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谈判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30   点击:


  
  请相信我---总监
  王强有一瞬间想劝一劝云鹏,都是老同学,云鹏这个人为人还算仗义,只是一回到谢家,或者说一面对谢云筝似乎就变了一个人,有些狭隘,有些小气,其实谢云筝能图谋什么,这又不是电视剧,难道谢董还能放着两个亲生儿子不用,把谢氏交给云筝吗,不可能,表面上再重视云筝,也是因了云筝能干,并不是因为云筝用了什么手腕。
  只是看到谢云鹏一本正经的提醒他,注意谢云筝在丰华广告收购案上有没有奇特的地方,有没有违规的地方,他还是把话咽了进去。他们之间不存在交浅言深,只不过他是谢氏的员工,是谢云鹏的下属,自然就矮了三分。
  王强正在想如何脱身,座机响了,他松了口气,站起来离开。
  他和谢云鹏明白,这部座机知道的人不多,大多数客户和朋友都是打手机,座机到是集团董事会用的人多。
  谢云鹏看着王强的身影离开,这才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先传来了爽朗的笑声,一听这声音,云鹏一皱眉,是集团的行政总监黄山。
  黄山是公司里三大股东之一,谢氏当然是绝对控股,占了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那两位各占百分之二十。其中一位股东是关系股,当年谢氏的一些业务是靠了人家的关系,这人也拎得清,从不插手谢氏运营,拿了好处就不过问,前年人家出国和老婆孩子团聚去了。
  另一位就是黄山,黄山这个人很复杂,表面上看风流倜傥,讲吃讲喝会打扮,离过两次婚,两个儿子各随着两个前妻,现在的第三次婚姻,过了八九年还算稳定,是位小他近二十岁的小妻子,两人有一个六岁的儿子,表面上看还算和气。
  内里公司上下没有黄山不知道的事,似乎每个部门都有他安插的人。
  表面上此人很不计小节,内里行事手腕却是滴水不露。云鹏一直想要拉拢他,可惜对方一直油盐不进,和云鹏也吃饭也旅游,也聊聊孩子的教育问题,两家也有带了孩子去旅行,可是一回到公事上,这个人又像变了一个人,完全的公事公办的口吻。
  
  请相信我---质询
  黄山打电话来,是谢云鹏有一笔款项报销的问题给退了回来。
  黄山到是极客气,说得婉转,说是那笔工程款,对方的票据有问题,而且公司名称和合同上不一致,谢云鹏只好解释对方是两家工程公司,可是出于避税的问题,用的是这家公司的发票。
  黄山叹息一声,你不提前说,我让财务退了回去,给你的秘书了。下个月写明情况再往上报吧。
  电话挂了,谢云鹏有些恼怒。
  退了回来,才告诉他,对方一点情面不讲。
  这时候有人轻轻的敲门,他喊了进来。
  进来的是他的秘书老贺,老贺是个近中年的女人,比他大七八岁,是他托同学介绍的老会计了,人家虽然刚四十岁,之前实打实做了十八年财务工作,从出纳做到财务总临,现在到他这来做秘书,完全是屈就了。
  对于他精挑细挑让老贺做秘书,公司上下都惊掉了下巴,只有谢董事长和老贺聊过后,点头,说他这才是做大事的用人观。
  谢董事眼中的儿子,太毛糙,做事只往前冲,不够稳重,这个秘书,到是稳健型的,懂金融,原来在地产行业做过五年的财会经理,当时主管的是内部费用。
  老贺表情平静,解释了一下财务部退款的理由,合同签订的单位与发票单位不一致,没有情况说明。她说,这事她负责办理吧,让对方出具一份证明,证明是同一法人控股的两家公司,她还是婉转的建议,谢云鹏能否和对方勾通一下,再签订一份合同,抬头是发票单位。
  谢云鹏一皱眉,对方不同意再签订合同了,说他们那规矩多流程严。老贺心知肚明,谢氏有规定,和他们合作的单位注册资金必须在千万以上,估计那家的公司注册资金不达标。老贺估计,当初招标是用了别人的资质,不再愿意让对方出票,或者对方不愿意出票了。
  
  请相信我---心知
  老贺不是职场新人,这些事,她建议是必须说的,说到前面,老板做不做,她并不坚持,早先她是坚持的,却让老板不喜,影响了职场的晋升,这些年下来,她也学得从容了,不再按书本行事。
  老贺收好票据,然后接着说,感觉财务对地产部这边有些不满意,态度上能看得出来,不如对广告部那边的态度。
  云鹏明白,财务部是看黄山的眼色行事,这是黄山的态度了。
  他心中奇怪,黄山为什么会为难他,而优待谢云筝,这才是奇怪了。
  不过老贺也解释,也可能是我们在财务部的规定执行上不如广告部那边彻底。
  谢云鹏一笑,他这个人严肃的时候,有些让人畏惧,笑的时候,到有些孩子气的天真,让脸部轮廓柔和了不少,到有些少年气的样子。
  谢云鹏的声音到是冷洌清澈,不会的,我不相信广告部所有的票据没问题,不可能,谢云筝也不是天外来客,不打擦边球。
  他和老贺说,先办这件事吧,和财务那边沟通一下,看如何搞好关系,既然要退票,也别这时候退,一退一个月呀。
  老贺说,和经办会计关系不错,他说是单子一直在黄总那里放着,黄总刚退回来的,时间已经过了,他们也没办法运作。
  
  请相信我---疑惑
  谢云鹏点头,他相信老贺的运作能力,老贺来公司半年了,人际关系是长项,她原先就是会计,和会计打交道,其中的微妙关系,还是掌握得不错,不会在人家结帐正忙的时候,跑去惹人烦。
  他想着有些烦恼,他一直盯紧谢云筝,可是内部还有个黄山摆不定。
  谢云鹏轻声说,你和财务那边聊天的时候,打听一下黄山和谢云筝有没有往来。
  老贺抬头看了一眼老板,有些奇怪,但没问什么,这对兄妹的矛盾,她也有耳闻,但半年下来,似乎只是老板自己较真,按财务科的说法是,谢云筝根本没把注意力往这边用,人家忙着收购丰华广告呢。她点头,是。
  老贺离开办公室,谢云鹏点了烟,抽起来,他在小事上有分寸,他知道好多人不爱抽烟,不喜欢烟味,所以与人谈话的时候,除非对方抽烟,否则他并不吸烟。
  他心里盘算着,地产部最大的项目,是别墅项目,销售不错,因为地段好,离城开车不到二十分钟,加上设计新颖,销售一空,现在的问题是进度并不快,他一直压着工程款,那笔款子,他先用到了县里的项目上,这个项目是他的关系,和谢氏没关系,他私下和一个朋友合开的公司。工商那里的注册是他占了百分六十的股份,平素管理是朋友打理,资金由他出。
  他现在怀疑黄山是不是嗅到了什么,才故意压他的款子,这事如果让黄山知道了,很是麻烦,黄山这个人虚虚实实,说话真真假假,他就故意难为他,也有他的道理,总是规矩上通得过,而实际上分明是难为他。
  
  
  请相信我---老贺
  老贺出去打电话了,让那边写证明材料。另外把两家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了,证明是同一个法人。
  老贺走前欲言又止,但还是沉默了。
  老贺不是职场新人,谢云鹏就是看中了她的经验和处事的圆融。但这样的人,通常也少了冲劲,而且在有些事情上不会反复进谏。
  老贺其实是不赞成这样操作的,她明白,谢云鹏非用这家公司,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也许是利益,也许是关系,反正无缘无故的不会明知道制度在那里,还要一次次周旋。
  但老贺深知,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不能挑明,她是谢云鹏高薪请来的,并不是谢云鹏的心腹,谢云鹏看中是她的能力,不是她的所谓忠言,那些话,肯定有人说过,她大可不必重复,她在谢云鹏心中没那个份量,所以不讨那个嫌。
  老贺原先的公司,也是房产公司,她做了五年,如果不是工薪太低,她不会跑这来,毕竟那里,她是财务经理,虽然上面有财务总监,但各管一摊,在她负责的领域里,还是她说了算,还管着三个员工,不用像现在这样,和个跑腿似的,做着非专业的事。还不是为了钱呀。
  老贺的丈夫是一家工厂的车间副主任,厂子里勉强能开出工资,儿子上了私立高中,家里的经济一下子紧张起来,她不得不寻找出路。
  其实丈夫不赞成儿子上私立高中,花销太大,但老贺感觉,儿子的分数不到私立高中,就上普高,考重点大学几乎没戏,这家私立高中管理严格,升学率还是极高的,只是费用也是惊人。
  
  请相信我---黄山
  谢云鹏找人去查丰华广告了,他不知道,对于丰华广告的事,黄山早已经查清了,应该说丰华广告的业绩是经得查的。已经开业十年的丰华广告在业内口碑还是不错的。如果不是近两年购买的广告牌太多,一下子占了资金,人家也不会想着融资。
  而李丰的简历到是简单,他的专业是市场营销,毕业后进了市电视台广告部,在广告部做了几年后,才自己开了广告公司,他的妻子沈华原来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会计,也辞职和丈夫一起创业,为是典型的夫妻店,不过二人都有经济头脑,一个业务出身,一个会计出身,跑业务控制成本,到是很快渡过了存活期。
  丰华广告的各项指标显示这是一家蒸蒸日上的广告公司,值得投资。
  而事实上,谢云鹏调查的重点是这家公司如何入了谢云筝的眼,谢云筝的广告公司发展计划上写明的是,拓展现在的广告业务,目前的媒介太单一,进入户外广告到是一个理由,但没必要非要投资呀,自己挖人不一样吗。
  谢云鹏怀疑云筝另有所图,不是单纯的收购,应该是为了利益。
  如果谢云筝聪明,应该明白谢氏与她无关,她和打工仔没区别,如果要从谢氏挖利益,和别的公司合作,套取谢氏的投资,然后经营亏损,转移资金,这到是最简单的手笔。
  可惜这话,在没证据之前,他不能开口,而且他有些怀疑,谢云筝如果这么想,有些天真,毕竟谢氏的财务部是非常谨慎的,尤其是坐镇的是黄山。
  
  请相信我---进展
  李丰最初是不想融资的,他明白资本决定一切,如果融资,很可能会失去控股权,他要保留丰华的牌子,这是夫妻俩共同的心血,和他们的孩子一样重要,或者说是他的另一个孩子。他对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有着非比寻常的热爱。一想到丰华广告,他的血就热了,眼就亮了,所以他的女儿才说,在爸爸眼里,丰华到像是他的儿子。父亲一定是重男轻女的。
  沈华比较冷静,也许是和数字打交道,她一次次提醒丈夫,因为有些路牌广告是买断的,能不能找到客户,都要付费,现在帐上的流动资金所剩无已了,私人公司,如果你拖欠薪水,员工马上就走。
  李丰感觉到自己可能扩张的太快了,业务员的队伍没有跟上,这也难怪,很能干的业务员,自然自己开公司去了,给人家打工的,要么没钱,要么业务能力一般。开家广告公司的成本并不高。
  想要融资,最初是沈华的建议,她想引进外部资金,提升业务员的待遇,招些素质高的业务员。
  李丰原先的老领导,电视台的广告部主任,给牵线介绍了一个关系,可以拿下机场附近的路牌广告代理权。但是一签订就是三年,先付一年的租赁费。
  李丰当做要签订这个代理协议,可是钱呢,一年的租赁费就是八十万。
  他想过抵押房子,只是他家的房子太老太旧,已经有三十年房龄了,抵押不了什么钱了,而且沈华不同意。
  
  
  请相信我---妥协
  沈华的态度是,挣的钱,投入公司她同意,可是公司是公司,家里是家里,必须分得清,所以这些年,她和员工一样按月支取工资,是按市场行情上,财务经理定的工资。
  沈华说房产是成家立业的依靠,这是不能动,而且没几个钱,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却是让家人安心的保障。
  沈华知道丈夫为广告公司投入的心血,也知道他们这类型的广告,从银行贷款太难,她担心丈夫抵押房产,或者向财务公司贷款,所以她把房产证和身份证都藏好了,也把公司的营业执照什么都收起来,她的想法是丈夫的证件都自己手上,他卖不了房,也没身份证,也借不成钱。
  李丰有些啼笑皆非,沈华的顾虑他懂得,他有些嘲笑妻子太保守,可是也明白,沈华的顾虑,沈华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肯到他的公司做会计,已经不容易了。
  李丰一时明白,卖房不成,而且卖房也拿不到八十万,和亲戚朋友借钱吧,有钱的亲戚,自己借的钱,一次没还,二次没法开口,没开过口的,开了口也没戏,他们都是靠工资吃饭,日子过得紧。
  这时候沈华提出了找朋友问问,看有没有人愿意投资。
  这时候有人介绍了飞腾广告公司。
  沈华一打听就知道了,飞腾广告的谢云筝是报界广告的代理十强,虽然从业时间不是太久,可是人家有谢氏的靠山,资金是不愁的。
  谢云筝本人有留学的经历,又有报界的口碑,应该说,还是让人放心的。谢氏是大公司,到是运营正常,算是当地比较有名望的地产公司。
  
  
  请相信我---谈判
  沈华和杨宁接触过几次,两个女人关系处得很好,一起逛逛街,做做头发,应该说杨宁的务实作风,沈华还是满意的。
  过了沈华这关,李丰才和杨宁接触。
  杨宁到是实话实说,报媒那边的广告利润越来越少,透明度太高,竞争压力大,谢云筝早就想扩大媒介了,原先是因为资金的问题,两年前并入谢氏之后,资金是不用愁了,这才想要考虑投资,或者收购。
  这两年来,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公司,要么是公司规模太小,要么是业务能力弱,总之满意的不好找,现在发现,丰华广告是非常合适的。
  李丰有些心动了。
  他找人打听了一下谢氏的背景,还有谢云筝的口碑,电视台广告部的主任和报社的广告部主任关系不错,那边猛夸谢云筝做事爽快,为人厚道,和她合作的人没有吃亏的。
  第二轮谈判的代表是王强。
  王强提的条件是全资收购或者控股收购。
  李丰马上否决了全资收购,他不卖公司,他只是资金周转遇了问题,还想着自己独立运营呢,他希望对方投钱,不参与管理,只管拿利润。王强马上否定了,谢氏从没有这样的投资。既然投了钱,就要保证钱落到实处,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亏损了,谁来负责。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请相信我

下一篇: 《 请相信我---消息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