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平静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02   点击:


  邻居---平静
  马老师到是个能适应的人,原来忙,她也快乐,现在轻闲了不少,到点就下班,她也高兴。
  刘文静却发现了不好,原来马老师忙的时候,没时间看她的卷子,现在有了时间,一道题一道题分析。
  当然这种分析是有利的,可是有些题目是会做,因为粗心大意丢了分,马老师就沉了脸,把刘文静教训一顿,她最恨人家粗心。
  马老师的口头语是,人可以不聪明,但不能粗心大意,这是最可恶的缺点。
  刘文静有两道数学题是因为粗心丢了分,被马老师批评一小时,马老师给刘文静找了二十道同类题型去做。
  刘文静有些苦不堪言。
  幸而刘师傅下班了,马老师才打住了滔滔不绝的批评。
  刘师傅摇头,他只说了一句,这种态度去车间,废品要出多少。
  刘文静有些惭愧。
  因为那二十道题,她本想不去散步,可马老师说散步是必须的,必须的锻炼。只好晚睡了半小时觉。
  刘文静的补课效果不是太明显,通常来说,基础差的补课容易见效,刘文静的问题不是基础,她基础还好,她的问题是不能灵活运用公式,题型一变,就不会活用了。
  老师到是有耐心,鼓励刘文静,说有时候,就是一张纸,也许那天纸就破了。
  
  邻居---沉默
  补课回来的路上,马老师问了情况,刘文静上课的时候,她在给那位数学老师的小孙子讲语文,那孩子就是好动好玩,马老师采取了短时间讲重点的方法,效果到好。
  马老师苦笑,那一张纸,刘文静什么时候能捅破。
  马老师感觉奇怪,她虽然教的是语文,可上学的时候,数学成绩非常好,从没费过功夫,她不能说刘文静不用功,所有的公式,刘文静都能默写,而且刘文静已经很抓紧了。
  马老师有些烦燥,她叹息刘文静没有遗传她的数学脑子。
  她说刘师傅天生细心,虽然学没上几年,可是人家刘师傅特仔细,抄写什么东西,一遍准对,不用校对的。
  她和刘师傅说这孩子没遗传他们的优点,看东门的田然,那是真把父母的聪明遗传了。
  西门的宋芙蓉也把李芬的精明遗传了。
  刘师傅说,你真是,人家都说孩子是自己的好,你怎么总讲文静的缺点,文静的优点很明显,她比田然有亲和力,比宋芙蓉有耐心,总的来说,刘文静还是省心的。
  马老师苦笑,说来说去,好似文静的优点是性格。
  刘师傅到是提醒她,刘文静也有压力,这三个孩子,那两个都是上一中的,刘文静可能进不了一中,不要打击她了。田然的成绩,考一中没问题,宋芙蓉人在一中,本校的学生还有二十分的照顾。
  马老师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不上不下的,不如当初让刘文静进一中,那二十分的照顾,可就是刘文静的分界线。
  
  
  
  邻居---中考
  每个中考的孩子,都是辛苦的。
  幸而这一年也终于熬了过去。
  刘文静的状态还好,考完了,就不患得患失了,她连对题也不对,她想,已经这样了,再折腾就是增加烦恼,一看那道题做错了,岂不懊悔。
  田然却认真的和同学对了题算了分,刘文静很佩服她,还能面对一次试卷。
  马老师也关注着分数,她现在还是希望刘文静的分够。
  最后的成绩下来了,刘文静比一中的分低了十分。田然进了一中,宋芙蓉差了四十分,减去照顾的分数,她还差二十分。
  宋芙蓉有些生气,几天不吃饭,李芬说,你这是折腾什么,我没说你,你还折腾。宋芙蓉表态,我就在一中,我不去别的学校,丢人。
  除了田然,两家都在打听有没有别的途径。
  宋芙蓉的班主任和李芬联系了,宋芙蓉的情况特殊,到是可以特批,但要交钱,一分一千,二十分是两万。李芬二话没说,交了二万。
  李芬到是提了一下刘文静的情况,刘文静的文科成绩不错,如果将来文理分科还是有优势的。班主任说,如果马老师愿意的话,可以通过他们学校的校长找找一中的校长,交钱应该能进。
  
  邻居---犹豫
  李芬告诉了马老师,马老师心中一动,如果一分一千交一万,这也不是不能接受,大不了借钱吧。
  但现在的问题是,一要找校长,校长应该会出面。二是要开家庭会议。
  家庭会议召开了,马老师说了情况,家里必须统一思想,她要是找校长开了口,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刘师傅感觉一万是个大数目,他心里叹气,一半要借呀。
  这五千块钱,何时能还清呀。不过他没有说什么。
  刘文静一直沉默,她想了想,问母亲,这样掏钱的孩子多吗,马老师说,估计艺术类的有几个,这个名额也不是很多,一中还有两个班是这样。刘文静关心的是,她不是艺考生,将来文化课的分要求高,那么这两个班的学生,会不会特别对待,她听田然说,一中也有重点班和普通班,那肯定是在普通班了。
  刘文静心里明白,一万块钱,是什么概念,而且重点是,她这样的分数,进一中,等于是最低分了。起点最低,而她明白,她不是那种初中玩闹,潜力没有发挥的孩子,她一直都是认真的,到了高中,也是这个状态了。
  她们班主任开过会,做过分析,有些学生,还不如进二类高中,做为重点,比去一类高中,当末等生受到重视。
  她说了班主任的话,马老师也知道这个观点,她也会和学生这样讲。
  
  
  
  邻居---决定
  最后的决定反而是刘文静自己做的。
  她不去一中了,按正常情况,升入相对应的二类高中。
  刘师傅和马老师松了口气,也有些沉重。
  马老师说,你想清楚了,你现在还能改变决定,两边的孩子都上了一中,你不感觉没面子吗。刘文静笑笑,我到一中当倒数,也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
  刘文静从小就有些淡定,马老师说她是不敏感,她对别人的对比,从不介意。别人穿新衣,她不羡慕,别人吃肉,她也没什么感觉。她说,她的就是她的,别人的是别人的,和她没关系。她不是参照别人活着。
  这话到得了张兰的赞叹,她说,这话反而有底气。
  田然是最轻松的,她兑现三年前的话,她考上了一中。她查了下分数,她的分数在一中录取的学生中,排在第九。
  张兰满脸喜悦,田副厂长也扬眉吐气,他对妻子说,我家田然,在哪都是优异的。
  李芬和宋芙蓉说,小祖宗你花了两万块钱,夏天也别去旅游了,咱们也要节省一些,这还是你小姨和姑姑支援了呢。
  
  
  邻居---确定
  虽然刘文静自己选了不去一中。
  马老师还是有些犹豫,第二天,她又问了刘文静一次,如果要去一中,她必须抓紧找校长,还要找人借钱。
  刘文静看了看母亲,母亲的脸色有些差,晚上没睡好,就有了黑眼圈,刘文静轻松的说,我想好了呀。考大学看的是分数,不是学校呀。
  马老师心里明白,一中的升学率是多少,别的学校是多少,当然刘文静这种情况,进了一中,也可能考不上,在普通中学,也可能考上,可是这种假设没有意义。
  她最后说,好吧,决定是你自己做的,你不要后悔,一中毕竟管得严格些,气氛好。
  刘文静点点头,放心吧,我知道,我听宋芙蓉说过,一中特别严格,我想过了,我不喜欢压力太大的氛围。
  刘文静的事情做了决定,马老师问她有什么打算,刘文静说笨鸟先飞吧,她出去转转,看看学习班,找个高一的先修班。她的分数上不了一中,上了二类重点还是可以的。
  马老师本想让刘文静找田然做伴,后来一想,田然的实力,不用先修班,自己就能看懂课本,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不知道刘文静会不会忌讳别人上一中。
  事实上刘文静没有什么忌讳,她先去东门找田然聊了会儿,田然打算上她的那个竞赛班,那个小班,暑期也有开课,她估计,张兰只让她高一这一年参加,高二肯定就不让她去了。
  两个小姑娘一起出门,虽然出了小区,就各奔东西,但都是高高兴兴的。
  
  
  邻居---放松
  宋芙蓉不想那么多,她还是和母亲商量,如果不让她出去旅游,就送她回上海姥姥家吧,李芬摇头,上海一来一回的车票也不便宜,而且去亲戚家里,总要带些东西吧,宋芙蓉说,那怎么了,姥姥哪次不给你钱,你花的那点钱都收回来了,又不亏本。李芬摇头,她心里明白,妹妹借给她的一万元里肯定有母亲的私房钱,她不和母亲借钱,不想增加母亲的负担,妹妹和母亲一起住,她的收入李芬清楚,根本没那么些钱。
  这里面的事,李芬不想和宋芙蓉说,宋芙蓉有些生气,说妈妈小气。
  李芬让宋芙蓉趁着假期,上个学习班,补习一下文化课,以她现在的成绩,真担心三年后,文化课能不能过关。
  宋芙蓉不以为然,妈,我现在中考刚结束,就提三年后高考,你有意思吗,我现在不轻松一下,一进高中的大门,能轻松吗,一中的作业那么多,考试又频繁,以后想轻松都难,我总要完成作业吧。
  李芬叹了口气,你这孩子长不大,怎么这么心大,也不知道发愁,你考不上音乐学院怎么办,宋芙蓉反而笑了,考不上本科,上专科,考不上专科上中专,难道不上本科我就不活了,再说,大不了重读一年再说,她的话,到底让李芬惊住了,现在没上高中,女儿就想着重读,她站起来,和这丫头说不清,她心大,也好。
  宋芙蓉在心里琢磨,上海去了好几次了,不是问题,提前告诉小姨她的车次,让小姨在上海站接她就好了,她只要能弄到买车票的钱就行。
  
  
  邻居---出门
  十五岁的宋芙蓉,和父亲要了钱,说是买件衣服,宋主任刚发了工资,大手一挥,给了女儿一半,宋芙蓉又把压岁钱拿出来,凑钱买了车票,她特意选了母亲出差的日子,母亲前脚走,她后脚留了纸条,就上了火车。
  宋主任那天晚上有个酒局,不能不去,是和局里的姚主任一起吃饭,回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宋主任进家喊了声芙蓉,没人理他,还以为女儿休息了,就没去女儿的房间,第二天早上,叫女儿起床,李芬说过,早上一定叫孩子起床,这丫头没人管,能睡到十点,这样对身体不好。
  屋子里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宋主任感觉不对,在书桌子上看见字条,吓了一身冷汗,他现在无语了,昨天下午四点的车,他叹了口气,心中祈福,宋芙蓉一切顺利,否则就凭他现在发现,李芬会一切怪到他头上。
  宋主任顾不上吃饭,马上跑到单位,给上海的小姨子打电话,可是岳母家没有电话,宋主任才想起来,必须要等小姨子上班了,他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有些六神无主了。
  好容易打通了电话,小姨子说,她知道,宋芙蓉给她打电话了,说是下午五点到,她会去接站的。宋主任说,你接到她了,马上给我打电话,这孩子太大胆,不和我们说,就跑你那了,小姨也吓一跳,马上说,好的好的。
  这一天宋主任有些心惊肉跳的,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他心里想,如果今天接不到宋芙蓉的平安电话,他只好买晚上的票去上海了。
  幸而五点半的时候,他接到了女儿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本想骂她一顿,可是又一想,人在千里之外,骂有什么用。
  
  
  邻居---怒火
  宋主任没在电话里和李芬说这事,只说家里一切平安。
  李芬第三天回到家,看见那张字条,马上火大了,跑出去给妹妹打电话,妹妹说,芙蓉过来三天了,一切都好,她别惦记了,先玩几天吧。
  李芬只好拜托妹妹。
  又给宋主任打电话,让他早点回家。
  宋主任知道一场暴风雨,只好推了晚上一个饭局。
  李芬把字条扔到他面前,你电话里怎么说的,这叫一切平安。
  宋主任只好说,我看见字条的时候,她已经上了火车,我能怎么办,和你说,你能怎么办。
  那火车是下午四点的,我在单位呀。
  李芬知道宋主任没什么责任,只好说,她哪来的钱,宋主任只好说,给她买衣服的事,估计不够的钱,是芙蓉的压岁钱。李芬冷笑,这孩子真厉害,玩这手,先斩后奏,行,等着回来算账。宋主任只好劝她,现在的孩子,心大,不能管太多,免得逆反,李芬冷笑,我不教训不打骂,我有我的办法。
  宋芙蓉这个假期,先苦后甜。
  李芬在十天后,请了假,去上海把她接了回来。
  回来后,李芬宣布了她的决定,没收宋芙蓉所有的私房钱,以后过年取消压岁钱,亲戚给的上交,然后马上去课外学习班。
  宋芙蓉知道这次的事有些闹大了,小姨已经数落她了,说她胆子太大,也不怕遇见坏人。宋芙蓉说她一上车,就找了乘务员,说她替父母回家探亲,看望姥姥,家人没时间陪同,后来乘务员,就特别关照了她,到时间领她去餐车吃饭,下车的时候,也是人家把她送到小姨那里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交谈

下一篇: 《 邻居----专断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