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泪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2-16   点击:


  
  请相信我-----后续
  胡海洋反而松了口气,现在这样,他的行为就只是撤股了,所以本来应该转回二千万,他只转了一千万,余下的一千万,他就不肯转了。
  他不说不转,只说是资金紧张,他又成立了一家公司,去外地做项目了。
  谢云鹏吃了个哑巴亏,除了让人时不时的联系胡海洋催款,似乎也没办法,到是姚经理说,可以找专业催债的,他们的手续费,是回款金额的百分之十,谢云鹏真的恼了,想了想,给胡海洋打电话,现在不必客气,这辈子也做不成朋友了。他直截了当的说,一千万我给你打个九折,如果你接受,一周之内到帐,此事就了结,如果你不同意,我拿出二百万来给人,让他们替我要钱,我也要出这口气,你看着办,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联络。说完了,他挂了电话。
  也许是他的语气里有杀气,三天之后,胡海洋转回了九百万,这件事,算是结束了。
  可是谢云鹏没有松口气,现在的问题,是有限公司,必须是两个人,他必须再拉上一个人,想了想,他想到了云天,把云天扯进来的好处是,让云天出面让谢氏放松对债务的催逼,父亲总要给云天面子。
  
  请相信我-----好言
  云天没经过商,他不感兴趣,谢云鹏对他一直不错,他们差了十好几岁,所以他对这个大哥,也很亲。
  谢云鹏提了公司的事,让他当股东,按年分红,多了条生钱之路,不用靠谢家养活,他马上心动了,但却没答应,他深知商场如战场,亲兄弟明算账,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他说考虑一下。
  他和云筝商议,云筝把县里的那家公司的情况和他讲了,云筝不建议他接,以前云鹏就是甩手掌柜,所以才吃了大亏,如果云天做了股东,就不能真的不过问,等着别人来分红,这是不现实的。
  云筝说,你没经过商,还是弄画廊吧,有些经验在说,不熟不做。
  云天点头,他又去找奶奶,老太太也不大乐意,云天参与这事。
  老太太有她的想法,她怕兄弟二人,因为这个公司,闹生分了。
  云天马上给云鹏回话,奶奶说了,我们合作不好,容易伤害兄弟感情。
  
  请相信我-----机灵
  云筝暗挑大拇指,弟弟是不想让云鹏恼了她,才故意在奶奶那里转一圈,这样云鹏又死心了,又省事了,也不会怪别人。
  谢云鹏一看,奶奶不乐意,只得罢了。
  他最后想干脆让王强入股吧,没想到王强一口拒绝,他说,我们同学这些年,感情不错,以前你和老胡也挺好,若不是这次的事,还是朋友呢。而且我成了股东,一分钱不出,拿个干股,你肯定不乐意,要是挂名,我也不愿意,毕竟我也要承担责任。如果我在这里负责经营,就要离开谢氏,我对谢氏挺有感情的。
  谢云鹏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这个人既然要老实,不能是第二个胡海洋,还要能掌控。
  王强的建议是,让黄山入股。
  王强的策略是,黄山这个人,精明强干,对地产一项看好,其实前两年,他想扩充到县级市场,是董事会没通过。
  黄山做事讲规矩,不会让人吃亏,也不会自己吃亏。
  云鹏心里有些矛盾,黄山如果来了,那资金问题就解决了,给黄山的股份,黄山的资金,正好能缓解,但黄山肯定不会做小股东。
  
  请相信我----烦恼
  和黄山谈事情,不好在电话里,那样太托大。他只好回了公司,找黄山面谈。
  开门见山的说了,黄山对项目到是挺满意,他想了想,说明天答复你。
  第二天,黄山回话,他要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他的资金马上到位。
  云鹏真的有些烦恼,好处是资金问题解决了,麻烦是,在黄山面前抖不了机灵,只能实打实的做事,当然,因为黄山的股份不少,他会加强管理,这到是好处。他问王强,王强说,好呀,这样,以后在谢氏,黄总估计会关照你!
  最好他一咬牙,答应吧。
  黄山入股。
  可云鹏发现,黄山在谢氏,没有关照他。
  
  请相信我-----稳定
  县里的项目,上了正轨,所有的帐目,从市里请了会计事务所审计,一切都井井有条,原来的代表公司撤换了,新的代理公司是黄山安排的。
  财务那里,一个小文是黄山的人,沈会计是谢云鹏安排的。
  其余的人事,都由谢云鹏安排。
  谢云鹏感觉也算公平。
  二期的进展很快,黄山亲自到县里找了人,托关系找到了县长,项目的审批就开了绿灯,加上他们愿意建小学,成了当地的重点项目。
  谢云鹏的危机渡过了!
  请相信我---缓解
  沈华现在的情绪好些了,那个电话,再没来过。
  她每天到”放轻松”那里健健身,聊聊天,感觉心情好了些。
  这一天,她又在下午来了这里,江医生没在,她在健身区那里活动,她和教练聊天,你们这像个健身会所,教练笑笑,这是江医生的意见,她说这里,不是心理诊所,严重的心理疾病,要到心理门诊去,这里主要是减压,而运动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沈华点头,她感觉有时候心情不好,做运动,出一身汗到是能轻松不少。
  她坐完运动,拿毛巾正在擦汗,却看见李妍和顾如章出现在这里,李研对顾如章说,我朋友来过,这里的教练特别有耐心,你一会儿就知道了,他们主动和沈华打招呼。
  沈华的气色极好,但看见顾如章的时候,听见顾如章的名字,她的脸还是白了。
  正好江医生过来,招呼她进了聊天室,江医生说,你怎么了,好像突然阴了天。
  江医生正在看监控,你的神情一直都挺好,是看见两个熟人的时候,变了脸,怎么了,他们触动了你。
  
  请相信我----触动
  沈华看着江医生,她有些害怕,也有些惊喜,她其实也想把心事说出来,可是她不敢,她想忘记,当做不存在。
  这么多年了,沈华其实已经忘记了,可是只是一个同名的人,就让她心乱了。
  她还是有些犹豫,吱吱唔唔的,只推说是身体不舒服,江医生,倒了杯茶给她,安慰她,没关系的,我是医生,你放心,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不勉强,只要你心里放得下。
  沈华紧紧的握着茶杯,茶杯上的热气,让她有了梦幻的感觉,她心里轻松了些,这时候,她抬头看见窗外的天空,好蓝。
  沈华轻轻的说,好多年的事了,也许真的是一场梦。
  江医生的表情,平静柔和,没有催促,没有好奇,只是单纯的看着她。
  沈华几乎要张口了,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悦耳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突然间清醒过来,打开手机,是李丰的电话,李丰约她去看场电影,她马上同意了。
  请相信我----遗憾
  沈华和江医生告别,江医生还是平静的面容,她温和的说,去吧,放松些。
  沈华离开了,江医生叹了口气,她看的出来,沈华刚才,已经要开口了,如果不是那个电话。
  这是天意吧。
  沈华的命其实挺好的,有个好丈夫。
  李研看见沈华离开,推开了江医生的门,笑着和江医生打了个招呼,沈华好些了吗,我们公司的人,都挺关心她的。
  江医生也微笑着,挺好的,刚才和她老公看电影去了。李研羡慕的说,沈华姐命好,有个好丈夫,李经理又能干人也老实还顾家。
  江医生说,你也抓紧些,找个好老公,李研摇头,好人多,好丈夫不多。
  李研从江医生那里出来,和顾如章打个招呼,先走了。
  顾如章到是完成了健身的课业,才离开。
  
  请相信我----缓和
  李丰能感觉到沈华最近的情绪在转好,脸上也有了笑容,沈华的个性比较内向,平时喜怒不明显,但前段时间,却表现得非常的恐慌,现在她平静了许多。
  李丰也松了口气。
  二人看完电影,也没回家做饭,干脆在外面吃了吧。
  沈华到是难得的点了李丰爱吃的菜,她平素做事,有些自我,很少迁就李丰。
  李丰有些惊喜。
  他感觉最近沈华比以前温柔了许多,有时候做事会询问他的意见。
  李丰看沈华情绪不错,就说,你最近好多了,要不要回公司上班。
  沈华愣住了,看着李丰,有些茫然,上班,谢氏的事好似遥远了,可是不遥远,下午她还看见了李研和顾如章,顾如章的名字,让她突然间颤抖了一下。
  沈华低头,过段日子吧,我还是有些不舒服。
  她沉默了,气氛受了影响,李丰到没感觉出什么,他说,大家都问起你,连顾如章也打听过你几次,挺关心的。
  那个小伙子能力不错,业绩挺好,已经转正了。
  沈华放下汤匙,不要说单位的事了,我们吃饭。
  请相信我----唤起
  那天晚上,沈华又做了恶梦,她听见有人喊顾如章的名字,一下子惊醒了。
  她看着天花板,夜里什么也看不清,她拉开厚厚的窗帘,窗外不远处,有路灯的光亮,她心里平静了些。
  她安慰自己,只是梦。
  可是另一个声音在喊,梦,也是心的反映。他一直都藏在你心里,没有过去,从没有过去。
  她徒劳的闭上眼。
  再不能安睡了,她起身到了客厅,干脆找本书看吧。
  可一样看不下去,她有些心神不宁。
  
  请相信我---序幕
  早上的时候,李丰看见沈华的黑眼圈,有些奇怪,你没睡好吗,沈华点头,做了个恶梦,就再没睡。
  李丰说,那你一会儿,再睡会儿吧。
  李丰一出门,沈华却在家里坐不住了,有李丰在不觉得,现在一个人,反而心慌,她匆匆出了门,她想和江医生聊聊。
  看见江医生,沈华的心莫名的平静了许多。
  她说,江医生,我有个朋友,有些心事,放在心里好多年了,最近总是梦见过去的事,你说,是不是真有因果。
  江医生微笑,因果不好说,但有些事,做过了,就不能当不存在,因为真的存在过。
  沈华眨动眼睛,她点点头,是呀,我是这么劝她的。
  江医生说,鼓励她说出来,说出来会舒服些,放在心里,容易把事情夸大。
  沈华说,我和您说说她的故事吧。
  
  请相信我---故事
  沈华讲的故事,到是简单极了,三言两语。
  一个女孩子晚上放学回家,遇到了一个喝多酒的人的纠缠,争执间,有一个路过的男子仗义相助,动手间,救人的人打伤了恶徒,后来警察来了,女孩子最先的口供还是实情。可是她回家后,恶徒的家人来了,在当地很有势力,对方和女孩子的家人谈好了,说成女孩子和恶徒是恋爱关系,二人只是发生一点争执,后来出现的人,是酒醉调戏女孩子,这样性质就变了。
  女孩子开始不肯,可是架不住家人的劝说,人家给女孩子的哥哥找了工作,而且给了家里一笔钱,那时候女孩子的姐姐正在住院,很需要这笔钱。
  女孩子改了口供。
  后来的事,她打听过,那个救人的,是个老师,以打架斗殴的名义,被开除了工职,还被劳教了一年。
  再后来,女孩子离开了当地,和家里的关系也远了。
  她听说,救人的人,后来出了车祸。
  
  请相信我---泪水
  沈华基本上一边流泪一边讲完了故事。
  江医生也沉浸在故事的悲剧氛围里,她的泪落了下来。
  她递给沈华纸巾。
  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沈华的肩膀。
  过了许久,江医生才说,这个故事里,女孩子可能不是恶意的要恩将仇报,但客观上,的确是这样的事实,而且断送了救人的人的前程。
  沈华低了头,恩将仇报,她不想面对这四个字,可,她明白,就是恩将仇报。
  江医生说,有些事,一辈子不提,不等于没发生,就算是特意忘记了,也存在。
  江医生说,你建议你朋友,把事情用笔写下来,写的过程中,可能会梳理一些事,心里会舒服些。
  
  请相信我---相信
  沈华点点头,我告诉她。
  江医生又轻轻的说,有些事,其实不会过去,如果没有尽自己的力弥补的话。
  沈华突然抬头,弥补,怎么弥补,人都没了。
  江医生说,比如把事情公开,比如找到那个人的学校,把事情说清楚,也许没什么用,可也许,那个老师,很在意他的名声,他不能人没了,还背着污名,一个被开除的名声。
  沈华有些茫然,这,岂不是,要把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江医生点头,可是她的心,会得到安宁。那是别人的名誉和一条命呀。
  沈华沉默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请相信我—恶梦

下一篇: 《 请相信我---鼓励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