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恶梦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2-15   点击:


  请相信我----轻松
  李丰提起了“放轻松“减压心吧,让沈华过去看看,哪怕进去转转也好。
  第二天李丰有业务要出差,沈华答应去看看。
  沈华不认为自己有问题,只是心情的确不好,她想去看看也好,去之前,到婆婆那里转了一圈,给孩子买了些东西。当然也给婆婆买了套化妆品,她花钱一项大方,这点让人不能挑。
  婆婆的态度淡淡的,婆媳关系一直停留在客气的份上,没有直接冲突,但都能感觉对方的态度并不友好。
  婆婆因为房产的事,沈华是一直感觉婆婆好似看不起她,因为沈华一直不在他们面前提娘家的事,除了刚结婚的时候,两家人见过一面,后来再没往来,主要是沈华不和娘家人联络。婆婆认为这个女人冷情。
  沈华不耐烦应付婆婆,放下东西,问问孩子的情况,就离开了。
  她无处可转,想了想,就去那个减压的地方转转也好。
  请相信我----初入
  应该说江医生给了沈华亲切感。
  江医生是心理学硕士,有几十年的从业经验,她是喜欢这个工作,但不喜欢原来医院的氛围,才和人合作开了这家店。
  沈华吱吱唔唔的说了,多年前有件心事,一直让她放不下,最近感觉,有人在旧事重提,她遇见了一个人和故人同名的人,总感觉那个人对他有敌意。
  江医生问了一些细节,沈华不愿意开口,江医生到是理解,她劝沈华多活动活动,心里放开些,有些事,不能永远躲避。
  江医生建议沈华,来这里参加一些活动,运动运动也好。
  沈华其实并不相信运动能改变她的心态,但江医生亲和的态度,让她感觉舒服,她办了张卡,先做健身也好,反正最近不上班,在家也是闷着。
  请相信我----电话
  电话响的时候,沈华看了看来电,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一下,想到江医生的话,有些事面对也好。
  她拿起电话,她想好了,如果对方不开口,她就直接挂断。
  电话里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你想好了吗,总要面对,你愿意说真话吗。
  沈华一直在心里为自己鼓劲,她用颤抖的声音说,你是谁,我就算要面对,也要面对一个真实的人,不是一个声音,我要当面谈。
  对方沉默了,然后电话挂断了。
  沈华马上回拨,无人应答了。她想,可能又是一个公用电话。
  她现在确信,有人知道当年的事,不知道是顾家的人要算账,还是有人恶意敲诈,她想了想,如果是敲诈,她置之不理,他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如果是顾家的人,她愿意给赔偿。
  也许因为想开了,她的情绪反而稳定了些。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拔了电话线,她不想让人影响她的睡眠。
  
  请相信我---聊天
  第二天,她去了江医生那里。
  她问江医生,病人说什么,你们都会保密吗,江医生点头,当然,这是我们的规定,我们也要讲职业道德,病人的隐私,我们是不能泄露的。
  沈华看着江医生,有些冲动,她真想开口,可是话到嘴边,还是犹豫了。
  江医生并不着急,她温和的说,每个人都有些不愿意开口的事,这很正常,如果你能自己疏导,那最好,如果不能,还是要寻求外界的帮助。
  沈华点点头,她去健身区做运动去了。
  江医生若有所思,她看的出来,沈华有心事,而且是让她感觉不安的心事,似乎是她做了什么错事。但江医生并不追问,她明白,有些事,只能水到渠成,追着问,没有意义,反而让对方树起了心防。
  沈华运动了半个小时,已经出了汗,心情反而轻松些。
  她还是想和江医生聊聊,但江医生那里有病人,她在办公室外面转了一会儿,助理走来询问,需要帮助吗,她摇头,说明天再来吧。
  
  请相信我—恶梦
  那天夜里,沈华做了一个梦,好似一直有人追她,说她欠了钱,她被恶梦惊醒。
  她醒来,看了看表,才夜里两点,叹了口气,她想,她欠的不是钱,是一句真话。
  她想,那个打电话的人,那张打印纸,都是那件事对她的惩罚。
  可是,她一定要面对吗,事情过去那么久了,现在面对有什么意义,顾如章,已经不再了。
  到了清晨,才朦胧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半了,她有些茫然。
  想想李丰明天才回来,公司不能去,那个人一定在谢氏。想到谢氏,她突然想,谢氏收购丰华,是不是一个阴谋,可是为了她,值当吗。
  沈华给杨宁打电话,说能不能一起吃午饭。
  杨宁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杨宁总感觉沈华有些神叨叨的,可是想想,沈华也挺可怜的,也许是病,也许是因为合并后的落差。
  只是刚才电话里,听上去一切正常。
  
  请相信我—饭局
  几天没见,感觉沈华明显有些消瘦。
  但精神还不错,她热情的和杨宁打招呼,点的几个菜,都是杨宁爱吃的,杨宁对于饭店的档次还是吓了一跳,这是比较高端的饭店了。
  心里奇怪,沈华找她干什么。
  沈华给杨宁倒了茶,这是你爱喝的普洱,你尝尝。
  杨宁致谢。
  沈华说,我有些事,想了解一下,如果你方便讲,就告诉我。
  杨宁点头。沈华说,当初谢氏怎么会想到收购丰华了。
  杨宁说,我们广告部原来的业务太单一,只是报纸和电视,业务额一直上不去,两年前,就提到了扩大业务,当然在业务上要能和我们形成互补。
  后来是电视台的广告部主任,建议我们找一家专做户外的广告公司合作,可以借力。
  当初也不是你们一家,选了三家,后来是你们公司最合适,你们是纯户外广告公司,而且资金周转有困难,如果不是李经理一下子吃进的广告牌太多,也不至于周转不开。你想如果不是缺资金,谁愿意被收购呀。
  请相信我—意外
  云鹏县里的项目运作到是正常了,拍了地,办了证件,销售业绩迅速回升,宣传也到位,胡海洋虽然不愿意被谢氏收购,却愿意打着谢氏的牌子,这样这个项目,被包装了一层光环。
  项目也涨了价,人们都是买涨不买跌,越是调价,越有人来购买。
  沈会计给云鹏打电话,却有些忧心,她说,胡海洋现在和销售代理那边,统一的说法是,项目有一个重点小学,会和省里的某重点小学联办,云鹏开始没介意,只要这些文字没落实到合同,就无所谓,夸大就夸大吧,沈会计却说,这不是夸大,这是虚构,而且开发集团,宣传单页上写的都是谢氏。
  云鹏皱眉,他直觉有些不对。
  他放下电话,找来了王强,说了沈会计汇报的内容,王强也很惊讶,这不合适呀,学区房的概念是好用,可是没有小学,二期三期的销售会受影响,而且单页上用谢氏的名义,这不合适呀,当初谢氏要收购,他不同意,现在打着谢氏的牌子,如果有什么负面影响,都是谢氏的,谢氏是债主,可不是冤大头呀。
  云鹏有同感,而且黄山也派了人在销售中心,这些情况,黄山肯定会知情。可为什么黄山一直沉默呢。
  请相信我—沉默
  黄山派去的财务代表,果然早就做了汇报,比沈会计的汇报还要早,沈会计因为管着帐,对销售一线的事,没有财务代表了解的及时。
  黄山一开始是挺激动,后来反而冷静下来,他想了想,这个公司是云鹏的,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些事,可以算是问题,也可以不算,虽然说有什么小学,可合同上没写,至于单页上的开发集团,但是如果云鹏说是销售公司自己操作的,也仍然可以推脱过去。想到这里,他让财务代表,注意合同上的用词,密切观察。
  黄山见了云鹏,到是不动声色,云鹏反而有些心里没底。
  他考虑还是让王强再过去一趟吧。
  王强有些为难,要不您和谢经理提一声,现在广告部年底结算,主要是和报社电视台那边,工作量挺大,我现在请假,估计谢经理有意见。
  云鹏犹豫,王强说,谢经理那个人挺通情达理的。
  云鹏给云筝打电话,谢云筝沉默了半分钟,行,去吧。
  请相信我—叮咛
  王强和谢云筝交待一下工作,这次估计要去一周,杨宁开玩笑,谢云鹏挺有意思,他一直抱怨,他的办公室主任不称职,为什么不把你调过去。
  王强有些尴尬。
  云筝反而说,他要调,我还不同意呢,哪里找王经理这样能力全面的人。王强脸红了一下。
  云筝说,胡海洋那个人,我见过几面,很滑头,做事有些急功近利,说的比唱的好,你还是多注意下,看看帐上的资金,有没有转移。
  王强一愣,不至于吧,他要是那样,岂不是,岂不是,他没说下文。
  杨宁看了看王强,摇摇头,你别瞎操心了,太子爷又不是傻子。
  王强想了想,胡海洋的确像是云筝说的那样,做事不踏实,又有些任性。他也担心起来,而且他担忧,如何能查帐上的资金。
  云筝想了想,你和沈会计多聊聊,看看她有什么办法。毕竟她在现场,比你了解情况,而且会计和银行打交道多,她可能有办法。
  
  请相信我—蛛丝
  王强到了县里,胡海洋却躲着不见,说家里有事,反而不露面了。
  王强在销售中心听了听销售说辞,直皱眉,销售员一直说,这是谢氏开发的项目,而且要建重点小学。
  王强约沈会计吃饭,说了他的担忧,问沈会计,最近那个出纳,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能不能看看银行对帐单。
  沈会计说,银行对帐单,出纳按季度打给她,上季度的到按时给了,这季度的还没出来,她想了想,我和银行的人也熟悉,我下午过去看看。
  王强不放心,和沈会计一起去了。
  前台说您带了公章吗,沈会计拿出公章,前台给打了对账单。
  沈会计看了两眼,马上变了脸色,最近有几笔大额资金转出。
  王强一看,也有些吃惊,沈会计马上给出纳打电话,出纳吱吱唔唔的说胡经理的意思,沈会计厉声说,不可能,财务章在我这,你们开支票,我怎么不知情,出纳更含糊了。
  沈会计说,你在办公室,我马上过去。
  
  请相信我—盘问
  王强和沈会计往回走,王强在路上就给云鹏打了电话,云鹏头上冒汗了,他说,我马上过去,你们问出纳怎么回事,可以把事情说得严重些。
  云鹏让小郑开车,马上去县里,小郑一看云鹏的脸色,建议说,是不是再叫上几个人,谢云鹏想了想,你让保安部的姚经理,带上几个人,开车和我们一块去,最好能找县里的人,我记得他们保安部,有两人是那个县城的。
  小郑马上给姚经理打了电话,姚经理到是谢云鹏提上来的,马上执行,找了六七个人。
  姚经理还算不糊涂,和副经理交代了几句,告诉他,有事帮着支应一下。
  出纳开始还不说,后来沈会计说,公章和财务章都在我手里,你银行的章是怎么盖的,这可不是小事,你想去公安局里吗。
  王强也说,私刻公章财务章,转移公司资产,是要坐牢的。
  出纳这才说,是胡经理让刻的,公司的执照在我手里,我们报了公章财务章丢失,又重新刻了章。
  沈会计用手指着出纳,你怎么这么糊涂,公司的法人是谢云鹏,而且大股东也是谢云鹏,你傻呀。
  
  请相信我—真相
  出纳低头不语,她是胡海洋的关系户,自然向着胡海洋,她当然知道法人是谢云鹏,可是她不太了解,法人代表什么,反正这里的事,都是胡经理说了算,胡经理给她安排了工作,开了高工资,她晓得她的工资挺高的,比别的企业的出纳,高了一倍。
  出纳只是低声说,胡总说他是代表,是谢总的代表,这里的事,谢总都不管,就是他讲什么,就是谢总的意思。沈会计冷笑,你真糊涂,还是装的呀,要是那样,谢总能派我来吗,为什么把财务章交给我保管。
  沈会计现在是真恼了。
  有些不好和谢云鹏交代,不过这不怪她,本来就有分工,她的公章财务章并没有丢失,对方另刻了,这责任不在她,可是她一样拿了高工资,事情发生了快一个月,她才晓得,还是王强来了,才发现。她有些后悔,对帐单的事,应该一月一核对,可是就算是那样,对方也有空子钻。除非当时连出纳换了。
  王强一直在打胡海洋的电话,胡海洋的手机关机了,王强想,胡海洋这是打算干什么,毕竟他是股东,有些事,在内部大家还有商量,如果谢云鹏报案,那是另一回事,他在帐上划转的资金不少,那是客户的款项,弄个携款潜逃吗。
  请相信我—情况
  沈会计和出纳讲,你的身份证先放在公司,出纳惊慌的抬头,为什么,你有什么权力。沈会计说,现在我们都有责任,我们的身份证都放在公司的保险柜里,钥匙你一把我一把,这总行了吧,一会谢总要来,你把情况写清楚,要写得详细些,什么时候让你刻得章,什么时候转的款,用的什么理由。现在事情内部处理,还好讲,否则谢总报案,你是讲不清的,你知道胡总现在手机关机了,这说明什么。
  出纳不信,也打胡海洋的手机一样是关机,出纳这才有些心惊,但还是讲,也许手机没电了,也许,沈会计瞪她一眼,我也希望是也许,等谢总来了再商议吧,你先按我说的做。
  谢云鹏到的时候,先安排小郑带人去胡海洋的办公室,看看胡海洋的东西在不在,然后让姚经理到销售中心,盯紧销售公司的工作。
  谢云鹏给胡海洋发了短信,一句话,我们当面商量,不要玩失踪,如果我报案,对你不利。我是法人。
  手机一直没有应答。
  
  请相信我—查询
  王强想了想,这样吧云鹏,我和姚经理借两个人,我们去一趟市里,到胡海洋家看看情况,我在市里找找他的亲戚,看有没有人能找到他。
  沈会计把出纳写的情况说明交给了谢云鹏,上面有出纳的签名和手印。
  云鹏皱眉,和沈会计交待,你去一下银行,把帐上的钱,先转到我们公司的另一个帐户上,沈会计叹气,帐上钱不多,就是这三天的房款,谢云鹏说先转出去吧。
  沈会计没有马上动,谢总,还是让谢氏的法务部介入吧,不管你打算如何处理和胡海洋的事,必要的证据留存我们要保留。
  谢云鹏有些发愣,如果出动谢氏的法务人员,那么这件事在谢氏就公开了,现在虽然也有人会猜想,但王强嘴严不会说什么,他还在想,沈会计苦笑,谢总,黄总的财务代表,现在估计都明白了,人家不说话,不代表不汇报呀。那个财务代表,原来就是学法律的。
  这一刻,谢云鹏突然明白了,黄山为什么派一个学法律的人做财务代表了。
  他心中有些发凉,沈会计还在提醒他,谢总,现在不要犹豫了,如果你不第一时间和谢氏沟通,日后就成了有心隐瞒,只要让法务部介入,你还是光明磊落呀、
  请相信我—公开
  谢云鹏咬咬牙,想了想,给法务部打了电话,说了他这的情况,请他们过来两个人,帮忙处理一些问题,他还是说的含糊,而且是找了自己的关系,他不想太快公开,如果胡海洋接了电话,把钱转回来,那么一切还有两可之间。
  沈会计没那么乐观,她计算了一下胡海洋转走的钱数,应该是他计算的这个项目的百分之四十的利润,如果是这样,胡海洋可能不会把钱转回来,而是走撤股的路,当然这样不合流程,但可能谢云鹏会有所顾忌不会把事情闹大,因为真的公开了,会影响项目的销售。
  沈会计说了她的想法,谢云鹏皱眉,是那么计算吗,项目没有汇总,他的计算靠不住,税款都没有结算呢,后面人工的涨价,材料的涨价,他太自以为是了。
  谢云鹏在屋里转来转去,有些发愁,他现在明白父亲经营的不易了,商场如战场,他现在才明白了。
  他有些后悔,当初不应该太过相信胡海洋,他记得在饭桌上,谢云筝说过一句,出纳应该你派人,他当时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就是小看了出纳的作用。
  对于这个出纳,他明白,他不好太难为人家,这个人有地方的关系,好像是房管局的关系,他还想做二期呢。
  他对沈会计说,你和出纳讲,她电话开机,随叫随到,她的工作,交接给黄总派来的那个财务代表,沈会计马上明白了,这是给黄总示好呢。
  
  请相信我—代表
  黄总的财务代表小文马上来了,和出纳交接工作去了,平素和出纳的关系还好,经常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小文安慰出纳,别紧张,有什么事和谢总讲清楚了,谢总不会为难你,要是你还藏着瞒着,谢总就不会客气了,你要先撇清自己。
  出纳给了谢云鹏一个手机号,胡总用过这个手机号,不知道会不会开机。
  谢云鹏用小郑的手机拨打过去,手机居然通着呢。
  谢云鹏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海洋,我们多少年交情了,有事讲在明面上,大家坐下来谈清了,你知道我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
  胡海洋叹了口气,云鹏,对不起,我只是拿了我该拿那一部分,谢云鹏火气按不住了,你想撤股,可以,要算清楚吧,我不会欠你帐,可是你不能自说自话呀,然后一走了之,你真以为你私刻公章不违法吗。
  胡海洋沉默了一下,谢云鹏你是聪明人,我给销售公司的经理留有一个信封,里面是我的撤股委托书,由他办理手续,你可以到工商局做变更,我是不见你了,我劝你就这样吧,谢氏财大气粗,你是富二代,不差这点钱。你把事情闹大了,公开了,那是房款,客户马上会闹到销售总,这个项目会成什么样子,你应该清楚,二期三期,你还想拿地吗。
  
  
  请相信我—窝火
  胡海洋的确说到了云鹏的软肋,报案的后果,很严重,而且最后会弄成内部股权纠纷。
  他不仅要应付县里,还要应付谢氏内部的调查。
  他有些不知所措。
  黄山的电话打过来了。
  他问云鹏,你那出什么事了,云鹏想到黄山的派来的小文,他含糊的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和股东闹了些矛盾。
  黄山心里摇头,这时候,还装,不过你要装,就装吧。
  黄山说,事情可大可小,你看着吧。云鹏,我的意思是,你尽快处理,毕竟还要和谢氏通报一声。
  云鹏明白,资金是一个问题,胡海洋转走了大部分现金,现在施工方那还能应付,不到结帐的时候,这几天收的款,应该能发放员工的工资,和销售部的佣金。可是余下的房源不多,就算都按时销售完毕,到了结工程款的时候,还是问题,他总不能预售二期吧,二期的手续没下来呢。
  
  请相信我—进退
  谢云鹏有几次,真想报案,先报了案再说,到是王强在电话里说,还是慎重吧,如果情况外泄,建筑商和客户都会有想法,到时候,局面更不好收拾。而且胡海洋毕竟也是股东,他肯定事先想过对策。
  王强叮咛云鹏,现在的情况,还在保密阶段,因为过去的人,都是谢氏的,所以项目上的人,只是以为,这是谢氏来查帐。
  法务部的人也建议私下解决,就算是报案,也不一定能追回款项,他们研究了胡海洋和谢云鹏的一份退出股份的协议书,那里面到是有含糊文字,如果一方撤股,可以先行结算应得的利润。估计胡海洋事先就埋下了伏笔。谢云鹏看着那些文字,有些后悔,当初没细看。
  他生气,这种约定,法律能认可吗,法务部的人说,你们是双方自愿的协议约定。
  法务部的人,到是建议他和谢云筝聊聊,他们说,谢经理去年有个客户就是遇到了这样的事,谢经理来找他们咨询过。
  给云筝打电话,他不愿意。
  他和王强说了,王强说,那件事,我到是有印象。我问问谢经理。
  
  请相信我—建议
  王强联络了谢云筝,云筝到此时,已经明白云鹏遇到了什么事,云鹏不提,她只好故做不知,只是说,考虑到现实情况,能私了还是私了吧,否则建筑商要结算款项,客户人心不稳,对经营的影响更大。
  王强点头,我也是这么说的,希望能快点解决。
  谢云筝的建议是,找个会计事务所,清算一下到目前为止如果一方撤股,应得的利润,做好结算,让对方配合,办理相关的工商手续。
  王强找了会计师事务所,自然找当地最大的事务所。
  谢云鹏只好接受了这个建议。可是找不到胡海洋,王强想了想,他认为胡海洋肯定会和家里人联系,于是写了一封信,注明同意把胡应得的利润给他,但结算要按市场行情结算,已经聘请某某事务所参与结算工作,请胡海洋和谢云鹏联络。是他的他拿走,不是他的他退回。
  如果胡海洋一直不见面,谢云鹏会以胡海洋倾吞公司资产,非法转移帐上资金报案,给了胡海洋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事务所应该能给出报告,以此报告为由,加上出纳的情况说明,还有银行转帐的记录。
  
  请相信我—善后
  谢云鹏想了想,想让王强先在这里盯一段时间,王强皱眉,他名义上是广告部的人,在广告部也有工作,现在广告部一切上了正轨,可是他做为副经理,长期请假算什么回事。谢云鹏的意思是,让王强帮着督促代理公司,马上清盘,回收资金。另外前期部加快办理二期的相关手续。
  王强说,我的建议是你还是让谢氏收购算了,你现在根本不能按期偿还谢氏的借款。
  谢云鹏不这么想,离最后的还款期限还有一年,没必要现在就低头,在这一年之间,谢氏总不会逼迫他。
  而有一年的时间,他如果能让二期顺利开盘,就能缓解,实在不行,签订一个延期还款的计划书,他相信,只要奶奶出面,父亲一定会让步,虽然有些靠老子,可是靠了就是靠了。
  王强说,好吧,我去和谢经理请假吧,我先请两个月吧,如果两个月里,你和胡海洋的事情,解决了,运营上了正轨,我还是回广告部。
  请相信我—出纳
  出纳是县里土生土长的人,这次的事件,谢云鹏才没有追究她的责任。
  谢云鹏现在的打算是,不提这事,让她自动辞职就是了。
  没想到,出纳还是喜欢这份工作,找了亲朋来说情。
  中间人答应,在二期的手续上帮忙,谢云鹏却不放心,让她再做出纳了,他说,都是朋友,我当然给面子,可是出纳这个职位,我们和谢氏有借款,谢氏要求必须是他们的人,小文也已经上岗了。她要是回来,只能做销售员,你看她愿意吗。
  没想到那个出纳居然答应了,原来她对做不做会计兴趣并不大,她看着销售员,提成高,也很羡慕,所以她爽快的回来了。
  谢云鹏大跌眼镜,这小姑娘的脸皮让他惊讶,他对小文交待,不要让她再接触会计的事,这个小姑娘太皮厚。
  小文心的话,我早看出来,她对出纳的活,就是应付,才那么不上心。
  请相信我---了结
  谢云鹏在县里呆了半个月,想想,还是回去吧,他一直奇怪,地产部那边,居然没人催他。
  他一离开谢氏,地产部那边的事,黄山就接了过去,这半个月,都是黄山在项目上。
  黄山见谢云鹏回来,痛快的把事务交接给他,意味深长的说,有个好爸爸就是好。
  云鹏脸红,只是道谢,麻烦您了。
  他不知道,谢董一直在让人找胡海洋,现在已经找到了胡的藏身之处,胡海洋没有离开本市,一直在女朋友那里躲着。
  谢董让人代话,让胡海洋和谢云鹏好合好散,否则钱到了手,也没机会花。谢董让人查到了胡海洋虚报假帐的证据,有些是和建筑商串通,有些是和代理公司的私下交易。
  胡海洋对了这些,有些理不直了,他认为他有撤股的权力,可这些证据,的确对他不利。
  他主动联络了谢云鹏,谢董答应他,只要按照会计事务所清算的利润走人,就不追究他从前的事。
  所以事务算的核算出来后,他就痛快的签字办了手续,把多转的钱,又转了回来一部分。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请相信我----医院

下一篇: 《 请相信我---泪水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