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好处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2-09   点击:



请相信我---入职
这件事让李丰有些难堪,王强一再强调,这是特殊情况,没想到这个新人比较固执,居然还去投诉,可能是想进谢氏。
王强特意强调了,这个业务员有些偏执,还是认真对待一下,他是想表达对李丰的理解,毕竟聘用一个新人,是极小的事,经理完全能做主,这次实在是特别情况。
李丰毕竟是做业务员出身,情商还是有的,能理解王强的善意,于是感到了安慰,面子的事,先不必提了,他想了想,这个人这样,他还是不插手他的事了,他和王强说,把他放到杨宁那吧。
王强点头。
沈华并不知道事情的曲折,李丰想,妻子也许忘记了这件事,人归杨宁管,业务员本身早出晚归的,也不一定能遇见沈华,不提也罢了,免得沈华又闹脾气,最近妻子情绪不稳,他有些头痛。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李丰没提。
他心里对顾如章没什么成见,不过是给妻子一个面子,觉得什么大不了的事,结果闹了这么多后续风波,现在既然如此,他到是能理解,做业务的都是能屈能伸,他有大事要做,犯不上和一个新人较真。


请相信我---相遇
李丰这几天谈着一个大客户,如果能签订下来,对他的业绩有好处,他明白,别看什么总经理不总经理,业绩才是第一。
沈华对顾如章入职的事,不知道,那天李研带着新人转各个科室,做些简单的介绍,到了沈华那里,李研说,这是行政的沈经理,这是业务员顾如章。
顾如章很客气,伸出了手,友好的说,沈经理好,我是业务员顾如章。
沈华的脸色变了,她强自镇定,没有握手,只说,你们好,我有事要忙,然后低了头,她的态度有些不友好,顾如章奇怪的看着李研,李研摇摇头,二人离开了行政室。
顾如章很奇怪,沈经理怎么了。
李研说,不知道呀,可能真有事要忙吧。
顾如章把情况和杨宁说了,说沈经理好大的架子,不和我们握手,还把我们赶了出来,杨宁皱眉,沈华原来落落大方,不这样呀。
杨宁说,可能沈经理正好有事,别多心。你们要见的客户,比沈经理严肃多了,这全当是一个考验吧。

请相信我---质问
众人离开,沈华拨通了李丰的电话,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没录用他吗,为什么,我今天看见他了。
李丰正在开车,不得不做点解释,我没录用他,是他找了集团人力部,人力部复核了,感觉他能力不错,就录用了。
沈华的声音依然愤怒,你真没用,还总经理呢,一个新人的录用权都没有,都是骗子,我们上当了,这是什么合并,就是吞并。
李丰皱眉,你在办公室吧,不要这样讲话,一点小事,不要小题大做了,冷静些,有事回家讲。
沈华气愤的摔了话筒。
她心有些乱,一力安慰自己,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同名,不应该这样情绪化。
可是在办公室却坐不住了,她再次离开办公室,依然没有按规矩签到。

请相信我---解释
李丰回到公司,发现沈华不在,有些恼火,这个女人现在还这样任性,这不是丰华,这是谢氏。
他的脸色不好,李研给他倒了杯水,李丰勉强说了谢谢。
李丰在自己的办公室给沈华打电话,沈华一看他的来电,就挂断了。
李丰真有些恼了。
李丰不得不发了短信,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原委,希望妻子不要因小失大,毕竟事情已经如此了。
他有些头痛。
王强听提研提了事情的原委,他明白了,看不上顾如章的是沈华,沈华反应很强烈,并没有像李丰那样平静。
王强想,本来是一件小事,可让谢云鹏的折腾,成了大事,他不得不和杨宁交换意见,让顾如章尽快结束培训,进入业务员角色,多跑外吧,尽量不要在公司出现。
杨宁到是痛快答应了。





请相信我---月底
月底汇总考勤,因为考勤是集团人力统一管理的,保安也是集团安排的,保安汇报了沈华几次外出没有签到,有视频为证。
电话打到王强这里,三次以上不签到外出,是扣一半工资的,这个规定一直都有,没怎么执行,大部分人都签到。
而且还要张贴通告。
王强有些头痛,他明白,人家以前是夫妻店,一时不适应也是有的。
他跑到李丰那里说了情况,李丰说,半个月工资到没事,只是通告批评是不是不要了,毕竟沈华原来不熟悉规章制度,一通告显得事态严重。
王强给谢云筝打电话,云筝答应和人力部协调。
云筝找了人力的张总,说了沈华的情况特别,还是不要张贴通告了,张总到是痛快的同意了,说下不为例吧,签个到极容易的事,签到本就在保安那里,这也是为了加强管理。
云筝表示感谢。



请相信我---争端
沈华听了这事,反而大怒,指着李丰大骂,这就什么事,几次不签到就扣半月工资,这什么破规定,就是欺负我们丰华的人,李丰一直强调,这规定执行七八年了,而且员工手册上有,杨宁给了你一份我一份,我记得杨宁还提醒过你。
沈华这才想起来,那份手册在柜子里,她根本没看,现在听说,幸而谢云筝出面,才免了张贴通告,更是恼火,这公司的条条框框太多,你给我申请一下,我要特别对待, 你不就是可以不参与考勤管理吗。
李丰摇头,你只是一个行政主管,王强是副经理,还参与管理呢,没理由申请,我是总经理好吗。
沈华不乐意了,对换一下,我占你的名额。
李丰睁大了眼睛,沈华,你不是第一天上班了,现在情形变了,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你只是一个行政主管,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
沈华也有些不悦,丈夫这样摆官腔,不替她争取,她有些伤心,一时二人沉默。
沈华说,我辞职,我不在这了,我图什么呀。我一个注册会计师,做什么小小的行政主管,还要出门签到,我不干了。



请相信我---为难
李丰这时候是真恼了,不知道沈华如何成了这个样子,不可理喻,蛮不讲理,为了一个签到,能辞职,这是什么职业态度。
李丰冷静下来,淡淡的说,你被一个签到打倒了吗,你去哪里应聘,也要签到吧,有的公司打卡,各有各的制度,人家不过是让你外出时,在大厅保安那里签到,很过份吗!而且,你现在的工作,根本不外出,你现在一次次外出,没人和你计较,实际上,你都是违规。不过是王强比较通达不和你计较。
李丰的话在理,可越是如此,沈华越委屈,她想,我能不懂这个吗,规章制度,以前公司的制度,都是我制订的,我只是感觉意难平。
她有些恼丈夫,总是说理,不说情,明明是一家人,却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子。
她叹了口气,有些无力,就这样吧,我以后注意。
沈华总算妥协了,李丰松口气,合并后业务很顺,谢氏这边从谢经理到王强杨宁,都挺配合,李研也积极,一切都好,只有妻子,反而最不适应,让他头痛,一出又一出,令人烦恼。


请相信我---笑话
王强找谢云鹏聊天,他感觉到顾如章的事,有谢云鹏的影子。他不解这是折腾什么,有什么益处呢,好似损人不利已。
谢云鹏到是坦白,我没干什么呀,那个人投诉到了人力部,我就让人力正确对待,谢氏要给每一个应聘者一个公平的机会,不能让别人曲解我们谢氏的品牌。
王强摇头,真不是什么大事,没那么严重,到弄得李经理挺尴尬的,何必呢,你何李丰又没矛盾。
谢云鹏笑笑,李丰还不必我费心。
王强心的话,人家谢云筝根本不介意这事。
王强不得不说,谢经理不介意这类事情,她还是一切按规则办的,这几年,你可看见她为什么事动过情绪,谢氏的手册,人家都背过了,自己决不违规,对于违规的人,也从不客气。
谢云鹏皱眉,这是我一直不解的地方,一个小丫头,哪来那么大的定力,居然不动声色,太沉得住气了。我就纳闷了,她的底线在哪里。丰华是她要收购进来的,李丰难堪她居然不介意。
谢云鹏眼神有些飘忽,我就是想看看,她对丰华的态度是什么,顺便看看广告部的笑话,那个沈华没在广告部闹腾,有些遗憾。




请相信我---危机
很快谢云鹏就没功夫看广告部的笑话了,县里的项目销售虽然有了改善,但是遇上严查,没有预售证的项目,不能销售。
销售部关了门,同学建议他还是办理证件吧,谢云鹏不是不办证,他是想快速回款,他想了想,销售部先关门几天,一部分人搞搞业务培训,我想着,不开门也无所谓,可以让一部分人,去村里发发单页,写写标语什么的。
回款的钱,谢云鹏给了建筑商,他要市区的项目开工呀,现在建筑商终于开工,他对谢氏能有交待了,县里的项目,资金有了空缺,他不想贷款,县里那块地,规划手续有了,可是没拍地,没有土地证,没法办银行贷款。
他心里叹气,也许他这样背着谢氏另搞一摊是错误的,谢氏的品牌资源不能借,两头应付,太累人。
他想到了丰华广告,能不能让谢氏收购了他县里的项目。
想到这个主意,他有些可惜,他本来想做大做强县里的市场,在父亲面前挣点分,证明他不靠谢家,也能打出一片天下,可现在如果低了头,等于向谢氏低头。


请相信我---问计
他和同学商议,你说,我把咱们的项目归了谢氏,好不好。
同学说考虑一下,问题太大,要想一想。
同学心里想,归了谢氏的好处是,有了资金,能迅速办理证件,不必像现在这样,可是如果谢氏派人管理,自己还能不能说了算。
同学没回话,谢云鹏明白对方在盘算自己的利益。
谢云鹏没和王强提,他找了黄山,他想,到正好试试黄山对自己的真实态度。
他说了县里的项目,和同学合作的项目。现在遇到了问题,问黄山如何解决。
黄山心里马上明白了,云鹏是想让谢氏收购,黄山不以为然,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反而夸赞云鹏有能力,不靠谢家,也能做事。
黄山这打太极的话,让云鹏暗骂一声老狐狸。
云鹏想,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让你躲不得。
云鹏说了想法,两边运转,真有些吃不消,是不是合并到谢氏,这样对大家都好。黄山摇头,谢氏没想过做县级市场。

请相信我---试探
云鹏说,有些经营思路是要改变的,我们要做大做强,自然不能只在一地,县级市场前景广阔。
黄山点点头,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不过,房地产市场,区域性较强,谢董一直不太愿意搞扩张。
云鹏看着黄山,心想,你真不接盘呀。
黄山最后到是说,也可以尝试一下,要不你写个计划书,提交常规的资料,我让财务部先审核一下。不过,明面上的事,还是让你同学打前阵吧。
云鹏面露笑容。


请相信我---资料
云鹏的同学,有些不悦,公司是两个人的,云鹏一个人定了方向,当时做县里项目是他有这的关系,云鹏有资金。现在如果合并到谢氏,肯定会稀释他的股份,他不乐意,他想了想,他的项目品质不错,未必找不到别的投资商。
他吱吱唔唔的说,他考虑一下,没有明确的答复。
谢云鹏马上听出了问题,他心中一动,对方不会是另有想法吧。胡海洋不比王强,胡海洋一直做销售,人比较精明,也有主意。
谢云鹏有些顾忌了,他让王强替他去一趟县里,摸摸胡海洋的底,如果胡海洋另有想法,事情就不好办了
王强老大不情愿,幸而县里不太远,他想了想,今天是周四,不如周六去,在那两天。
谢云鹏微微不喜,王强没有表现出那种积极的姿态,让他郁闷,可是转而一想,这也不能怪王强,王强有他的工作,而且县里的项目和王强没关系。
小郑到是积极,可是小郑和胡海洋没什么交情,胡海洋不一定说实情,王强的身份最合适,他们是同学,王强又在谢氏,有些话比较好说。
谢云鹏一再叮咛王强,了解胡海洋的真实相法,另外宣传一下谢氏的牌子,让胡海洋感到进了谢氏,对他有好处。




请相信我---好处
事实上,王强到了县里,才发现,胡海洋果然有想法。
胡海洋的态度明确,谢氏是谢氏,和谢云鹏有关,和他没关,他没想到替人打工,归人管。一合并,还有他什么事,他在县里有关系,缺的是资金,只要能引进资金,他为什么去谢氏。
王强到是理解这个想法,人和人不同,比如他只想吃一碗安稳饭,不承担什么风险,别人管就别人管,不就是一个规章制度吗。
可胡海洋性格不一样,他愿意一个人说了算,他当时和谢云鹏合作,是看重了谢能给提供资金,可是如果谢云鹏让公司进谢氏,这是两回事。
胡海洋对王强说,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我不让你为难,你和云鹏说,大家都是哥们,有些话明着说,我的态度是,如果他有资金压力,我理解,谢氏不是他的,我们可以一起另找投资商,或者他嫌麻烦,我找了投资商,把他的钱还了就是。
王强心想,你这样有些过河拆桥的意思吧,云鹏肯定怒了。
王强试着规劝,大家都是哥们,不要这样,云鹏是看中谢氏的品牌了,这样对县里的项目销售有好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请相信我-----失态

下一篇: 《 请相信我----项目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