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命运之树

作者:梦桐疏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11-03   点击:

专栏作家:梦桐疏影
 

张鉴:笔名梦桐疏影,重庆璧山人。重庆市作协会员。教师,心理师。主要从事诗歌、散文创作。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潮》《中国诗歌》《扬子江诗刊》《延河》《现代青年》《西北军事文学》《美文》《女人坊》等刊物,并入选多种选本。出版诗歌合集《北纬29度的芳华》,散文集《背着花园去散步》。

点击进入梦桐疏影个人文集


  一个晚上,与袁总聊天。他说,我给你看一个我的杰作。我猜不出身为亿万富翁的他的杰作会是什么。怀着好奇心期待着。一会儿,他发来两张图片,是两棵大树,葳蕤繁茂,高过两层楼。可待我放大一看,不对,这不是树,是仙人掌!那遒劲苍老的枝干生发出无数葱绿的枝枝桠桠,彼此交错,俨然伟岸的大树,完全不是我们寻常所见的仙人掌。
  见过这么大的仙人掌吗?
  没见过,这是仙人掌王吧?
  这两棵仙人掌确实有点古老,30多年了。
  这么古老,老神仙当然有它的传奇。我相信。
  于是他便讲起了这两株仙人掌的故事来:
  30多年,我从一所学校辞职,决定离开老家,独自外出闯荡。临走前,在乡间小路上迷惘徘徊。回家路过邻居家,看见他的地坝坎上放着一盆仙人掌,从来无人看管照顾,可是长得很健壮。我突然觉得,这仙人掌多么坚强,我可不可以像它那样,面对未知的一切?带着冒险的激情和宿命的猜想,我掰两片来试试自己的命运。我当时想:我把赌注押给你了!我小心翼翼地带回家,扔在院子前的乱石杂草交织的那片狼藉的空地上。我想,别管它,自己不和命运抗争,没有谁会帮你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背着行囊,毅然出去漂泊谋生。那么多年,在外的打拼奋斗、忙碌苦辛自不必说,很多时候我真的忘记了它们的存在,忘记了它们是死是活。当然别人更是不会在意它们卑微渺小的生命。后来我回家注意到:咦,它们在那样糟糕的环境里,竟然一点点扎根下去,活了!最先趴在地上,歪着脖子,可怜兮兮的模样。女儿指着它,哀求我说:爸爸,你看仙人掌好可怜,我们帮帮它们吧,给它们一根竹竿,扶正好不好?我看着一声不响的仙人掌,心里似乎在赌气,说:不行!让它自个长!
  让它自个长!它就一个劲地长,根本不在于什么孤独寂寞,什么风霜雨雪,什么雷霆风暴。它与环境抗争,与自己抗争,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地长大,长高!分枝发芽,勃勃蓬蓬。仿佛它们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活下去!几年,十年,二十年……不但长高了,慢慢也长正了,长成了两棵挺拔的大树!这完全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去年1月24日,重庆下大雪。那可是二十年来从未遇见的大雪啊!身在千里之外,突然想起它们,仙人掌不是耐热很厉害,这样的大雪它能承受吗?会不会冻死了?我连夜驱车,赶回来看它们。
  天!身穿一身白袍,顶着一头白发的二位,居然傲然挺立,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和害怕,活得好好的!风雪中,我望着它们,它们还对着我一个劲地笑。我很激动,也很开心,啪啪啪地拍了很多照片。回想它们小时候,爬在地上,只有头是昂起的,既卑微,又可怜,但就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我的心刺得生痛,但又替它们开心。
  春天到了,百花盛开。百花过尽后,它们密密的花苞,开始一点点打开,那一树黄硕的花朵,像上帝给它佩戴的金色勋章,高贵美艳,让人惊叹不绝!
  ……
  听到这里,我有些呆住了!
  这哪里是一棵仙人掌,这就是一个人!
  我一直在想,等我死了,它们一定还会好好活着,活很多很多年,真的。它们的生命就这么倔强。
  在我发愣时,袁总发来这么一行字。
  我又仔细看了照片,仙人掌的脚下,依旧是乱石和野草。他女儿说了,既然它们都是神树了,不如给它们做个花台。可他固执地不同意。我突然明白了这两棵树对他来说真正的意义。
  是的,它们在村民眼中,就是神树,还收了好多干儿女。哪家小孩生病,遇事坎坷,就来拜它们做干爹。说也神奇,拜过之后,孩子很快病愈,诸事顺达。也有人砍了它们的枝桠去栽,一两年后,又是一个蓬勃的新生命。
  贱命,就是要活得顽强,也要自寻几分意,你说是不是?他笑起来。
  望着那两株大树,我神色肃然,陷入了沉默。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随手扔下的仙人掌顽强地活下来,完全靠着自身的顽强在岁月中成长,年复一年终成大树。三十年,这对于一个人来说未尝不长,对于有些植物来说,也许不算长。它们的神奇也就在岁月的历练中慢慢增多了。不服命运的人一样走过严酷的岁月,这树在袁总的生命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意义自然非同寻常。只是仙人掌的刺、花和顽强带来的美丽让人陡增敬意,得知前因后果不禁会感慨万千。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