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询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20   点击:




邻居-----市场
在市场转了一圈,两个人都是痛快人,选了立柜和沙发,还有一些生活用品,没想着做饭,到是省了事,看了看办事处楼下就有包子店,一打听,早上的早点挺丰富,这家店开的时间不短了,中午的时候,二人就在那里吃了一次,感觉不错。
隔了一条街,有一所中学,学校附近,通常都有不少小吃,到也热闹。
两人忙了一天,事情都打理好了,宋主任想着明天,早点进入工作轨道,他们可以在当地招工,再招两个人,一个负责跑各种手续,一个负责内部事务。
晚上宋主任接了电话,他只听了一声,就开门到了外面,到了外面,宋主任有些后悔,本来就是正常的电话,跑出来接干什么。
电话是小丁打来的,小丁是听张兰说的办事处的事,宋主任调到了办事处,她先是问候,后来和宋主任说,能不能调她过去,那是她的老家,她有熟人,好办事,对办事处的工作也好。她知道办事处还有两个指标,她和宋主任说,找当地人最好,她就是当地人。
而且小丁强调,她家就离办事处不远,可以住在家里。
宋主任想了想,说他考虑一下。小丁还建议宋主任就招她好了,那些事情她一个人能做好,她的工作能力宋主任是知道。
她说,公司给了两个指标,其实她一个人就能做好,可以让她的亲戚办个用工手续,而那个人的工资,可以给办事处当经费。

邻居-----经费
宋主任心中一动。
他想了想,小丁的工作能力他认可,既然这样,调小丁过来也挺好。
宋主任说,你给工会打个申请报告,就说你家在这里,请工会给予照顾。
宋主任又给张兰打电话,说了这事,他愿意找个熟悉当地情况的人过来,比在这里另招人好,张兰已经收到了小丁的报告,心知这是宋主任的意思,她想了想,我是没意见,这样你和孙书记说一声,我就办手续。
宋主任又给孙书记打电话,孙书记到是一口同意,行,让工会办手续吧,剩下的人,你在当地招吧。
宋主任非常高兴。
现在看起来,刘师傅是自己带来的人,而小丁也好说话,而且这小姑娘很机灵。


邻居-----争取
小丁最先没想到来办事处,公司成立办事处的风声,一直在传,传了一年,她没放心上,直到宋主任到了办事处,她还是听张兰说及,那一刻,心中一动。她家在那个城市,而且办事处的地址,就在她家附近。
小丁平素温和无争,可是有她的打算,她不想在工会一辈子,上一次为什么来工会,她有些猜疑,可是居然没打听出结果,平直觉,她感觉宋主任并不讨厌她,而且在很多人情世故上指点过她。
她愿意去办事处,能学点东西,如果将来有可能还回办公室,就算回不了办公室,哪怕到业务科呢,
她的申请厂子批准了,她马上收拾了东西,到了办事处,先把行李放回家,就来报到。
她果然对这个城市熟悉,办什么手续,哪个厂子的业务科在哪里,她都清楚。小丁做事话不多,但细心周到,很快就把办事处的门面撑了起来。
办事处规则贴到了墙上,办事处工作流程也张贴完毕。
小丁会做饭,就劝宋主任和刘师傅,总在外面吃饭,花钱多也不卫生,她负责做午饭和晚饭。

邻居-----适应
这里的工作,很快开展起来,说起来还是管理业务科的一些事情,比如市场调查,比如价格比较,比如合同的收存。
相关的内部管理,小丁都很快上手,比宋主任想像的要快。
宋主任的工作反而少了些,不像以前的吃请那么多。
业务科的人来盖章的时候,自然有人请吃饭。小丁通常不去,办事处需要有人值班,都是刘师傅去,刘师傅牢记马老师的话,他的任务是照顾宋主任,自己不能喝多了,所以坚决不喝酒。
宋主任对这两个办事员挺满意,刘师傅话少,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宋主任深谙人情,花钱的事,从不让刘师傅垫着,都是他先出。
第一个月下来,二人都适应了,厂子里的工资,刘师傅直接让马老师去财务科领,补助是办事处这边出,刘师傅都先放好。

邻居-----成长
一来二往,小丁和业务科的人也熟悉了,学习他们和客户打电话,看他们的合同,如何的条款,小丁有心,都一一记了下来。
宋主任问小丁,你想去业务科呀,小丁点头,我喜欢和人打交道,只是不爱说话,以后要多锻炼,做业务挺好的,挣钱快。
宋主任说,我留心一下,咱们一个关系单位,有个业务培训,请的外面的老师,培训一些业务技巧和业务心理,我和他们打个招呼,你去听听课。
小丁马上说,太好了,太好了。
小丁在办事处养了些绿植,都是些好打理的,比如绿萝和吊兰,那盆文竹,她照料得好,请人修了形,放在宋主任的办公桌子上,来往的人,都说这文竹养得好。
小丁还说,现在流行茶道,她也旁听了,办事处也准备了茶具,有客户来的时候,小丁就表演一下茶道,客户都说,小丁手巧,像那么回事。
半年下来,小丁明显进步不少。



邻居-----探亲
第一次探亲,宋主任给了刘师傅一周的假,让他先回去。
刘师傅回去了,先把这几个月攒的一千块钱补助,给了马老师,还有五百,他和马老师说,这是办事处的奖励,但不要和人提及。
马老师心领神会,不去打听。
马老师想,这样看来去办事处还是对的,存些钱,好够刘文静上大学用。
这几个月,家里的收入多了些,毕竟刘师傅也涨了一级工资,又不在家里吃饭了,娘俩吃饭到省事。
刘师傅说,给文静买些衣服,看隔壁两个小姑娘都穿得鲜艳,不要老让刘文静穿马老师的旧衣服。
马老师点头,我晓得,不过现在高中还好些,有校服,平时的衣服旧些也没事,主要是上了大学,不能再这样。
刘师傅给西门捎了些特产,这都是他买的,宋主任给了他二百块钱,让他看着给家里带,一式两份,一家一份就行了。
刘师傅花了一百五,西门的东西,花了一百块,自家的花了五十。另外五十,私下里给了刘文静,他知道马老师手紧,就和刘文静说,你看着买些吃的,你妈太抠门。


邻居----喜悦
刘文静拿了五十块钱,一时不知道放在哪里。
她手里没拿过钱,顶多是学费,不过是暂存一下,马上交到学校。有一次母亲给了她钱,她特意在自己的书包里多放了一天,才交上去。
她没有收过压岁钱,去年的时候,宋芙蓉炫耀自己一共收了三百的压岁钱,一脸的得意,刘文静真心的羡慕,一个太张扬,一个太羡慕,让一旁的田然恼了。田然往年也收压岁钱,张松大方,去年张松没回来过年,外婆给了她五十,张兰不让她收。她也懂事,又给了小表弟。
所以宋芙蓉在那里张扬得意,让田然有些恼,感觉宋芙蓉太俗气,而刘文静太没志气,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个羡慕能当饭吃呀。
田然终于冷冷的说,宋芙蓉那是礼上往来,你以为不用还呀,你父母也要给别人家的孩子。不过是交换罢了,右手出左手进,你高兴什么。
这一句话,太清醒太现实,让气氛忙上跌至冰点,宋芙蓉当即沉了脸,想说什么,又想到母亲的话,不能和田然冲突,李芬一直警告女儿,全院子的孩子,你不会和孙宁冲突,孙宁还小,而且那小姑娘看着腼腆,唯一的可能是田然,但是不许,哪怕你和田然做不成朋友,也不能冲突,这是底线。
宋芙蓉转身走了,刘文静惊讶的看着田然,田然也转身走了。


邻居----惊叹
刘文静回家后和母亲说了,她说没想到田然看问题那么犀利。
马老师点头,那小姑娘厉害,平时话不多,什么都知道,不过也太刻薄了些,让宋芙蓉多没面子。
刘文静若有所思,马老师说,其实是礼上往来,收支差不多,转来转去,图个热闹。不过也没什么意思,都是家长的负担。
她说刘文静,不要羡慕那个,都是表面,没什么意义,做人要踏实。
刘文静心里想,这和踏实有什么关系,但礼上往来她认可,可还是羡慕宋芙蓉那一脸的光芒。
马老师看女儿不说话,就又教育她,你做事要有自己的分析判断,你看田然就有自己的认知,可是不要学她的直率,人和人相处,要互相留面子,不要伤害人家的自尊心,宋芙蓉没什么恶意,就是快乐一下。
刘文静只好点头,她知道她做不成田然,没有田然的直率和犀利,当然现在想起来,让田然恼的可能就是宋芙蓉的张扬。

邻居----教训
这事让张兰知道了,她先是生气女儿不懂事。
把田然叫过来批评她,你怎么这么说话,大过年的,你就不能有个好脸,说话和刀子一样,像什么话。
田厂长张张嘴想说什么,张兰瞪了他一眼,田厂长只好沉默。
田然不以为然,我说什么了,我说的是实话,还不让人说真话了。
张兰黑了脸,什么真话假话,说的是你没礼貌,你这样对小朋友,谁和你往来。
田然嘀咕,没人就没人,不稀罕。
张兰摇头,声音大了,你能不能懂点事,你知道人家背后怎么说你,说你仗着你爸爸是厂长,眼睛长到了天上,不正眼看人,不和邻居打招呼。
田然并不示弱,我爸爸不是厂长的时候,我也这样,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跟我没关系,听她们的话,还不如做道题呢。
说完转身就走了。
张兰看田厂长,你也不管管她,你真没发现她性格太自我吗。
田厂长低头喝茶,然后说,我也不和人打招呼,一个人一个性格,没什么大不了的。

邻居----意见
张兰事后和李芬赔礼,李芬忙笑着说,这有什么呀,小孩子们就这样,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恼,不当事。
张兰叹气,我家田然真愁人,这脾气真是太犟。
李芬忙劝她,你家田然学习多好呀,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你看你什么时候,为她成绩发过愁,你是不知道,为了芙蓉的分数,我是愁白了头发。
李芬又说,学习好的孩子,老师都宠着,有点个性也是正常的。毕竟人家真有本事。
张兰笑笑,各有各的好,你看芙蓉多懂事,和人打招呼一脸笑模样,多招人喜欢。
二人客气一番,这事算揭过去了。
事后李芬和宋芙蓉说,你也是心里存不住事,几百块钱压岁钱,到处显摆,这下好了,不显摆吧。
宋芙蓉一撅嘴,她自己没收到那么多钱,那是妒忌。
李芬叹了口气,你个学生,不显摆成绩,显摆这个有意思吗。
宋芙蓉一听成绩就低了头。

邻居----珍藏
刘文静把那五十块钱,小心翼翼的放好,放在自己的一个钱包里,放在箱子最底层,她没想花,她对零食不感兴趣,衣服也不可能自己购置。
最后刘文静还是不放心,她拿了钱,去银行开个存折,那位银行的办事员,到是很和气,也没说钱少,还真开了个活期存折。
刘文静一天都欢喜着。
马老师奇怪,你傻乐什么呢,刘文静忙说,没有呀。
刘文静回到屋子里,照照镜子,告诉自己不能傻乐了。
刘文静在日记中写道,这是我的第一个存折,只可惜这钱不是我挣的。
刘文静本想和田然分享,可是想到田然上次说宋芙蓉的话,没敢说。
她和宋芙蓉到是没冲突过,可是刘文静本能不和宋芙蓉说心事,宋芙蓉保不住密。

邻居----询问
李芬是几个月后才知道小丁的事。
李芬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宋主任前几天回来,也没提这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故意不说,李芬不知如何询问。
她想了想,还是找张兰打听了。
张兰这才想起,当年小丁去工会的原因。
张兰马上轻描淡写的说,厂子里需要一个当地的人员,比较熟悉情况,小丁家是那里的人,她申请,厂子当然就放人。
李芬若有所思,张兰说,这是正常调动呀,你别多想,况且办事处人来人往的,事也多,宋主任挺忙的,都没时间在办公室。
李芬到不认为宋主任会有什么想法,只是感觉上不舒服,明明知道她忌讳小丁,宋主任居然还同意小丁的调动,事后居然没提。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办事处

下一篇: 《 邻居-----开解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