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八卦堂

闲侃美女与才女

作者:冰凤凰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10-22   点击:

专栏作家:冰凤凰
 

冰凤凰,海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经济学教授,国家理财规划师高级考评员,国家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师高级考评员。

点击进入冰凤凰个人文集


美女泛滥的年代,侃侃美女与才女

   前 言
  今天在家休假,接到同事和朋友的几个电话,开口都是称呼我为"美女"(本人既非美女,也非才女)。再加之写金融专业论文伏案过久有些头晕,于是便运用一位同学告诉我的"快乐工作法",想侃侃美女与才女的话题,以便调剂一下枯燥的心情。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美国通过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向海外放出大量的美元,与此同时,在所谓"新经济"的号召下,这些美元又流入美国证券市场,支撑起美国巨大的财富泡沫与负债消费。当人们一旦发现所谓"新经济"不过是借助美元国际储备货币地位而垒起的经济泡沫时,美元便走上慢慢下跌之路。

  2001年6月以来,美元兑主要国际货币普遍下跌。以欧元为例,从2001年最低1欧元兑0.84美元,上涨到最高1欧元可以兑换1.30美元的水平。于是,美元就像烫手山芋一样在各个国家之间转手来转手去。相反地,欧元、英镑、澳元、加元、日元等国际货币与黄金、石油原材料被世界各国大量储备。
  针对此种现象,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院沈思玮博士在他的一篇经济学术论文中有一句非常精彩的话:"当前,我们处在一个美元泛滥的年代……";在此我套用了他的这句话并改动了一个字,将其演绎为:"当前,我们处在一个美女泛滥的年代……"

   一、美女
  先侃一侃美女。
  我们正处于一个"美女"到处泛滥的年代,当今社会,世间美女是何其的多,经常能够在电视里、图画中及大街上看到许多美丽的身影。

  古人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正因为揣摸透了人的普遍心理,"美"也就有了它独特的价值,人们最善于运用和掌握这种美丽的价值,并时常把它用于政治和经济领域。最有名的莫过于沉鱼的西施,用美人计助越王勾践灭了吴国;落雁的昭君出使匈奴,维持了匈奴和汉朝六十年的边陲安宁;闭月的貂婵月下焚香替主子王允分忧,周旋于吕布、董卓之间,最终铲除了王允的心头之患;羞花的玉环回眸一笑百媚生,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就连白居易也不由地感慨:"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虽然她们中的行为,有些是强权中的被逼无奈,但也算是充分利用了其自身的优势,发挥了最大的价值。

  古代的美女尚且如此,况且二十一世纪的美女们?!
  曾几何时,年轻貌美的女性在职场时,那大方得体、举止端庄的仪态令人赏心悦目,也为商务活动增添了靓丽的一笔;可是后来却被多方扭曲变质了,尤其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女招商"话题;且还出现了"美女经济"的名词及"美女"驱逐"才女"等诸多现象。
  比如说许多单位在上级领导下来检查工作时,总是选一些外表靓丽的女职工去应酬,美其名为"美女"公关。

  在这个美女泛滥的年代,稍微聪明一点、美丽一点的女人都知道"漂亮的脸蛋能出效益"这个道理。可我倒是很想知道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美女?是天使的容貌配上魔鬼的身材吗?可惜这年头很多东西都能造假。
  尤其是每当见到有人称某个外表普通或姿色充其量为中等的女子为"美女作家"时,就如同见到效颦东施一样的感觉。仅仅只是认得几个字会造几行句子的就敢称"作家"?不知道究竟是在这个"美女"一词泛滥的年代里,作家不值钱贬值了?还是美女"货币升值"了?

  除此以外,还有的女子从美容院里割个双眼皮、垫上高鼻子的也敢吹自己或被人称为"美女",硬是活生生地把"作家"和"美女"两个好端端的褒义词整成了批发市场的"假冒伪劣产品"。
  有的人说,女子不漂亮也不怕,怕就怕"伪美女",空有一付皮囊,由骨子里向外散发媚俗。

  不过,倒也可以理解,因为现在不是计划经济而是市场经济嘛!为了迎合大众和市场的需求当然就要进行打造、包装啦,也难怪有人提出了"美女经济"的口号和用"美女"去招商引资的现象了。
  但大凡经济活动,一般都有物质文化资料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几个环节。倘若说漂亮的相貌能给市场带来经济价值,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为美女因此可以明码标示出价格出卖其美丽了呢?

  难怪《漂亮者生存》一书里说:"成千上万的钱财被人花在化妆品和整容手术上,而理由只有一个,即这些行业满足了一个世界的需要:在那里长的美具有着生存的价值";但是也有人质疑戏说:当人造美女如假币一样四处泛滥成一剂毒药时,人们是否还会心甘情愿为这种美丽买单呢?
  就像银本位制本来是历史上最早的货币制度,萌芽于十六世纪,却被废止于十九世纪末。为什么现在世界上的白银不如古时候值钱了呢?其价格也远远低于黄金,主要是因为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很容易大量地生产出白银的缘故。
  所谓物以稀为贵,什么东西多了便会贬值。

   二、才女
  接下来侃一侃才女。
  我们正处于一个"美女"到处泛滥的年代,经常可以在电视里、图画中、大街上看到许多"美女"的身影。
  而才女却藏在深闺人未识,人们只有在她们的文字里才能感受到她们的灵气与智慧。
  古今中外,才女们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篇章,是世界文学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虽然大多数的才女,无法想象她们的容貌,可是,每当读到那些令人赞叹和向往的文字时,总认为,能写出这样篇的女子一定是慧质兰心的,能赋词擅丹青的女子怎会不美呢?即使不是"沉鱼落雁",也应该是"清丽脱俗"的吧?!从字里行间,我仿佛能看到那些汇集了灵感与智慧的才女们的绝世风姿,以及"风起的日子就笑看落花,雪舞的时节便举杯向月"的孤寂情怀……

  才女是由良好文化素养和知书达理陶冶出来的娴淑女子,不知道为什么何以就为一些世人所不屑呢?原来"市场经济"和快餐文化改变了人的价值观,大都市里角角落落泛滥着铜臭味,旮旮旯旯里充斥着矫情的脂粉气。当所有的人都醉心流行歌曲时,才女就像曲调悠扬的古典音乐一样曲高和寡;当所有的人都喜欢咖啡、可乐的浓香和甜腻时,才女就像晶莹剔透的一泓古井一样被世人尘封遗忘。
  "女子无才有貌亦佳",人们往往关注女人的外表多于内在。如果要男人们在美女和才女之间做出选择,大多数的时候往往美女会取胜。
  因为自古以来,女人的观赏价值似乎比她们的聪明和才智更重要些。"赏心悦目"、"秀色可餐"说的就是美女,虽然也有"红颜命薄"之说,但在现实中毕竟是美女过着幸福的生活,而才女多寂寞。才气与灵气竟然是才女们的悲哀之处,因为她们的灵魂不容易被触及,慧心难有人识别。

  以上诸般现象,令我想起了在金融学里,有一条非常著名的定律,那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规律,即"格雷欣法则"。它是指货币流通中一种货币排挤掉另一种货币的现象。
  当两种实际价值不同、而名义价值相同的货币同时流通时,实际价值较高的货币(良币)必然被收藏、熔化而退出流通界;而实际价值较低的货币(劣币)则会充斥市场。

  当今社会里"美女"驱逐"才女"的诸多现象,好似印证了金融学里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格雷欣定律。
  如果说美女似孔雀,在开屏两分钟之内就让世界记住了她的美;那么才女则是春天的牡丹,在经历了冬季的严寒后,才为世人所知。在美女泛滥的今天,才女愈显得珍贵。
  而且,智慧的火花比任何美貌都更有光彩,如果女人的相貌是满分,那才华就是附加分了。有附加分的女人是女人中的精品,但凡我们夸一个女人是才女,多半是想将她跟美女区分开来,档次当然是高了一个层次的。

  才女与美女相比较,智慧长存而美貌易逝,作家亦舒曾经说过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个才女;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成为才女的条件,天分这种元素,毕竟还是不可多得的。
  时代不同了,人们对美女与才女的评价标准也随之增高。一个纯粹花瓶似的美女实在是不能尽如人意的,稍有点表象的姿色,就没有内质更深沉一点的东西多可悲叹!所以现在的美女参加选美也知道先要恶补某方面的知识了;而才女呢?她们也可以多花一些时间来"对镜贴花黄"嘛,即使不能倾国倾城,也至少在周旋于各样人事中不卑不亢,以气质取胜。
  其实,人们对女性"外表的美丽"的欣赏只是一种习惯的方式,而对其"内在的智慧"的注重则反映了现代社会对于女性的理性认识。值得欣慰的是,在女人的美丽资源被充分地挖掘了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懂得欣赏女人的才智了。

   三、美女与才女
  再侃侃美女与才女的话题。
  说到女子的才貌兼顾——我总以为这是上苍对寥寥可数的极少数女子的特别惠顾,现实中的比例则是稀如麟角。因为二者经常不能够统一,且存在着二元对立的问题。

  法国二战后有两位号称"精神领袖"的人物,一是萨特,一是加缪。在这两个人中,国人或许更熟悉萨特,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他几乎影响了整整一代中国青年,而加缪则国内知道了解的人要少得多。其实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加缪在法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他的作品不多,而其中蕴含的精神价值和魅力仍然深刻影响着一代又一代青年。加缪的小说最有名的要算《局外人》,《鼠疫》,哲理随笔有《西西弗斯神话》,《反抗者》。
  由于受哥哥们的影响,因此也一直都在读加缪的作品。
  在他的作品里,其中二元对立的主题经常成对出现,而且互不取消,甚至有相反相成的意思,这是他的文学作品的一大特点和魅力之所在。无论是他的小说还是戏剧,或是哲理随笔,都看不到逻辑的一贯性,到处都隐含着矛盾,倘若在别的作家那里,可能是个致命的弱点,可是从加缪的作品中体现的却是复杂的深刻,丹麦物理学家玻尔说过:"和小真理相对的当然是谬误,可是和伟大的真理相对的仍然是伟大的真理。"正是在这样对矛盾的正视当中反映了人类思维的局限及其和世界的断裂。二元对立的两极互相为对方的存在而存在,形成强大的张力。
  如今,即使加缪离开人世已经有很多年了,当年议论他的纷纷扰扰不再,我也能以更超脱的方式重新理解他的作品及其生活方式,有时思考着他在近半个世纪前提出的种种问题,也会对他那些谜一般的作品有种种猜想。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将加缪置于自己思考的视野之外。

  一直都比较欣赏加缪作品里的人道主义、存在主义及二元对立的观念,尤其是成年以后,最喜欢的是加缪作品里存在的那些大量的二元对立的主题。
  比如加缪曾说:"爱有两种,一种是燃烧,一种是存在,但二者不能共存。"这句话,套用在女人身上似乎也合适。
  也许上帝在创造女人的时候也是抱着这样思想的:"如果你想有才,那么就要把你相貌变得丑陋点,如果你想漂亮,那么就要把你的才气给消掉。"如此,才女和美女是很难成为一体的,就像加缪作品里的二元对立一样。
  天生有貌的人当是上苍的宠儿,因为和谐的五官搭配,玲珑有致,凹凸成黄金比例的身材,造物主的垂青融合,谁会不爱?
  但女子也并非仅靠"漂亮"取胜,其实"才气"也常能赢分。"漂亮"基本上属于先天早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才气"则可以后天砥砺而成。先天的"漂亮"与后天的"才气",谁更会被看好?

  "腹有书气自华",阅文而醉心,触衣而觉香,未知人而先爱字,孰为不美?有才的人自有其一种独特的气质,当然,此中得兼顾德行,不然也就不过是有那么点歪学,算不得才情才气。
  所谓相由心生,才与貌其实都在自身的修为。人皆妄言才貌,其实并没有一个固定或是唯一的标准。楚王好细腰,唐玄宗爱丰腴。就譬如人们看植物,有的爱看那花浓,有的却偏爱那叶淡,个中情怀,自在人心。又譬如人们看国画,有的赞叹于泼墨写意,有的痴迷于细描工笔,究竟孰高孰低孰美孰艳,谁又能够解释的清楚?

  说到才女,我比较欣赏的有一个,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虽无丞相之名,但却行丞相之实权的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通晓文词,兼习歌舞。14岁时,便为武则天草拟诏书,随侍武则天左右,协助她在诡谲复杂的政治风云中一一战胜对手,被武则天誉为"天下第一女官"、"内宰相",名倾一时。她还天性韶警,善文章。她的诗文创作也一洗江左萎靡之风,力革南朝四六骈俪的章法,挣脱六朝余风,使文风为之大变、且对唐诗的发展起了极大的启导作用。
  张说称赞她是:"敏识聆听,探微镜理,开卷海纳,宛若前闻,摇笔云飞,成同宿构。古者有女史记功书过,复有女尚书决事言阀,昭容(注:指上官婉儿)两朝兼美,一日万机,顾问不遗,应接如意,虽汉称班媛,晋誉左媪,文章之道不殊,辅佐之功则异。"

  此外,貌的美是和神韵分不开的,自然也是和气质分不开的,譬如就像史书上说的,那唐高宗的王皇后本是个瓷一般的美人,五官身段无可挑剔,够美了吧?但却自进宫那天起就甚不得宠。为什么?因为"搂在怀里了无生趣"。可知这美是必须搭配着气韵的,更是要有灵气和魂魄的啊!
  虽然这是一个美女泛滥的年代,"美女"驱逐"才女"就像"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会普遍存在,但是最终被人们持久收藏的是那实际价值较高的"良币",还是实际价值较低的"劣币"呢?相信人们会知道如何选择!

   结束语
  记不清是在哪看过的这样几句话:一个人经历了人生的风雨洗礼,心境回归于淡泊的时候,所流露出来的睿智、清幽和超脱的气质才是最美丽的。
  个人认为,花开花落,最容易凋零的是如花容颜;花淡花浓,最终宜人的还是那慧质兰心才情的芳香!

  还有更重要的是无论做什么样的人,首先要做一个真实的自己,只要是真性情,不管是什么"美女"、"才女",没必要给某些行为冠上所谓的"名号",更无须为了可怜的一点虚荣心而为之所束缚,否则,只能彰显其作茧自缚和好大喜功的个性而已。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地球是圆的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欧阳梦儿

    纵横驰骋,看似信马由疆,其实精心布置。好文,读着痛快。

    2017-11-22

    回复

  • 简竹

    做美女难,才女更难,美才女难上加难,作者做到了。

    2017-10-22

    回复

    • 冰凤凰CVy

      @简竹 谢谢你的关注和美誉,只是此文开头就言明了,本人既不是美女,也不是才女

      2017-11-13

      回复

    • 简竹

      @冰凤凰CVy 

      2017-11-1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