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领居—照面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17   点击:


  孩子们准时放学回来,三家的孩子都是姑娘,都一般大,都在子弟学校。每年级就一个班,大家都是同学,只是原来各住各地,三个姑娘都上了六楼,才恍然她们是邻居。
  三年级的孩子了,半大不小,一个班里就四十个学生,女孩子二十个,好吗,这一层就有三个。
  东门的田然是个漂亮的姑娘,这姑娘会长,全长了家里的人的优点,只是不爱说话,随了父亲田副厂长,张兰总是遗憾姑娘的个性没随她,挺漂亮一个姑娘,见人低头,幸而智商随了丈夫,成绩很好。
  中门的刘文静,母亲希望她文静,她果然文静,她有些偏科,语文好,数学一般,算是比较勤奋那种孩子,在家听父母的话,学校听老师的话。个子不高,所以总在第一排,她已经习惯了。
  西门的宋芙蓉随了母亲,样子不是极美,但总是最时尚的,虽然女学生不能化妆,不过她的短发一看就是理发店里修剪出来的,有层次,衣服也是最时尚的,颜色是娇艳的粉红,穿了一双红皮鞋子。学生穿皮鞋的不多,一是贵,一是不方便,多是球鞋。
  三个姑娘各敲各门,都进了自家。
  田然放下书包,帮着母亲张兰收拾屋子。她知道母亲好干净,屋子不弄好,是不会做饭的。
  马老师这会儿买菜回来了,先把芹菜给张兰送过去
  马老师宣布先吃饭,她打开折叠桌子,买了包子和米粥。
  西门的李芬正在指挥人放家具。
  邻居—新鲜
  刘师傅在车间,并没有两天假期,他是和人换了班,现在去上夜班,马老师把剩下的包子放在饭盒里,给他当夜宵。
  刘师傅拿了手电,楼道里还没安灯,马老师到不担心,左邻居是厂长,右边是科长,那两家肯定会着急。别的不说,田副厂长就经常加班,张兰一定会催行政科安装楼道的灯。
  首先来敲门的到是张兰,原来田副厂长要去加班,张兰要回她妈那一趟,给老太太送药去。女儿田然不愿意一个人在家,想先到这里,或者让刘文静过去做伴。
  马老师说怎么都好,田然认得马老师是学校的老师,她想了想,说文静到她那吧,马老师肯定还要收拾房间。
  刘文静在听到母亲的命令后,五分钟内收拾好了书包,进了东门。
  文静一进东门,就愣住了。
  田家的摆设是她没见过的。一进门的通路里,摆放了绿植,吊兰从衣柜的顶上垂落下来,还开着几朵细小的白色花朵。
  田然的屋里,是绿萝和修剪整齐的文竹。
  墙上有一幅山水画,田然说是她爸爸自己画的。田厂长的字比画好,但画也令文静佩服了,她分不出来和外面市场卖的有什么区别。
  田然的作业本放在一张大写字台,她给文静搬了把椅子。椅子上有花纹。
  
  邻居—争吵
  两个小姑娘在班里的关系一般,没什么往来,主要是田然,和同学们不说话,文静也是安静的,两个内向的小姑娘自然没什么交集。
  现在两人笑笑,都安静的写作业。
  田然成绩好,文静一向佩服她,现在和学习尖子在一起,她有些欢喜。
  对门还有人争吵,原来是在结帐,李芬请人的时候说好了给一百元,可是她嫌人家碰了她的花瓶,要把钱扣出来,说要扣五十,对方不愿意,开始还小声争吵,后来声音就大了起来。
  两个小姑娘有些好奇,又不好意思打开门,就走到门边,听见李芬的声音,扣你们五十算好的了,我这个花瓶是一百五买的,对方说,就碰了一点,不影响美观。李芬说,不要说轻巧话,怎么不影响美观,这大大降低了花瓶的档次。
  两个小姑娘相视一笑,她们听见了同学宋芙蓉的声音,她在帮母亲,打坏东西要赔,我们老师都这样讲的。
  工人还在争执,还是宋科长出来,最后扣了三十块钱。工人拿了七十元走人,有些不情愿。
  宋芙蓉说,爸爸,你好傻呀。
  宋科长说,现在几点了,再争下去,全楼的人都晓得了,都是一个单位的好不好。
  李芬这才说,便宜他们了。
  
  邻居—好感
  两个小姑娘,回去接着写作业。
  作业写好了,田然开始削铅笔,她削得又快又好,刘文静很羡慕,她的铅笔都是马老师给削好的,马老师说刘文静动手能力太差,总是削断了铅笔。
  刘文静说,田然你手真巧。
  田然笑了笑,顺手把刘文静的铅笔也削好了。
  刘文静想,田然并不是人们说的高傲,因为父亲是厂长瞧不起人,她笑的样子,好漂亮。
  田然拿出一本漫画书看着,刘文静很羡慕,田然你自己都有书柜呀,我们家一共才一个书柜。都是放妈妈的教研书,我就一个书箱了,放在床下面,每次找书,都要拉出来。
  田然问她,你有什么课外书。
  刘文静说,都是杂志,什么少年文艺,少年智力开发报。
  我妈妈不让我看漫画书,说没什么用。
  田然说,我爸爸说漫画书好,就给我买了。要不咱们交换看。
  刘文静点头,我把书带到学校给你,我们放学路上一起回来好不好。
  田然点头。
  她们都没提到宋芙蓉,宋芙蓉是班里的文艺骨干,好多男同学女同学围着她,她不缺朋友。
  
  
  邻居—友情
  在这个夜晚,有一种友情的东西,在两个小姑娘之间滋生了。
  张兰回来的时候,两个小姑娘在聊天,这是很不常见的事情。田然一项不和人多话,现在却拿着她的相册让刘文静看。
  刘文静没几张照片,只有几张生日照片,现在看见田然自己有一本影集,很是惊讶。照片上的田然比本人更漂亮,更有一种说不清到不明白意味,她后来明白那就是气质。
  刘文静真心的夸赞田然,你照片真美。她用了美,而不是漂亮,这个词,让田然喜欢,她一直感觉漂亮是表面的,美是内涵的。她微笑了。
  张兰有些奇怪。
  她是个直肠子,没顾上思考,就看见了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十点,忙对刘文静说,快回吧,你们明天还上课呢。
  刘文静也看了看表,马上起来,我走了,平常都是九点就睡了。
  刘文静穿过田家的客厅,客厅不大,是窄长形,更象是过道,她又看见了那垂下的吊兰,心里想,有了花木就是不一样,好似多了些什么。
  田然到有些依依不舍,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和人聊天也是件愉快的事。
  她主动把刘文静送到了门口,看了文静进了中门,才关上了房门。
  里面已经传出张兰的声音,让她快点洗脸刷牙,也不看看几点了,明天还要早起。田然一项是安静的,此时心中对母亲不满意,也没说什么。明明是妈妈回来的晚,却怪自己。
  
  邻居—晚饭
  宋家的晚饭真的太晚了。
  李芬打发走了搬家的人,并没马上准备晚饭,而是和丈夫先把卧室收拾出来,她和女儿宋芙蓉说,饼干桶里有饼干,让宋芙蓉先吃几块,然后做功课。
  整理完毕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李芬找出明天上班穿的衣服,明天要去局里参加一个业务培训,她拿出了熨斗烫衣服。她的衣服,都烫得平平整整。
  衣服弄好后,她在犹豫明天配哪条丝巾,最后选择了一条杏红色的,明艳亮丽。
  宋科长在阳台抽烟,以前抽烟都让媳妇闺女哄到外面,现在他发现了阳台是个好地方,阳台都是敞开的,空气也好。
  他特意搬了把小藤椅,还配了个小茶几,放上打火机,坐在那里,有些惬意。
  他想,顶层也好,如果他不是顶层,别人一定能看见他干什么,现在他最高,楼下的看不见他。他望了望中门的阳台,灯黑着,他心想,这样多好,这个世界多么清静。
  李芬收拾好了明天的行头,寻找宋科长,发现老公已经抽了半包烟,有些恼火,刚要开口,宋科长起身陪笑,进了房间,侬说话小点声,现在不比平房,人要听见的,对门可是副厂长,要讲面子。
  李芬这才低了嗓门,你也不要得意,抽那么多烟,不像话,说好了一天一包,我可给你讲了,你不要过份。一身的烟叶。
  李芬指挥宋科长去刷牙,一嘴的烟味真烦人。
  李芬准备晚饭,想了想,没有菜,只有几个苹果,干脆做苹果汤吧,主食就配了点心,幸好还有她们腌制的小黄瓜。
  
  邻居—新鲜
  有孩子上学的家里起得都早。
  马老师非常重视早饭,她认为早饭最要讲究营养,大早上熬了小米饭,还配了煮鸡蛋,给刘师傅的早饭留在锅里,八点后刘师傅自己回家热一热就好了。
  刘文静吃饱了,收拾好自己,就忙忙的走了,马老师可以晚点,头一节没课,她可以晚点走,正好有许多东西还没收拾好。
  刘文静出门的时候,宋芙蓉刚被母亲叫醒,她们家不吃早饭,都是给了钱,让宋芙蓉自己随便买点,不过李芬交待不要吃街边的,宋芙蓉心里嘀咕,早晨不吃街边的,饭店也没开呀。
  刘文静拿着班里的钥匙,她并不是生活委员,只是她来得早,生活委员就让她开门,刘文静勤快,如果值日生没来,她会帮着打扫教室,这是马老师的教育,做人要多做点,别人的事帮着做,结果,别人都不值早晨的卫生了。
  生活委员是个聪明的姑娘,她家离得远,不可能早来,她权衡了一下,就把钥匙给了刘文静,而且不让刘文静打扫下午的卫生了,这样算是一种奖励。
  宋芙蓉一直嘲笑刘文静傻子,下午的卫生不过一周一天,可是刘文静做了早晨六天的,不会算账。
  宋芙蓉唯一羡慕刘文静的是,刘文静不用盘算每天早上吃什么,她知道刘家做早饭,因为刘文静从来没有在校门口买过早点。
  她不知道,刘文静其实也羡慕他们,可以在校门外,挑早点吃,今天是油条,明天是炸糕,她有时候很羡慕,而且宋芙蓉的零花钱比较多,她的早点钱花不完,就能买零食了。
  
  邻居—收拾
  八点之后,六层就清静下来,上班的走了,上学的走了,只有张兰在家里收拾,厂子里给了两天假,她又请了一天。她必须把房间打扫干净,她盘算着,花木的好好的收拾一下,昨天弄了不少灰尘在上面。而且有些衣服要洗出来。
  张兰的重点是客厅,把吊兰的叶了擦洗干净,又把客厅的门和玻璃清理了一遍,然后进厨房洗衣服,她的衣服不管是冬天夏天,都是一天一换,家里没有洗衣机,她心里盘算着,还是要买洗衣机,钱还差点,心里想着,要不要和哥哥借点,哥哥的日子比她宽裕,可是嫂子的脸难看。
  她想着让田副厂长和婆婆借,婆婆偏心小叔子,不能让她们把钱都给了小叔子,不就因为小叔子家生了个孙子吗。
  她心里想,亮亮让婆婆惯得没边,学习总是不及格,哪里能和田然比。
  她和田副厂长说过,田不以为然,问她,你知道用洗衣机多费电吗,你天天用洗衣机,我们的电费是一大笔开销。
  张兰有些不悦,大不了我洗大件用洗衣机,平时少用。
  田副厂长就说,大件不都是我洗吗。
  张兰明白,老公是不想和婆婆开口说钱的事。
  她洗完了衣服,又洗了头,看看表,已经快十一半了,忙淘米给女儿田然做午饭,田副厂长是不回家吃饭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

下一篇: 《 邻居----诉说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