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沉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13   点击:


  邻居---心乱
  李芬在街道上转悠,转到了公园,冬天的天气,花木凋零,湖面结了冰,冷风吹在脸上,有些寒意。
  公园没什么人,她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冷静下来。
  严小惠的话不足信,这件事有些影子,可能是误会,这个时候,她委屈她愤怒,但必须冷静,在姚强的事上,宋主任给了她面子,她必须还这个情。
  她到公用电话亭给宋主任打了电话。
  宋主任下午没什么事,晚上才有宴席。
  他跑出来,很奇怪,妻子选了个公园干什么。
  李芬冷静的把严小惠和同事的话告诉了宋主任,宋大任的脸气得红了。
  一派胡言,这个女人胡说八道,明明是我找小丁帮着买绿植,一起送回家,遇见了她,她认识小丁,小丁还特意解释了一下,她也看见了花,这个女人真可怕。
  李芬恍然,你干吗让小丁去咱们家,宋主任只好说,是因为买花的时候,想让小丁帮着选,厂长室和书记室的花都是小丁帮着弄的,两个领导都满意。
  李芬有些生气,当然她明白这是严小惠借题发挥。
  
  邻居---奇怪
  宋主任挺奇怪,严小惠为什么这样呀。
  严小惠不是小年轻,做事应该有头脑。
  宋主任说,我没得罪过她呀,她这是图什么,不怕得罪我。
  李芬咬牙,她是给我难看呢。
  李芬想起这些年,严小惠表面上对她客气,原来是假相。
  她咬牙切齿。
  事先不知情,如果知道了这花的事,刚才应该直接进去,抽她大嘴巴子。
  宋主任看她一脸怒火,就劝她,息事宁人,这事现在私下传,她闹开了,知道的人更多,更麻烦,他说,我找你们科长吧。
  李芬看了看宋主任,想想这事宋主任做得有问题,可是严小惠真正的目标是自己,宋主任其实让自己连累了。
  李芬只好点头,她满腔的愤怒。
  宋主任和科长吃饭,说了事情,他说严小惠和李芬有矛盾,不要扯上我呀,而且人家小丁没结婚呢,多不好。
  科长点头,他说,你放心吧,可能严小惠也是听别人说的,我和她谈,不要传了。
  科长明白,这个场合,他必须保护他的部下,不能让宋主任以为,他的人有问题,反正是不是严小惠的编造,也没有人证明。
  
  
  邻居----恼怒
  科长心知肚明,这件事和严小惠有关,宋主任往家搬花,一直在车上,只有进了楼道,才会和小丁下车。
  严小惠和宋主任住一个楼道,难免遇上,就是没遇上,那花上上下下搬几次,以严小惠的好奇,肯定会开门张望,或者从阳台上眺望。
  科长表面上糊涂,劝宋主任,女人爱八卦,都是本性,过几天她们自己就忘记了,您别往心里去,我保证,这事不会在业务科有人提及。
  宋主任表示感谢。
  科长回到科里,找来严小惠,恨铁不成钢的说,你何苦招惹宋主任,他又没得罪你,你就是对李芬有意见,不要扯到他身上,他可不是李芬。
  严小惠一脸惊讶,我没有呀,我得罪宋主任作什么。
  科长摇头,也不想追问,只是说,到此为止吧,宋主任不好得罪的,不要无事找事,你都快退休了。毕竟你没退休呢。
  严小惠表态,你放心,我晓得。
  严小惠离开科长那,心里有些后悔,她当时图嘴快,是故意说给李芬听的,并没有往外传。
  邻居----气愤
  宋主任吃了个哑巴亏,他知道李芬的个性肯定会得罪人,这两年还好些,之前行事张扬嚣张,爱打扮爱损人,得罪人是难免的,只是没想到这次会波及自己。
  宋主任沉吟半晌,他真不好有什么运作,科长的态度有些维护手下人的意味,宋主任也不好为了这事大费脑筋。针对严小惠,还真有些大材小用,而且严小惠快退休了,没必要和她折腾。只是希望能给她个警告。
  宋主任把这一年年度严小惠的先进名单,撤了下来,他和科长说,你们那好几个新人,做得不错,老同志了,也要发扬发扬风格。
  科长想这样也好,总要让宋主任出口气。
  严小惠爱面子,这件事对她没有实质影响,可是跌了面子,也是气愤的,找科长问个明白,科长想,你不要生事了,就轻描淡写的说,这是我的意思,你不要节外生枝了,你明年就退休了。
  科长提醒她,通常退休前有个调级,如果正常会照顾她,这时候,她还是要顾大局。
  邻居----提醒
  李芬开始故意找茬让严小惠修改报表,故意修修改改,但脸上笑如春风,和气极了。
  严小惠心知肚明。
  严小惠找科长诉苦,科长说,你将就吧,李芬一半时间在出差。
  这一次李芬没有马上出差,宋主任说了她,你还是最近在科里吧,毕竟快年底了有些事。
  宋主任担忧上次严小惠的造谣还有余波,最近和李芬同出同进,也是为了防范万一。
  办公室的先进没有给小丁,而是给了一个老同志,但宋主任给小丁调了一级工资。小丁得了实惠。
  宋主任现在不和小丁一起出去办事了。
  宋主任想,他以前太大意了,小丁一晃二十五了,该考虑结婚了,没结婚前,还是不要和小丁一块外出。
  宋主任提醒李芬,对严小惠还是远着些,不要招惹她了,李芬冷笑,这口气就这么咽了,宋主任说了先进的事,李芬才平衡些,宋主任说,你们科长偏心严小惠,你也要给他面子。
  李芬叹了口气,她很想给严小惠一耳光,可是知道还是想想罢了。
  
  邻居----出差
  李芬想了想,还是和宋主任商议,还是出差几天吧,她发现,她越来越不合适在办公室演戏。
  她对了严小惠,总想和她大打出手,这股火在心中燃烧。
  李芬想了想,姚强的那份合同,可能就是严小惠看见了,才生的事,但是没有凭据,而且那时谣言不是从业务科传出的,这对严小惠很容易,严小惠那个班同学,一起进的工厂,有四十多人,年年同学聚会。
  李芬对于严小惠又恨又恼,可是她又不能发作,在业务科,她生气。
  李芬又出差去了,严小惠高兴了,她现在看的出来,严小惠看她的眼神里有刀子,恨不得飞出来。
  严小惠有些后怕,想想还是罢手吧,以后不针对李芬,到不是怕宋主任,宋主任对科长有影响,对她没影响,她知道李芬是个直肠子,不介意真和她打一架,她还没想撕破脸。
  私下说说八卦,和当面和人打一架,是不一回事。
  
  邻居---余波
  宋主任的事,传播不大,因为严小惠当时没提小丁,小丁那小姑娘人看上去老实,见过严小惠几次,都极客气,每次办事都很周到。
  所以话到嘴边,严小惠没提小丁,只说是个年轻女孩子。
  宋主任人缘好,通常男人的闲话没有女人的有传播力,又不知女方是谁,所以只是有人茶余饭后闲话几句。
  孙书记却听了几句,他一笑了之,没有相信,也没问,只是叮咛他的司机,不要传这个了,影响不好。
  以他对宋主任的了解,宋主任就算有情人,也不会大白天往家带,那是厂子的小区,谁不认得他呀。
  孙书记想,宋主任得罪了谁呀,这样的闲话不轻不重,不是问题,也是问题,还是要留意。
  
  
  邻居----还击
  宋主任还是感到了人们的指指点点,他现在明白,当年李芬的心情。
  宋主任也是有不睦的竞争对手,有人写了匿名信,局里到是没有大做文章,只是转给了孙书记,调查处理。
  孙书记一个电话,叫来了宋主任,宋主任把事情的原委和孙书记说了,孙书记到是相信他的话,这才符合宋主任的行事风格,他还是叹了口气,你呀,也是大意了,当时让小丁去你家,应该再带一个同事。
  孙书记想了想,还是让小丁去工会吧。
  虽然信里没提小丁,但孙书记想了想,还是让小丁离开比较好。
  孙书记怎么和上面交待的宋主任不知道,这件事,这次算是过去了。可宋主任却感到了危机。
  宋主任心想,不能任由严小惠折腾了,科长接到了一个文件,说业务科已经有两个秘书了,不需要在设置培训师,培训由厂子统一管理。严小惠还是做业务员吧。
  科长心知肚明,严小惠这次是撞枪口了。
  严小惠当然不满意,科长说匿名信的事,这对宋主任影响挺大的,让严小惠好自为知吧,反正她坚持一年就退休了,不要再生事了。
  严小惠有些后悔,她没想到把事情闹这么大,她也知道,事情大了,别人重视了,就不是她的初衷了,她本心是给严小惠找麻烦,
  
  邻居----工会
  小丁不知为什么去了工会,在办公室好好的,她有些纳闷,办公室的人心知肚明,但没敢多事,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宋主任的人,都为宋主任捏把汗。都对小丁说,工会也挺好,我们都是从车间到的办公室。
  宋主任事先和张兰打了招呼,关照一下小姑娘,张兰满口答应。
  张兰和小丁不太熟悉,但见过几面,直觉这是个朴实的小姑娘,还不娇气。她想了想,她这里的工作,也需要一个文员,就让小丁做文员吧,坐自己对面。
  几天下来,小丁也适应了,张兰很热心,好相处,工作比办公室还轻松。
  张兰回家和田厂长提起,问他知道不知道宋主任的八卦。
  现在满厂子的人都知道,田厂长也有耳闻,不过他一向不关心这类事情,他更关心的是他的车间任务。
  他叮咛张兰,不要传这个闲话,老宋不是那样的人,都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张兰却说,局里把信转给孙书记,孙书记居然都不和你说一声,看来除了生产的事,孙书记还不想让你知道。
  田厂长奇怪,对呀,我是厂长,抓好生产,生产以外的事,我知道不知道有什么关系。
  张兰恨铁不成钢,这是权力的问题,你懂不懂,你不怕被边缘化。田厂长更不解了,我抓好生产,就是最大的权力。
  
  邻居----冷落
  李芬回家后,知道了匿名信的事,还知道了局里的态度,她和宋主任商量,她最近是不要出差了,也要配合丈夫的工作。
  在宋主任的再三关照下,李芬见了严小惠,才没有发作,不过她现在不管严小惠,任务让科长订,她主要管那三个新人,大力培养他们。
  李芬和宋主任一起上下班,一起去孙书记家送材料,宋主任非常满意。
  那天从孙书记家出来,宋主任想起来,还要找下司机,明天五点要出差,司机还不知道呢,他让李芬先回家,他去司机那里一趟。
  在司机家里,被司机拉着尝尝他们家的饺子,宋主任吃了几个,发现味道真好,就真的吃了一大碗,司机很高兴,感觉有面子。
  从司机家里回家,还要路过孙书记家,他看见吴尘一个人往回走,想着要不要打招呼,吴尘接了个手机,这时候用手机的人不太多,可吴尘却有一个,吴尘好像有些不耐烦,对那边说,你不要找我了,你离婚了,我没想离婚,就挂了手机。
  宋主任忙闪身进了旁边的楼道。
  吴尘感觉有个人影,可是没看清,她想,还是要注意些,这是单位的宿舍楼,家家都认识。
  
  邻居----沉默
  宋主任在楼道里站了十多分钟,才出来,马上回来了。
  宋主任不知道该不该提醒孙书记,可是又一想,没人愿意让同事知道自己家这类的事,还是沉默的好。
  可孙书记一直照顾他,他还是婉转的夸赞吴尘形象气质好,根本不像这个年纪的人,好似年轻人一样。
  宋主任的夸赞并不精彩,用词也有些勉强,不过孙书记到没多想,他眼中的吴尘,就是还和年轻的时候一样,美丽脱俗。
  宋主任没敢和李芬说什么,他不相信女人对八封的保密性。
  行政科原来管车队的那位师傅退休了,刘师傅接了这个活计,现在刘师傅车开得不错了,刘文静一直和母亲说,爸爸能干,学什么会什么,马老师说,也就你成天夸赞你爸爸,你看看,咱家旁边,一个是厂长,一个是主任。刘文静说,我们老师说了,术业有专攻,各有所长,行行有状元,我爸爸做的事,在他那一行就是状元。
  刘师傅听了很高兴,他一直担心,女儿会羡慕田然有个厂长爸爸,可是刘文静从来没这么说过,刘文静好像不会攀比。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询问

下一篇: 《 邻居---放心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