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知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01   点击:


  
  邻居-----知己
  田然其实喜欢和施原聊天,施原轻松活泼,什么也不当回事,天才的施原到不是班里的前三名,他也有严重的偏科,理科好文科弱,语文课上睡大觉,被老师痛批,还叫了家长,他的父母在外地,一个在国外,一个在新疆,都只能电话里管束一下。
  施原和爷爷奶奶一起住,那两位都是退休的大学教授,和容悦色的去学校挨批,回来后,只是要他注意些,要尊重人,老师讲课,你睡觉这是对人的不尊重。
  他们从不命令他什么,他到愿意和他们分享些感叹。
  田然到了初三,张兰不许她在上课外班,协议是高一开以,但事关中考的成绩,这是记入档案的,必须重视,田副厂长亲自出马做女儿的工作,人要有理想,可也有近期目标,近期目标就是中考。
  田然一项对父亲的话言听计从,这一次不得不妥协,她也明白,数学课外班,的确占用了她大量的时间。
  可是田然真的喜欢那个课外班,那些学生皆是各校的尖子生,他们思路敏捷,畅所欲言。他们为一道题激烈的讨论,那是一个不同于课堂的地方,课堂是老师的天下,学生只是被动的接受,而那里不同。那里是活的,课堂更像是知识的灌输。
  她和施原说了,必须回校,施原很奇怪,你的总成绩那么好,放在一中,都是前十,我都不怕,你居然怕受影响。
  田然苦笑,她母亲的态度鲜明,父亲也说了,不能任性,学习是一个长期的课程,必须有各自阶段的重点目标。
  马老师也说了,高中进了一中,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虽然现在成绩好,可一年的时间,有好多学生都会追上来,那是冲刺。
  施原送了田然一些学习辅导书。
  他的父母给他买了一大堆的辅导书,他有的看,有的送人。
  邻居-----收心
  同样收心的还有宋芙蓉,班主任找到她,她这种特长生,一中会照顾,但文化课也有标准,不能太低。她的数学成绩还是要抓紧。
  班主任和李芬一直有联络,李芬这几年,过年过节,都要到班主任家里,从没空过手,人又会敷衍,和班主任关系不错。
  李芬当然知道了宋芙蓉的成绩,卡在一个边界。
  李芬把宋芙蓉一些校外课也停了,换上了文化课的辅导。
  宋芙蓉不是田然,没有胆量和母亲争吵,她深信母亲为她好,只要听话就是了。
  只是宋芙蓉心里是沉闷的,她不得不投入到她以为的枯燥学习中,死记硬背,只求过关,这一学期刚开始,她已经感到了压力。
  宋芙蓉个性活泼,本来爱说爱笑,现在回了家,也是安静的,一头闷在书房里做作业,听英语带子。
  马老师和李芬说,楼道里都听不见芙蓉的歌声了。
  李芬摇头,这一年功课紧,要她收收心,过了中考再说。
  相对于东门西门,马老师没给刘文静什么压力,一切顺其自然,她心中的判断,刘文静上一中危险,就是超常发挥,都危险。
  邻居-----压力
  同学们的紧张,刘文静感觉到了,邻居的紧张,她也感觉到了,她其实也是非常敏感的。
  刘文静重新安排了学习任务,晚饭后散步取消了,能多争取半个小时,晚上晚睡一个小时,她弱项是数学,新增加的一个半小时,一小时用在数学上,一个小时用在物理上。
  马老师发现了她不去散步,反而说她,饭后走走,活动一下挺好,也放松一下情绪,不要太紧张了。
  刘文静苦笑,田然不去散步了,说是时间不够用,刘文静心想,田然成绩比她好太多,人家时间不够用,她还在外面转悠,多不合适。
  刘文静说了想法,马老师摇头,学习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没想让你弄得这么紧张,你知道学就好了,没必须这样,散步还是去吧,大不了时间短些,我是希望你状态放松些,这只是中考。
  刘文静一个人在小区的花园里转悠,半个小时成了十五分钟,感觉散步后,心情是特别放松,她喜欢这段时光,让心情舒适,感觉一天的劳累都消除了。
  田然病了一场,到不严重,只是感冒,开始没当回事,药有时吃,有时不吃,张兰那几天也加班,也没顾上照顾,后来成了发烧,这才重视,输了几天液,烧才退了,田然晚上十一点还写作业,张兰到是高兴。
  她对田副厂长说,这孩子努力就好,田副厂长说她,孩子身体刚好,还是早点休息吧,这不是一天的事,把身体弄垮了,更麻烦。
  张兰这才劝田然早点休息。
  田然的脸瘦了一圈。
  她早晨和刘文静一块上学,她奇怪刘文静还是从前的样子,她问刘文静几点睡,刘文静说十点半,这是马老师的规定,必须这个点,不能再晚了,晚了对睡眠不好。
  田然心里有些羡慕刘文静,她看的出来,这几个家长,只有马老师没给刘文静什么压力,刘文静的学习计划,是自己制定的,马老师还让刘文静继续散步。
  邻居-----月考
  现在增加了月考,孩子们的考试多了。
  月考的成绩出来了,刘文静还是十多名,增加了化学,成了她的弱项,名次,往后掉了两名。马老师说,没什么,刘文静接收新事物慢些,等到期末的时候,就好了。
  刘文静没那么乐观,化学老师周日上午补课,她报了名,其实她到不用参加,她说,她对化学的内容并不理解,都是死记硬背下来的,所以想多听听消化一下。
  化学老师和马老师说,你闺女到是实在孩子。
  马老师说,她到是用功,就是脑子不灵活,不能举一反三。
  刘文静看田然化学轻松得了满分,真是羡慕,她说,田然你的脑子怎么长的呀,那些奇怪的符号,你怎么明白呀。
  田然笑笑,她不知说什么,别人让她说经验,她真没什么经验,那些东西就在脑子里。
  刘文静的成绩始终那样,马老师心中明白,潜力不好挖了,飞跃就难了,她文科在前几名,理科一直挺努力,就是中等生。除非中考题目都是基础题,才能得个好分数。
  看了月考卷子,马老师心中大致了然。
  她反而和刘文静说,你正常努力就行,你考试发挥都好。
  刘文静问她,你没想让我上一中呀,我看你从不提一中。
  马老师心想,你上一中干吗呀,你就算勉强进了一中,难道考倒数呀,田然的成绩,在一中,都勉强进前十名。
  马老师说,人要正确估量自己,每个人特长不一样,有的人适合学习,有的人适合技能,各有各的特点,不必要非考一中,如果能上更好,不能也有别的选择。刘文静心想,你到是比我们老师轻松,我们老师是巴不得多考进几个一中的同学。
  邻居-----如愿
  对于宋家,到是有了一点喜事。
  宋科长平调成了办公室主任。
  表面上级别没变,可是大家都纷纷祝贺,宋科长还是四平八稳的样子,一直微笑着道谢。
  他哼着歌回了家,李芬从他开门的声音,走路的轻快里,都能感觉到丈夫的欢喜。
  家里摆好了饭菜,都是饭店打包回来的,李芬不长于做饭,到长于制造气氛,还开了瓶红酒,难得她还买了鲜花,插在花瓶里。屋里气氛非常好。
  今天宋芙蓉去课外班上课,回来得晚,他们到是难得的可以庆祝一下。
  宋科长这时候,才松驰下来,不用在绷着了,喜悦也可能传染人,李芬也是欢喜的。她知道宋科长的目标是副厂长,一步一步吧,这次调职,是孙书记大力主张的,只要得到孙书记的肯定,以后总有机会。
  现在大家都把宋科长划到了孙书记的阵营里。现在都称呼他宋主任。李芬举了酒杯,二人一饮而尽,宋主任说,还是白酒有劲,李芬说,你要高雅些好不好,红酒鲜花多应景。
  宋主任只好领情。
  他说,估计以后会忙,家里多靠你了,要不然,你离开业务科吧,你那总出差。
  李芬摇头,她喜欢业务员的感觉,能经常出差,行动也自由,没人查考勤。
  宋主任继续劝她,你看,你们业务科的科长都是男的,女业务员不大容易出头。
  新继任的行政科长姓史,是宋主任提升的,原来是行政的副科长,二人关系不错,宋主任想让李芬去行政科。
  李芬拒绝,我现在还不老,还想在业务科,我喜欢这个工作,可以和人打交道,有挑战性,我喜欢行政科,上班打卡下班签名的,麻烦。
  邻居-----争执
  宋主任有些烦躁,他知道以后加班会多,如果李芬还经常出差,那孩子怎么办,现在是初三,以后是高中三年,都是紧张时刻,就算芙蓉考音乐,那文化课也要分数呀,现在初中的文化课都学得如此吃力,高中怎么办。
  宋主任只好耐心的解释自己的顾虑。
  李芬说,孩子是我们俩的,不能让我一个人牺牲,再说她大了,能照顾自己。宋主任心想,让一个中考孩子自己回家找饭吃,或者给钱外面吃,太残酷吧。
  他有些气闷。
  宋主任一项好脾气,这时候也只好耐心的说,芙蓉本来身体有些娇气,功课紧压力大,家里再没人照顾,她肯定日子不好过,你就当心疼她了。
  李芬不同意,你要是副厂长,我还考虑,你不过是平级调动,没当官呢,让我牺牲,说不过去。我去了行政科,我的事业就完了。
  宋主任说,你那也叫事业。
  李芬点头,当然了,我在业务科干了快二十年了,怎么不叫事业。我的业务能力,科长还是肯定的。
  宋主任本想劝说,又一想,本来是庆祝的日子,别弄得不开心,就先打住了话题。
  宋芙蓉回来的时候,快十点了,别的同学都有家长接,只有她,一个人往回走。
  她有些委屈。
  回了家抱怨,他们不关心她,在家里喝酒,也不想着接她,今夜还降了温,她有些着凉,宋主任让她喝了姜汤,看发发热好些吗。
  第二天宋芙蓉就感冒了,她本想请一天假,李芬不同意,初三了,还请假,她只好吃了药,去上学,还好接宋主任的车,先送她去了学校。
  邻居-----抱怨
  过了中午,宋芙蓉感觉难受,她请了假,自己回了家。
  她借老师办公室的电话,打给父母,不想他们都不在办公室,她只好留言。
  宋芙蓉回了家,在楼道里碰见马老师,马老师看她脸色不好,脸红红的,问她不舒服吗,她点头,马老师摸了摸她的头,有些发烧。
  马老师带宋芙蓉去厂子里的医院看病,医生量了体温,说是三十八度,输液吧。
  马老师给学校打了电话,陪着宋芙蓉输了夜,送她回去,也开好了药。到了家,问宋芙蓉吃饭了吗,宋芙蓉眼泪掉了下来,没有呢,她本来就娇气,现在更是委屈。
  马老师让她先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回家给她做了小米粥,切了黄瓜。宋芙蓉吃了饭才好些,马老师让她先睡会儿吧。
  马老师赶回学校,幸而下午没她的课,这几天校长在教育局开会,她松了口气。下班的时候,校长回来了,要开会,马老师想,开吧,自从当了这个副主任,比以前忙太多了。
  幸而给宋芙蓉熬粥的时候,她多做了些,她找到了刘文静,让她回家自己热饭,黄瓜还有,她叮咛刘文静,你热好饭,看看宋芙蓉好些了吗,如果她喝粥,你给送些。
  刘文静先去了西门,宋芙蓉睡不着,她到是愿意活动一下,干脆和刘文静去了中门,一块热了饭,刘文静路上买了烧饼,因为输了夜,宋芙蓉不烧了,和刘文静一起吃饭,到是有食欲,居然吃了两个烧饼。
  宋芙蓉一边吃饭,一边抱怨父母不管她,发烧也没人理,刘文静安慰她,你爸妈挺惯你的,不过是今天不在单位。
  宋芙蓉摇头,他们都忙升官,哪有时间照顾我。
  邻居-----争吵
  李芬先回的家,她没去科室,根本不知道女儿打电话的事。
  宋芙蓉沉了脸写作业,不理她。
  宋主任回来的时候,快十点了,先和女儿打招呼,宋芙蓉不理他。
  宋主任和李芬这才感觉有问题,问她怎么了,宋芙蓉委屈了,眼泪汪汪的说了她的事,幸亏有马老师,带她输液去,要不然,她晕在家里都没人管。
  夫妻二人都沉默了。
  李芬拿体温计给她量了体温,还好烧退了,宋主任倒了水,让宋芙蓉继续吃药,明天上午,先带宋芙蓉去医务室再看看,然后决定是不是送她去学校。
  现在是商量谁带孩子看病的事。
  宋主任有个会,不能请假,李芬的业务谈的差不多了,要去签合同,宋主任强调,我刚上任,第一次会议,不能缺习。
  二人相争不下。最后争吵起来。
  都说对方自私。
  宋芙蓉叹了口气,她一个人去休息了,留下夫母吵吧。
  最后还是李芬妥协了。她知道她的业务合同和丈夫的仕途比起来就弱了。
  第二天早上,她带女儿去医务室,这时候,又有点烧了,医生建议还是再输一天液,巩固一下吧,建议宋芙蓉今天休息。
  李芬知道今天是请一天假了。
  输完液上午就过去了,李芬和女儿回家,这一天都在照顾宋芙蓉,她心里有些担忧,那笔业务会不会受影响,本来还有一个厂家的业务员在争取。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散步

下一篇: 《 邻居----交谈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