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项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2-12   点击:


  请相信我----立场
  胡海洋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愿意呀,当初我们两个合作的时候,说好了,我负责协调关系,和现场管理,他负责资金。可现在,明明资金有问题,他是一心二用,自然顾此失彼,我就不同了,我是全心全意在这里,说起来,还是哥们吃亏呢,而分成和股权,他比我还多呢。
  胡海洋喝干了杯中酒,这种事,谁都心里清楚,合则两利,分则两亏,引进新的资金,我也难呀。可是他的心思,根本不放在这里。
  王强明白,谢云鹏的目标是做谢氏的董事长,当然不会把心思放在这么个小项目上,这个项目和谢氏比起来,太小了。
  王强本着朋友的义务,还是劝到,你们是同学,合作这么久了,云鹏有优点,比如这里的事务,他是真的没有插手过,都是你说了算。你和别人合作,人家未必这么放心。而且正因为云鹏的心思不在这,才不会对管理指手划脚,若是换了别人,天天在这,你也未必自在。
  胡海洋也点头,谢云鹏的确不过问细节,大少爷作风吗,这一点到是让我省事了。你的话有道理,可是我不同意归谢氏,归了谢氏,我还算什么,谢氏的规矩严格,一切都按流程,我可不那么傻,我是缺钱,不缺心眼,我自己干,不就图个没人管吗。
  
  请相信我----劝和
  王强进一步分析,其实只要销售进度有保障,后面的资金缺口不大了,在这个情况下,谢云鹏是不会同意让你另找投资商的,所以你们还是商量一下,把证件办了,只要拍地了,有了证件,后面的资金要求就不大了。咬咬牙,挺过去。
  胡海洋能喝酒,酒量不浅,这酒基本都他喝了,此时仍然头脑清醒,思维敏捷,他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你和谢云鹏说说,让他干脆和他爹说实话,我们拿项目抵押,从谢氏借笔钱出来,只要拍了地,销售正常,还款没问题,这不大家都好吗。
  王强想想,这也是条出路。
  这和丰华广告不同,丰华广告是资金链断了,而且李丰吃进的广告牌太多,短期不能套现,但他也明白,谢云鹏在县里的项目,谢董是不知道的。
  但王强已经明白胡海洋的态度了,人家不同意进谢氏。如果谢云鹏能找到资金,就合作,找不到,就引进新的投资商,大家的股份都要让一让。
  
  请相信我----返回
  王强周日下午回到市区,在车上和谢云鹏打了电话,谢云鹏很热情,一直说辛苦他了,请他吃饭,王强本不想吃饭,可是耐不住云鹏的热情,想了想,那些话,也不适合在办公室谈。
  二人吃饭,看到小郑,王强心想,有些话,当着小郑也不好讲,小郑到识趣,酒菜上来后,他忙前忙后,只喝了杯酒,说有事,让他们吃着,他一会儿回来接谢云鹏。王强感叹,小郑到是把得准云鹏的脉。
  王强说了胡海洋的想法,人家自由惯了,不惯被拘束,谢氏的规矩严,也是出了名的。胡海洋的建议是要么云鹏从谢氏借钱,要么引进新的投资商,他和本市一家开发公司接触过了,对方刚成立,钱有,就是没合适的项目,对县里的项目有兴趣。
  谢云鹏放下筷子,这个胡海洋,真不够意思,这就想甩了我。我现在撤场,他给得起钱吗。
  王强忙安抚他,海洋还是想和你合作,毕竟大家是朋友,也互相了解,他也知道找别人更受气,可是项目越拖越不利,成本越高呀,也是没办法。
  谢云鹏皱眉,和谢董摊牌,他想了想,也不是不能考虑,那几千万,对谢氏问题不大,况且拍地,也可以分块拍。
  他拨打了胡海洋的电话,海洋我和王强吃饭呢,我觉得你的话也有道理,这样你还接着准备拍地的手续,资金的事,我想办法。
  请相信我----项目
  谢云鹏周一到了公司,给董事长秘书打电话,他想公事公办和父亲谈,也显得郑重其事,秘书说谢董上午有事,下午三点以后来公司,他先安排云鹏的事。
  云鹏想了想,总要写份申请书吧。
  他让秘书去写了。
  他心里想着,说实话吧。
  他心里没白,这事黄山肯定早知道了,从建筑商的迟迟不进场,黄山肯定嗅到了什么,那不是省油的灯。
  他不明白,平素没少孝敬黄山,关系也处得不错,可是黄山对他的态度,总是敷衍,没有真心帮扶的意思。难道他不明白谢氏以后是自己的吗。
  自己哪里不好,又不像别的富二代花天酒地找女人,自己算是不错了,天天上班,对公事也认真。
  
  请相信我----借款
  谢董事长听了秘书的汇报,心知肚明,能让云鹏郑重其事就是资金。
  他本以为,云鹏是想学云筝,收购县里的项目,这个他也能接受,那个项目黄山做过调查,体量是大了些,不过地段不错,还是可以运营的。
  结果云鹏一开口,提的是企业借贷,他愣了一下,云鹏解释,那是和朋友合作的项目,自己也想积累点管理经验。毕竟谢氏是成熟的体制,他学不得什么东西,一切照章办事就好,建一个新公司,从零开始,能迅速成长。
  到也能自圆其说。
  谢董心的话,拿谢氏的钱,投到你的项目上,这也是你学的经验吗。
  谢董在考虑,他是要培养云鹏的,毕竟最省事的办法还是把公司交与谢云鹏管理,这是最理想的结局,除非云鹏有重大错误和问题,目前看他有些急功近利,不算致命的问题。还在考核期。
  谢董想了想,借款可以考虑,只要条件合适,这样吧,我和黄山打个招呼,让他安排人考查一下这个项目,我们也要保证,借出去的钱,能收回来,你说呢。
  云鹏满脸笑容,好的好的,您放心,项目没问题。
  
  请相信我----安排
  谢董和黄山打了招呼,黄山想太子这是想把项目转正吗,居然是借款,他笑了笑。
  黄山沉思半晌,给财务的苏明明打电话,让他过来,把事情说了一下,你亲自带队,进入那个项目,调查一下,看看他们的帐。我让王强也去,这样谢云鹏就挑不出毛病了。
  苏明明有些吃惊,不过几千万的贷款,对谢氏来说,不是大项目,让他去,他最近正忙于应付税务的例行检查。
  他张了张嘴,有些为难。
  黄山问他,怎么了。苏明明提了税务的事,这次新换的局长,一直在走访大户,说是走访,可是查得很细,企业的发展目标,运营情况,纳税情况,苏明明一直认真对待。
  黄山想了想,还要几天,苏明明说,三天了,按说,这种调研,三天差不多了,可是看架势,还有一阵子。
  黄山想了一想,你这样吧,你先组织人去县里,和那个局长打个招呼,说你家里有事,我想,他们也有他们的工作,你也不能保证天天候岗,先缓一缓也好。看局长什么意思。
  苏明明只好在黄山面前给那位局长打电话,局长到痛快说了,谁家里都有事,可以理解,这样吧,三天之后,他再来。
  请相信我----授意
  黄山和苏明明再三交待,一定把工作做扎实,做细致。
  考察组里有王强,云鹏挺安心,王强并不乐观,整个小组的人,都是苏明明安排的人,除了他,都是黄山的人。
  王强想张口,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感觉,凭那个项目,借款问题不大。
  到了县里,才发现,自己乐观了。
  胡海洋原来是做业务的,对管理并不精通,项目的资料到是齐备,可是所有的开支管理,都是一团混乱,到是有个当地会计管帐,只是关系户。人家把所有的费用,都放在一个科目里,没有细分,这给苏明明的查询,带来了困难,他想分析,那些费用支出大,现在要一笔笔理顺分析。而且好多票据都是白条入帐,没有正规的发票。
  苏明明的头大了,越看脸色越差。
  苏明明专业学者,对人情世故并不通透,有什么都表现在脸上,到也好相处,王强懂管理,看了那些票据,也有些头大。
  王强捏了把汗,可是他和胡海洋不好提什么,只是说,你的帐目管理太乱,还是从市里找个会计来吧,或者,在当地找家会计师事务所,理一理,现在这样子,对以后不好。
  
  请相信我---布置
  苏明明不好在这里时间太长,他大概看了看,然后布置任务,让小组的成员,把工作做细,对项目的情况也要了解。
  他和王强在第二天下午回来,毕竟苏明明还有财务的工作,王强也不好在这里时间太长,他想了想,给胡海洋说,有事和他打电话,对小组的人,要配合工作。
  胡海洋感觉到了问题,并不是走形式,似乎是认真的考察,他说,有必要吗,项目好就行,能还帐就成,这折腾的,比税务还严格。
  王强说,谢氏有自己的工作流程,当然不是形式,就是形式也要有个样子,心里的感觉,你连形式都不如人意。
  王强只是提醒胡海洋,要配合工作。
  王强把苏明明送回家,满口致谢,后来,一想,自己太投入了,表面上,他们都是工作小组的事,要致谢也是谢云鹏。
  王强要见谢云鹏,可是谢云鹏晚上有事安排,和银行的人吃饭,说第二天上班谈吧。
  
  请相信我---了解
  黄山却是第一时间见了苏明明。
  苏明明大摇其头,管理太乱,帐目更是一团乱,不知道谢云鹏怎么想的,都交给他同学了,整个一草台班子。
  黄山问项目品质如何,苏明明点头,项目还好,估计也就是项目好,谢云鹏才这么大意。
  黄山想了想,如果项目好,那借款会通过,主要是后面的监管了。
  他问苏明明,如何通过借款,如何监管,苏明明想了想,财务派人过去吧,约定如何还款,他们的收入主要是销售款,在销售部驻场,款项直接进帐。
  黄山想了想,节奏是重点,比如说,你派人在现场,可以直接参与收款,对方肯定也会有要求,比如说约定一年还清,那么每月收款到了十二分之一,余下的款项再由对方收取。
  他点点头,他不想在借款的事情上为难谢云鹏,他要考虑谢董的态度,只要保证能正常还款就好。
  他说了句题外话,你感觉这个项目的管理和丰华比呢,苏明明笑笑,不好比,人家丰华比较正规,沈华做财务还是蛮好的,有专业的素养,整个公司的工作流程也正常。
  
  请相信我---回复
  半个月后,小组回来了,他们汇报的情况来看,项目管理比较混乱,有些支出发现问题,苏明明写了工作报告,给了黄山一份,另一份给了云鹏。
  云鹏已经听王强提过了,心里多少对胡海洋有些不满意,也是自己事太多,没顾上内部管理,现在想想,当初应该派个财务去。
  王强也提醒他了,现在项目没有正式开展,税务应该不会注意,可是后期一查帐,问题就太多了,好多票据不入能帐,对以后的抵扣会造成影响,公司要多交税。
  云鹏皱眉。
  现在看了财务部的报告,他相信财务部的公正性,黄山做事,也许不留情面,但公正性是能保证的。
  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
  电话里和胡海洋说了,你弄那么多白条,以后怎么入帐,将来不能做费用,多交多少税呀。
  胡海洋到是态度诚恳,以前忽略了,我现在注意。
  谢云鹏想了想,电话里说不清,就这样吧。
  
  
  请相信我---上会
  会上到是通过了借款的事,但对于回款的方案,到是让谢云鹏吓一跳,派驻会计入场,直接划帐。
  他有些犹豫,这样的话,那个项目的底子,谢氏就全都清楚了。
  好似他被监管了。
  他不说话,会议室非常安静。
  他心里考虑,胡海洋不一定同意。
  他想了想,能不能两年还清。
  苏明明不同意,两年的话,项目都要结束了。
  谢云鹏说考虑考虑。
  他在想,这个方案对于谢氏来说,还款有保证,可是胡海洋能同意吗。
  他看了看王强,王强只好说,项目品质不错,还款没什么大的问题,时间节点是一年太紧张了。他心里明白,项目一期,已经销售了一部分,后期的房源不多,如果按这个方案,估计大半的销售额,都要划到谢氏帐上。
  当然销售中心可以预售二期,只是预售二期,也有风险。
  请相信我---协商
  谢云鹏不得不去一趟县里,和胡海洋直接沟通。
  胡海洋马上不干了,这样的还款,能我们的资金流如何保证。
  预售二期,如果监管的严格,那也不是容易的事。
  谢云鹏皱眉,你就算不找谢氏,别人也会考虑资金流。胡海洋说,谢氏的条款太苛刻,对我们不利。那还不如找人合作,还能谈二期的事。
  二人谈得并不愉快。
  谢云鹏也在考虑,能不能用二期的地块,抵借款。
  这也是胡海洋愿意接受的。
  胡海洋原来的想法,先借到款项,如果还不了,自然就转入了二期。
  可是谢氏的措施,堵死了这个想法。
  他问云鹏,你和谢氏商议一下,能不能在二期上做文章。谢云鹏心知难度太大,二期的规划手续没下来,对于谢氏来说,风险太大。现在的二期,只是他们自己的说法,谢氏不会同意。他说,二期什么也没有,只一个批文,如果有规划证还好。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请相信我---好处

下一篇: 《 请相信我—矛盾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