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放心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13   点击:


  邻居----挫败
  刘文静的英语口语和听力始终一般,这严重的影响她的成绩。
  她不得不买了磁带反复的听,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田然轻松的拿了英语口语奖,她还在听天书一样。
  幸而她的笔试成绩不错,英语老师还算客气,这个英语老师是新毕业的老师,年轻气盛,一心想要夺得第一名,对英语成绩差的学生,非常的严厉,一张年轻美丽的脸,因为总是发脾气,有了些戾气。
  同学们也挺怕她,她严肃起来,冷若冰霜。
  她把成绩差的学生名单,张贴在后面的墙上,有同学提意见,这种手段,初中老师都不用了,她还在用。
  有人找了班主任,班主任其实早看见那张名单了,班主任心中不以为然,可是她不好直接干涉,毕竟人家英语老师也是想提高学生的成绩。
  现在有家长投诉了,她才师出有名,和英语老师沟通,英语老师到是痛快的说,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让学生重视。
  
  邻居----名字
  这一次的英语考试以口语和听力为主,刘文静进了倒数十名,名字也赫然在目。
  刘文静从小成绩还算不错,虽然没有田然的风光,可是倒数的名次还是没有的,一时间,脸红了,她都不敢看后面的名字。
  刘文静回家后和马老师说了,马老师安慰她,各有所长,英语考试是要汇总的,就算听力差,也不会这么低分,你们老师考核单项,你不用介意。
  刘文静有些庆幸,马老师没有以分论,也没有指责她,反而说,不用太大的压力,尽力就好。
  马老师说,有些事情你努力有结果,有些事情努力可能没结果,只有努力了就不用介意了,结果不是最重要。
  刘文静松了口气,她犹豫着说,照目前的成绩,她上本科在两可之间。
  马老师看看她,顺其自然吧,你愿意重读就重读,愿意上大专就大专。
  刘文静可没想过重读,现在是高二,已经如此,高三更紧张,她可不要过两次高三,既然马老师同意她上大专,她反而轻松。
  
  邻居----烦恼
  刘文静还是正常的作息时间,早上跑步,晚上十一点之前休息。
  她在外面跑步的时候,遇见张兰带着田然去输液,说是有些发烧。
  刘文静安慰田然,这几天闹流感的挺多,你要当心些。
  张兰看看刘文静跑得满头大汗,心想,田然是要加强锻炼。
  田然有些恹恹的。
  张兰请了半天假,带女儿输液,本来想让田然回家休息,可是田然非要去学校。
  张兰无奈。
  晚上回来后,田然脸色很红,张兰摸了摸她的头,还是滚烫。
  第二天,还是要输液,这一次张兰做主,把女儿送回家,让她养病吧。
  她劝田然,人都会生病,你先养好了,要不然断断续续没个好。
  田然想要坚持,奈何头昏沉沉的。
  田然真是烦恼。
  
  邻居----探望
  下午施原来看她,还带了学习笔记,让田然好好休息,笔记他每天送来,田然这才安心。
  张兰对着施原,不知用什么态度,这个男孩子,数学是真有天份,可是别的科目,有的好,有的一般。
  人家是来送笔记的,张兰当然笑脸相迎。
  只是她在一旁看着,施原也不好说什么,聊了几句学校的事,就走了。
  施原一走,张兰就严肃了,质问田然,他怎么知道你的地址。
  田然惊讶,当然是我告诉他的。
  张兰摇头,你和女同学多交往,他是男孩子,你也不怕影响。
  田然看着母亲,淡淡的说,女生不爱理我,我也不理她们。
  张兰这才吃惊,为什么不理你,田然反问,我怎么知道,我也不喜欢她们,小心眼。
  张兰劝她,个性要温和些,不要不理人,还是要搞好和同学的关系。
  田然不耐烦的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邻居----补习
  田然打断母亲的滔滔不绝,我要学习了,还要写作业,你啰嗦下去,又影响我晚上休息时间。
  张兰只好离开。
  张兰有些忧心,现在才发现,田然的个性很孤傲。
  她一直担心田然个性太强,和同学处不好,现在看来,真是这样。女儿病了,田厂长没加班,正点回来了。
  张兰和他说了田然的个性,田厂长不以为然,这有什么,有本事的人,都有脾气。
  张兰苦笑,你现在就断定你女儿有本事,话说的太早了吧。
  田厂长一脸肯定,我们家田然,就是有本事的人。
  张兰不说什么,这父女一样的犟。
  她现在肯定女儿是遗传了田厂长。
  田然在房间里听见父亲的话,很开心。
  
  邻居----担忧
  张兰吃了饭,田厂长和田然聊了聊,他对田然的成绩放心,但是田然三五天的闹感冒发烧,还是体质太弱,他建议田然病好后,和刘文静天天跑步。
  田厂长一直的原则是吃药不如锻炼,张兰给女儿弄得保健品,他说没必要。
  张兰无语,田然一项听父亲的话,马上说,我也不愿意吃那些保健品,弄得自己跟病人似的。
  张兰站起来,这楼上三孩子,就属于你身体差,你还好意思,那些保健品那么贵,不是为了你,我花那冤枉钱。
  张兰感觉和那父女俩没话说,她去了中门。
  张兰和马老师说了田然的身体情况,马老师也是建议田然多运动,提高免疫力,马老师的话,张兰能听进去,她点头,行,过几天,我让田然和刘文静一块跑步。
  刘师傅和科里的人值班去了,行政科最近配合保卫科一起值班,厂子里丢了不少的铜铁什么的。怀疑是厂子里的职工拿出去卖的,下夜班的时候,门卫那管理的松,所以现在反而是夜班那盯得紧。
  
  邻居---闲聊
  张兰看马老师和严小惠走得近,就提醒她,严小惠那个人不好惹,要多注意,马老师疑惑。
  张兰就低声说了,严小惠和西门的恩怨,张兰不知道姚强的事,但怀疑宋主任的事,和严小惠有关。
  马老师若有所思,那天西门搬花进进出出,她是见过小丁的,没想到严小惠杜撰了一个故事,只是为了报复李芬。
  当然这是猜测,张兰说,也没证据说是严小惠说的,不过严小惠和科里的人提,到是真的,让李芬听见了。
  马老师知道严小惠不喜欢李芬,她听严小惠说过,李芬瞧不起人,感觉自己是上海人,嫌别人土气,不会打扮,最是鼻孔朝天的。
  马老师没说什么,她感觉严小惠为了给李芬添堵,是真有可能胡说几句,可是她不好说什么,她心里明白,李芬是有些优越感,不大瞧得起人。
  马老师想起刚搬过来时,李芬的确是瞧不起她家,有一阵子,还不让宋芙蓉和刘文静多接触。
  马老师感叹,李芬是有些傲气,现在到是好多了。
  张兰叹气,所以说人的性格很重要,脾气不好,就是容易得罪人,宋主任其实让老婆牵连了。
  马老师点头,是呀,性格非常重要。
  说到这里,张兰说,所以我担心田然得罪人,马老师安慰她,不至于,田然只是有些清高,到不会瞧不起人。不是一个性质。
  邻居---培养
  马老师建议假期的时候,让田然参加一些课外活动,田然成绩不是问题,没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参加些活动到好。
  张兰点头,她想了想,干脆还让田然让美术班好了。
  田然的画还是有潜力的,老师还是肯定的。
  田然病好后,不得不和刘文静去晨跑,她并不爱运动,只是没办法,现在父母意见一致,通常这种情况下,还是老实听话好。只是她不愿意跑,刘文静只好陪她散步。
  这几天母亲一直说,她绘画不错,也可以偶尔画画,排遣心情,心情很重要。
  田然奇怪母亲不盯紧分数了,父亲说是因为她成绩好,母亲没话可说。
  半个月下来,田然发现,早晨出来转转挺好,现在会和刘文静一起慢跑,有时候聊聊天,心情是好了许多。她在学校和女同学相处不好,干脆不理她们,她们说她清高,她嫌她们俗气小心眼。
  课间和施原做几道数学难题,很有挑战性。
  母亲总是说,和同学搞好关系很重要,不要太个性了。做人还是要圆滑些。
  田然脱口说,就像宋芙蓉的爸爸吗,还不是让人传闲话,张兰惊讶,你听谁说的,张兰说,院子里的阿姨们嘀咕的。
  
  邻居---影响
  张兰马上说田然,这话不要在外面说,不要议论,都是别人瞎说的,你不要信。
  田然摇头,我才不管这事呢,跟我没关系,我就是说,没有什么圆滑不圆滑,圆滑也不一定就舒服。
  张兰张口结舌。
  她发现和田然没法沟通,这孩子好像没有听别人建议的细胞,太有自己的看法,也不知是不是叛逆期。
  她发现,影响力上,还是田厂长厉害。
  明明照顾女儿的是她,丈夫不过是加班加班,偶然和田然聊个天,说几句话,却让田然听得进去。
  张兰有些失望。
  当然她发现,原来宋主任和小丁的事,传播的这么厉害,只是大家表面上都不说什么。
  邻居---过年
  张松过年也没回来,他想着过年加班费多些,等过了十五再回来。
  张松不回来,张家就有些冷清,丁眉勉强准备了年夜饭,初二张兰回娘家,就感觉了冷清。丁眉领着儿子回娘家了。
  张兰问母亲,丁眉没生气吧。
  老太太摇头,她说什么,还是因了她,老太太表面上没有责怪儿媳妇,心里究竟是怨的,这不是为了儿媳妇,才让儿子离乡背井的。
  大过年的回不来。
  老太太还是不高兴,她说,这事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我都五个月没见小松了。
  张兰劝她,妈,算了,丁眉也不是故意的,而且她最近看着也瘦了,脾气也比从前好多了。
  老太太不以为然,你弟弟更瘦。
  张兰想,早知道这样,应该把田然带回来,还热闹些。
  本来想让田然来,田然说功课紧,田厂长又到厂子里了,自己一个人来,就显得气氛冷清。
  幸而中午饭后,丁眉带了儿子回来,姑嫂俩互相问候了一下。
  张兰走的时候,丁眉送她,有些忧心的样子。
  张兰安慰她,张松就是为了加班费,你别多想。
  丁眉说,姐姐,你说我现在去看看张松吧,他一个人在那里值班,多冷清。张兰点头,也好,你过去了,他肯定高兴。丁眉说,是带孩子去,还是我自己去。
  张兰不好再说什么,如果丁眉带走孩子,母亲一个人在家,还真不是事。
  
  邻居---电话
  初三早晨,张兰接到丁眉的电话,声音挺喜悦,原来丁眉一和婆婆商量,最后一家子都去看张松了,张兰想这样也好,都热闹。
  田然听说了,她叹了口气,我也想小舅舅。
  十五的时候,舅舅回来,我一定过去看他。
  张兰心想,田然还算有良心。
  节日总是过得快,初五一过就上班了。
  初六那天,张兰回娘家,没想到弟弟和家人一起回来了。
  大家都挺高兴,张兰给田然打电话,让田然过来,并且把抽屉里的信封拿过来。
  田然听说舅舅来了,马上就带了东西过来。
  张兰接过信封,递给张松,这是姐的一点意思,不多五千块钱。
  张松和丁眉都一愣,他们都知道田家的经济情形。
  张兰说,我能帮的不多,就这点心意。
  张松摇头,推给姐姐,不用,我知道你们家的情形,还是给田然留着吧,到是田然放在了张松手里,舅舅,你拿着吧,我才高二,上大学还早呢。
  丁眉转过身去。
  邻居---放心
  张松送姐姐和田然回去,他说,姐姐,不用担心,我这一年驻外,收入高了不少,我借了三个朋友的钱,两个的已经还了,还差一个,这个朋友最铁,没事的,我在驻外一年,就能还清了,你不用替我操心。
  张兰说,能回来早点回来吧,上有老下有小,丁眉一年也不容易,你不要和她生气了。
  张松点头,我知道,现在我们没事了,我生气能如何,也不能离婚,好好过吧,总要为了孩子。
  张兰这才放心,难得丁眉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现在性子转了不少。
  田然似懂非懂。
  不过想想,要是爸爸一年不回家,她感觉还是不好的,她说是呀舅舅,表弟肯定想你。
  张松笑笑,一年就一年,再坚持今年一年。
  他说,说话要算话,我说了三年还清借款,就要做到。
  田然想,舅舅,还真是个男子汉。
  张松特意强调,姐姐,你不要太节省了,不用给我操心了,有这五千已经帮了大忙,我把这五千先给那个哥们,剩下的我能解决,你不要委屈了田然,高中生活本来紧张,营养要跟上。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沉默

下一篇: 《 邻居----分析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