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宝钗和兄长------我该拿你怎么办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01   点击:

  如果薛蟠争气,薛家应该是另一番景象,宝钗的日子会轻松许多。
  当初就是父亲过世,哥哥不能支撑家业,这才留心家事,安慰母亲。哥哥生事太过胡闹,为了争抢一个丫头,打死了一个乡绅,这事闹的不小,虽说扬长而去,上京了,可是官司是一年后,贾雨村上任,才算胡乱了结。
  那一年薛姨妈说是不担心,其实宝钗明白,母亲心上是有些忧虑的。所以进了京,才一定要住在姨母家,也有希望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意思。
  兄长已经这样了,母亲知道惯坏了儿子,叹气时就说一切指望宝钗了。
  宝钗也是无奈,也是时常劝慰兄长,要走正道,不要和那些人胡混,薛蟠答应得极好,转身就忘。一个做妹妹的能如何,总不能不让哥哥出门吧。
  最恼的是薛家住在贾府里,可是宝玉被姨夫痛打,听闻是薛蟠告状,这多令人难堪。
  母女俩说了几句,薛蟠就要拿棍子去打宝玉,说是打死了偿命完事。接下来宝钗指责了几句,当哥哥的居然说,宝钗是因了宝玉有玉,可为正配,才会行动护着宝玉。宝钗马上委屈的哭了起来。
  这一夜,最是冷静理智的宝钗,也哭了一夜,既哭没了父亲,哥哥不争气,家业无望,也哭金玉良缘里,宝玉无心,谁不知道双玉情深。而那一刻,宝钗也意识到了哥哥说了实话,自己就是护着宝玉。明白这一点宝钗也是委屈。
  第二天见了母亲,自然还是委屈,可是当哥哥的酒醒了,薛蟠在外听见,连忙的跑过来,对着宝钗左一个揖,右一个揖,只说:“好妹妹,恕我这次罢!原是我昨儿吃了酒,回来的晚了,路上撞客着了,来家没醒,不知胡说了些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怨不得你生气。”(薛蟠也算道歉有心,都推到酒醉了,也像是如此,素日这个哥哥是极重妹妹的,从无一句重话,也是酒后吐真言)。
  哥哥道歉了,宝钗有些安慰,这才笑了,说是兄长变着法让她离开了就好,这是撒娇,心里已经不恼了。薛蟠静心的时候,也知自己的责任。薛蟠道:“我要再和他们一处喝,妹妹听见了,只管啐我,再叫我畜生,不是人,如何?何苦来,为我一个人,娘儿两个天天儿操心!妈妈为我生气,还犹可;要只管叫妹妹为我操心,我更不是人了。如今父亲没了,我不能多孝顺妈妈,多疼妹妹,反叫娘母子生气,妹妹烦恼,连个畜生不如了!”口里说着,眼睛里掌不住掉下泪来。(这样的薛蟠到是少见,因为没有照看母亲妹妹而内疚的时候。
  下来当哥哥的更要安抚妹妹,不是让香菱倒茶,就是说要给妹妹做衣服,又要炸金项圈子,完全是一个好哥哥的形象。
  宝钗心里叹气,哥哥不成气,兴不得家业,可是还真是个好哥哥,能拿你怎么办。
  
  审核编辑:远牵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宝钗和贾母-----如何能让你满意

下一篇: 《 命运之树

编者按:
散文编辑   远牵: 薛蟠这个人,仗势欺人,却又欺软怕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他做宝钗的哥哥,曹雪芹也是别有用意,但正像作者所言,薛蟠这个人也并非一无是处,饶是这样才让宝钗娘儿两个天天儿操心,对付这位呆霸王,女有夏金桂,男有柳湘莲,其他人只会被气吐一口老血,所以我们可以想见香菱有多么可怜。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远牵

    重新又排了一下版,作者要注意不要让题目出现在正文中。

    2017-11-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