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委屈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30   点击:


  邻居-----委屈
  张兰心里也有些后悔,可是不肯示弱。
  这一下又在丁眉那里闹了笑话,她心里有些奇怪,为什么弟弟和丁眉一直相处的和睦,也有小纷争,但从没闹大过,以至于丁眉没回过娘家。
  当然张兰不是盼着兄弟家里不和,她不喜欢丁眉,可是对兄弟和侄子是真心关切。而且她明白,如果兄弟俩口子闹腾,着急上火的还是母亲。
  在田副厂长面前,她有些心虚,可是田副厂长说她是泼妇,却让她不忿,母亲打一下女儿,就成了泼妇吗。
  她故意说,怎么了,当妈的还不能管束女儿了,教育她是天经地义的事。
  现在的孩子,了不得了,打一下还跑了,什么脾气,都是你惯的,她不是愿意在亲戚家住吗,我看她住到什么时候。
  张兰心里盘算,还有三天就开学了,自家离学校近,就算田然闹腾,也会在开学时返回。
  田副厂长本想让妻子和自己一起去接孩子,不想张兰一口拒绝。
  田一个人去了岳家,这次不是夫妻吵架,他还理直气壮些。
  田劝田然回家,田然不同意,说母亲不讲理。
  田然不回家,田副厂长并不擅长说教,也不好批评女儿,只得罢了。
  田然本以为母亲会来,她想的是,母亲来了,她就回去,不想母亲不出场,她和母亲犟上了。
  
  
  邻居-----盼望
  丁眉对田然到是和和气气的,让儿子找姐姐玩去,吃饭也专门做了田然爱的菜,张松满意。
  丁眉听了母亲的劝说,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以后的帮手,不就是这几个亲戚的孩子,明看着田然成绩优异,是个有出息的小姑娘,就是为了儿子,也要善待田然。
  田然虽然不爱说话,可是知道这是亲戚家里,和舅母说话,到是有个笑模样。她笑的时候,到是很漂亮,丁眉对张松说,田然笑的时候,到是真漂亮。
  张松点头,那当然,我姐其实挺漂亮。就是这几年不打扮。
  丁眉撇嘴,她真心没感觉大姑子漂亮,张兰是个性爽利,眉眼到也周正,只是少了些清秀,没有田然通身的文静。
  只是她现在聪明了,和丈夫说人家姐姐的坏话,可不傻气吗。
  田然盼望着母亲来接她,可是母亲没来,她心里有些失落,是不是妈妈根本不在乎她,有一次刘文静和马老师闹意见,刘文静跑楼下去了,马老师马上也跟了下去,把刘文静拽了回家。
  马老师说,有事回家闹腾,跑出去干什么,摔了碰了,还是自己吃苦头。
  对门的李芬,虽然人俗气,可是把宋芙蓉当眼珠子供着,一句重话不曾说,事事都是围着宋芙蓉,只有自己的母亲,专断跋扈,还打人。
  快开学了,田然有些犹豫,这样灰溜溜的回家吗,那以后怎么抬头。
  她咬咬牙,不回去,就从这里去上学,反正她带了书包。
  张松送田然去的学校,他劝孩子,下了学直接回家,就当干什么事没发生不成吗。
  
  
  
  邻居-----冷战
  田然说,舅舅,你赶我呀。
  张松说,哪呀,你天天住舅舅家都行,可是你现在初二了,下学晚,第二天早上有早自习,你不回家,住我那太远呀。
  田然想想,好吧,我回家,不过周末我去你那。
  田然回了家,田副厂长高兴,感觉闺女懂事。
  张兰讽刺田然,我当你不回来呢。
  田然冷冷的说,我回来是因为这离学校近,我是为了上学。
  张兰不做晚饭,她也不恼,她从姥姥那里带了不少点心,田副厂长忙使了眼色,拉着女儿进厨房了。
  第二天的早饭也是田副厂长从外面买来的豆浆油饼,他给了田然钱,让她中午在学校解决吧。
  第二天下午张兰特意早回去,做了田然爱吃的红烧鲤鱼。
  田副厂长一进家门,就闻见了鱼香,这才松了口气,和妻子说,你和一个小孩子较什么劲,张兰叹气,你说咱们六楼这三个小孩子,哪个像她这样犟,大人说不得打不得。
  田副厂长说,一个孩子有一个孩子的特点,不能一概而论,田然还是懂事的。
  田然回来了,安静的吃了饭,刷了碗,然后回房间学习了。并没有和母亲打招呼。
  
  
  邻居----和好
  田副厂长不得不做孩子的工作,对家长要尊重,看看母亲为她做鱼的份上,也不能绷着个脸。
  田然咬了咬嘴唇,心里烦忧,她也不想冷战了,现在怒气已经消了。
  她点头答应和母亲说话。
  田然向张兰要学费,张兰痛快的给了钱,田然说了谢谢,这算是说了话。
  田然和张兰的矛盾,其时另两家都看了出来,马老师还和刘师傅说真奇怪,张兰那个人,最是热心,最是有耐心的人,怎么会对孩子,没有耐心。
  刘师傅反驳,你不一样,教别人家的孩子,有耐心,对自己家问孩子,说两遍就上火,你看现在刘文静,还问你作业呀。
  马老师沉思,好像是这个样子,小时候,刘文静还问她题,现在会不会都不问了。可能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是少了些耐心。
  马老师看刘文静的试卷,数学虽然不理想,好歹能在八十分,也算是过得去了。刘文静如果不会,她宁可问田然,也不会问母亲。
  田然也不大会教人,她找出公式,然后一步一步说明用了哪个公式,为什么就说不上了。
  刘文静就自己感悟。
  刘文静和田然在路上走,她叹息,你胆子真大,和你妈生气,跑到亲戚家,你妈其实脾气算好了。
  田然摇头,那是对外人,她对我,一点耐心没有。
  刘文静说,那裙子多雅致呀,你居然卖了,你不喜欢呀。
  田然说,我宁愿换茶。
  刘文静想起李白,人家是拿刀换酒,你是换茶叶,到是名士风范。
  
  邻居----升职
  马老师意外的得到校长的接见,说是提升她的职务,她成了教导处的副主任。
  马老师有些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这几年,马老师逢年过节都去校长家走动,她手巧,送礼太费钱,她舍不得,就买了好毛线,给校长的老婆织围巾和毛衣,花样都是照着李芬的上海服饰画报上的样子,到也时尚大方。
  校长老婆到是个实在人,她和马老师都是村里考学进的城,一聊起来,还算是半个老乡,二人有些共同话题,都要照看村里的亲朋,所以相处久了,校长老婆到是非常的理解和同情马老师。
  有一次马老师带着刘文静一块去的,校长老婆看见刘文静穿的白线衣是工厂的手套拆下来的线,心中一动,刚结婚那几年,校长还不是校长的时候,她也曾用过这种手套给校长织毛衣,她当时感叹。
  那天校长老婆和校长感叹,看见马老师,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她感叹马老师不容易。
  校长一时也有些感叹。
  这时候,教导处的一个副主任身体不太好,提前办了病退,这个职务就空了出来,校长闪电般的任命了马老师,他担心拖的时间长了,运作的人多了,反而麻烦。
  
  
  邻居----欢喜
  马老师当然欢喜,她按捺着心悦的心情。
  冷静下来想想,其实副主任的工作和现在差不多,还是要任课,其实讲课马老师到是愿意,她离不开讲台,几天不上讲台,心里发慌,她感觉老师的本份就是上课,没课上,算什么老师。就像刘师傅几天不去工厂就心慌。
  副主任就是多了二十块钱的津贴,不过名声是好听些。
  有些教务会能参加,还能参加一些区里组织的教研活动研讨会,这种研讨会,主任不愿意去,都打发给副主任参加。
  马老师买了肉蛋,她要庆祝一下,给刘师傅买了酒。
  晚饭很丰盛,大家都奇怪,马老师低低的说了升职的事,刘文静也高兴,她明白母亲的心愿,教了十几年的书,想当个教导主任,成了她的奋斗目标。
  刘师傅关心的是工资,听说只加了二十块钱的津贴,有些叹息,工作量要加不少,二十块钱真不多。
  马老师后来发现,刘师傅说的对,原来好多事,都轮不着她,她是副主任里最年轻的,资历最浅,也没后台,后来好多教研室的工作,都派给了她,可是课时安排照旧,马老师反而更忙了,一说,她也是领导干部了,不能拈轻怕重。
  刘文静现在能做晚饭了,母亲加班,就只好她做饭了。
  
  
  邻居----学习
  刘文静有一次在田家写作业,忘记了时间,张兰已经做好了晚饭。
  田副厂长照样加班,张兰让刘文静别回家做饭了,那天刘师傅上中班,刘文静做一个人的饭太费事。
  刘文静有些犹豫,她没在张兰家吃过饭,有些不好意思,田然拉她,我还经常吃你家的饭呢,你不吃,我以后怎么好意思。
  刘文静这才安心。她帮着张兰盛饭,她是第一次进田然家的厨房,马上发现,人家的厨房是真干净。
  厨房里摆放整齐,刘文静发现,田然的饭碗都不一样,小碗是田然的,中碗是张兰的,最大的碗是田副厂长的。每个人的汤匙在自己的碗里,菜刀有三把,都整齐的挂着。连案板也是三个。
  她悄声问田然,你们家案板那么多呀。田然说,是呀,我妈说,厨房卫生最重要,连着健康呢,病从口入呢,一个案板是生食,一个案板是熟食,一个案板用来切肉,案板也是如此分类。
  田然又悄声说,你没见我家的脸盆也是一人一个,各人用各人的,我爸爸经常弄错,我妈就说他,我爸说我妈太讲究。
  刘文静也有些惊讶。
  她想了想,那要三条毛巾,三个脸盆,三个案板,什么都是三套。
  刘文静心有所动,她马上想到了,她用的碗肯定是专门待客的。
  刘文静回了家,若有所思。
  
  邻居----执行
  刘文静和马老师说了,马老师想想也有道理,她是老师,有些事物能接受。于是中门也买了不少用具。
  刘文静看了阳台上的花朵,还是有些叹息,有些事好学,有些事不好学,她也说家里养文竹,马老师否决了,有些花不好养活,要用花肥,还要花时间,马老师没耐心打理。所以阳台上现在存活的就是仙人掌和芦荟一类的。
  刘文静看见田家的君子兰,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听田然说过,爸妈为了养花吵架的事,她知道父母是不可能拿一月的薪金去买盆花,她想着什么时候,她也养一盆君子兰。
  记得有一次张兰和马老师说家常,为了田副厂长养花的事,没少争,马老师到是劝她,这人的爱好是天生的,不好改,田副厂长只养个花,也算高雅的事。
  张兰苦笑,高雅也是钱撑着。
  那一句话,给刘文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心里思索,高雅和钱有关吗。
  她想起田然的茶具,终于点头,那套价格不便宜的茶具,还是和钱有关。
  刘文静现在很多地方都模仿着田然,穿衣服的风格,也不再大红大绿了,田然说要气质。那时候的刘文静不懂什么是气质,但田然通身的感觉,就是气质的代言。
  刘文静本能的感觉着田然就是高雅的代表,她愿意靠近田然,虽然她明白,她成不了田然,可是愿意有一点像田然,就是一个小姑娘的虚荣心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目标

下一篇: 《 邻居---散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