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散步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31   点击:



邻居---散步
刘文静有晚饭后散步的习惯,有时候她会拉上田然,张兰到是愿意田然出去转转。不要一天到晚在书堆里,田然是拿起书就放不下的人,到不用催她学习,要催的是她的吃饭睡觉,她真担心,田然成了书呆子。
田然是刘文静找她,她就出来,她和刘文静的相处非常奇怪,表面上是她说了算,人人都说刘文静是她的兵,可其实,逛公园,去书店,散步,都是刘文静的主意,刘文静就是那种让人看着放心的人。
田然有自己的主意,可是对了刘文静,她常会妥协,她其实不喜欢热闹,可刘文静说逛年货市场有烟火气息,她也就去了,一圈子转下来,没什么感觉,只是人多,可是那种气氛,也会感染了她。
只要不是寒冬腊月刘文静晚饭后都要去散步,尤其是夏天出门时,天还亮着,回来时必然有星光满天。
刘文静喜欢这个时间,她说这个时候,看看夕阳落山,心情特别的放松,有时候回想起往事。田然就说,才多大,还有往事。刘文静就像模像样的回忆她五六岁在村子里的生活。
她如何爬树,门前那棵杏树,她经常去,杏子早早让她摘了,很酸的时候,就进了肚子里。
刘文静感叹,去年夏天回去的时候,看见那棵树,她真不知小时候怎么爬上去的。
田然有一次说,你有一颗浪漫的心。





邻居---心事
田然后来也养成了散步的习惯,晚饭后,也要出去转转。
她和刘文静手牵着手,有时候一句话不说,就看路边的花。
她们的小区挺大,有一片空地,种了不少花木,月季花还是田副厂长让行政科的人种的,田副厂长说,月季花开的时间长,有时候十一月份还开着。这花也好养活,不用照管,就开得灿烂。
田然看见月季花,就会有些自豪,好多人不知道这花和田副厂长有关,可田然知道,她有些骄傲。
田然和刘文静说过,刘文静说我发现你特别崇拜你爸爸。田然点头,那当然,我爸爸什么都懂,什么图纸都看得懂,舅舅说他是工程师,好了不起。
刘文静若有所思,工程师,好气魄的名字。
刘文静一直在听小说,现在听的是《夜幕下的哈尔滨》她让田然也听,田然听了几次,说还不如做数学题呢。
刘文静有些遗憾,她本想和田然讨论小说中的人物,可惜田然不喜欢小说
田然也有她的心事,她下个月参加市里的数学竞赛,张兰很重视这次比赛,给她找了不少竞赛题,田然做了几次,只得了七八十分,有些心灰。
她和刘文静说,真麻烦,现在才发现,书本的题太简单。
刘文静羡慕的说,你真了不起,好多学生书本的题都不会。
刘文静说,你是咱们学校最优秀的学生,在哪都是。
田然的心情好些,她有时候发现和刘文静聊天比较好,刘文静对她是百分百的佩服。







邻居---佩服
田然在全市的竞赛只拿了三等奖,她有些不高兴。闷闷的,别人向她祝贺,她也是淡淡的。
她私下和刘文静说,没想到那些题目那么难,有些她都没见过的题型。
她和母亲说,希望再找个更好的课外班。
张兰却有些不以为然,她感觉田然有些偏科,一头栽在数学上,还有物理英语什么的,不能只盯紧数学呀。
田然的数学成绩在全校始终是第一,这已经非常好了。
刘文静对着那些几何题,总感觉头疼,她不知田然的脑子怎么长的,随手指一个公式,题就解开了。
田然被母亲拒绝了,母亲说不能偏科,要全面发展,你就是数学考满分,别的科分低了,影响总成绩。
田然在比赛中认识了一个一中的男孩子,人家拿了一等奖,后来这个男孩子,就把自己的练习册给了田然,田然有时候会到一中和他交换学习笔记。
田然明白,她一个人去不合适,就拉着刘文静一起去。
刘文静到感觉很正常,一中的教学质量多高呀。
刘文静对着一中叹了口气,她感觉凭她的成绩,高中进不了一中。



邻居—友情
那个被田然成为天才的男孩子叫施原。
施原年纪比她们还小,他是跳了一级,刘文静说,施原应该是神童一类的孩子。事实上施原并不是靠努力上来的,他听听讲,就行了。
施原的父母给了他一大堆的练习册,他根本没耐心看,就都给了田然。
他到是报着一个课外的数学班,听说那个班里的孩子,都是要考试合格才能进,进了的孩子,都是数学尖子生,他介绍田然去考,田然是考进去了,可是在那个课外班里,田然的成绩成了倒数的。

田然第一次那么灰心,原来世界很大,有那么优秀的学生。
她在学校的成绩依然是数一数二,可是在学习班里,却成了垫底的。
她上学习班的学费是和张松要的,她知道母亲怕她在数学上占的时间太多,不会同意的。每周二五晚上有两节课,她说学校有活动。
有一次周五回来的太晚了,张兰有些奇怪。
张兰问马老师,马老师说初中部没什么活动呀。
张兰问刘文静怎么回事,刘文静有些为难,她知道田然不想让张兰知道,她上学习班的事,可是她不说,已经快十点了,她也担心田然出事。
刘文静说了学习班的事,说了地址,张兰马上去接田然。
在学习班门口,张兰看见田然和施原在聊着什么,施原年纪小可是个子高,比田然还高了半头。张兰的火大了,上前拉走了田然。
她质问田然,施原是谁。田然很奇怪,一中的尖子上呀。
上次数学竞赛的一等奖。
张兰这才放心些,但还是语重心长的说,你撒谎去上学习班,已经很过份了,不要和男同学走得太近,让人说闲话。





邻居—争吵
田然这才明白母亲的潜台词。
她冷笑,你真行,太能联想。
张兰被女儿的表情激怒了,质问她,你哪来的学费。
田然说舅舅给的。
张兰很气愤,你真行,跑你舅舅那里要钱,不嫌丢人呀。
田然反问她,她上学习班,怎么丢人了。
张兰发现,说不过女儿,一扬手,可是没打下去,上次的事,有了教训。
田然看了看母亲,你除了会打人,还会什么,说不过人就打人。
张兰无语,气得摔了杯子。
因为天晚了,张兰没再争吵下去,打发田然休息去了。
张兰和田副厂长说,这个孩子要好好管,太有主意了,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长大了还了得。
田副厂长很惊讶,她主动学习是好事,怎么你还有意见。

张兰摇头,她不能把时间花在数学上,要均衡时间。
田副厂长说,她别的科成绩也不错呀,没有拉分呀,她喜欢数学,不过是初中阶段,就由着她,又不是高三了。
最后张兰和田副厂长吵了一架,她发现,女儿和丈夫听不懂她的话。
她怕的是田然沉迷在数学中,田然太要强,因为竞赛的成绩不理想,在较劲,她不喜欢田然的这种个性。






邻居---坚持
田然和刘文静抱怨,她妈真奇怪,她认真学习,她居然也有意见。
她就是喜欢数学,喜欢那种挑战的感觉,解出一道题,或者用不同的公式解开一道题,是她的乐趣,母亲却大为不满意。
张兰让田然退了学习班,田然不同意,那个学习班,不是那么好进的,她刚进去的时候,成绩倒数,现在好不容易进步了,成了中间,如何肯退。母亲说太占时间,而且离家也不近。
田然说,他们下课不晚,如果偶然晚了施原会送她。
张兰更不同意,你现在是中学生,不要和男孩子往来过密,田然奇怪的看着母亲,施原是学习尖子呀,多少人问他学习方法呀。
总之母女各有其理,互不能说服。
都拉了田副厂长做裁判,田马上站到女儿这一边,他认为女儿没有偏科,成绩都好,有时间有精力挑战一下数学,有什么不好。张兰反对,那些题目可以不做,和中考成绩没什么关系。她心里明白,那些题对于大赛有好处,可是以她的判断,田然想要在竞赛中脱颖而出,还是有难度的,所以这件事,没有任何收益。
考虑到田然的倔强和自尊心,后半句话,她没有说,万一她说了田然非要证明给她看,就更麻烦。
田然对母亲的固执和独断专行大为不满,她告诉母亲,不能只盯紧分数,做人不能这么势力。
张兰不知道如何扯上了势力,她想到马老师的话,现在的学生,什么词汇都用,其实他们根本不懂真正的含义。
张兰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又不肯放弃,最后说,我是家长我命令你,田然马上还击,我爸爸也是家长,他也有权力。
张兰转身看着丈夫,如此紧张的气氛,田副厂长头痛,他只好说,咱们协商一下,现在是初二,就上,到了初三,毕竟要中考,还是要考虑中考。




邻居---烦恼
施原的学习很轻松,田然却也发现,施原属于天才那一类。
田然其实也感到了紧张,和母亲赌一口气,一直支撑着她,现在父亲做了决定,她想这样也好,还有半年的时间。
田副厂长让张兰把学费还给张松,张兰叹口气,你们爷俩都想一出是一出,你以为那小班的学费便宜呀,我现在没钱给他,发了年终奖励再说。
张兰还想找时间和田然谈,现在谈的是小班的事,还有就是田然自作主张的事。
她刚开了口,不许田然以后和张松借钱,田然反而问她,舅舅支援我上学,有什么不对,我现在借了,将来还他,加倍还,有什么不行,这就变通,你就是思路僵化。
张兰几乎要动手了,还是田副厂长拉走了她,田一直在再说,你忘了上次教训,如果惹了她,又跑了,怎么办。教育孩子不能这样呀,她都十四了,你再这样管教,会起反作用。
张兰气得一夜失眠。
田副厂长看她两个大黑眼圈,只好说,咱们的孩子,人人都夸赞,你不要太担心了。你就是心小,一点事当大事。
张兰从丈夫这里找不到支持,只好找别人。
张兰想了想,只好找马老师,马老师嘴紧,而且也是教育工作者。
马老师很惊讶,你们家田然,那是多好的孩子,老师抢着要,学校抢着要。
张兰苦笑,她成绩好,可是太有主意这孩子,什么事都不和家长商量。
马老师想了想,聪明的孩子,成熟的早,有他们的主张,你只能引导,不能硬行管束,否则适得其反。
张兰提了施原的事,马老师到是听说过那个小天才,就说,施原到是个天才,这孩子是一中的宝。
马老师建议,田原上小班的课的时候,张兰去接。



邻居---施原
施原年纪本来比同年纪的人小,所以心态并不成熟,他把田然当个学习的小伙伴,看田然用功,会教她一些方法,两个人到是谈得来。
二人下课后,看见田然的母亲,施原大大方方打了招呼,田然眼珠一转,马上明白了,有些生气。
张兰看着田然的表情,就知道女儿明白了,她心想,有个敏感又聪明又骄傲的女儿,真不是一件好事。
张兰对施原态度和气,让他赶紧回来,别让家里人操心。
施原转身走了。
母女二人往回走,田然看着母亲,你可真够虚伪。
张兰说,你这孩子不知好歹,我大晚上跑来接你,白天忙一天,我这为了谁,容易吗。
田然说,我没让你接呀,你是不放心罢了,我要为你的不放心负责呀。
张兰叹口气,你说话轻巧,你在外面,家长能放心吗。
田然沉默。
田然和施原倒苦水,说母亲管得严,施原表示理解,他说,他姑姑对表妹也是这样子,表妹和一个男生出去看电影,让姑姑知道了,还打了表妹,说表妹不自重不自爱,这都哪跟哪呀。
田然想原来家长都这样,神经过敏。
田然的心情好些。





邻居---过敏
不只是张兰过敏。
李芬也有些紧张。
宋芙蓉对成绩抓得并不紧,只求及格了事。
她生得不是特美,但会打扮,只知道扬长补短,她皮肤白净,又学了化淡妆,加上衣服时尚,还是很有男生缘的。
有些衣服不能往学校穿,她就在围巾头花卡子上下功夫。
李芬发现,宋芙蓉放学经常晚回来,开始以为是练歌,后来发现女儿回来后特别兴奋。
李芬有些怀疑,她跟踪了两次,发现女儿和合唱团的一个男同学一起回来,有说有笑,那个同学,居然跑到路边的花辅里折了枝花,给了宋芙蓉。李芬抑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冲出来。
李芬个性比较圆滑,不是什么都挂在脸上,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如果自己说的太多,反而不美。
李芬回家后不动声色,她故意拿了以前的影集,让女儿看,宋芙蓉果然感兴趣,李芬就说起从前和某某关系好,然后多少年不见,最后叹息,同学时代的好多朋友,日后都远了,每个人的环境不同,经历不同,最后可能几十年都不见了。
到是友情能延续下来,她建议女儿,多交几个闺蜜,日后能互相帮忙。
李芬又找了个音乐老师辅导她,然后以时间紧为由,下学后去学校把她接走,送到老师那里。
李芬想,一中校规严格,在学校好说,只要下学后,能管制宋芙蓉的时间就行,假期里,她带芙蓉去北京参观,让她看看音乐学院,问她,你愿意不愿意,以后在这上大学,成为这里的一员。宋芙蓉点头,她是真喜欢这个美丽的校园。
李芬说,既然这样,那要按我的要求去做,文化课加紧,就这几年,开学就是三年级了,四年的时间,你的专业课和文化课都要抓紧,咱们要拚一把,宋芙蓉点头。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委屈

下一篇: 《 邻居-----知己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