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29   点击:


  
  (一)
  谢云筝被一个恶梦弄醒,失去了睡意,看看表,才五点钟,她便闭了眼,回味那个梦。
  梦里那个女人先是美丽的,青春年少的笑脸如花,可是转瞬成了恶魔,云筝轻轻的说,她就是一个恶魔。
  谢云筝轻轻叹了口气,她现在终于找到了那个女人,下一步就要开始行动了。
  天亮的时候,云筝下楼去跑步,谢家现在只有做饭的张婶起来了,她看见云筝,打了个招呼,就忙自己的去了,如果是云天,她肯定不是这个态度,会上来说几句,天还早,不多睡会儿,或者说,有点心,要不要先吃点。
  云筝已经习惯了,见怪不怪,心里并不生气,虽然她已经上班多年,现在也在谢氏集团有了一席之地,虽然谢董事长,一直对她夸赞有加,可是在谢家多年的张婶却一直把云筝看做半主半仆的身份,好似和她差不多似的。
  云筝有些心酸,随后提醒自己,她不过是谢家的过客,从没把这里当家,不过是用谢家的身份罢了,没有谢家,她不可能出国留学,在国外读了四年大学,眼界还是大开的。这一点就要感谢谢董事长,她名份上的父亲。
  这时候谢董事长也已经起来了,他也有早起的习惯,不过并不出去跑步,只是在院子里打打太极拳,消磨一点时光。他并不相信太极养生,可是他喜欢那种舒缓的节奏,让他感觉岁月静好。
  通常是云筝回来的时候,他会停下来和云筝聊几句,两个儿子虽然不同母,却是他亲生的,云筝是现在的妻子带来的,所以他格外的对她客气,开始是为了面了,给妻子面子,后来他反而最欣赏她。云筝没有谢家两个男孩子的美貌,却另有一种气质,清雅从容,到像是庭院里的兰花。
  谢董事长不重男轻女,而是看人定义,他有时候遗憾,云筝不是他的女儿,如果是,他宁可把公司给她,也不愿意依赖长子谢云鹏。他心里盼着云天快快长大,可是如今看来,上大学的云天,似乎对经商不感觉兴趣,他更愿意做个画家。当然云天的画,拿过全国大奖,还是有资质的。
  
  (二)
  女主人宋敏,年过五十,依然美貌如花,如果没有这份美貌,她估计入不了谢董事长的眼,成不了谢家的女主人,虽然都是二婚,可追谢董事长的人大把大把,有的是比她年轻未婚的,而她能胜出,和她的美貌肯定有关系。
  嫁进谢家二十一年了,她才有了些女主人的感觉,随着云天长大,她才有些安全感,云天才是她在谢家立足的根本。一想起那个八十岁的婆婆,她还是有些叹息,婆婆对她面子上过得去,不过骨子里轻视,她是看的出来。
  宋敏自负极高,当年能让谢董事长低眉,自然有些手段,可是对着油盐不进的婆婆,却是无法,现在她也懒得取悦她了,反正表面上过得去,就好。
  谢家真正令人头痛的是谢云鹏,谢云鹏在谢氏任总经理,主管地产部,宋敏好不易让云筝管理了广告部,但是都明白,谢氏的主要投资都在地产,广告不过是锦上的花,可有可无。幸而云筝能干,谢董事长对云筝到是真心赞叹。
  谢云鹏在奶奶的灌输下,对后母一直防范,这么多年了,称呼还是阿姨,他一直提醒着宋敏的身份,按老太太的话说,就是续弦,就是填房,用这种方式,让宋敏受挫,早些年有效,现在云天大了,宋敏不介意,人数上,她有儿有女三个人,老太太和谢云鹏,不过是两个人。而谢董事长明显更疼爱小儿子活泼明亮的云天。
  
  
  (三)
  早餐人少,老太太另做,什么时候起来,什么时候开饭,云鹏虽然离了婚,但没有回谢家住,和儿子一起生活,家里有个保姆,打理他们父子的生活。他不肯回来,也不肯让儿子和谢家多接触,只是有时候接了老太太过去。
  云天住校,他习惯集体生活,打小就送贵族寄宿学校,所以到是喜欢那里的生活,在家里被奶奶唠叨让母亲叮咛让父亲关怀,他反而不自在。他是家里的开心果,就是老太太,对他也是真心疼爱。
  云天是唯一的一个家里人都喜欢的人。
  就是云鹏也难得会过问一下他的功课,会批评他过于的关注了绘画,本来让他念工商管理,可是他的心思,似乎只在绘画上,这令谢董事长和谢云鹏都不喜。
  云筝和他的关系也极好,云筝一向不多话,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像个年轻人,会聊聊歌星,说说八封,云天总说,姐姐,你应该多笑笑,你笑的时候像妈,很美。不笑的时候,好似老了好几岁。
  一说像妈,云筝就皱眉,云天后来就不说这话了。
  现在饭桌上就三个人,云筝礼仪优雅的吃了早饭,和父母打了招呼,就先去上班了,谢董事长现在是上午在家自由活动,下午才到谢氏。
  宋敏还特意叮咛她记得吃午饭,不要敷衍了事,公事是做不完的。
  云筝点头微笑,一派大家风范。
  只在离开了谢家,云筝会松口气,谢家那个云筝不是她,是一场演出,她现阶段,必须取得谢董事长的信任和支持,虽然她做的事情,不会伤害谢家,可是她需要谢家的身份,才能一步一步接近目标。
  请相信我
  (四)
  谢云筝到达公司的时候,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这是她给自己的规定,她部门的人,都知道老板的风格,所以公司的人,都尽量早来,来得最晚的也是提前十分钟。
  云筝的秘书,和她前后脚到,这个小姑娘是总公司派来的,是谢云鹏招聘进来的,本在地产部做文秘,谢云鹏欣赏她细致稳重,就派到了广告部。本意是监视,不过小姑娘杜蕾就是职业风格,工作上的事,谢云鹏问什么答什么,工作以外的事,她并不关注,一问三不知,是真的不关注。
  谢云鹏有些失望,但派过来的副经理王强,到是忠心于他,是他的同学,关系不错,但王强口中的谢云筝也找不出什么毛病,集团所有的规章制度,广告部都严格执行,而谢云筝本人和公司的人都是工作往来,私下并不联络,她自己广告公司带来的人,并入了业务部,在别的部门都没有安插任何人。谢云筝的重点是业务,只要保证业绩,就万事大吉,对于集团派来的人员,都是公事公办,做得好就肯定,就升职,做不好,直接把档案和处理原因写成文档,退回公司人办资源部。到是一派职业经理人的派头。
  谢云鹏安插了不少人,一直在挑云筝的毛病,然而他失望了。事实上他知道父亲也在广告部安插了人,就像在地产部安放人一样,父亲那面的人,也没挑出毛病。谢云筝非常的职业化,完全的公事公办的风格。她在公司并不表露情绪化的一面,对于人们议论集团的事,一律终止,她加了一项规定,办公室不放议论与工作无关的事,如果要讲,到公司外面去。
  (五)
  谢云鹏到公司的时候,通常过了上班时间,他要先打发儿子去学校,儿子没去寄宿,他有些舍不得,谢老太太也舍不得,这件事,谢家人到是意见统一,都建议还是走读吧,孩子上了高中,再考虑寄宿。提这事的时候,云鹏故意问云筝的看法,谢云筝正拉着谢浩玩游戏,谢浩很奇怪,对于父亲看不上姑姑,却很亲切。
  云筝说,孩子太小,还是跟着父亲好,这样关系好,不生分。
  谢云鹏故意说,亲生的到不必担忧,生分,不亲生的怎么也养不熟,这话很尖锐,宋敏的脸色都变了,云筝却点头,你说的对,血缘是很重要,也很奇妙,母子连心。这话回得漂亮,宋敏露了笑容。谢云鹏的软肋是五年前离了婚,孩子的生母出国了。
  谢浩对大人的对白半懂不懂,他不愿意住校,他愿意走读,虽然父亲回来得晚,都是保姆陪他,他也愿意回家,父亲一直保证和他一起吃早饭,送他上学,这就够了,他知足。
  谢云鹏到了公司,打电话让王强过来一趟。
  王强一皱眉,大早上的,谢云鹏让他过去,时间短了好说,时间长了,就不好交待了。谢云鹏一直盯紧广告部,所以云筝就管理得非常严格,进公司的大门只有一个,门口的保安很负责,所有的人出去都要写单子,打卡,注明去干什么。王强本身不是业务员,不能说见客户,只能写去总部,这是摆明了要见谢云鹏。而且时间太长了,本身让人不舒服。
  谢云鹏说,你找个理由把保安开了,换我们自己的人,王强摇头,开不了,这个保安,到是公司人力招上来的,没有理由怎么辞退,而且无故开人,谢云筝就不会同意,闹到谢董那,还是说不过去。
  而且王强说,就算换了我们的人,门口有监控,监控的钱,就连着谢云筝的房间,她一查还是会明白,如果让她查到了保安作弊,到是有现成的理由,直接把保安开了,以前的保安不就是这么走的吗。
  谢云鹏在那个时候,突然明白,他一直低估了谢云筝,谢云筝是把规矩用到家的人,她有本事让规矩束缚自己,也反对来束缚了对手。
  
  (六)
  王强沉吟一下,还是和谢云筝打了个招呼,云筝对于他的身份心知肚明,素日也很客气,只要把话说在明面,不在下面搞小动作,谢云筝反而不介意,她曾经说过,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只要不给我挖坑,我都不介意。
  最早大家认为那是场面话,后来发现,谢云筝这个人,到真的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她不矫情,在职场上,完全是职业性格。
  相处下来,王强其实很欣赏谢云筝,人家做广告是有本事,之前谢氏的广告部一直亏损,谢董才让谢云筝入主广告部,是请人家来的。谢云筝自己的广告公司,做得红红火火,已经是报界十强代理。
  几年下来,谢氏广告部已经扭亏为盈了,就这一手,谢云鹏就无语。当然谢云鹏不认为自己能力差,他的重点在地产部,拿了几块地,都在运作,还想在外省做项目,牵扯了他的精力。他本想关闭广告部,可是谢董骂他败家子,谢董以广告起家,断不肯割舍。
  谢云鹏其实也明白,地产部才是根本,就算父亲把广告部送给云筝也没什么大不了,他只是恼火,父亲不明说,非要绕个圈子。
  他叫王强来,是为了谢云筝提交董事会的广告部增资事宜,广告部是独立注册的,对外的名字飞腾广告。
  原来的注册资金是五百万,已经不少了,现在谢云筝要求增资到二千万,她要收购一家广告公司,对方的注册资金是一千万。
  
  (七)
  谢氏做事不玩虚的,增资是真的增资,对于他来说,增资就增资,这点资金,他还至于看上眼,只是他不明白云筝的意图,是真的用心广告,还是图谋地产部。
  他找来了王强,把增资报告给王强,王强说他看过了,这个报告是广告公司开了会一起制订的方案,要收购丰华广告,这是必须的。
  谢云鹏一皱眉,他本以为这事王强不知道,可是对方居然知道,却没事先和他说,他盯着王强,王强感觉到了什么,马上解释,我认为这是广告业务,就没多想。
  王强不得不多说了几句,我们现在的广告业务太单一,都是报纸和电视,谢经理想扩大业务,考虑的是拿下户外传媒这一块。本市最好的户外广告公司就是丰华广告。市里主要街道的户外广告牌都是丰华在运营。他们资金有些紧,也想要寻求新的合作伙伴。我们接触过几次,有谈成的可能。
  谢云鹏若有所思,你看谢云筝是真的意在广告,不是另有所图吧。王强知道老同学的想法,忙解释,真的是广告,这和丰华的谈判,从去年就开始了,谢经理是真的对广告热爱,她学的是传媒。你想呀,就算增加一千五百万,也做不了地产呀。
  道理谢云鹏也明白,可是不听王强保证一下,他就是心理不踏实,他不明白云筝醉心于工作为什么,似乎比他还忙,如果对地产不感觉兴趣,那还好,只要谢云筝不碰地产,他不会插手广告公司的事。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给一个开中介的朋友打电话,那位朋友也做商业调查,他让对方查一下丰华广告。
  
  (八)
  王强有些不以为然,和丰华广告要合作,自己这方面早做过调查了,他不知道谢云鹏查什么,本想说,资料他有,可是看到谢云鹏严肃的面容,他终于识趣的没有开口,他知道谢云鹏一向是防火防盗防云筝。
  王强低了头,心中有些不以为然。
  谢云鹏接着问,她,有没有和董事会的人联络过,王强抬起头,淡淡的说,我只能保证,工作时间,谢经理和他们没接触,我们那的管理严格,既管了我们,也管了经理,谁离开公司,谁进入公司,都是有据可查的。
  谢云鹏接着说,她以见客户的名义出去呢。王强还是摇头,不大可能,谢经理很少自己见客户,都是和同事一起去。就是去报社,也是和公司的司机一起出门,王强犹豫了一下说,她好像不单独行动。
  谢云鹏皱眉,他想了想,好像是这样子,他曾经找个理由,让网络部查过谢云筝的监控,好像是这样子,而且近半年,她好像在办公室的时间比较长。
  一时没有头绪,谢云鹏多少有些安心。
  他这时才注意到王强一直站着,他忙说,王强你坐呀,你站着干什么。
  王强本想马上离开,可是怕谢云鹏多心,只好在沙发上坐下来,谢云鹏情绪松驰了些,也过来坐到沙发上,故意开玩笑,你不要那么紧张,只是随便聊聊,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特殊,我当然希望,谢云筝认认真真管理广告公司,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九)
  此时的谢云筝正在研究丰华广告的资料,事实上她也找了人调查丰华广告,不过她调查的重点是在丰华广告的老板娘沈华身上。
  丰华广告是典型的夫妻店,男主外女主内,业务是李丰跑的,内部管理都是沈华在做。沈华本身是财经专业的本科生,现在也是丰华广告的财务总监。
  谢云筝注视着沈华的照片,久久的沉吟着。
  沈华今年四十岁,不过照片上的沈华还是青春犹在风韵犹存,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有神,谢云筝的手指划过照片,划出了一道长长的指痕,一瞬间云筝想撕碎那张照片,不过还是控制了自己的冲动。在心里说,冷静冷静,这些年她一直管理自己的情绪,为此还上了一年的表演进修班。可有的时候,她还是失望于自己的感性。
  把照片放回档案袋,她给业务部的杨宁打电话,让杨宁过来。
  杨宁今年三十岁,比云筝大两岁,是个幸福的小女人,该结婚时候结婚,今年孩子已经四岁了,一脸的喜气。
  杨宁敲了两下门,然后推门进来,嘴里还哼着歌曲,坐在靠门的沙发上,谢总指示。
  云筝笑笑,看见杨宁,她的情绪马上有了缓解。
  谢云筝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臂,然后说,丰华广告的事要抓紧,和他们老板娘沈华多接触,看看他们公司的内部管理如何,业务方面的事,都是明面上的,到不必太关注,资料我有,公商税务那的报表我们都有,虽然不一定完全属实,但大致的的样子,还是能分析出来。
  杨宁点头,我明白,一直在抓紧,感觉上还不错,公司还算有秩序,比一般的夫妻店正规多了,缺点就是没上社保,公司员工流动快。沈华那个人,看上去挺和气,但那个人,有些奇怪的感觉,好似有些阴郁似的,有一次有一个员工随口说了一句,老板骗人,她就大发其火,把人家开了,后来李丰为那个业务求情,都没有用,沈华咬定牙把人辞退了。说这个业务员不尊重老板,不能留用。
  (十)
  为了一句话,就把人开了,谢云筝眼光看窗外,有意思,沈华,你好威风呀。
  云筝的眼神有些冷漠,她平息了一下呼吸,才转过头来,问杨宁,你和沈华接触过,你还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
  杨宁想了想,一个挺认真的人,很细致,逻辑性比较强,可能是做财务的吧,做事有章法,只是有时候,情绪不稳定,她不学开车,都是司机开,但是他的司机换了好几个,都干不长。
  管理能力有,一直在学习,书柜里的书都是专业书,工商管理企业管理什么的。没有什么文艺类的书。说放干脆利索,做事也稳重。他们员工都说,公司还是老板娘做主,李丰好像有些怕她似的。
  云筝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不开车,爱学习。
  杨宁看云筝沉默,就说,这家公司总体还不错,尤其是业务范围,应该说李经理还是挺厉害的,业务能力挺强。人也和气,属于暖男型的。
  云筝笑笑,杨宁随口又说,王强出去一个多小时了,估计又是去地产那边了。
  云筝抬起头来,没事,他去吧,王强这个人还行,不是那种胡编乱造的人,这的情况,有人愿意了解,也省了我汇报。
  
  (十一)
  杨宁叹了口气,你也不容易。
  杨宁是广告公司里少数知道谢家情形的人,她是云筝四年前成立广告公司就进公司的人,那时她刚生了孩子,想换个工作,做做业务,正好遇见了云筝,一干四年,二人关系于私于公,都是良友。
  谢云筝从不提谢家的事,她在公司也不以谢家大小姐自称,她永远都说自己是广告部的谢云筝。而且她带来的人,都进了业务部,原先的会计,做了业务部的内勤,负责档案管理业务核算的内容,谢云筝一直是保持着非业务类的事项不插手谢氏的运作。
  而且她和业务部的人开会,一直强调,业务员的天职是做业务,以业绩说话,只对业务感兴趣,别的话,不许议论,最起码在办公室不能说,违规者,一律开除。
  因了她的谨慎,谢云鹏的监察组,才一直查不到毛病。
  杨宁知道她的处境,所以一直很谨慎,起码在办公区,从不提公司的管理方面的事。
  谢氏的底薪比行业要高,提成点扣也高了五个百分点,而且兑现快,所以业务员们相对稳定。云筝年终奖金给的也高,集团给她个人的奖励里拿出一半,给业务员发奖励。对于跟来的会计,她每月额外补贴了二千块钱。
  对于杨宁的提成,只能按集团的规定办,但是私下里,云筝另外给了补贴,她对杨宁说,你不用客气,这是你该拿的,女人手里要有钱,别委屈自己。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结束

下一篇: 《 请相信我---谈判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