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对面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18   点击:


  
  
  邻居------放松
  退休了严小惠放松下来,准备先回老家转转,看看父母,她老家在南方,很少回去,不像李芬年年都回家过年,她心里对李芬又羡慕又忌妒。
  科长到是和严小惠谈过一次,虽然退休了,但是关系都在厂子里,还是要团结同志,科长的意思,严小惠明白,就是不要再针对李芬,科长说,其实李芬这个人,虽然傲慢些自我些,但也没做什么得罪人的事,是个爽利的人。
  严小惠心想,李芬可不只是傲慢的问题,那张嘴太刻薄,那眼神和刀子一样,好像她比别人高贵似的,。
  从心而论,李芬这几年态度要好些,当然这态度也是表面的,但表面也不容易,她唯一羡慕的是李芬眼光好,找了宋主任。
  严小惠向科长表态,科长放心,我退了休,也是厂子里的职工,科长的话,我牢记。而且我和科里的人,以后没什么矛盾,不会有纷争。
  这后半句,还算是实情。
  科长放了心,严小惠的八封心态,太严重,上次扯出宋主任,真不明智,针对李芬,还有情可原,为了让李芬生气,就攀扯宋主任太糊涂。
  当然了因为严小惠针对李芬,科长是坐收了渔人之利。
  李芬这样实干型的人,对上级通常不会太客气,当她的直接领导并不舒服。
  邻居------新人
  李芬为了严管女儿,不怎么出差了,外地的业务都是电话联络,让几个新人继续后面的事宜,她心里并不踏实,对新人的工作能力有怀疑,但是几个月下来,那三个人新人做得都不错,有一个叫李磊的,平时没看出来,他不大爱说话,没想到,做事细致,客户挺满意。
  而且李磊还又开拓了一个客户,虽然业务量不大,胜在比较长久。
  科长很高兴,请大家吃饭,为李磊请功。
  在酒桌上,科长还主动和李磊碰杯,很是器重的样子,李芬有些酸溜溜的,感觉科长在摘桃子。
  李磊很感动的样子,一直表态,努力工作,不负领导的栽培。李芬想,是我栽培的好不好,教你们怎么谈判,怎么签订合同。
  表面上李芬也要夸奖几句。
  回了家,和宋主任嘀咕,科长好似要重用李磊,是不是为了和她唱对台戏。宋主任劝她,别这么想,新人做得好,科长鼓励几句,是正常的。
  李芬若有所思,她叹息一声,这一年快点过去吧,新人的能力比她想像的强。
  
  邻居------劝解
  宋主任说,你没有当官的心态,你也是副科长了,不一定非在业务前线,你年纪在那,往外跑,肯定拚不过年轻人,就是明年,孩子上了大学,你也不可能和小年轻一样。
  李芬一梗脖子,我没多大,四十多一点好不好,还年轻呢,我感觉体力挺好,我比年轻人有经验,我又不是科长,是个副科长,不靠业绩靠什么。再说提成还是实打实的,你以为芙蓉上大学花钱少呀。
  一说到钱,宋主任不好说什么,他家里,的确是李芬挣的钱多,他的工资比李芬高,可是李芬的提成是大头,如果没有李芬的提成,还真有些紧张。
  想到芙蓉的大学花费,宋主任不得不低了头。
  李芬说,我听说一车间主任要退了,你考虑过没有。
  宋主任明白李芬的意思,一车间主任的补助高,比这个办公室主任到手的钱多。
  宋主任皱眉,他不太适合车间管理,他不懂生产。
  李芬说,有什么关系,还有车间副主任呢,领导不一定一定要懂生产呀,孙书记也不去车间呀,生产是田厂长在管。
  
  邻居------心动
  李芬说,你想想,你不在车间管理岗位上坐一坐,就只能是主任,如果你的车间主任干好了,可以提副厂长,不比现在这样有前途。
  宋主任没说话,有些心动。
  这一夜宋主任失眠了,他在想要不要运作一下。
  翻来覆去的,仔细考虑了半天,这个主任的职务,他能不能管好。
  宋主任心里没底,他没在车间做过一天,里面的管理一点不懂。
  他原来的规划是,往局里的科室调,他还是愿意在办公室。
  宋主任第二天到了单位,先填写了主任竞争表格。
  表格要先交到孙书记那里,孙书记汇总后,在厂办会上讨论。
  孙书记看见宋主任的表格,先是一愣,宋主任有些不好意思,他交表的时候,选了书记室没人的时候,他说,本来想先征求您的意见,可是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是昨天晚上才有的打算。
  
  
  邻居------上会
  孙书记并不看好宋主任的竞争。
  可是他想了想,不能干涉宋主任的决定,就笑笑,我理解。
  厂办会上,有三个人交了表格,除了宋主任,有一个是原来的车间副主任,一直了解生产,另一位另一个车间的副主任,这位资历到了,而且级别是主任的级别,主要是当时没有空岗位。
  大家各抒已见,对宋主任都巧妙的回避了,宋主任级别是车间主任的级别,无所谓提职,属于同级的调动,可是他没有生产的管理经验,他有行政的管理经验。
  田厂长倾向于那位副手直接提升,孙书记倾向那位级别是主任的副主任。宋主任大家都表扬了几句。
  最后投票是副主任提职。
  散会后,田厂长说,让孙书记做做另两位的工作。
  孙书记先找的宋主任,宋主任知道这次没什么戏,他太仓促,没做什么准备工作。只是为了表态,一半是为了李芬,一半是为了试探。
  
  
  邻居------谈话
  孙书记和宋主任谈话,这是必要的程序,他一直询问,宋主任怎么想到了去车间,宋主任只好解释也是为了能有机会进步。也是妻子的意思。
  孙书记若有所思。
  宋主任从孙书记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安,好似他不安心本职工作,马上解释,我其实非常喜欢办公室的工作,只是这不是车间主任补助也高吧。我媳妇挣钱比我多,我也有压力。
  这最后一句,到是一个合适的理由,别人也好理解。孙书记点头,是呀,你也有你的压力。
  宋主任一直表态,我也就是参加一下竞争,好和媳妇交待,证明我努力了,那当不上不是我的事,您看要不然,我那么晚才交竞争表格吗,就是走个形式。您放心,真的只是参与一下,我一分析也知道我是没戏的。
  宋主任的态度,还是诚恳的,听上去都是心理话,以宋主任的智商,只要分析一下,他的希望的确不大。
  孙书记这才安心些。
  
  
  
  邻居-----工作
  那一位的工作不好做,他级别早够了,就是没岗位,还挂着副主任的职务,这一次有了空岗位,还是不考虑他,这当然让他生气,孙书记和他的解释是,考虑那位副主任工作上手快,原来就是那个车间的。
  他不服气,我也一直在车间,虽然说木工车间和维修车间不同吧,但都是大同小异,没有太大的差别,宋主任是做行政管理的,还要申请到车间呢,管理总是相通。
  他叹口气,不是我不理解领导,实在是我的年纪到这了,这次不考虑,下次还不一定有机会,我还有五年就退休了。
  孙书记劝他,级别和工资待遇都是主任的待遇,何必非操那个心呢,你看你所有的待遇都是主任级别呀。走在工厂子里,大家都是喊你主任。
  他冷笑,那能一样吗,一个虚名和一个实职,是一回事吗。
  孙书记知道他的工作难做,也没指望一次就有结果。
  
  邻居-----上门
  这位一打听,田厂长是不支持他的,马上去找田厂长,明知道田厂长在车间,偏下班后到了田家。
  张兰在工会多年,一看他进门,就知道问题是什么,马上笑脸相迎,一口一个沈大哥,她故意绕开职位称呼,担心他拿职位说事。
  沈主任不好对张兰沉个脸,也没个笑模样,大模大样的往田家的沙发上一坐,然后大口的喝茶,张兰很热情的对沈主任嘘寒问暖,问了工作,问了家里。
  沈主任这才脸色好些。
  张兰做好饭,拉着沈主任一起吃饭,田然不喜欢和别人同桌子吃饭,拿了饭,就回了书房,张兰叹气,这孩子上高二了,功课紧,吃饭也要听英语带子,一分钟也不肯浪费。
  沈主任也说,我家的小儿子也一样,学习很用功,张兰说是呀,当家长的都要为孩子想。
  孩子们现在压力大,竞争也大。
  沈主任心中一动,他现在的情况,未必改得了厂办会的决议。
  沈主任问张兰,你说现在还能照顾子弟吗。
  张兰马上懂了,她说,前三年还有指标,这几年没有,不过不是不可以申请,咱们厂子总有退休的。
  沈主任脸色缓和了。
  
  
  邻居-----对面
  田厂长看见沈主任,当然知道对方的来意,他们也算熟悉了,田的表情,始终是严肃的,他不爱说话,就坐在那里,沈主任也坐着沉默,时间过了十一点,张兰忙打圆场,沈大哥有事您就讲,别客气,我们进厂都比您晚,你是我们的老大哥。
  沈主任叹了口气,现在谁还认这个呀,那刚进厂的时候,一天加班加点,吃住都在厂子里,这些事,哪个还记得。
  田厂长有些动容,他说,记得,厂子里怎么会不记得。
  沈主任说,我也是主任的级别,一拖七八年,不给安排相应的岗位,这合适吗,田厂长低头,看来是孙书记的工作没做下来。
  张兰表示理解。
  沈主任最后站起来,我走了,你们考虑考虑,明天我到局里,问个情况,这样对老同志不行。
  田厂长皱眉,张兰忙给他使眼色,田厂长这才马上站起来,送沈主任下楼。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分析

下一篇: 《 邻居------沟通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