点不呆呀,他果然消遥法外,他对世情,到时看得明白,比冯公子还明白。
  薛家并不是官,但是皇商,又有几门好亲戚,所以当地官府,不会去追捕他,但也没有销案,如果薛家本身为官,估计就会把案子拖到雨村了结。
  贾雨村被贾政打发至此地为官,醉翁之意不在酒,贾政并不迂腐呀,他知道四大家族的情份要理,王夫人的外甥要管,才把因他才复职的雨村弄到此地为官,就是要贾雨村收尾。案子总放着也不是事呀,必须结案才了结。
  果然贾雨村来了,本要捕人,可是门子一个眼色就收了手。官场老手,经历过起落的贾雨村此时格外谨慎,万一再罢官,如何复职呀。失去过,再得到,格外珍惜。
  后堂听了门子对案件的解说,又说了护官符,恍然明白原来自己来这里,还是有任务的,既然是任务,必须要完成。他本来无人脉,现在结了此案,给贾府一个人情,给王家一个人情,给薛家一个人情,一下子与四大家庭联络起来,似乎是老天助他。
  他半推半就接受了门子的建议,胡乱结了此案,冯家得钱,薛家结案,原告满意了被告消遥了,其余的就是马上修书给贾政和王家,事情办了,要个人情呀。而那个提建议的门子,原是葫芦僧,是雨村贫寒时旧交,雨村本存小人之心,怕此人说出当年旧事,扫了自家面子,于是找个理由,远远的充发了他。
  一桩人命案就如此糊涂了事。
  受益的是谁呢,是贾雨村,他因这个案子,给王家和贾府递了投名状。
  还是薛蟠,他更加相信,有几门好亲戚,没有摆不平的事。人命案子都结了,何况其余。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双玉初相逢——还泪情缘的开始

下一篇: 《 宝玉的情不情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小时候,我们读到这节课,便有了样本式的解释。而月涵的这篇亮点就多了,似乎在乱麻里给我们理清了一些丝路。我们会以为刚好贾雨村来到这里,而月涵告诉我们是贾政故意为之。我们知道为官最好,薛家势大可毕竟还只是皇商不是官,所以一直拖着没办,不然早了结了。贾雨村倒向贾、薛二家递了投名状了,可这冯公子的事似乎也太傻了些,冯公子等三天还可以用的上有情有义来解释,可是那拐子为什么拿了钱不跑就奇怪了。作者是提出来了,不知读者会作何想。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有时候好事还真未必是好事,如果一开始薛蟠的胡作非为能受到点惩罚,也不致后来的后手不济。

    2017-12-2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