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专断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03   点击:


  邻居----专断
  宋芙蓉非常不情愿的交出了私房钱,心里有些不悦,可是母亲盛怒之下,她没敢多言,平时母亲批评她的时候,父亲会出面求情,这一次宋主任也生气,因为她选择了母亲出差的时候,离家,等于把责任都推给了父亲。
  宋主任也意识到这孩子太娇惯,结果就是太任性,一意孤行,也太胆,想想后怕,如果出了事,到哪里去哭,所以这一次,他没有求情,也狠狠的瞪了女儿一眼。
  父母联合打压,宋芙蓉不得不老实些。
  小姨私下也说了她,不过小姨是亲戚,没说的太严重,只说是,这样太吓人,会把家长吓了好歹。
  幸而姥姥不知情,没说什么,走的时候,姥姥私下里给了她五百块钱,可怜被母亲发现了,也一并没收。
  李芬把钱收好,她想着,快点把钱还给亲戚吧。
  李芬这是第一次和亲戚伸手,心里挺不是滋味,她感觉挣的钱太少,还是要多做业务,提成再少也是钱。
  这时候,她理解马老师为什么那么节省,她也知道刘家的情形,不紧无人赞助,还要帮助亲朋,自然不容易。
  邻居并不知道宋芙蓉是一个人去的上海,西门这一场风暴,一直是轻声细语就敲打了。
  宋芙蓉不得不去学习班。
  
  
  邻居----月亮
  宋芙蓉和刘文静有一节课是在一起上的,都是晚上,回来的时候,两人做伴,看见刘文静的时候,宋芙蓉跑过去,要和刘文静坐在一起,她脸上的笑容,让刘文静有些感动,宋芙蓉是真的高兴。
  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街上行人不多了,刘文静看了看月亮,今天是十五吧,真圆。
  宋芙蓉也点头,真漂亮。
  二人有些沉默,都时不时的抬头看看月亮,有一种感叹在心间萦绕。
  走进了小区,她们在小花园那停留一会儿,看了看月亮,宋芙蓉说,是不是后面三年更累,刘文静说肯定的,不过就三年,过去了就好。
  宋芙蓉叹了口气,看我妈那么紧张,我都要紧张了。
  刘文静点头,我妈也紧张,一直问我要不要去一中。
  宋芙蓉问她,为什么不去呀,一中多有名。
  刘文静摇摇头,一中太紧张,我的分数太勉强,还是算了吧。
  宋芙蓉在一瞬间反而有些羡慕刘文静,刘文静身上有一种东西,感染了她,她也说不清楚是什么。
  那一刻,她想,她和刘文静算是朋友吧,她们说的都是心事。
  
  
  邻居----不问
  田然一直没有问刘文静的成绩,也没问她的选择,她们在一起,就是各做各的功课,有时候刘文静问几道题,有时候,田然念英语单词,她的发言好标准,刘文静听着和电视里的老师讲的一样。
  刘文静想起马老师说的,天份,田然是个有天份的人。
  刘文静有些失落,转而一笑,她还有努力。
  快开学了,三个孩子,都知道她们进入了高中阶段。
  一中开学那天,宋芙蓉主动找田然一起去,田然看了看中门,她的眼神暗了一下。她心里明白,刘文静的选择,刘文静在很多大事上,反而特别平静。
  她听母亲张兰说过,刘文静其实应该考虑一下去一中,就算一中的倒数,也好呀。田副厂长不以为然,那都有好学生,都有好老师。
  田然沉默着下楼。
  她们走了,刘文静才出家门,她的学校是六中,离家挺近。不用太着急,这是她的选择,六中和十二中之间,她考虑了六中,学校的升学率差不多,六中离家近。
  马老师问要不要送她去,刘文静摇头,这是高中了,哪里有家长送的。
  田然在一中的重点班,刘文静在六中的重点班,宋芙蓉去了一中的普通班。
  报到回来,刘文静有些轻松,班主任四十岁左右,很严肃的样子,她一直在强调,六中的升学率这些年呈上升阶段,让同学们抓紧自己,三年后考入理想的学校。
  
  邻居----挣钱
  李芬开始频繁的出差,她力争一年内还钱,从女儿那里搜刮了一千块钱。
  宋主任本想把钱还给宋芙蓉,李芬说,她的钱也是家里的钱,毕竟是为她上学花的钱,她也应该出点力。
  李芬这段时间对宋芙蓉很没耐心,都是直接下命令,她让宋芙蓉继续上夜校。
  宋主任知道李芬要强,就和她说,都是借的亲戚的钱,不用太着急,李芬冷笑,不急,不急行吗,三年一晃而过,你知道芙蓉的成绩一年能过吗,如果过不了,还要复读,大学也要花钱,我们要争取一年还了外债,然后攒两年钱,供她上大学呀。
  马老师没有继续做副主任,她和别的老师一样私下接了外聘,在夜校兼职,她的考虑是刘文静还是要上补习班,自己争点钱,让她找个一对一的补习班,效果更好。
  张兰的压力轻些,毕竟田然的功课好,对补习班不是太迫切,除了她要上的那个小班,别的都没报着。
  张兰和田然的协议是一年,只上一年补习班。
  张松在开学的时候,过来了二千块钱,说是给田然的赞助。
  张兰收好,张松说,田然聪明,你的决定要和她商量,这孩子性子犟,不好来硬的。
  张兰叹口气,这女儿性子不随她,她点点头。张松说,你知足吧,这孩子成绩这么好,让你省多少事,你知道一中的孩子,有一个花了五万块才进去。
  张兰有些惊讶,五万块,什么概念,几年的工资呀,都能买套郊区的房子了。她知道宋芙蓉花了两万,已经有些惊叹,和田副厂长说,宋主任家为了女儿,这学费花的真不少。
  
  邻居----初恋
  李芬在一家业务单位,遇见了中学的同学,同学姚强。
  姚强已经是业务科的科长了,正好管着李芬的业务。
  李芬有一瞬间的犹豫,是转身离开,还是迎上去,姚强还是她的初恋,他们的恋情,被家长拆散了,说不能早恋。
  李芬终于还是迎上前去。
  姚强一瞬间就认了出来,脸上有些惊喜。
  他紧紧的握着李芬的手,感叹万千。
  中午姚强做东,请她吃饭,李芬本想拒绝,可是想到,以后的业务,还是去了。
  二人边吃边聊,姚强叹息,十几年不见了,李芬还是那么漂亮,那么妩媚。
  说了各自家庭的情况,姚强的媳妇在国外,去年出了国,有个亲戚帮着办的,让他也去,他没去,到了外国人生地不熟悉,语言不通。
  李芬说了自家的情形,她强捺内心的波动,很平静的说了自己的情况,孩子可爱听话,丈夫勤快上进,完美的家庭。她说,她很满意。
  姚强也说,你能干,在哪都好。
  姚强喝了杯酒,有些感叹,我一直都在想,李芬变成什么样了,今天看见你,真好,比从前更漂亮了。
  
  
  邻居----变化
  李芬有了些变化,只是宋主任粗心,没注意。
  李芬一直爱打扮,现在更讲究了,在化妆台前的时间更长了,眉细细的修,妆认真的化,服饰更讲究搭配,有时候会叹气,说没好衣服。
  李芬本来就比同年纪的人显年轻,现在还去美容院做皮肤护理,连张兰都说,保养和保养就是不一样。
  李芬就拉张兰一起去,张兰去了一次,还是算了,太贵,这样的消费,可是有些奢侈。想想田然那件羽绒服都穿了三年,都有些小了,自己还是省点钱,给孩子买衣服吧。
  张兰和田副厂长说,还是做业务挣钱,我现在发现,当不了官,就做业务吧,好歹有钱。我真应该做业务。
  田副厂长皱眉,你不要总和李芬在一起,你们俩在一起,就是聊化妆美容保养,一只口红一百,太可怕。
  张兰还是羡慕的说,李芬看着多年轻呀,田副厂长说,你也知道是看着年轻呀,一脸的粉,遮挡皱纹就是漂亮呀。
  张兰不语了,和丈夫没共同语言。
  虽然羡慕李芬,但还是没和李芬再去美容院。
  李芬有瓶香水,非常珍贵,不轻易用,只有出差的时候才使用,不让宋芙蓉碰,说好几百呢,宋芙蓉有一次偷偷拿来,上面全是英文。
  宋芙蓉到是比父亲敏感,她感觉母亲最近在脸上花的时间太长了。
  
  邻居----业务
  李芬的业务拿了个大单子,是姚强帮忙的。
  李芬给姚强送了领带和钱包,姚强收了,回赠的是名牌化妆品,是进口的。
  李芬的化妆品放在梳妆台上,宋芙蓉看见了,她没说什么,她想起在孙书记家,见过吴尘有一套这样的,吴尘说是一个外国朋友送的,宋芙蓉还说,包装真精致,那瓶子就非常漂亮,吴尘说,这么贵,还真是买不起。
  宋芙蓉动了心思,连吴尘都买不起的化妆品,出现在母亲的梳妆台上,母亲是自己花的钱,还是别人送的,如果是自己花的钱,天天喊着让他们父女节省,还她的赞助费,自己却这高消费,如果是别人送的,也有问题。
  宋芙蓉有了心事,却不能和别人说,连父亲也不能问。
  她故意问母亲,妈,你打扮得这么漂亮,干什么呀,故意在父亲在场的时候问,想让父亲留心一下,宋主任抬头看了看,笑着说,你这孩子,你妈是业务员,经常去客户那,是要讲究一下。
  宋主任说完了继续看报纸,宋芙蓉观察母亲的表情,李芬的表情确是有些尴尬,并不是得意或者骄傲。
  因了姚强的单子,李芬拿了第一。
  业务科长考虑到宋主任的位置,让李芬作了业务科的副科长。
  
  
  邻居----忌妒
  李芬非常高兴升职,在家里庆贺,又请了同事吃喝,一连几天春风满面。
  新官上任三把火,李芬想做点事,就开始整顿业务不达标的业务员,其中就有严小惠,她在大会上批评了严小惠,说严小惠已经三个月拖尾了,让严小惠抓紧,要有紧迫感。
  严小惠也是老资格的业务员了,比李芬的资历还老,早几年也是拿过销冠的,这几年是有些不大上心,她还有五年退休,有些混日子,科长都不管,主要是考虑到严小惠早几年有功劳,而那时没有提成,只有工资,感觉上那几年严小惠有些吃亏。
  科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李芬却碰了这块石头。
  严小惠表面上不动声色,带头表态,认真完成工作。
  散了会,当晚就去了科长家,她嘴甜甜,会说话,也知道科长的喜好,爱抽烟爱喝酒,一瓶子好酒,一条好烟。
  科长果然受用,严小惠就诉苦,说李芬如何嚣张,不把大家放在眼里,仗着老公是办公室主任,对科长也不当回事,说她完成的业绩成全了科长的业绩。
  科长的荣誉有她一半。
  科长皱眉,李芬是张扬了些,最近更是如此,对科长的态度是有些微妙的变化。
  科长还是说严小惠,要以大局为重,表面上要给李芬面子,不要冲突,他心中有数,严小惠的功,他知道,严小惠能完成任务就完成,不能完成就算了。
  严小惠叹气是呀,当年跑业务的苦,也只有您知道。
  严小惠问科长,有没有岗位,让她能脱开业绩的考核。
  邻居----调岗
  科长想了想,没有也能制造呀,如果这时候给严小惠调岗位,严小惠肯定满意,科长需要一个心腹。
  科长说,我争取争取。
  科长最后设置一个培训岗位,严小惠能言,正好给大家做培训,把一些总局的业务培训学回来,培训大家,有课就上,没课就帮着业务科的统计做做考勤什么的。
  严小惠大喜,科长说,和李芬表面上要搞好关系,许她嚣张,不许咱们没肚量,当然了李芬刚上任,做事不成熟,有什么要告诉我,让我心中有数,不要惹麻烦出来。
  严小惠心领神会。
  李芬吃了闷亏,她刚批了严小惠态度不好,没有专业精神,科长就让严小惠当了培训师,不参加业绩考核了。
  李芬阴了脸,可严小惠却一反常态,反而态度和气起来,今天夸赞李芬头发好,又黑又亮,像绸缎一样,明天说李芬会打扮,衣服搭配的好。
  严小惠一张笑脸,李芬冷了脸几天,也不好一直阴下去,只好也客气几句。
  但是这时候,业务科却有传言,说李芬不尊重老同志,不尊重领导,传言到了宋主任那时,宋主任只好做妻子的工作,作为领导,要注意态度。不能任着性子,想怎样就怎样。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平静

下一篇: 《 邻居-----不甘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