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王善保家的----作茧自缚的夜抄行动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2-13   点击:

  邢夫人自以为用绣春囊就可以扫扫王夫人的面子,自己得意一把,怀着这种心态,派出了自己的陪房,得力干将王善保家的前去监督,本想好好找找面子,没想到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善保家的心内是个没成算的人,跟着自己不得势没地位的主子,这些年自然是看人风光,自己落魄,心内早存了一番怨气,如今有个机会,自然要卖弄卖弄。
  先是在王夫人面前告倒了晴雯,说晴雯妖妖乔乔太不成体统,果然王夫人见了晴雯的美丽,马上动了肝火,生了撵人之意。
  当夜的清查行动,其实就是王善保家的主意,她要威风一把,多折腾几个人,长长自己的体面。凤姐本来的建议是暗查,不是夜抄,可是凤姐此时被婆婆忌讳,在婆婆的心腹王善保家的面前,不好反对,于是王夫人接受了这个馊主意。
  几处主子处转下来,怡红院和潇湘馆都无问题,在探春处,王善保家的触怒了探春,挨了有生以来主子打来的耳光。她素日原小看了探春,认为不过是庶出,哪里敢怎样,不想马上得到了探春响亮的一耳光,这才知道自己失算了。只是这位很是托大,嘴里依然不干不净的找场子。
  那王善保家的讨了个没脸,赶忙躲出窗外,只说:“罢了,罢了!这也是头一遭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做什么?(此时提起太太,分明是自持身价,她是大太太的陪房,探春打了长辈的人,原是不尊重邢夫人)”探春喝命丫鬟:“你们听着他说话!还等我和他拌嘴去不成?”侍书听说,便出去说道:“妈妈,你知点道理儿,省一句儿罢。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你舍不得去!你去了,叫谁讨主子的好儿,调唆着察考姑娘,折磨我们呢?”侍书果然探春的得力干将,这话回得漂亮,说透王善保家的为人风格,可不就是在主子跟前生事,调唆着大家不得安省。
  这也罢了,还不是最难堪的,对于今夜来说,王善保家的,还没有难堪到底。
  接下来,在迎春处,才是她的劫数。
  要查别的人短,没想到,却是自家的外孙女出了问题。说她没成算就在于此,她既然生事搜查,就应该给司棋一个消息,通共就这么一个外孙女在园子里当差,事先不支会一声,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可是她太托大,以为自家人绝无问题。
  等到在司棋的箱子里,拿出来男子的东西,还有一封订情书信,被凤姐当众念了出来。
  王家的只恨无地缝儿可钻。凤姐只瞅着他,抿着嘴儿嘻嘻的笑,向周瑞家的道:“这倒也好。不用他老娘操一点心儿,鸦雀不闻,就给他们弄了个女婿来了!”周瑞家的也笑着凑趣儿。王家的无处煞气,只好打着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众人见他如此,要笑又不敢笑,也有趁愿的,也有心中感动报应不爽的。(才被探春打了,如今还要自己打,这一夜,她是丢人到家了,无处可解了,真真她说对了,现世现报,可不就是害人害已吗)!
  这一夜之后,王善保家的装病去了,她是真没脸在园子里转悠了,探春的耳光,外孙女的订情书信,真让她无地可容。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所以说,人啊,还是不要做亏心事为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