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目标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28   点击:

邻居-----目标
宋科长的目标是副厂长,负责行政事务的副厂长。
他知道这事容易也不容易,他的能力大家是认可的,不知为什么人总说他滑头,缺少实干精神。
宋科长和孙书记的关系尚可,宋科长摸清了孙书记的喜好,对孙书记的日常照应的极好,给安排的司机,也是孙书记欣赏的开车最稳的小骆。
小骆是转业兵,会开车会修车,车开得极稳,但不爱说话,一开始宋科长还以为这闷头的个性,孙书记不喜欢,可后来发现,孙书记欣赏话少的人。
宋科长逢年过节总要去孙书记家,厂子里福利是他采购,自然能顺带些精致的礼品,都给了孙书记。
宋科长局里没人,通常来说,局里来人是厂办接待,行政科搭不上手,所以他工作上没机会和局里接触,后来他想明白了,与其到处搭桥,不如盯紧一人。
几年前,他就跟紧了孙书记,孙书记待人和气,和大家的关系都不远不近,可是宋科长明白,谁都要心腹呀,总有些事,需要自己跑腿。
孙书记哪里都精明,唯独娶的媳妇,让大家奇怪,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不爱说话,年轻时叫文静,容貌清清秀秀,衣饰干干净净,是原来舞蹈团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清清冷冷,到不是多么美丽,若论漂亮,真心不是厂花极别,弹琴极好,典型的艺术型人才。
孙书记的夫人名字也清雅,叫吴尘。
吴尘伤了腿,就离开了舞蹈团,进了文化宫,教孩子们跳舞。
吴尘是附近县里的,家里亲戚不少,别人她不管,她有个兄弟小他十岁,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想在城里找个工作,临时的好说,可是正式的就难了。
求到了姐姐家,吴尘是没办法的,把事托给了孙书记,孙书记是厂长兼任书记,自然也好办,但这几年用人指标在局里,这一点孙书记也没办法。




邻居-----转正
宋科长经常跑孙书记家,自然知道了,他马上安排吴清进了行政科,先是做临时工,以后有机会转正,宋科长公费让吴清学了开车,这样算是有了门技术。
吴清人到精明,私下喊宋科长哥。
吴清先住在姐姐家,孙书记家里是三室一厅的房子,原也宽敞,孙书记只有一个女儿,还在上小学,也住得开,可是孙书记有些电话,有些工作,需要一个书房,现在小舅子住了自然工作不方便。宋科长马上给在厂子里找了间宿舍,还是单人的,安排吴清住在了厂子里。
宋科长办事周全,怕人议论吴清搞特殊,宿舍名义上还有一个人住,那位青工,家在本市,不在厂子里住。
宋科长让吴清转正是大事,他发现厂子里的指标不好弄,到是学校有指标,子弟学校,想弄个印刷厂,前一阵子说归教育局,后来又没了音,到是办印刷厂的请示批了下来。学校每年材料课本印刷不少,总在外面花钱不合算,而且厂子里也有些宣传材料,还不如自己办印刷厂。
印刷厂需要一个会开车的,有些纸张要运进来,宋科长找了校长喝了两回酒,这事解决了,吴清进了印刷厂,负责开车。
吴清转了正,他也愿意在印刷厂,工资都是一样的,印刷厂工作还轻闲,他能有时间回家。宋科长也松了口气,吴清的事要办好,可是他并不想让吴清做他的下属,这分寸不好拿捏,轻重不好办。
现在吴清去了印刷厂,是皆大欢喜的事。吴清是真心感谢宋科长,他知道宋科长是为了奉承姐夫,可是这工作,这宿舍却是非常合意。
孙书记也领这个情,他含蓄表达了谢意,请宋科长在外面吃饭,机灵的宋科长,提前结了帐。



邻居-----照看
孙书记在酒桌上也吐露了一些事情。
那位张副厂长,快退休了,这个职务到是能空出来,这个岗位通常是内部解决,他也和局里达成了协议。
但是他告诉宋科长,能不能一步到位,也还有变数,办公室主任在盯这个位子,但是孙书记让宋科长放心,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会有提升。
宋科长心中一动,如果当不了副厂长,能到办公室当主任也行,虽然说级别一样,可是办公室的权力比他大,那个职位和局里有接触。
宋科长斟满了酒,诚恳的说,一切听领导的。
孙书记对宋科长还是满意的,他的确有些事,需要有个人知情识趣的去办,宋科长恰好是那个人。
宋科长办事稳妥,而且合情合理。
吴清的事,办得非常漂亮,把吴清放在厂子里,真不如放到印刷厂好。
吴尘别的事,没开过口,只此一件事,孙书记难办也要办。
吴尘个性清冷,轻易没话,这件事,到是说了几次谢谢。
因了这事,能感觉到吴尘对他的态度热情了许多,有时候会关心他的身体好不好,让他少喝酒。
宋科长喝得半醉回家,当然先送了孙书记回家,他把孙书记送到门,并没有接受进家的邀请,他知道吴尘有洁癖,不大欢迎别人去他家,对宋科长当然例外,可是宋科长还是尽量少进人家。





邻居-----奇怪
宋科长回家,和李芬说了收获,李芬也高兴,这二位到是有一样的价值观,所以家庭和睦。
李芬叹息,一物降一物,孙书记那样的人,要模样有模样,要手腕有手腕,偏生就是怕老婆。
李芬知道的小道消息最多,她说,当年还是孙书记追了吴尘好几年,要不是这等耐心,估计吴尘还不同意呢,若说吴尘的条件也就一般,模样不是顶漂亮,家里还在县里,性格也不讨人喜欢,对人没个笑模样。
宋科长忙说,在外面可不能说这话,人家是孙书记的夫人,得罪不起,李芬点头,我有分寸,外面有人议论,我从不插言,我知道轻重。
宋科长个人也有同感,吴尘不进厨房不做饭,孙书记做得一手好菜,宋科长心想,难为了孙书记,在厂子里,有秘书有司机,水都不用倒,回了家,还要洗菜做饭,刷碗,真真不容易。可是孙书记却乐在其中,说这是生活气息。
宋科长也不知吴尘好在哪里,大过年的,别人都穿红穿绿,人家吴尘一件烟灰色大衣,雪白的围巾,很是特别。
别人说,那样艺术范,反正宋科长不懂艺术,到是宋芙蓉说了句,吴阿姨的气质是非常好。宋芙蓉学音乐几年了,有时候也去看看歌舞,听听音乐会,她听人说过吴尘,当年也是非常有名的。
宋芙蓉有一次听声乐老师提过吴尘,那是得过全国奖的。老师还为给吴尘献过花而喜悦,家里还有一张和吴尘的合影,当然是七八个人一起照的。照片上的吴尘真的很美,象仙子一样。
宋芙蓉听父母讨论,就过来说了那张照片,说吴阿姨真的很美,宋科长点头,是呀,你看孙宁多漂亮。孙宁是孙书记的女儿,才九岁,到是个美人坯子。只是性格随了母亲,不大说话,孙书记尽量多带她参加一些活动,孙宁没有多少艺术天份,没有遗传母亲,既然不搞艺术,性格还是活泼的好,有一次孙书记就和宋科长说,让宋芙蓉多带孙宁玩。







邻居----姐姐
宋芙蓉到是很享受做姐姐的感觉,只是孙宁太沉默了。
宋芙蓉其实是吴尘的追星族,有机会接近吴尘,她还是欢喜的,她高兴的接受了这个任务。
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准备去孙家接小姑娘,一块去公园,李芬看着女儿的兴奋,心里不是滋味,她让女儿交好田然,效果不是太明显,和田然的往来,仅限于逢年过节,而且女儿很少单独和田然在一起。可现在去领孙宁玩,这好似性质不一样。李芬莫名有些替宋芙蓉委屈,她希望女儿识得眉眼高低,但这样子,还是心里不舒服。
李芬不能阻止,宋科长这些年围绕着孙书记的目的她懂,这是最好的办法,丈夫并没有和田副厂长走近,孙书记到更能赏识宋科长的能力。
李芬提醒女儿,现在是星期天,你要注意些,公园人多,最后她想了想,还是她也去吧,不过她不去孙家,只在楼下等她们吧。李芬准备了水和饼干一类的食品。
宋芙蓉依然兴奋,见了吴尘,她眉眼弯弯的一笑,叫了吴老师,她福至心灵的没叫阿姨,她隐约的感觉,吴尘愿意别人喊老师,果然吴尘脸上有了清浅的笑意。宋芙蓉生得白净,一张笑脸,衣服虽然不雅致,但鲜艳的亮色,到也衬得她气色好,有着天真热情的气息。
这一刻,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来看,吴尘到希望孙宁能像宋芙蓉一样快快乐乐的,心事都在脸上,这样才像个孩子。
孙宁过来了,她的服饰也偏浅色系,干净的米色系列,小姑娘很漂亮,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宋芙蓉拉了孙宁的手,姐姐和你去公园玩,现在荷花开了,很美。
她们一起出门了,吴尘有些安慰,女儿没什么朋友,性格太静,她自己喜静,可是没想让孙宁也那么安静。



邻居----公园
这个季节公园里花开得正好,鸟儿不停的鸣唱。
风景最好的是一塘荷花,正开得婷婷。
李芬带着两个孩子,拿着伞,不时问问孙宁要不要吃冰糕,孙宁话不多,可是非常的有礼貌,她说,她胃寒,不吃冷的。
终于找了个适宜赏荷的长椅。
几个人坐下来,看的出来,孙宁其实是挺高兴的,能出来玩,还能看花,她的小脸上露出了笑容。
宋芙蓉的新鲜劲过去了,就一个人跑去买冰糕了。李芬摇头,幸而她跟了过来,自已的女儿自己明白,娇生惯养,哪里会领孩子。老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宋芙蓉吃了冰糕回来,李芬让她领着孙宁,跑去买了些玩具,孙宁非常高兴,接了玩具,道了谢。
孙宁很喜欢那个孙悟空的面具,戴在脸上,很开心。
快到中午的时候,李芬带着两个孩子回去,宋芙蓉还想再玩会儿,李芬却怕孙宁不经常活动,受不了,坚持回去。
让宋芙蓉上楼把孙宁送到家,孙书记很客气,给了宋芙蓉不少糖果。
宋芙蓉没见到吴尘,孙书记说吴老师去少年宫教课了。
宋芙蓉有些遗憾,她想和吴尘合影,只好再找机会吧。





邻居----矛盾
宋家发生了争吵,虽然声音很小,但气氛紧张。
宋家两口子一项是妇唱夫随,李芬说了算,可宋科长说是大事听他的小事听媳妇的,只是家里没大事。
李芬不同意宋芙蓉接近孙宁,她的理由是她的女儿,粗心大意,根本领不了孩子。
宋科长不同意,宋芙蓉回来很高兴,很享受当姐姐的感觉,正好可以培养女儿的耐心细心。
李芬冷笑,哪里是她在领,是我在看。
宋科长说你根本不必去。
李芬叹气,你以为公园里就安全呀,孙宁说是九岁了,可是有些瘦小,看着也就七八岁,这样的小姑娘,可要看紧了。
宋科长摇头,感觉李芬小小题大做。
李芬说,你要奉承孙书记,我没意见,那是你的事,不要扯上孩子。
宋科长脸有些红了,我也是想让芙蓉懂点事,她接近孙宁,对她也有好处,她一直学唱歌,人家吴老师也是艺术圈子的。
李芬想了想,一个是跳舞一个是唱歌,没多大联系。
李芬见过吴尘,感觉上吴尘像个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她以为这样的女人,应该是画挂在墙上。
这话她不好当着丈夫的面说。
李芬就说,你想想,女儿都上初中了,功课本来就一般,文化课还要抓紧,专业课要提高。
宋芙蓉不明白父母争吵什么,她听了半天,她站在父亲一边,妈,孙宁特好领,没事的,这是假期呀。
李芬狠狠的瞪了一眼女儿,不知好歹的丫头。
李芬最后说,我的意见已经说了,如果实在想找孙宁,必须我在场,你不能一个人去,如果非要去,就在院子里玩,或者领到咱们家,不要去公园了。你没见马老师都不让刘文静一个人去,必须有伴才成吗。





邻居----艺术
此时的刘文静,正在田然家。
田副厂长新购置了套茶具,他在学习泡茶,田然也有兴趣,父女俩一有时间就研究,现在田然终于学得不错了,有模有样的表演一下茶道。
刘文静很惊奇,这些东西,只在电视上见。
田然说是紫砂壶,刘文静反正不懂,只感觉很有情调,很艺术。
田然给刘文静泡了茶,刘文静端着小小的茶杯,有些在梦中的感觉。
她注意到田然家这间书房,放了吊兰和文竹,文竹修剪得很好,吊兰正开着,从书架顶端垂下来,写字台铺了白色的桌布,清雅干净。
刘文静心想,难怪田然通身的文化气息,看看这书房,她想,这就是书香门第吗。
刘文静放下茶杯,她想了想,自己家里也可以买点这种桌布。
田然的心思在茶上,她放了古典音乐,衬托气氛。
田然的作派完全像了父亲,却让张兰发愁,茶叶也是一笔开销,这不像中门马老师家,就是十几块一袋的茉莉花茶,这父女俩的铁观音,都是几百块钱的一袋,这种喝法,如何了得,她对田然说,你是小孩子,不能总喝茶。
田然有些不悦,可是母亲一脸严肃。
张兰说,你以为你父亲的那些爱好不花钱,你可不能学了他,你算算咱家的花多少钱,茶具多少钱,茶叶多少钱,你看看我们的工资条,你说,花得起吗。
张兰感觉要让女儿务实,就一项一项写了明细。
田然嘴里说是母亲俗气,只看见钱了,可是一项项的还是让她吃了一惊。
张兰摇头,我俗气,你上学不花钱呀,你的学习班,你的美术颜料,不是钱呀。



邻居----新衣
田然说,你不是说开学前给我买新衣服,我不要了,我要茶叶。
反正旧衣服一样穿,没什么区别,我要喝茶。
张兰叹气,你怎么和你父亲一样,你父亲折腾就折腾,他上班了挣钱,你呢,你还是个孩子,这茶喝惯了,别的茶,你就喝不下去。
田然不高兴了。
田副厂长知道了,反而哈哈大笑,说田然有品味,这才是眼光。女儿就要富养,张兰不同意,富养要有条件,也要看看实际情况。
你的富都养到了花上。
张兰说,你把工资交给我,转手就买了花,不过是在我这过一下,我现在和你讲清楚,以后你的工资,我收一半,这是你的家用,你也在家里吃饭,交家用是应该的,那一半你愿意花在茶叶上还是花上,我不管了,但是花完了,别和我张手。
张兰说到做到,此后就是这么执行。
田副厂长钱一到手,就买了花或者茶叶,可是下半月没钱了,张兰果然不给钱了,她列了单子,表明钱花到了哪里,她说,你要是想买就借钱吧。
田然的新衣,张兰还是买了,她对田然说,我宁可你穿新衣服,也不要你喝茶去。你在学校,老穿旧衣服,弄得人家以为我苛待你了。
没想到田然灵机一动,她没动标签,去了对门宋家,宋芙蓉很喜欢那件格子连衣裙,张兰是有眼光的,田然把裙子卖给了宋芙蓉。







邻居----大怒
拿回的钱,田然购置了茶叶,还有画板。
张兰没见田然穿新衣服,看见宋芙蓉穿着,她以为是李芬买的,说和李芬的眼光一样,李芬很惊讶,说这是你的眼光呀,田然说不喜欢这衣服,转卖给了芙蓉。
张兰脸红了。不知是气的还是有些羞愧。
张兰回了家,见了田然,上去一耳光,田然被打懵了。
张兰脾气大,可是从没动过手,这一耳光,让田然哇的一声哭起来。
张兰打了她,也有些后悔。
但心里的怒气滔滔。
指责女儿不听话,丢她的面子。
田副厂长没在家,田然对着母亲的怒火,满心的委屈,她收拾了书包,离家去了姥姥家。
姥姥一问原因,非常恼女儿,怎么能打孩子,马上做主让田然住在这里。
张松也怪姐姐,怎么下得去手打孩子。
田然和姥姥住在一起,到没什么不方便。舅母难得的忙进忙出给田然做饭去了。
张松看了看媳妇,感觉这回挺懂事。
丁眉心里有些看笑话,张兰这次算是丢人丢到娘家了,她知道姐夫很宝贝女儿,这次夫妻肯定要吵一架。
田然还给父亲打了电话,说了母亲打她的事,田副厂长电话里自然要给妻子面子,只说,你也不对,你妈给你买衣服,你不喜欢,和她讲清楚,怎么能卖了呢。
田副厂长一回家,就质问妻子,怎么教育孩子的,说不过就打人呀,真是泼妇。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张松

下一篇: 《 邻居-----委屈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