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叹气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21   点击:


  邻居----叹气
  两个小姑娘安静的写作业。
  还是刘文静先叹息了一声。
  她此知道此后她家的会受影响,比如炸酱面里的肉丝,成了豆腐。比如每周日的肉饺子成了素的,比如父亲在一连几个月的夜班。比如马老师会在几天之内,特别容易和人争吵。
  她明白,父母必须点头,人情世故里,他们一直是接受者。
  他们只能委屈了自己,也要答应别人的要求,那些人是他们的亲人。
  刘文静无力改变什么,她更是一个接受者。
  她有些想念炸酱面里的肉丝,马老师什么饭都会做,烙饼包子馒头炒菜,但都是会做,做得好的让人想念的就是炸酱面里的肉丝,那就是刘文静的美味。
  她叹息了一声。
  田然终于找到了释放的机会,她也叹息了一声。
  她眼前的事,是母亲肯定在姥姥那里抱怨父亲,而明天下午才会回来,这一天对于母亲来说,到是个节日,姥姥会安慰她,舅舅会和她一起骂几句田副厂长。但舅母的表情一定会微妙,有些兴奋有些不满。
  田然自己要解决几顿饭,她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卖包子的用接钱的手,拿包子,田然只好揭掉一层包子皮,土豆丝里有时候看见头发丝。
  田然学着做过饭,还勉强,熟了就行,可是炒菜她还是妥协了。她在想,如果实在不行,就做点米粥,和刘文静要点咸菜,刘文静家的咸菜很好,尤其是小黄瓜,比外面的好吃。张兰也这么说,可是说归说,张兰不会腌制。
  在这一个时刻,两个小姑娘都不能和对方倾诉烦恼,这里的事,总不好和别人说,她们又都有些爱面子,但相望时还有些安慰。还好还有人陪着。
  
  邻居----晚饭
  刘师傅吃了晚饭就走了,他答应一个同事,早点去,那位想看电视连续剧,条件是他把工厂发的白线手套送几双给刘师傅。刘师傅交给马老师,拆了能织毛衣。
  那位家里条件好,看不上厂子里的手套,每次都扔给刘师傅,刘师傅不好意思白要人家的东西。
  刘师傅走了,刘文静看着马老师的表情,知道母亲会妥协,肯定是五十块钱。刘文静想着五十块能买多少猪肉,她没敢说什么,悄悄收拾了桌子。
  刘文静和母亲说了一声,就去东门了,田然说让她还过去写作业,作业写完了,这时候,到是田然画画,刘文静练习毛笔字。现在的墨和纸都是田然的,她买了不少,可是她对写大字不感兴趣,还是喜欢色彩鲜艳的绘画。
  田然就是这样,她不喜欢写大字,可是买绘画颜料时,她都是买了墨汁和宣纸。
  她有一次看见刘文静用旧报纸写大字,她有些惊讶,但她什么都没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是她的若无其事,令刘文静安心。
  田然的晚饭是自己做的,米粥煮多了,她吃了两碗,咸菜很好吃,她对刘文静夸赞了几句,马老师的手艺。
  她有些发愁,锅里的米饭,她和刘文静商量,一会儿她们学习累了,一起吃掉好吗。
  她不想吃剩饭,可是也不能倒掉,浪费她不肯。
  刘文静看着田然发愁的样子,她忍不住笑了,她点头,看了看,你放心,咱们吃得完。
  
  邻居----张兰
  张兰没有等到第二天下午回来,晚上十点多,刘文静刚离开,她就回来了。
  原因是张兰想起来,明天要开会。
  她也不想在娘家过夜,她的弟妹会假装关心田然,你看田副厂长加班晚,让田然一个人在家,多不好。
  张兰不担心田然,田然自理能力强,不用担心,定好了闹钟,到点睡到点起,总体来说,田然挺让人省心,成绩好,性子安静。
  她回来的时候,田然果然已经睡了。
  张兰看到客厅的兰花,有些恼怒,可是想想,花是挺美的,只是这花成了敌人,和她抢夺田副厂长的注意力了。
  张兰喝了口水,放下书包。
  母亲悄悄给了她五百块钱,到没说什么,只是说给田然买衣服的。
  张兰想想,好似是应该给田然买件冬衣了。
  每次在楼道里看见花枝招展的宋芙蓉,小姑娘并不比女儿漂亮,可是真会打扮,衣服亮丽,气色也好。
  宋芙蓉嘴甜,每次都问好打招呼。
  相比之下,田然的衣服是没几件,田然不讲究,她也不讲究,可是看了宋芙蓉,是有些感觉亏了田然。
  
  
  
  邻居----衣服
  张兰说领田然去商场买件羽绒服,她身上那件,有点小了。
  她故意当着丈夫的面说,田然当然明白母亲的用意,她有些欢喜,也有些替父亲难堪。
  田副厂长点头去吧去吧。
  我回头发了奖金给你。
  张兰脸色才好些。
  田然低了头。
  张兰给田然看中了一件红色的,田然摇头,她选了天蓝色的。
  张兰说,蓝色的太爱脏了。
  田然说,多洗就是了。
  张兰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好选了蓝色。
  田然穿了新衣服,心里还是快乐的。
  她遇见宋芙蓉和刘文静。
  宋芙蓉马上说,这衣服是商场的吧,挺贵的,我看见了四百多呢。
  刘文静只是夸赞衣服好看,颜色好。
  宋芙蓉说,我妈说这衣服颜色太浅,还是给我选了红色。
  田然心里庆幸,幸而选了蓝色,可不想和宋芙蓉穿一个颜色。
  宋芙蓉故意说,刘文静你怎么不穿羽绒服呀,又轻又保暖。田然以为刘文静会尴尬,没想到刘文静很平静的说,太贵。
  宋芙蓉继续问,你爸妈也上班呀,也不是买不起。
  刘文静说,我爸妈的钱,还要照顾他们的兄弟姐妹呢,不能都花到我身上。那也是他们的亲人。
  宋芙蓉还要说什么,田然有些不耐烦了,她不喜欢宋芙蓉的炫耀,反而有些欣赏刘文静的态度,她实话实说,不烦恼也不遗憾。田然说,宋芙蓉我听说你的数学成绩刚及格呀。
  宋芙蓉的脸色变了,数学是她的弱项,她妈给找了个辅导老师,她的成绩才勉强及格。
  她瞪了一眼田然,一个人走了。
  张兰教训女儿,你怎么那么说宋芙蓉,田然说我烦她炫耀个没完,人家刘文静没得罪她,她一直在奚落人家。张兰说,宋芙蓉是有些缺心眼,可你也不能这么揭她的底呀,你这样和她的刻薄有什么不同。
  田然沉默了两分钟,才说,不一样。她是挑衅者,我是反击者。
  张兰一愣,她叹口气,可结果都一样,都让人不愉快。
  
  
  
  邻居----宽容
  张兰是以情商高著称的,她热心爽直,办事有条有理,人缘极好,所以才当选了工会副主席,本来是可以当正的,后来厂子里说,那位苏主席还有两年退休,考虑老同志的心情,所以让她当副的,不过工作都是由她负责,苏主席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只是偶尔来转转。张兰见了对方,总是客气而尊敬,有什么事都提前打招呼,给足了对方面子。所以对方也大力夸赞她能干懂事,尊重老同志。
  张兰和同事的关系也好,她总是能轻巧的化解一些矛盾,有了纠纷,大家都让她协调。
  张兰深知情商高的重要性,女儿的性格像极了父亲,可是她不喜欢女儿那样,并不讨人喜欢,幸而田副厂长技术是厂里的顶尖,所以上级才不得不礼让三分。
  张兰耐心的做女儿的工作,对人和要气,有意见也不要那么明显,都是小姑娘,性格还在养成,有时候自己说什么并不明白,只是一时口快,没有恶意,不要对人家太刻薄。
  田然是有主意的姑娘,对母亲的话不以为然,她和宋芙蓉同学好几年了,宋芙蓉的个性她明白,掐尖要强,得理不让人,最爱拉帮结派,一定要做里面的女王。对老师最是奉承,对同学里的班委就礼让三分,对一般的同学,就爱搭不理的,完全是她母亲李芬的作风。
  田然想张口,可是明白,母亲会说什么,她最烦人家唠叨,就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讽刺她就好了,顶多不理她。
  张兰发现女儿和丈夫一样,根本不听她的劝,她真奇怪,她在外面做人家的思想工作,都有效果,怎么在家里,就没用呢。
  她语重心长的说,你还小,要注意欣赏别人的优点,不要放大别人的缺点,宋芙蓉不是坏孩子,只是任性了些,家里比较惯,她有她的优点。
  
  邻居----欣赏
  田然点头,转身学习去了。
  田然不再意人际关系,她崇拜的是父亲,不用奉承谁,靠本事吃饭,人人尊重。
  母亲的那些话,她左耳进左耳出。
  田然的家教极严格,母亲从小的教导是对老师和家长的话,有理要听,没理要沉默,不许顶嘴,那是最没家教的习惯。
  刘家的教育是,家长和老师总是正确的,没有不正确的。
  所以刘文静的个性有些老实。
  让她谦让三好学生,她就高兴的谦让了,她以为自己做了好事,听了老师的话,是好孩子。
  田然是三好学生,她对于刘文静的表现,有些无语,她清醒的明白,老师根本就是欺负刘文静好说话,那几个候选人里,只有刘文静是老师让干啥就干啥,这样的亏刘文静吃了几次了,可是刘文静确是真的很开心。
  田然直接指了出来。
  现在的田然有些把刘文静当成了朋友,她不能看朋友吃亏而沉默。
  田然说,你不要这样,你要动脑子,老师的话,对她有利,对你无利。
  刘文静反问,那总有人要落选呀,田然说,那是老师的事,她如果让你让出来,要给你些安慰,比如让你当课代表,你语文那么好,比如让你当别的优秀分子,不能这样就算。你想想,如果你没拿奖励,咱们班人知道你是谦让,别人不知道,你的档案里只显示你没得三好学生呀,不知道的人会认为,你不是好学生,起码并不优秀。
  田然的话,让刘文静有些惊讶。
  田然是听父母有一次说起厂里的先进评选,有一个人被谦让了,田副厂长就说,不能让人家吃亏,别的方面要补偿一下。
  她活学活用到了刘文静的事上。
  刘文静发现田然好聪明,她真的非常欣赏。
  
  邻居----和好
  宋芙蓉心里委屈,被田然讽刺,她当时没听出来,过后就明白了,可不能再骂回去,宋芙蓉并不是特别聪明的人。
  她和母亲告状,李芬有些头痛,如果是别人家的孩子,她可以为孩子出气,找她们的家长去,告老师也行。可是她不能得罪东门,她还要和张兰搞好关系。她安慰芙蓉,田然是小孩子,说话不知道轻重,她可能不知道这话的意思,你不要多心,你看田然成绩好,成绩好的孩子都骄傲,你在歌唱上不也骄傲吗。
  宋芙蓉听了也感觉有道理,可是她直觉,田然不喜欢她,田然对刘文静比对她好。
  她说了自己的感受。
  李芬心里叹气,这个女儿真笨,明明比刘文静漂亮有钱,却和田然处不来,她本想说什么,又一想都是邻居,如果宋芙蓉口无遮拦,说了出去,有些麻烦,马老师那个人,不好惹,能拍了她的门大吵一架,上次她就领教了马老师。马老师的嗓音好,一句话全楼都听得见,太丢她的面子了,而且马老师毕竟是老师,虽然不教女儿,可老师和老师,谁知道什么交情。
  李芬只好哄女儿,你对别人好,别人才对你好,人家刘文静和田然相处得多,你可以把你的食品分给她们,可以送她们磁带呀。
  李芬的话起了效果,宋芙蓉果然给两个邻居东西,都是时尚的新奇的东西,刘文静非常感谢,田然得了母亲的教导,也不好针对宋芙蓉,就收下东西,也回了些小礼物。
  刘文静家里的辅导书不少,就送了几本给宋芙蓉。
  宋芙蓉挺高兴。
  三个小姑娘放学一起往回走,宋芙蓉唱着她新学的歌曲,她一遍遍的教刘文静学唱。
  刘文静一直夸赞她的嗓音好,将来一定是音乐家,她没用歌星,说了音乐家。宋芙蓉非常满意,音乐家,多好的称号,她发现刘文静并不讨厌,起码刘文静认可她的能力。
  
  邻居----调级
  车间调级是大事,刘师傅当然关注,一级工资只十几块钱,可是一年下来,也上百了,这对他是非常重要的。
  班组肯定是上报了他的,车间也批了,可是到了厂部有些问题,每次调级都有他,有些和他一起进厂的人,比他低了四级,人家有意见了。
  孙书记的意思是建议这次算了,谢厂长有些犹豫。
  最后谢厂长没坚持,刘师傅这次没有调级。
  孙书记到是特意打电话和刘师傅解释了一下。
  刘师傅心里委屈,可人老实只好说理解。
  马老师不愿意了,这叫什么理由,老实干活的到要让人议论。
  马老师去找张兰说这事,张兰是工会的,通过她反映一下情况。
  刘师傅不去,马老师只好自己去,她是子弟学校的老师,也算是厂里的职工。她说,学校里说,刘师傅能调级,就把马老师的指标给了别人。现在刘师傅的指标没了,她也没了,这太欺负人了。
  张兰只好安慰马老师,她说了解一下情况,看看学校那边能不能调整一下,毕竟学校那批准的晚,都是先顾一线。
  马老师叹口气,别人家不在意这十几块钱,我们真在意。我家的情况您也知道,我们的工资三分之一都照顾了老家。
  张兰点头,她心里明白,她这样的还在母亲和弟弟贴补,中门工资比她们家少,还在照顾家里,确实困难。
  张兰协调了学校,可是学校的指标已经公布了,不好改过来。
  张兰和老公说了,田副厂长说,能不能让刘师傅写个困难申请,你们工会给照顾一下。
  张兰点头。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求学

下一篇: 《 邻居---申请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