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失态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2-07   点击:




请相信我-----失态
李研一脸天真,谢谢华姐,我没事,才喝了一点。
青春就是好,李研的眼神真诚,笑容格外的美丽。
落在沈华眼里,就有些不喜了,她想说什么,看看这个场合,大家都看着她,今天她是女主人,调节气氛招待大家,本是她的职责,她只好一笑了之。
这时候沈华的手机响了,她正好借机离开大厅,到了阳台,电话是她的同学打来的,也是开广告公司的,不过规模不如他们,主要是挣设计费。
这个同学叫何伟 ,何伟从前在学校追过沈华,这些年一直对沈华很关怀,二人各自成家,往事早没了意思,只是互有好感。
何伟是听说了,丰华广告并入谢氏的事,有些不可思议,他知道沈华个性强,不愿意看人眼色,谢氏的规模,自然是谢氏控股,沈华能接受吗。
何伟只是纯粹的关心一下,沈华心生感叹,何伟说,你心情好吗,这一句话,让沈华泪盈于睫,没有人考虑这次合并她的心情,只有这个同学考虑了,万分感叹,十分要强的她,故作轻松,挺好呀,挺轻松的,也是想做大呀。
何伟听她的声音还好,就说,公司大了也有好处,你们都是能干的人,谢氏在业内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公司,挺好的。
再回到大厅,沈华有些扫兴了,提不起兴致,她想离开,就和李丰说,有些头痛,先回家了。



请相信我-----争执
李丰自然不满意,本来就是顾忌妻子的心情,才把场地选了父母家,已经是非常照顾沈华的感受,她现在离开,很不合适,他要说什么,可是一直知道妻子的个性,终于只能点头。
沈华走了,李丰只好说,沈华有事。
气氛总体不错,大家兴尽而归,李研一看沈华走了,主动和王强留下来,帮忙收拾屋子。
李丰表示感谢,王强说,这有什么,李经理别客气,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
李丰心中感叹,只是他酒喝多了,有些上头,王强说,这样吧,您先休息,我们收拾好了,锁好门,您父母肯定有钥匙。
李丰点头。
第二天醒来,母亲一直夸赞王强和李研,懂事细致,把垃圾都收拾了,还擦了桌子和地板。
又说沈华,自己老公过生日,她先走了,也不说收尾,太不像话了,这话入了李丰的心,他没替沈华辩解。
母亲叹气,这女人越来越不懂事,这件事,办得真丢面子,让你们公司员工怎么想你,一个大男人,在家里一点没地位。
母亲的话,让李丰不舒服,只因为句句是他想说的。



请相信我-----请教
李丰到单位的时候,大厅没什么人,都出去跑业务了,王强也出去了,一抬头看见李研,忙走上前,表示感谢,李研忙说,您太客气,舒服些了吗,昨天酒喝太多了。
李丰笑笑,没什么。
李研也微笑着,然后说,我有些单据让您签字,李丰就和李研去了财务室。
财务室面积不大,但收拾得极好,另一个财务是集团派来的,有一半时间在集团,一半时间在这里,所以广告公司不管她的考勤。
屋里绿意盈盈,绿萝从窗台上垂下来,让室内的空气清爽了不少。
李研拿出报表,李丰看了看,有几个数字,好似有问题,就坐下来拿计算器算了起来,然后告诉李研错在哪里,小姑娘有些惭愧,我下次注意,李经理。
李丰说,没事,下次注意就好。
李研又请教了些户外广告的问题,然后说,谢经理让我们都要懂业务,才能配合业务部的工作。
李丰点头,谢经理说的对,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公司兴旺对大家都有好处。



请相信我-----暗恼
李丰离开财务部的时候,李研特意送出来,一直客气的说,谢谢李经理,这时候,沈华从行政部出来,看见他们,微微皱眉,李丰正笑着,神采奕奕的样子。
沈华想说什么,突然想起这不是从前的公司,那时候她是老板娘,比老板还威风,现在她只是一个行政经理,而且没什么实权的行政经理。
沈华故意走过李丰身边,狠狠的撞了他一下,李丰的身子差点站立不稳,他有些生气,可是看看周边,只好忍了。
沈华回到办公室,屋里只她一个人,心中气闷,这时候想到何伟,还不如去何伟那里聊聊,心情好些。
沈华离开公司,却没有签到,公司的规定,出门的人员,必须签到,而且要注明原因。她是没这个习惯。
沈华的行动,李丰没注意到,如果注意了,就会劝劝她,李研看见了,不动声色。



请相信我-----夫妻
李丰这天特意早回来,和沈华谈谈。
可是沈华却没回来,他打电话,沈华说和朋友吃饭,李丰问哪个朋友,沈华不耐烦的挂了电话。李丰更恼火了。
沈华十点半才回来,李丰正在看电视,情绪平稳了许多,他叮咛自己,要冷静,不要生气,这次合并对沈华影响大,自己要体谅她。
沈华现在看见李丰,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是和何伟一起吃饭,心情好多了,就坐下来,你今天没出去,挺难得。
李丰给沈华倒了杯水,我想和你聊聊。
沈华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李丰说了自己的想法,希望沈华不要太任性,要顾全大局,一年后,如果沈华想离开谢氏,他同意,不管是继续找工作,还是自己开个店,或者在家,都行,只是这一年,必须要配合他的工作,不要给他制造麻烦。
沈华本来心情好些,可是听着李丰话里话外,好像自己不顾全大局,很任性似的,不由恼了,我怎么不顾全大局,我不顾全大局,你能有今天的局面,别忘记了,我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呢。
李丰点头,我承认,那时你顾全大局,可是昨天的事,你离开就不对,你是女主人,你走了,让李研和王强收场,多不好。沈华只注意了李研的名字,没注意王强,当即就说,是呀李研多好,青春漂亮的小姑娘,又懂事又体贴又会笑。


请相信我-----感受
李丰惊讶的看着妻子,不可思议,这和李研有什么关系,怎么沈华会这么扯在一起。
他有些愤怒,沈华,你有事说事,不要扯别人。
沈华到笑了,我说她,你心疼了。
李丰愤怒的摔了杯子,聊天结束。
他愤愤的回到屋里,最后说了句,沈华,你无聊不无聊。
沈华也有些后悔,好像自己是有些过份了。
可是多年来,他们夫妻是她说了算,李丰脾气好,都是让着她,她低不了头。这一次也是如此,她知道自己不讲理,可是不好意思低头。
李丰愤愤不平,不知道原来能干的妻子,如何变了个人。
他有些失望。



请相信我-----惊慌
夫妻俩吵归吵,第二天出现在公司的时候,还是和和气气的,毕竟夫妻档多年,这点默契,沈华还是有的,毕竟她也明白,公司合并是没办法的事,而且那套房子,已经过户到她的名下,她心里其实明白,李丰是老实人。
今天是招聘,事先王强和她沟通过,让沈华也参与招聘。广告部的中层人员招聘由集团负责,基层人员招聘,由广告部自己决定。
因为没有人力部,都是王强来管理。
所以每次的招聘小组都是临时组成,这一次由他带队,沈华和李研做助手。
李研主动说,她打下手,收集整理网上的应聘资料,然后安排面试,沈华和王强负责面试就好了。
沈华这才感觉舒服些,李研这个小姑娘还算识趣,知道自己年轻,懂得分寸。
她原来也担忧,李研仗着是飞腾的员工,会拿架子,欺负他们丰华广告的人。相处下来,小姑娘到没架子,人也勤快,嘴也甜。
现在主要是招普通业务员,要求不高,没经验的也可,学历也放得松,高中毕业就好。
这批人培训后,主要是推广户外广告业务。肯吃苦,勤跑客户就好。
李研安排的第一个应聘者是一个小伙子,他的名字叫顾如章。只听到名字,沈华的脸色变了。


请相信我-----同名
小伙子进来的时候,沈华脸色已经发白了,王强都感到了沈华的变化,有些担忧的问,沈经理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李研端来一杯水,沈经理,你喝口水。
沈华强自平静,摇摇头,我没事,有些低血糖。
沈华死死的盯着应聘的小伙子,小伙子形象还好,学历是大专,做过一年的广告业务,虽然不是户外广告的业务员,但这个条件,算是不错了。
小伙子端正的坐在那里,目光自信,他看了广告部的招聘条件,觉得自己样样合适。脸上的笑容很自然。
沈华的眼神终于平静些,心里说,只是同名,只是同名。
王强问了几个基本的问题,看小伙子口齿伶俐,态度热情,满有好感的。
王强看了看沈华,他知道以前丰华的招聘都是沈华在管理,出于礼貌,也要给沈华留出问询的时间,可是沈华只是紧紧的盯着小伙子,没有开口,王强只好自己提问。
十五分钟后面试结束,李研送小伙子出去,她微笑的说,顾如章你慢走,如果合适的话,我们这几天会和你联络。



请相信我-----心乱
听到顾如章三个字的时候,沈华的脸色又变了一下,她明显得有些慌乱,她站起身,和王强说,不好意思王经理,我有些不舒服,王强只好说,没事,你先休息会。
沈华一个人回到了行政部,浑身无力,头上却出了汗,这个名字,快二十年了,她以为自己忘记了,可是突然间听到,还是这样的惊心。
李研安排下一个人面试,看到沈华的位置空着,有些奇怪,王经理,沈经理呢。王强说,她说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李研见缝插针的转到总经理室,和李丰说了沈华不舒服的事。
李丰有些疑惑,早晨出来的时候,好好的呀,而且妻子没有低血糖的毛病呀。
他本想过去看看,可是这时候电话响了,只好先接电话。
电话是一个老客户的,他欠的钱不多,但半年不还了,按照谢氏现在的广告制度,他的广告位被撤换了,他找李丰求情,能不能先不撤换,他下个月一定结帐。李丰有些烦这个人,不是没钱,就是拖欠。
李丰故意说,刚和谢氏合并,他不好不按规定做主。就放下了电话。


请相信我-----关心
李丰还是去看了看妻子。
沈华喝了水,现在已经好些了,她心里安慰自己,不是他不是他,这个人只是同名而已。
自我催眠还是有些效果,她感觉呼吸平稳了许多。
李丰来的时候,沈华已经补了妆,脸色有些苍白,她涂了些胭脂,让气色好些,她是要强的人,不愿意示弱,更不想让人看笑话。
李丰问她怎么了,她心里突然有些委屈,可是委屈什么呢,却说不上来。
沈华故做平静的说,没事,可能就是没睡好。
李丰看着她,只好说,要不你回家休息会儿,沈华摇头,不好,我没那么娇气,你不用管了,你怎么知道我不舒服,李丰说,是李研告诉我的。沈华有些不喜,这小姑娘和你走得挺近吗。李丰有些恼了,人家是关心你,跑来告诉我一声,你说的什么话,好赖不懂呀。
李丰气愤的走了,感觉妻子不可理喻。
沈华半是后悔半是愤怒。
自己不应该说那句,好像不合分寸,不讲理,可是现在的李丰,似乎不像从前那么迁就她了,一句话就走人,以前不这样。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请相信我---跳舞

下一篇: 《 请相信我---好处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