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坐在水边的大佛

作者:西凉雪    授权级别: A    绝品文章    2017-11-23   点击:


  越往山里走,野菊花的影子就越多,一小片,一小片,若一个又一个蓝色的小梦,又若,那从西域走来的大佛,留下一串又一串脚印。
  这是某一年路过大佛时的记忆,这些年,每当想起,心里都会泛过一朵又一朵的小水花。
  那是浅秋季节,田里的庄稼都已收割过了。在一段荒芜的山里走了很久,没有看到更多的草,也没有走到大佛的脚下,只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个穹隆型的佛窟,模模糊糊看到了大佛的身影。
  后来,又专程去了一次,是深秋时节。大佛所在的小盆地里,庄稼长势正好,苞谷繁密,株株向上,谷子硕大的穗,谦逊地低着头,聆听着佛的教诲。
  沿着库区的一条小路往里走,一座小小的沙丘上,开满了一种金色的野花,花朵极为鲜艳,说不上它的名字,若佛的箴言,句句成金。
  湖水清澈,湖面如镜,天梯山奇特的倒影映在水中,白杨树叶子金黄,也把倒影投入水中,大团的云朵,从山那边涌了过来,也把倒影投入水中,使得这片水域成了另一个奇幻的世界。
  慢慢的向大佛脚下走去,一生的路,已经走过一大半了,余下的时光,要慢慢走,用心体会。
  不远处的村子里,炊烟袅袅升起。山里的时光,总要被别处慢一些,树叶绽得迟,花开得迟,连人,走起路来,也是慢悠悠的。
  近处的水面上,有野鸭子一家,鸭妈妈牵着头,六只小鸭排成长队跟在后面,看不到鸭爸爸,也许,聆听佛音去了。
  一段幽暗的山洞里,供着十八位至善尊者,每一位尊者,都是世间智慧的化身,尊者各具其态,以不同的智慧,开启世人的愚妄。
  到了大佛脚下,感到无比温暖和庄严,心里的某一道防线忽然打开,百般纠结,千种忧虑,都在一瞬间化为灰烬。
  站在护栏桥上,抬头看,大佛的面容,端庄而安详,微微下垂的眼睑,目光清澈而悠远,眉心的那盏智慧之灯,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异样的光泽。
  佛右臂平伸,掌心向外,似乎要推开世上一切烦恼,又似乎用她的宽厚和仁泽,来抚平世上一切不平之事。
  佛是释迦摩尼大佛。一千六百多年前,因种种因缘走到了这里。在水边,她一立千年,任世间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每一尊佛的前世,都是一个普通的人,佛之所以为佛,是应为参透了人世的诸般苦恼,放下即天堂。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的两旁,还有文殊、普贤菩萨,广目、多闻天王、迦叶、阿难等6尊造像,造型生动,神态威严。窟内南北两壁绘有大幅壁画。南壁上部为云纹青龙;中部为大象梅花鹿,大象背部驮有烟焰发光的经卷,下部是猛虎和树木花卉。北壁上部绘有青龙双虎,中部绘有白马、墨虎、菩提树,马背上经卷闪光;下部绘有牡丹花卉,整个壁画笔触清新,色泽艳丽,形象逼真。
  民间有言:张义堡,水湖滩,大佛爷手指麦脐山。
  传说中,有一位皇王,帅兵征战到青海,路过西山(麦脐山),在人困马乏之际,看到一座山寺,便想讨碗水喝。一位姓张的和尚,将一碗清澈的山泉水恭敬的递与皇王。
  皇王端水欲饮,忽见水碗中映出一尊石雕佛像。皇王十分惊诧,抬头观望,看见东面太阳升起的山崖上,有一石佛面山而坐,太阳升起后,佛便隐入山中,杳然不见。
  皇王认为此为祥兆,便用心记住了石佛呈现的方位,然后打马而去。后来,皇王凯旋而归,回朝后,召集大臣商议佛事,随后,广招能工巧匠,在石佛出现的地方开凿石窟,为佛造像,并且把当初显佛的山寺题名为石佛寺。
  传说中的皇王,或许就是后来的北凉王沮渠蒙逊。沮渠蒙逊是匈奴人,史书上称他“才智出众有雄才大略,滑稽善于权变”。他生长在一个世代好佛的家里,母亲车氏,是西域龟兹国人,龟兹是著名的佛国。沮渠蒙逊自小就受到佛教教育的影响,成为一个忠实的禅教弟子,特别信仰六道轮回学说。
  在他称霸河西之后,从天竺国传经过来的高僧昙无谶一到凉州,就受到了沮渠蒙逊特别的礼遇,并请他在凉州定居译经,而凉州高僧昙曜,也在昙无谶门下研讨佛法。公元460年,师贤去世,昙曜继其职,改道人统为沙门统,继续主持造像。
  沮渠蒙逊的母亲过世后,他思母心切,下令工匠在山寺中为其母亲造石像一座。公元429年,蒙逊太子攻打抱罕(今临夏),结果大败而归,太子受伤,不治身亡,蒙逊大怒,认为佛祖没有显灵,下令损毁塔寺,驱逐僧人,并大肆灭杀僧众,高僧昙曜,也差点遭到杀戮。
  一个大雨的夜里,昙曜恳请蒙逊去看母亲佛像。蒙逊无意中看到佛像的面容上有泪水流下来,其状十分的悲凄。蒙逊幡然醒悟,内心十分的自责,重新恢复了为大佛造像的伟业。
  后北魏灭北凉,僧人纷纷外逃他乡,据说,从姑臧(今武威)近万户到平城(山西大同),其中就有僧众三千多人,这三千多人,实际上就是“凉州模式”的创造者。在山西一带,他们大修佛窟,开凿了著名的云冈石窟等许多石窟,其代表作就是“昙曜五窟”,而这些石窟的风格,大都受了天梯山石窟的影响,因此,人们又把天梯山石窟喻为“石窟鼻祖”。
  这便是佛造像的大概经过。
  历史走到了现在,佛无语的站在水边,面容安详,目光辽远。她的面前,一波碧水,时而波涛起伏,时而静若处子,世事的变幻,不过是弹指一晃的一段时光而已。
  佛端坐的山,山叫天梯山。山形陡峭,状若悬梯,山顶有终年不化的积雪,凉州八景之一个“天梯积雪”,便源于此。山体如龙,把一波碧水环在怀中,山不语,水不语,佛亦不语。
  佛的山里,春有百花,夏有凉风,秋有明月,冬天,一场一场的大雪,天梯山沉浸在一片晶莹的世界里,四乡的百姓,常来这里拜佛烧香,祈求平安。这里,早就成了人们寻求心灵安静的一方乐土了。
  佛脚下的村子,叫灯山村。幽静,和睦。每一年正月十五,当地的百姓都要燃起花灯,闹社火,耍龙狮,祈求佛祖保佑大地安泰,百姓平安。
  人间一片喧嚣,佛静默不语,以无上的慈悲,注视着这一切。
  水之湄住着大凉州的人、作家赵旭峰老师。知道他的名字,源于对凉州贤孝的喜爱。小时候的乡村,农闲时节,总有背着三弦子的盲人歌者,走乡闯寨,唱贤孝曲儿,《小丁郎刻母》、《小姑贤儿》、《白鹦哥盗桃》、《王哥放羊》等曲子,几乎都是家喻户晓的。几年前,从《西凉文学》姚瑶主席那里得了一本赵旭峰老师编辑的《凉州贤孝》,闲时,总要翻看几页,还找出网上流传的凉州“贤孝王子”张天茂老先生的曲子来听,浓郁的乡音,催人泪下的曲子,听得人荡气回肠。
  佛渡有缘人,正在路边的山坡上拍花,迎面走来一人,发顶半秃,瘦削,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已觉得眼熟,细看正是赵老师。
  去他的画室小坐。
  画室临水而居,推开窗子,就是一波碧水,远山如黛,绿树野合,近处,佛音袅袅,墨香缕缕,好一个世外桃源。
  四面墙上,梅、兰、菊、竹,松柏,苍鹰,一室浓浓的古意,言谈中,知道老师研习书画已有多年,并且下月要在市里举办个人画展,不禁又敬又慕。人的一生,无论长短,只要按着自己心的方向走,这样的人生,就是无憾的。
  临行,老师赠我他的小说《龙羊婚》。老师在文学上的成就早有耳闻,如今,独居山野,守在佛的脚下,读书作画,修身养性,过一种安静而淡然的日子。而这样的日子,不正是我们终其一生要追求的吗。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绝品: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奔向青岛

下一篇: 《 山水石舍

编者按:
执行站长   赵小波: 墨舞红尘中文网2017年馆藏作品年选11月份入选作品。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一路娓娓道来,说大佛,说与大佛相关的历史故事,说日日守在佛脚下的老师,说心中对佛的感悟,不知不觉间,读者也是满怀恬淡怡然。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粒儿

    喜欢这样的文字,尤为喜欢文中这句:每一尊佛的前世,都是一个普通的人,佛之所以为佛,是应为参透了人世的诸般苦恼,放下即天堂。

    2018-09-10

    回复

  • 小鱼

    "佛端坐的山,山叫天梯山。山形陡峭,状若悬梯,山顶有终年不化的积雪,凉州八景之一个“天梯积雪”,便源于此。山体如龙,把一波碧水环在怀中,山不语,水不语,佛亦不语。 "  

    2018-06-14

    回复

  • 沁芳闸

    这是我们终其一身想追求的,生活的样子。只是很多时候被蒙了心智,佛渡有缘人,有一天会让我们豁然开朗。

    2017-11-27

    回复

  • 西凉雪

    感谢墨舞红尘的老师们推荐加精!

    2017-11-27

    回复

  • 落叶半床

    不语胜千言。一佛,一人,一个世界。

    2017-11-26

    回复

  • 赵小波

    2017-11-26

    回复

  • 简竹

    这个作者很666

    2017-11-24

    回复

  • 渭雨轻尘

    文字很干净,喜欢。

    2017-11-2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