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逃离北上广是我迄今做过最正确的事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10-22   点击:


  不得不说,命运无论是好是坏,它迄今赐给我最宝贵的礼物,乃是接受现实、接纳生活。
  我相信,不止于我,许多女孩,无论男孩和女孩,最开始都是用生存的本能来适应社会;逐渐是用努力和焦虑来对抗命运;可能临近中年,他们和我一般,懂得用豁达和坚强来笑对以往,面对真实的人生。
  真实的人生是什么?
  一言难尽。
  对于生下来就站在了终点线的王思聪一流,与随着千军万马去挤独木桥,以求换来一间户主虽是自己,月供就消耗了三分之二的收入,同时缴纳着各种不知所云的费用和去向不明的税款养活着从业人员庞大但效率低下的体制内主子的草根阶层,既没有对比性,亦没有合理性。
  对于恋爱谈了十七八场、恃靓行凶、恃财傲物又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粉丝云集笑傲江湖的明星阶级,与勤勤恳恳守着安稳工作,死心塌地地经营着小日子,终日考虑着柴米油盐酱醋茶与子女、老人和夫妻关系的烟火男女,更是谈不上谁对谁错,谁好谁坏。
  因为人人都是逐利的,现实就是势利的。人类本属于自然界里的一个普通物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乃是自然法则,无可厚非,所谓的伦理与秩序无非统治者用来规范这个社会,更好地管理这个国度罢了。当网上网下的人们纷纷在骂公务员,年年的公务员录入考试依然千军万马。当国企私企近年来倒闭破产的数不胜数,中学生捧着政治课本依然要朗朗诵读中考热点“共同富裕”……当你见识的真相越多,你越无法欺骗自己的青春有多好。多少人的青春,在其成熟之后一扭头,已是咬牙叹气不愿识——那个傻逼的误信童话的二愣子,曾经错过多少宝贵的机遇。
  然而我们撑过去了。能够撑过去的人都是没有被生活击败的勇士。放弃过生活的人都死了。或自杀,或作死,或病逝。还有些在抑郁症的折磨下半死不活。当我活到三十岁之后,发现自己四肢健全、头脑清醒、各项体检指标都正常,除了体重比十年前多了十五斤,眉眼也舒展了,气场也增强了,乃是发自真心的感恩生活。我已经把《沧海一声笑》作为手机铃声了,“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这种洒脱开朗到望岳境界的气概,以及俗世独立、卓然一笑到心无挂碍的境界,哪里是未经世事磨砺的小儿女能够体悟的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百年之后,黄土一抔。学会从心所欲不逾矩从来不是鸡汤口号,乃是修行到一定程度的高人自然而然达到的境界。这个急不得。生活里的痛苦、煎熬以及对未知的恐惧不会因为你翻了多少岭、过了多少坎就能减少个一筐二斤,世态炎凉与沧海桑田,亦不会因为你齿增岁长就得以逾越和幸免。
  村上春树曾说过:“人二十一岁死,革命家和摇滚乐手二十四岁死。只要过得此关,暂时便无大碍。”
  他指的是理想。理想属于灵魂层面,理想死了灵魂也就死了。这是村上春树32岁时候的认识。如今的村上68岁,诺贝尔奖尚未揽入怀中,我看他活得也是倍结实。
  我们大部分人,既不是人也不是革命家更不是摇滚乐手,我们只是如蚂蚁一般生存于世的凡人。作为凡人,大多数向往的只是平淡生活里的小小确幸,追求的不过是今生今世的家宅平安。若拥有浪漫缠绵的情爱体验是极美,若没有飞黄腾达的名人光环亦安然。毕竟,三十岁以后的人生,在乎的不是要不要死于一事无成,而是看清楚自己的长处短板,找到自己最合适的发展方向,扮演好自己该扮演的各种角色,按照命运给你规定的轨道,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我在三十岁那年,做得迄今为止最正确的选择,乃是逃离北上广。
  北上广曾经是我的彼岸、我的方向、我的国,我的梦、我的光、我的价值实现之所在地。那里汇集着全国各地涌来的精英人物以及三四线城市不敢想象的优质资源,只要自己足够努力足够勤奋,一定可以大开拳脚、大展宏图。
  我在三十岁以后,却是苦逼地发现,北上广着实汇集着全国各地涌来的精英人物以及二三线城市不敢想象的优质资源,然而我无论再努力再勤奋,依然只是孤独、迷茫、捉襟见肘、筋疲力尽的外乡人罢了。毕竟,专业背景和工作单位的优势并不明显,在市场上缺乏核心竞争力。随着年长,考虑的事情也多了。若在北京安营扎寨,将来若有孩子,上公立幼儿园,除了要有学区房,还有要户口。若无北京户口,就是掏着高额的学费,让孩子在北京上完小学,上完初中,到了高中还要返回原籍去读书。因为没有北京户口没办法在北京参加高考。而且北京非京籍子女的高考只能在北京考高职院校。而在家乡,作为本市土著,我不用纠结房子的问题,也不用操心将来有了孩子去不去上私立学校。
  此外,我不再迷恋上海。上海曾是我眼里平台大、机会多、工资高的最理想去处。下了班日式韩式西餐火锅自助餐,吃得丰富亦方便。若图省钱,回郊区租住的房子里自己做饭,营养科学又卫生。小区出门就是便利店。无论加班到几点都能吃上热腾腾的关东煮。从松江区到浦东新区坐地铁亦花10块钱足够。有时候晚归,一个人走在午夜的街道,根本不必担心抢劫与强暴。上海称得上是全国最安全最精致最先进的城市。除了房价让人望洋兴叹,让人无力消除的惆怅乃是这里人际关系的冷漠、物质、不近人情。涉及婚嫁更是不利。上班族们工作时朝9晚6甚至没日没夜加班加点,其它大多数时间消耗在地铁公交上。每到过年回家,看着老人的鬓边白发,脸庞皱纹,佝偻腰背,更是为自己尽不到孝心而自责。这个时候就会想,事业是一个人生命的全部吗?未必。何况,只不过是满足于衣食温饱的打工,又称得上什么事业。
  广州没去过。这里不谈。
  我想谈的是,一个人在30岁以前,应该轰轰烈烈的去爱,热血沸腾地去闯,浑身流血应无惧,跌断骨头别害怕。拍拍腿上的灰,相信你还是能够站起来。可是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父母老迈多病,如果此时还不能在北上广成为高级管理人员,不能持续获得高薪,缺少明显的机会,不能为下一代打好良好的物质经济和人脉基础的时候。最好还是理智地选择回老家更好。“回到那个生你养你的地方,回到父母经营了几十年的地方去。同自己的乡亲朋友同学一起,用自己在大城市打工挣下的资金基础,用自己在一线城市获得的思维模式和成功经验,再加上父母亲人遗留下来的一些人脉基础。做点你自己喜欢而有成就感的‘小事’,挣点小钱,过点小日子,照顾好父母和孩子。”——知乎网友如是说。我赞同,这种放弃未尝是失败,称得上是觉悟。
  另外,过了30岁,有没有钱不甚放在心上。会不会得病成了我最大的恐惧。我怕自己生病,更怕家人生病。我的母亲每年去医院体检,我接过她体检报告的一瞬间往往心惊胆战。特别在我老爸去世之后,我深切体悟了那句老话“树欲静而风不停,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何其令子女内疚的感受。除去对生死苦的恐惧,我也有“不得病即是省钱”的私心。作为工薪阶层,我的家境也仅是小康,收入水平远不达富裕到随意买买买的程度。单我个人除去衣服包鞋、护肤品与日常开销、移动交通之类的,算上一年的两次长线旅游,算下来剩余不多。再有人情往来与红白喜事,更是感慨节俭的重要性。可是这些在北上广,能否与父母相聚,能否承欢膝下,能够工作与家庭兼顾,甚不好说。
  所以,我愈发庆幸命运对于我的成全。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吵闹太多的喧扰,常常令人迷失令人恐慌令人招架不住。我却在而立之年,懂得人生拥有不同的阶段,到哪个阶段选择哪种对自己最有利的生活。
  急流勇退的逃离北上广,并不羞耻。
  可耻的是,我虽然逃离了北上广,却不得不敬佩那些依然死磕在北上广的奋斗一族,他们的坚守,需要给自己更多的勇气和信心。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逃离北上广,就是逃离精英扎堆、残酷竞争的地方。这里没有对错。加精了,因为实在。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简竹

    2017-10-25

    回复

  • 远牵

    这个题目属于流转太广的爆文体,这种标榜类的文风往往容易产生局限性,我们写作时最好注意能收一下,才能更有自省意义。

    2017-10-24

    回复

  • 沁芳闸

    我有我的生活方式,但我依然佩服他们。

    2017-10-23

    回复

  • 罗军琳

    大丈夫能屈能伸,女子更应如此

    2017-10-23

    回复

  • 落叶半床

    实在。

    2017-10-2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