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图纸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28   点击:


  邻居—后续
  本来技术能手的事,已经结束了,保卫科长不追究了,安抚了保安,宋主任也没生气。
  可是有人却把这事捅到了办公室,说如果大家对分房有意见,就闹事就打人,这风气如何能长。
  于是此事上了会,要严肃处理,有人建议,取消闹事人员的分房资格。
  幸而车间主任一直争取,说事出有因,对方也是孝顺孩子,家里情况特殊。而且对方一直表现挺好,是车间的技术能手。
  因了他的坚持,宋主任也替他说和,最后让技术能手写检查,张贴在厂子的宣传栏里。扣一季度的资金。
  这件事算是一种震慑吧,大家都谨慎了些,再到房产部发牢骚也注意分寸。
  邻居—死心
  技术能手算是灰了心,三室是不成了,要是再折腾,新两室也没了,他开始老实了。他妻子也抱怨他脾气冲,尽误事,本来是求情的事,如何成了闹事,还打人,摔东西,幸而宋主任没计较,要是宋主任计较,分房资格就没了。
  技术能手到是感谢宋主任没计较,还替他说话。
  他妻子建议买些东西,去宋主任家感谢一下,他也照办了,到了宋家,放下东西,就走。一句话不说,到让李芬不知所以,宋主任哭笑不得,一看都是水果什么的,并不贵,就收了。
  李芬知道了原委,也笑说,这个人还真是愣,幸而在车间,要是在业务科,一天也混不下去。
  宋主任说,人到是好人,实在人。
  
  邻居—说情
  孙书记给宋主任打电话,让他过去一趟,宋主任才想起来,这阵子尽瞎忙,忘了每周必到孙书记那里汇报的事。
  他整理了资料,忙过去了。
  孙书记特别客气,还特意给他倒了茶,宋主任忙站起来,接了茶,一直说不敢当不敢当。
  孙书记笑笑,我知道你最近忙,提意见的人也多,都打起来了,宋主任笑笑,还好,那么冲的人毕竟少。
  孙书记点头,你办事到是牢靠,也幸而那么解决了,没闹大。
  宋主任这才轻松些,我也是希望和和气气的,分房是好事,要有人受处分,取消资格,就不好了。
  孙书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有个事,你看怎么操作,我的那个司机,托局里的姚主任说情,他只能分一室,想调个两室的。
  邻居—透明
  宋主任挠挠头,不好办呀,现在透明度这么高,都要张榜公布,他的情况一公开,肯定有人闹腾。
  孙书记说,我知道,所以才难办。
  宋主任说,这样吧,我想想,看看怎么操作,新房的一室和旧房的一室面积差不多,只是差在新旧。
  两室,他的情况,能在老房就不错了。
  邻居—运作
  宋主任明白这事必须要做,他和姚主任的关系也不错,不能不给面子,而且孙书记开了口,是必须办成的。
  宋主任没敢和别人提,只和李芬说了说,李芬也摇头,现在都这样透明公开,如何能暗箱操作呀。
  李芬眼珠一转,有没有可能换房,比如说,他能分新楼的一室,和旧楼的二室调换。
  宋主任若有所思,他想了想,这种情况也有可能,他就听刘师傅提过,有一户两室的人家,不能分房,但那家的孩子都长大了,没在家住,是个四楼,想调低楼层,家里老两口,如果能调到新房的一室,楼层低些,估计有可能。
  宋主任想了想,第二天把那户人家找来,私下里和他们商议,他们的情况不能申请分房,如果有人用新楼一室二层,和他们调户,他们愿意吗。
  这家人考虑了一下,孩子在外地上班,平时并不回来,他们嫌四楼高,用面积换楼层,还是新房,他点了头。
  
  邻居—私下
  宋主任找来孙书记的司机,和他说了情况,他马上点头。
  他还年轻,不介意四楼,他感觉四楼挺好,视野好,比二楼好,他就申请二层了,他申请二层的理由倒也充分,离领导近些,领导住三楼,他住二楼。
  孙书记知道了也赞宋主任头脑灵活。
  但这事是私下操作,名义上还是司机要了二层的一室,只是分房结束后,两人到房产科签订换房协议就行了。
  宋主任再三叮咛两家要保密,这事情如果有人节外生枝就不好了。
  二人都满口答应,各得所需。
  孙书记问宋主任事情进展顺利吗,宋主任说基本顺利了,只要二榜无人闹事的话,三榜进入实质选房阶段,按分数的顺序挑选房号。三屋和一层先空着。
  宋主任让孙书记先定下他的房号吧。他准备最后再和张兰提。
  
  邻居---欢喜
  孙书记还是喜悦的,他一直没有和家人说2加1的室,本来到不担心什么,吴尘不是本单位的,和单位的人也没什么往来,只是此时特殊时期,他和田厂长对于分房的事,都是一个态度,一切由分房委员会说了算。
  表面上他和田厂长都没干涉什么,田厂长是真不放心上,孙书记是不想在这件事插手,透明度太高,大家高度关注,他不想惹个麻烦。司机的事,算是宋主任巧妙安排,皆大欢喜。
  现在他定了房号,选了中间那栋楼的三单元,靠近小区的那个单元。
  他心里踏实了。
  他放心宋主任的安排,还是叮咛了一句,保密要紧。
  宋主任点头是的是的。
  邻居---三榜
  第三榜公布的时候,只是三楼没有公布名单。
  因为三楼都是干部层,所以工人们没太多的关注。
  田厂长和张兰说过要二层,可是张兰和宋主任提的时候,宋主任沉吟了一下,还是劝张兰,这样反而显眼。
  张兰心中一动。
  她回来做田厂长的工作,连一车间的主任,都在三楼,如果刻意要二楼,反而有些矫情。田厂长皱眉,最后叹了口气,好吧。
  田厂长特意交待,不能和孙书记在一个楼栋。
  张兰有些头痛的看了看丈夫,这话如何和宋主任说,好似她们家和孙书记有矛盾似的。本来又不是一个单元,何必非要另一栋呢。
  邻居---巧问
  张兰巧妙的打听孙书记的选择倾向。
  宋主任心领神会,中间那个单元。
  张兰马上说,我们选最南面那个单元吧,那边前面是平房,老田爱弄花,有些花喜阳。
  宋主任点头,又问哪个单元,张兰想了想,最外面那个单元吧。
  宋主任写了十一栋三单元301、302。
  张兰一愣,宋主任在纸上写下面积和三室的一样。
  张兰恍然大悟,宋主任撕了那张纸。
  张兰点头,对宋主任说,您放心,我和老田都不讲。
  宋主任松了口气,和明白人讲话,就是省事。
  张兰问,您订了房号吗。
  宋主任说,我说了不算,看李芬吧。
  
  
  邻居---关心
  本来田厂长一直不关心分房的事,这一天遇见一个老同学,是在园林局工作,田厂长托他给找几盆好兰花。
  对方一口答应。
  田厂长回家兴冲冲的和张兰说,你有新房三室的图纸吗,我算算面积,看看花房如何建,张兰沉默。
  田厂长奇怪,你没有吗,你没有的话,我和老宋说一声,让他给我找一份。
  张兰这才开口,你不要开口花房闭口花房,你知道建个花房多少钱,你考虑清楚了,咱们可没存款,田然要上五年大学的。而且我看她的心气,很可能本硕连读。
  田厂长思索半天,又说,不对呀,这两年你一直把着钱,头一年你支持了张松,后来人家张松就不肯要了,你现在手里,应该有三千块钱,我算着建个花房够了。
  张兰冷笑,田大厂长,装修不花钱呀,我们住毛坯房呀,搬了新家,有些家俱不换吗,别的不说,客厅的沙发总要换。
  邻居---预算
  田厂长一愣,到是没想过装修的事,反正就是装修也是张兰操持,他想想,家俱可不换,就简单装修一下。张兰反问,简单装修也要刷墙面铺地砖吧,吊顶,这些下来,三千都不够。
  张兰又说,别的不说,田然的房间,总要好好的弄一下吧,她一直想要个书柜,总要给她买吧。
  张兰叹气,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操心,你就知道你的花,这是家,先家后花。
  田厂长低头,过了会儿,他说,花房我是要建的,现在弄好弄,以后再折腾,也影响邻居,这样吧,花房的钱,我自己出,我找同学借。
  张兰看着田厂长,你借钱不还呀,装修我都要借钱呢,你借了钱,将来从工资里还人家,那还不是要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
  田厂长没妥协,花房是一定要弄的,我下定决心了,建花房的人,我自己找,不用你操心。我挣的钱,我做主。
  邻居---态度
  田厂长态度强硬,张兰到不好再争吵了。
  说起来田厂长花费不大,人家就一个养花的爱好,张兰不好强行干涉。
  第二天张松来了,给了五千块钱说是还的。
  张兰说,你哪来的钱,张松笑笑,丁眉的亲戚,还了一部分,那个人先是躲了,这几年可能生意有起色了,就陆续还了一部分,还了我们八千。
  张兰松口气。
  张松说,你放心,丁眉知道,丁眉说,你们要搬家,肯定花钱多,先把你的五千还了。
  张兰想,这到是,有了这五千,装修是没问题了。
  张松说,我有个朋友是做装修的,装修交给我吧,全包给他就行了,用料什么的,我跟他一块挑好,施工的时候,你盯紧就行了。
  张兰松口气,装修是麻烦事,她本来还想着请人介绍装修队呢。
  邻居---预付
  这么一商量,张兰把五千块钱又给了张松,买料什么的总要花钱,这样吧,这五千块钱,你先拿着吧,装修就交给你了,回头我带你们量尺寸。
  张兰又特意交待,简装就行了,我们存钱不多,不能都花在装修上,田然上好几年学呢,你姐夫非弄花房,弄了花房就是花。
  张松一笑,弄花是高雅的事,您不支持就算了,别反对了。
  张兰心里明白,2+1的格局,肯定要给丈夫弄个花房的,她考虑过了,一室那里弄个花房,和丈夫的书房,和田厂长说明白就行了,两室这边,就是住家了。
  心中一动,干脆就2室的装修,自己出钱,那个1室,让田厂长自己折腾吧,他愿意借钱就借钱。
  
  邻居---图纸
  田厂长为了装修的事,和张兰有了矛盾,就没再提图纸的事。
  这一天他有些时间,就到宋主任那里找图纸,他听张兰说过已经订了房号,想着这样也省事了。
  宋主任听了田厂长的话心中一动,他估计张兰没提细节,就说,图纸在柜子里,这样呀,他一会儿找出来了,让刘师傅送过去。
  田厂长不好催人家,只好先回了厂长办公室。
  过了十分钟,刘师傅来了,把图纸放下,就走了。
  田厂长一看是两室的图纸,有些奇怪,他以为宋主任弄错了,拿起电话,拨打宋主任的电话,拨通的时候,他又放下了电话。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平息

下一篇: 《 邻居---结束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