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烟雨遥-----少年郎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10   点击:


  烟雨遥-----少年郎
  二郎到是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他隔几天云看妹妹,会教她认字,他也刚上学不久,可是在家里,已经很有学问的样子。可是他的功课极多,父亲还要他习武骑马。
  云瑶的童年还是快乐的,她有哥哥还有弟弟,弟弟是舅舅的儿子,很不乖,睡一会儿醒了就哭,看见了人才不闹,会挑食,不爱吃肉。
  宛如带她去过一次镇长家里,镇长家里人好多,院子好大,那天是镇长过寿,可是她不喜欢,到处都是吵闹的声音,她见了一个小哥哥,母亲让她叫人,她叫了,那个哥哥却不理她,不像二郎哥哥,云瑶后来就不愿意去镇长家里了。
  二郎做了风筝,带着云瑶放风筝,还把线放在她手里,她手一松,风筝,没了影子,云瑶哭了,二郎忙哄她,答应再做个一模一样的。
  宛如的山水秀,拖了一年半才绣好,那天英子去看的时候,久久站在画前,一动不动,好久,手指轻抚过画面,脸上有些茫然的神情,她说,我好像感觉到水花落在脸上,轻风吹过指间,还有花香飞了过来。
  宛如笑了,你满意就好,客户满意吗,英子点头,放心吧,我满意,他们肯定满意。
  英子给了绣款,章太太眼前一亮,她听了春桃的建议,想自己家开个绣房,江掌柜准备回上海去了,最后章太太盘下了铺子。
  云朗借了宛宏的相机,拍下了那幅山水秀,说是给妻子留个纪念。
  李竹木看了绣卷,点头赞叹,这幅总能令你母亲满意了,英子点头,是呀妹妹的绣技有山水气。
  烟雨遥-----月儿明
  绣房现在是章太太和春桃打理。
  春帆这几年经常跑上海,知道上海刺绣的行情,便和姐姐提过,绕开中间商,直接去上海洽谈。
  乔彬看了山水绣的照片,私下和宛盈说,难怪李竹木出那个价钱,那幅绣放到上海,也不比这个价低。
  他让妻子参股章太太的绣房,宛盈和章太太提了,章太太想想,如果镇长家参与自然是好的,最后乔彬愿意包销。
  春桃有些后悔,没让宛宏参与进来,宛宏笑笑,我还是织我的土布吧,成本低利润不高,但也稳妥。
  宛宏这几年主要做粮食生意,卖到北方。
  这一年有个同学说要到广州看看,有什么商机没有,拉了他同往。在广州,他们看到军校招生,恰好招生的人是那个同学的舅舅,说是培养人才,这里的人将来都是军官,
  宛宏一时心热,就和同学一起进了学校。
  家里还不知道,后来还是宛宏写了信,才知道,吴老爷有些气恼,这一大家子的事,儿子突然跑进了学校,谁来打理。
  春桃站了出来,素日她也管过铺子,理过帐,现在她接了下来,把弟弟春帆调了过来,帮忙跑外。
  章大姑的绣房,只好让宛如帮着打理了。
  
  
  烟雨遥-----月儿缺
  章大姑自有她的心事,这个绣房她打理得并不太精心,幸而绣房的人都是原来的老人,章大姑一切按照江掌柜的规矩就行。
  宛如的绣品不多,但都精致,她在刺绣上屡有创新。英子常和她一起切磋,还带了好多洋画报给她看外国的油画。
  章大姑和春桃的母亲叹息,这几年了云瑶已经四岁了,宛如一直没再怀胎,看来真是大夫说的,不能再生了,只一个女儿如何了得。
  春桃的母亲知道这话不好接,宛如是自家女儿的小姑子,一语不慎可能给女儿找麻烦,况且,章大姑本是宛如的亲姑母,就转了话题,夸赞云瑶手巧,小姑娘好似天生会绣,已经能帮母亲分线,还会简单的扎花,到是章大姑不放她碰针,怕对眼睛不好,她就和父亲学画画。
  章大姑私下和儿子说,现在也有人家为了子嗣纳妾的,也不是不可,云朗马上拒绝了,妈,这话不能提了,若是让舅舅知道如何是好。
  章大姑并不死心,你舅舅也不是章家的人,管不得章家的事,云朗劝导母亲,这些年都是舅舅相帮,现在家里才算好起来,可也是宛如的嫁妆起了作用。
  章大姑有些无趣,她知道多亏自家兄长,可是想到没有孙子,还是有些不喜。
  章大姑对宛如的态度起了变化,会故意让宛如给她盛饭,给她洗头,宛如自然照办。她只是做这些事,不及绣花灵气,有时候章大姑会恼宛如手重,弄疼了她的头发。
  张婶是旁观者清,章大姑的表情看在眼中,章大姑看宛如时,不是慈爱的,有时候是嫌弃,这让张婶心里一紧。
  张婶借了机会,回了吴家,和吴太太说了几句,吴太太心里明白,总不过是这小姑子,想要孙子。
  
  
  烟雨遥-----风波起
  吴太太一直最担忧的就是宛如,幸而云朗对女儿一直挺好,可现在张婶的话,让她明白,小姑子从没对女儿满意过,她一直想要的是孙子。
  夜里,吴太太起来,实在睡不下,吵醒了吴老爷,吴老爷知道自己的太太,算是心大的,这肯定是为了孩子,若为了孩子必是小女儿。
  他披衣起床,也给太太披了件衣服,问她,宛如怎么了。
  吴太太叹息一声,还不是你妹子,现在还是记挂着要孙子,这段日子一直寻女儿的事。
  吴老爷心中一叹,这层忧虑他也有,他明白,章家三代单传,妹子骨子里重男轻女,他安慰太太,儿孙自有儿孙福气,你不要担忧了,我和云朗聊聊,这孩子还仁义,不像她妈。
  吴老爷约了云朗喝茶,他刚一开口,云朗就表态,他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女儿很好,他经常读书看报,思想还算新,也说了句,现在讲究男女平等,宛宏给他的信里,还劝他去广州呢。还说那里女子也工作,他们的一个教官还是女先生呢。
  云朗的态度让吴老爷放了半颗心。
  这几年,他们一直给宛如找大夫,也吃着药,但看大夫的意思,似乎没什么效果。
  吴老爷往年不做寿,今年到想热闹热闹,他让妹子过来帮忙。
  章太太对大哥还是敬重的,往到了章家。
  也不是要她做什么事,只是让她帮着盯紧些,如何收拾,如何布置。
  吴太太听了丈夫的话,对小姑子极和气极热情,又是送衣料,又是按着小姑子的口味做吃的,刘婶的厨艺好,章太太极是赞叹。
  
  烟雨遥-----画堂深
  过寿那天,宛盈也来了,乔彬在上海没回来,不过早置办了寿礼,一尊观音像,难得是用整块的檀香木雕成的。
  章大姑暗为赞叹。
  宛盈今天有任务来,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坏人要她做。
  她先夸赞自家老公能挣钱,给妻子好日子,这些年自己没洗过衣,没做过饭,婆婆把自己当女儿一样。
  章大姑是聪明人,马上明白了宛盈是讽刺云朗不能挣钱,幸而此时云朗还在学校,要放学后才能过来,可是已经有人轻声议论。
  章大姑马上说,学问重要,人人都要尊称一句先生。
  宛盈叹息,是呀上学的花费可不少,她马上说谁家的孩子去日本留学花了多少钱,没钱学费也出不起。
  章大姑心生恼意,可是不敢开罪这个侄女,她还是镇长的儿媳妇,现如今当着镇长的家,里里外外都是她打理。
  章大姑笑笑,是呀学费贵,说明先生好。
  宛盈暗叹这个姑母厉害,一直能绕到先生二字。
  宛盈又说,好男儿走四方,总窝在一个小地方,算什么,能见多少世面。
  章大姑马上说,有学问的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客人说已经感觉到这姑侄话中有话,意有所指。
  宛盈又调了话头,盛赞自家妹子,刺绣好,那幅山水绣挣了多少钱。
  此时章大姑已经明白,宛盈就是要敲打她,让她知道云朗挣钱少,还不如媳妇呢,让她死了给云朗纳妾的心。这一刻她明白,如果真的给云朗纳妾,不说大哥如何,单这个大侄女这一关就过不得。
  章大姑冷静下来,马上换了面孔,满口称赞大哥的孩子们孝顺,两个女儿都是孝顺能干,儿子虽说没能回来,可现在人家已经成了连长。
  
  烟雨遥-----暗香满
  宛盈一看章大姑转了风向,知道再说无益,敲打的目的达到就好了。
  春桃一直安排人上菜,听人提了几句,马上明白其中原委,心想干妈想什么呢,现在什么时代了,还是老思想。
  宛宏的信中提到外面的世界变了,说女人和男人一样,还寄了些杂志,春桃识字不多,但勉强能看下来,她让春帆念给她听,春帆说姐夫好威风,有一篇文字还夸赞宛宏作战勇敢呢。
  宛宏希望春桃多看书,多了解外面的世界,他回来了带她和孩子去上海看看。
  春桃心里一直认为男女一样,她家就是她撑起来的,现在吴家靠的也是她。只是这话她不敢说,现在丈夫说了出来,到是说了她的心事。
  如果干妈非要个孙子,让云朗纳妾是不可能的,宛宏说现在,都主张一夫一妻呢。她喜欢这个主张。
  宛宏是不会让妹子受欺负的。
  如果那样,吴家肯定会翻脸,也不说宛盈宛宏,就是公婆也是向着自家孩子,那时候,肯定会把宛如接回来。云瑶肯定也会回来。
  干妈好好的家就散了。
  云朗是重情义的人,怎会负了妻子。
  春桃决定好好和干妈聊聊。
  章大姑宴没散就先走了,说是头疼。
  家里冷清,孩子们还没回来。
  她一个人躺着,越想越伤心,自己拉扯儿子成人,多么不易,可是现在,她不过是想要个孙子,如何就成了罪过。
  孩子们回来的时候,云瑶过来看她,她勉强起来,和云瑶聊了几句,第二天就称病了。
  春桃过来探望她,故意给她念宛宏寄回来的信,劝她,现在外面的规则变了,
  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行事。
  章大姑问她,你说宛宏现在做了大官,那是不是很厉害。春桃点头,是呀,宛宏还说,如果妹子过得不开心,他就把云朗一家三口接出去。
  章大姑蔫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烟雨遥----灯上花

下一篇: 《 烟雨遥----意深深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